第二百六十一章 豺虎来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是呐,光阴似箭啊。以马大人的本领,扬名立万那是理应之事。听闻北联盟分了兵,也不知道在虎牢关能不能看到他。“

王鹤眼里不禁也满是期待之色,呐呐说道。

就在此时,后方蓦然杀声大震,一阵阵蹄声、叫喊,震耳欲聋。王、张两人哪里听过这般可怕的声势,顿时面色大变,急把头伸出马车外回头一望,正见一队铠甲精良,骑着一匹匹健壮战马的骑兵队伍正往杀来。

“不好!!是西凉铁骑,莫非是董豺虎派来的!?“

“你这不是废话,除了那色鬼还有谁敢教名震天下的西凉铁骑来追两个无名小辈和一个女人!!”

王鹤急急地向张坤骂道,两人都吓得满脸苍白,连忙狂打马鞭,驱马急奔逃去。随着马车颠簸愈烈,貂蝉也是难稳身子,忽然‘啪’的一声,撞中车厢一处,左边额头顿是裂了开来,丝丝血液流出。貂蝉疼得不由一咬牙,却死死忍住不叫。

“公主,你是不是撞着了!!?张坤你这混帐,慢一点,小心公主啊!”王鹤听得动静,不禁心头一揪,想到堂堂大汉公主,从小娇生惯养,如今却要吃这般苦头,不由满是愧疚。

“我也想慢啊!!你没看到后面追来的都是一群豺虎吗!?”张坤也是急得乱了心神,扯着嗓子叫道。

就在此时,蓦然路旁冲出一匹快马,马上有一身穿黑袍,长发扎辫,腰插宝剑的男子,忽然拦住。王鹤、张坤一见顿是勃然变色,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去了。

“别慌!!我主正是小伏波马纵横也!!你俩快随我来~!!”那黑袍男子大喝一声,生死关头,王、张两人也顾不得了那么多,听是马纵横的手下,也只能选择相信,立刻驱马向黑袍男子,往路旁小径逃去。

“哪来的鼠辈!!竟敢与太师作对!!”这部黑豺虎的统将,名叫陈凤,别看他长得没有寻常西凉大汉那般魁梧,其实他身体结实精壮,是个骁勇善战的悍将,也是黑豺虎的副统领!当然,陈凤能跟在董卓的左右,这身份自然不会低。

话说陈凤一声大喝,蓦然旁边土地蓦地一块块地纷纷揭起,里面的坑内,竟都藏有着一个个手执弓弩的杀手。

陈凤一看顿时面色一变,急喊道:“小心埋伏!!注意护马!!”

陈凤吼声刚起,弓弩震响立即接连而起,因为那些杀手都藏在坑内,所以无需过多瞄准,全都往马射去。陈凤大喝一声,拧起手中斩马刀,狂砍急劈,倒是挡住第一轮攻势,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另一边也有杀手出现。陈凤大惊,一咬牙,急是驰马奔飞,竟是快得惊人,两边不少杀手急射不中。不过陈凤的部下大多却无陈凤这般本领,不少人被射中马匹,倒翻落马。不过却还有近七十多人飞马过去了。

“黑豺虎果然名不虚传!但若一般骑队,遭这伏击,恐怕已倒下七、八。就算是西凉铁骑起码也折去一半!可这黑豺虎却能保住大半,不愧是精锐中的精锐!”

这时,那白袍男子回头一看,不由暗暗诧异,不过很快他就震起神色。所谓有备而无患,作为一个顶级的杀手,他又岂会不知准备越是充足,成功几率就越大的道理!

却说陈凤一马当先,正飞驰冲来,蓦然左右两边从后追来两队骑兵,各执弓弩。陈凤回头一望,自是又惊又怒,急喝小心。这下那些杀手却都被不射马,各个朝着黑豺虎的将士射去,几轮疾射后,又有十几个黑豺虎兵士落马,陈凤也被逼得勒住马匹。

“该死的鼠辈!!两翼小队散开拦住,剩下的人速随我追去。”陈凤眼看那些骑马杀手散开,立刻忿声喝道,自己随即驱马急赶,不久追到虎牢关不远一处山脚,却只见那架马车的车厢,车上的两匹马还有那两个马夫和那黑袍男子早就不见人影!

“这里靠近虎牢关,周围山地险峻高耸,一般人想要翻过山去关外,恐怕要经历九死一生。那女子果真在此,一旦见识这山地可怕,定会畏险不敢前之。我且在这山脚附近教人守住,然后在派人进山地寻找,不出一日,必可将之擒拿!”陈凤眼睛精光闪动,正是暗暗腹诽。

忽然,传来一阵喝喊,陈凤望去,正见一队数百人的斥候队伍赶了过来。

“来者何人,这一带都是军事重地,你等最好有个十足的理由,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为首的斥候将领,虽然认出这些人穿的铠甲上有着西凉军派的豺虎雕像标志,但还是没有好脸色。毕竟,在关外不远正扎据着北联盟近五、六万军队。如此紧张的时候,就怕这些人是洛阳城里的细作,想要翻过山去,与北联盟的反军通报。

“哼,我是黑豺虎的副统将陈凤,此番奉太师之命,前来追袭几个重要人物,这是我的令牌!”陈凤冷哼一声,遂是取下腰间黑钢令牌,丢了过去。那斥候将领一听是黑豺虎的副将,先是吓了一跳,连忙接住令牌一看,心中不由又是诧异又是惊讶,忙震色道:“拜见陈将军,小的有眼无珠,有所冒犯,还请陈将军莫怪。”

“无碍,我正有要事吩咐你等,这几人十分重要,不能有失。待会我会率我的部署到山上一探,你等则领兵守在此处,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陈凤沉声说道。

那将领一听,哪敢怠慢,忙是答应。不过过了一会,蓦然反应过来,好像记起某事,向陈凤急是一说。饶是见惯大场面的陈凤听了,不由也当场变色,带着几分惊yi地叫了起来:“那个人怎会在这里!?他不是在昆阳耶!?”

“战事吃紧,兼之军师早料到贼人会来攻打虎牢关,怎奈华将军受了重伤,故派人贲书把那个人急召到虎牢把守!”

“原来如此。”陈凤听罢,略一点头,脑海里不由想起那个人一身邪气的样子,心头不禁有些忐忑起来。

“希望别出什么岔子是好,我可不想得罪这尊邪魅!”陈凤心中呐呐道,遂是一震神色,带着自军部署向山头赶去。

另一边,却说黑袍男子领路来到山脚下后,立即让王、张把马车给卸了,然后让王、张共骑一骑,貂蝉骑一骑,往山上赶去。

山中雾气寥寥,如氲成片片纱帘,阳光照落,光华四射,再有四周绿荫相配,景色倒也是迷人。路上,只见一青衣女子,长发上的右侧用珠饰捆成一条条小辫子,长发飞扬时,小辫子都会一摆一摆,发出细小的声响,再看女子秀眉樱唇,小鼻玲珑,冰肌玉骨,一张脸精致得如有鬼斧神工,由其是她那对眼睛,炯炯有神,宛若星辰一般时有光芒晃动,让人一旦对上,就不愿再移开目光。

“果然是绝色无双,天下竟有如此奇女,就连小师妹恐怕也要逊她三分美艳。难怪我那主子不惜向我相求!”黑袍男子念头一闪,遂是收回了望向貂蝉的目光。就在此时,忽然王、张两人‘吁吁’地叫了两声,然后猛地强拉住缰绳,急把马匹勒住。

“够了!你说你是马大人的麾下,到底有什么可以证明!?你这样漫无目的带着我们满山跑,我们这些下人倒没问题,可公!”张坤话刚到一半,忽然被王鹤一瞪。张坤顿是反应过来,忙是闭上嘴巴。

这时,貂蝉也勒住了马,缓缓赶来,忽然变得有些严肃的神情,倒让她看上去如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庄洁神女。

“最起码你要告诉我们,你的名字。”

黑袍男子眨了眨眼,闻言,轻叹一声道:“我名叫史阿,昔年曾在宫中担任护卫都尉一职,诸位应该有听过我。”

“啊!?你就是那当初带着那些刺客,大闹宫廷的史阿!?”张坤一听,不由被史阿吓了一跳。这时,王鹤忽然惊yi地叫道:“果然是史将军,当年在宫中时我曾见过你,刚才一时还认不出来!”

“史大人是忠义之人,我相信他的话。”貂蝉知道史阿的身份后,立刻就消去疑心,微微颔首说道。

“公主你这般轻易相信我,就不怕我是其他诸侯的细作?”史阿闻言,倒是来了兴趣,不由问道。

“呵呵,我不过一介女流,除了马大哥外,谁还会不惜派上像史大人这般精锐的部下前来冒险相救。”

“公主太小觑你的姿色了,为了你,天下的男人都会愿意争得头破脑裂的。”史阿似笑非笑地说道,然后指了指直插云霄的山顶,道:“这一带地势十分险峻,再上一点,过了山腰,更是崎岖难行,所以不能用马。原本过这虎牙天山有两条路,一条是到山腰之后,往东走,那里有一条峭壁小径,可以趴着走过。据说是前秦时候,是高祖为了得知虎牢关后秦军的布置,特意让人挖掘的,为的就是好让细作避过虎牢,从这虎牙天山潜入。不过那里的道路实在太危险,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掉下了山,摔个粉身碎骨。当然,要是这条峭壁小径好走的话,恐怕那正在虎牢外的联军早就偷袭过来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