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是吕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条,则是从山顶上走,这条路虽然更长,沿路却也是崎岖不平,但是比起刚才那条峭壁小径那是安全多了。公主身娇肉贵,而且更是我主的心头肉,我可不敢让你有半根汗毛折损。还是走第二条路吧,只要坚持一下,两天后应该就能翻越这虎牙天山!”史阿疾言厉色,话刚是说罢。就连王、张两个男人都被那条峭壁小径给吓到,毫不犹豫地齐声说道:“那我们还是走第二条路吧!”

史阿点了点头,正想转身,忽然貂蝉那如天籁般好听的声音,忽然坚定地响了起来。

“不,董贼的追兵还在后面,我们没有时间白白浪费,诸位大哥,我想走第一条路!”貂蝉此言一出,顿令王、张二人面色大变,就连史阿也不由纷纷变色,却看貂蝉那对绚丽夺人的眼眸里闪动的神采,不像是说的气话或是随口一说,再看她那张美轮美奂的面容,不禁心头一跳,暗付:“好一个妖惑众生的绝色美人,这种女人跟在主公身边,也不知是福是祸!为了小师妹,我到底要不要把她带回去!?”

想到此,史阿不由眼睛一眯,但很快却发现自己竟提不起任何力气,无论如何就是不想伤害眼前这个美艳中带着倔强,明明是弱不禁风,我见犹怜,却又不愿屈服的绝色美人。

她就像是苍天赐予芸芸众生的宝物,让人不忍破坏。

“公主,这可万万不可,若是你有何个三场两短,我俩兄弟可没面子去见王司徒和马大人啊!”

“说得对,我看史将军似乎颇熟这一带地势,有他在,我等大可过了山腰,然后下马潜伏上山。”张坤、王鹤接连劝道。貂蝉却是灿然一笑,道:“我不怕。”

一句我不怕,顿令张坤、王鹤语塞。在旁的史阿看了,倒是仰头大笑了几声,然后便一拨马,往山上奔飞而去。张坤、王鹤两人看了,都是心头一急,哪知貂蝉骑马跃过,笑盈盈道:“两位大哥,那我先走了。“

“他奶奶的,公主都不怕,我俩两个爷们怕个鸟啊!”张坤一咬牙,强打精神说罢,双脚一夹马腹便急追过去。

赶路间,貂蝉问起史阿为何在此,意下之意,史阿便也明白,遂是如实告知。原来虽然失去王鹤、张坤的消息,而且无论如何打探,绝色公主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无人提及,加上宫中早就换了董卓的人马,就算闯入宫中,也难以查探出来。后来马纵横的细作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被董卓遣散出宫的一个老宫女,但一旦提及绝色公主的名字,那老宫女就吓得闭门拒客,马纵横细作以为是难得的线索,不肯放弃,想过各种办法,那老宫女就是不肯开口,唯有日夜轮流在门外等候。最终竟然逼得那老宫女上吊自杀。后来从老宫女的邻居里得知,这老宫女有两个儿子如今都在董卓手下入仕,怕是恐连累两个儿子,又不堪审问,才选择了这种办法。

消息传回马纵横处,马纵横自是愈加忧心,这时细作又报回说在洛阳发现了王鹤、张坤两人在王府当了食客,但王府守卫森严,而且王鹤、张坤终日被人监视,也难以接触。马纵横知道这一回要靠寻常细作恐怕是不行,便亲自找到了史阿,也不相瞒,把他与刘雪玉的故事一并告之,更放下姿态,向史阿相求,希望他能领飞星精锐前往洛阳。史阿听了,却是被马纵横的真诚所打动,便也接下,遂是领着三十飞羽精锐来到了洛阳。史阿目光自与常人不同,竟然王、张两人日夜都有人监视,他就索性把有关王府的一切都开始打探起来,不留任何蛛丝马迹。

就这样,竟然被飞羽意外的发现,王允大约在一年前忽然多了一个义女,同时不得不惊叹飞羽的本领,也打听到就在王允收了这义女的前一夜中,宫中似乎发生一些动乱。

后来经过几番查证,兼之早前史阿又从马纵横那里得知王允与刘雪玉两人是师徒的关系,终于确认了这叫貂蝉的歌女,极有可能就是刘雪玉。而就在史阿和麾下飞羽弟兄耗费极大的精力,得到这个猜想,正要冒险闯入王府,要到貂蝉那处求证时。史阿却又发现王允在和王、张两人密议,有意把貂蝉送出洛阳,故是将计就计,一边派人在暗中照顾,一边便又在虎牢这里准备接应。

貂蝉听完来龙去脉,心头如吃了蜜饯这般甜,在她得知马纵横并无忘记他,而是苦苦寻找多年后,发现自己这些年吃的苦,流的泪都是值得,这下只是一心想要与爱人早日相见,无论前面的道路有多险阻,她也不怕!

话说貂蝉为了早日与马纵横相会,下定决心,不惜冒着摔个粉身碎骨的危险,涉险而行,这种大无畏的爱情精神,实在让人可敬可叹,暗叹这爱情的魔力,令人丧失理智,却往往又能教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只是天公不作美,从古至今,往往绝色美人都不会有一段完美的爱情,她们的爱情大多是凄美而令人惋惜,就如黄昏时的云烟,袅袅不能散去,教人淡淡地回味。

蓦然间,山头上传起了一阵马蹄骤响,如山崩地裂之势,令史阿等人顿时面色大变。须臾之际,先见一人一马,从山上盖然而落,马是绝世好马,人是天下无双!

普天之下,能配得上如此称号的,只有骑着赤兔的吕布!

就像如同能够主宰苍生一般的霸主吕布,策马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人望着那一身盖世张扬的行装,和那匹如同天上神驹的宝马,一时间全都吓得浑身僵硬起来。

没错,就是僵硬。那一瞬间,众人都被吕布身上的邪气给镇压住了!

“咦!”就在这时,吕布轻轻地发出一声惊叫,因为他的眼神很快就被对面的其中一个人吸引去了,一瞬间邪性十足的眼眸赫地瞪大,瞳孔骤缩,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在那一瞬间,都似失去了力气,唯有心脏在跳动,而且越跳越是激烈,好像要破体而出!

这种感觉,吕布出生到现在,只发生过一回,那就是他第一次见到赤兔马的时候。

而当他见到这个女人时,这种感觉更是无法形容的激烈,就好像是这女人仿佛和自己有着十世情缘,历经千年轮回,再次相见!

那一瞬间,吕布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也必须是他的,就算要和天下人作对,这个女人也只能属于他吕奉先的!!

“你们!!”在后赶来的一个并州将士,正瞪大着眼,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正想急出驱赶。哪知吕布手臂一抬,众人根本不见他何时出手,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那一瞬间才看到一颗大拳头砸在了那将领的面上,旋即立刻整个身子暴飞而去。

紧接着,赤兔马似乎悟通吕布心意,四蹄一止,猛地停住,还不忘冲貂蝉叫了几声,宛如像是在示威一样!

吕布在后的部署立刻吓得忙是纷纷勒住。吕布邪性威凛的眼睛自从看到貂蝉开始,一刻都不能转移,忽然伸出一根指头指向了她,道:“你,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你是谁?”貂蝉黛眉一颦,道。

“我是吕布,天下无双的吕布!”吕布邪目精光四射,那一瞬间,天地之下,仿佛只剩下这个男人。

而当史阿等人听到这男人的名字,无不勃然变色,心惊胆战。

唯有貂蝉,那张绝色面容,反而露出忿忿之色,怒声骂道:“助纣为虐,叛国害人的贼人,我没见过!”

吕布一瞪眼,那一刻他备受打击!

其实,一直以来吕布都是心思很单纯的人,因为他崇尚弱肉强食的至理,想要得到什么,他便去取、去争、去抢,因为天下之大,没有人能够打得过他!不过不久将来,他却发现,有些东西,无论他再是厉害、再是了得,也无法得到的,一概而论之的话,那就是—人心!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吕布那些麾下听了虽是大怒,但却不敢擅自做声。

吕布这时忽然头疼起来,见到这女子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女子是属于他的,但这女子似乎对自己十分反感,如何把她得到,便是摆在眼前的一个难题。不过他也不愿唐突佳人,自然不想用武力屈服。

就在这时,蓦然又是一阵马蹄声响起。张坤不由一惊,道:“不好!董豺虎的那些爪牙又追来了!”

吕布闻言,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怎会放过在这佳人面前表现的机会,震色便道:“诸位不必害怕,那些人自有我来对付!”

说罢,吕布向郝萌投了一个眼色,郝萌会意,遂是一拍赤兔,人马顿如虹飞起。史阿面色一变,在吕布经过的一瞬间,只觉浑身毛孔都缩了起来,身体竟不止地发抖,根本提不起与他为敌的战意,王鹤、张坤更是不堪,只觉浑身发寒,连看都不敢看去一眼。

不过吕布却无意理会这些鼠辈,直到经过貂蝉身边时,眼神一直没有移开,可惜貂蝉似乎对他更是反感,早就撇过了头,一脸冷淡的神色。

吕布心头有些揪痛和恼火,不过赤兔马快,一飞过去,也是刹那之间。

却说陈凤引兵正往山上赶来,忽然听得一声如雷震般的怪异鸣响,面色一变,立刻认出是赤兔马特有的鸣声,忙是一摆手,勒住了马,其后黑豺虎部署也纷纷勒住,掀起一大片风尘。

果不其然,须臾之后,吕布飞马来到,拦在了陈凤的面前。

“是你,陈凤!”赤兔缓缓停住,吕布眼眸围绕着邪光,冷冷地看着陈凤说道,那傲然姿态是那么的不可一世。

可陈凤却不敢怠慢,忙是翻身落马,其后部署见状,也纷纷效仿。一阵后,便见陈凤一脸慨然之色跪下,毕恭毕敬地喊道:“末将陈凤,见过温侯。末将领了太师之命,前来捉拿几个要犯。这几个要犯,太师可是十分重视。刚才末将看他们的车架就在山脚,想是逃了上山,不知温侯可有见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