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包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吕布一听,邪目里的瞳孔顿是骤缩起来,而且还流露出几分怒火,暗付道:“这般绝色佳人,董卓那老色鬼岂会放过!原来刚才那几人就是为了躲避老色鬼爪牙的追袭,难怪如此痛恨我!不过这又怪了,如今洛阳把守森严,这几人是如何逃出老色鬼的魔掌?莫非那绝色佳人是出自城中达官贵人之家,否则绝不可能!”

吕布很快就猜到貂蝉出身的大概方向,其实这也难怪,毕竟如今在洛阳城中,没有一定的势力和人脉,怎么可能在董卓的眼皮底下成功逃脱!

“哼,什么罪犯!?我刚从山上探完虎牢关外贼人的布置,直到下山到此,根本连个鬼影都没见到。我看那几个犯人恐怕是弃了车架在山脚,让你误以为他们上了山,却趁机逃脱去了!”世人都以为吕布有勇无谋,可能够名震天下,敢口称无双二字的狂人,又岂会是泛泛之辈!?

其实,吕布心思不但灵敏,而且颇有急智。

陈凤一听,不由暗暗变色,但很快又皱眉道:“可这一带都是高山险地,又有虎牢雄关盘踞,那些罪犯不走这里,莫非还硬闯虎牢关不成?”

“蠢货!”吕布一听,立刻冷声骂道。陈凤那些部署闻言,不由都露忿色,不少人更是愤恨地盯向了吕布。

吕布冷哼一声,却无意理会那些鼠辈,遂又接话道:“那些犯人竟然有能力逃出洛阳,来到这虎牢关,岂又不会早作准备?恐怕这时虎牢关里早有人接应他们了,就等时机把他们放出关外!”

陈凤一听,顿是面色大变,心惊肉跳,越想越是心惊。忽然,上面传来一阵怒喝杀声。吕布一听,不由暗叫不好,陈凤却是立刻面色大震,扯声急喝:“犯人就在山上,都随我前往查探!!”

陈凤话声刚落,吕布却是猛地提起手中方天画戟,邪目里闪烁阵阵恐怖的精光,道:“我不是说了,山上没有犯人,犯人就在虎牢关里,你还不快去捉拿,在这白费时间作甚!?”

“温侯!!犯人若不在山上,刚才那些动静又如何解释!?莫非你要包庇犯人耶~!!”这时,作为董卓麾下死忠之部黑豺虎的副统将的陈凤也变得有骨气起来,瞪眼怒喝,

“陈凤,你别以为我义父对你赏识,你就目中无人,要过这里,便问过我手上的方天画戟!!”

吕布此言一出,陈凤不由脸色连变,没想到吕布竟然会为了几个犯人和自己翻脸,甚至要动手。可知他黑豺虎素来都是董卓的颜面,见其部如见董卓!

“好一个狂人吕布!我就不信你今日能拦得了我!!”

西凉派系,一直对并州派系的人看不顺眼,对吕布更是又妒忌又忌惮,如果说有朝一日,董卓下令要铲除吕布,西凉派系里定然会一呼百应!

“温侯!你却也别忘了我等黑豺虎,各个都是董家死士,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维护董家的利益,你要挡我,就是要与董家公然作对!你可做好准备,担负这将失去一切,成为丧家之犬的代价!?”这时,陈凤已上了马,其部署亦纷纷上马,各是拧紧兵器,就等陈凤令声一落,扑去厮杀!

就在此时,上头忽有一将飞马赶落,疾声叫道:“温侯,刚才有几头不知死活的饿狼来袭,不过都被弟兄们给斩了!”

“哼,满嘴胡言!休息蒙人!”陈凤听话,哪里肯信,冷声说道。

吕布一眯眼,长吐了一口火辣辣的恶气,道:“陈凤你最好别后悔得罪我吕布,你说我包庇犯人,我这就带你上山一看!”说罢,吕布一拨马,如乘风一般,倏地便跃了上去。

陈凤感觉到吕布身上散发的浓烈恨意,面色不由连变,心里早就后悔起来,不过他作为黑豺虎的副统将,一切事情当以董家的利益为先,就算为此丢弃性命,他陈凤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因此,很快陈凤就强打精神,领着黑豺虎望山上赶去。

少时,陈凤引兵来到,正见几头血琳琳,被砍得血肉模糊的恶狼尸体摆在地上。陈凤皱了皱眉头,然后向旁边两个将士投去眼色,那两人会意,立即各引队伍便是散开,准备查看吕布的队伍。

“陈凤你莫要欺人太甚了!!”吕布麾下一员将领看了,不由大怒,忿声骂道。

不过此时吕布倒是在马上闭目养神起来,却见他一头乌黑好似钢针般头发冲天而起,两边略长各往左右凸起,犹如长有一对角子,十足一个活生生的魔王一般,散发着阵阵骇人的气息。

“让这些人看个够!”吕布忽然叫了一声。

“这吕布似乎有恃无恐,莫非那几个人真不在这里?”陈凤心头不由一紧,暗暗怀疑起来。

但事到如今,竟然人已得罪了,也唯有把事情做个彻底,以防万一。陈凤遂又向那两人各投眼色,于是两队人马便往两边散开,一左一右,查看吕布的队伍,只见队伍内的吕布部署各个面带寒色,似乎都极其不快。

至于陈凤则是眼看四周,看到一处有打斗痕迹,急便下马赶去,用手指在地上的血迹抹了抹,然后用嘴一舔,如此几个位置之后,不由皱起了眉头。

一阵后,那两将领队归来。那两个将领赶到陈凤耳边,低声报告,都说在里面没看到有女子打扮的兵士,而且只见几个伤兵,其他便没有奇怪的地方了。

陈凤点了点头,遂向吕布身后那些将士望去,拱手问道:“这血迹里似乎有人血在里面,莫非有人受伤了?”

“是又如何?”郝萌面色微变,遂又恢复正常,冷声喝道。

“可否请伤兵出来让我一看?”陈凤神色一敛,忽然说道。

郝萌不禁眼眸一睁,露出几分急色。

原来刚才就在吕布前往拦住陈凤时。史阿眼见前有兵拦,后有追兵,又发觉吕布似乎一眼就相中了貂蝉,竟有意相保,当然史阿万万是不会让貂蝉落到吕布或者董卓任何一人的手中。于是史阿一不做二不休,就趁吕布离开不久,忽然发作,竟想以一人拦住吕布麾下这近五、六十个精兵。

史阿剑法超群,却也是十分了得,一开始杀得吕布那些部署措手不及,貂蝉等人也反应过来,急欲逃开。倒是郝萌反应过快,见史阿厉害,不跟他纠缠,反而快马冲向貂蝉处,王、张两人急拦,却被郝萌一刀用刀背砍翻落马,急冲到貂蝉处,把当时吓得花容失色的貂蝉,一手抱了过来。郝萌力大,任由娇弱的貂蝉如何挣扎,自都是徒劳无功。而史阿投鼠忌器,很快便被擒住,吕布那些部署折损几人,自是大怒,正要杀了史阿泄恨,哪知貂蝉竭力相保,只说若敢伤害史阿,她便咬舌自尽。

郝萌深得吕布喜爱,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能够猜中吕布的心思。虽然吕布身边的女人不少,但当他看到貂蝉时,脸上露出的震撼,却是从来都没有过。而他那时的神采,正好被郝萌捕捉到了。

所以,郝萌自不会让貂蝉有何折损,连忙喝令不得伤害俘虏,然后便教人迅疾收拾场地,又威胁史阿等人说,若是不想落到董卓的手上,就乖乖配合,除了貂蝉外,其余人一并绑了,然后教一队兵士押到一旁藏住。

郝萌脑海里瞬即闪过刚才发生的一幕幕画面,还以为惊险已过,却没想到这陈凤如此不依不饶,那些伤兵可都是被史阿的长剑所伤,至于那几头饿狼,却是刚才吕布下山时,正好发现,猎杀而得的。也就是说,那些伤兵并非饿狼所伤,只要那陈凤一看伤口,谎言不攻自破!

“纠缠不清!烦人至极!!”就在这时,吕布猝地睁开那双可怕的邪目,两道骇人光芒迸射而出,浑身气势骤起,如有熊火烈焰冲天而起,瞬间似有一面模糊火焰邪神相势遽然显现。

陈凤还有他那一干部署顿是只觉自己的小命捏在了那火焰邪神的手上,只要这尊邪神念头一动,他们立刻便会灰飞烟灭!

就这一瞬间,陈凤已是满脸冷汗。这时,一员将领赶来,在陈凤耳边低声道:“将军,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我等并无十足的证据,证明这吕布包庇犯人,若是把他惹恼,实非是明智之举!”

陈凤闻言,面色一紧,望着吕布那赫赫邪目,还有欲要发作的态势,又想虎牢大战在即,关中正需依仗吕布,若是得罪了他,影响了战事,那可就不值得了。

陈凤念头一转,便是沉下心来,忙震色向吕布拱手道:“温侯息怒,小的也不过是奉命行事,若有得罪,还望温侯大人不记小人过。小的这就告辞了!”

“哼,不送!”吕布冷哼一声,却也是堆了一肚子的怨气,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他实在是一刻都受不了!若非看在董卓的面子上,他刚才早就大开杀戒,非要把这屡屡与他作对的陈凤碎尸万段不可!

吕布邪目中流转着浓浓杀意,陈凤连吞口水,暗暗心惊,只感觉自己这些人在吕布这头凶兽面前,孱弱如同蝼蚁,他只需一口,就能把他们给吞尽腹内!

“撤!”陈凤翻身上马,拔转马后,好似逃似的急急离去,他那些部署却也都畏惧吕布,慌乱而逃。

“哼,还说是精锐中的精锐,不过尔尔!”郝萌看了,不由冷哼一声,鄙夷而道。

“你却别小觑这些死忠之士,他们俱我,那是因为他们还想活下去,但若他们要拼命的时候,那将会是一群凶恶无畏的野兽。”吕布听了,却是反替郝萌提了个醒。郝萌听了,忙说知道。随即吕布给了他一个眼神,郝萌会意,遂引数十骑兵望山下赶去看风,以防陈凤那些人杀个回马枪。

少时,史阿还有王鹤、张坤接连被押了过来,不久貂蝉也被两个兵士用长枪顶着走了过来。

“把枪放下,再有下回,立斩!”吕布看了,顿时眼露凶光,怒声喝骂。那两个兵士听了,连忙把枪收回。

“背信弃义的小人,要杀老子,就痛快一些,老子嫌你碍眼!!”这时,史阿却是破口大骂起来。旁边一个并州将领听了,立刻狠狠地往他脸上揍了一拳,力气之大,更是把史阿揍得吐出了两颗血牙。

王、张两人当年在洛阳时,也不过一个小吏,哪里见过这般场面,吓得瑟瑟发抖起来,连句话也说不出,可知吕布这些人在战场上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