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条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史大哥!姓吕的,你到底要图什么,是男人的就给个痛快!”生死关头,貂蝉却是表现得更有骨气,黛眉直属,一脸晶莹剔透的玉脸都红了起来,向吕布喝道。

“哈哈~!好一个奇女子,果然配得上我吕布!”吕布看了,不怒反喜,仰头纵声笑道。

“我呸!像你这些乱臣贼子,我宁愿死,也不愿和你沾上任何关系!!”貂蝉听了,嗤之以鼻。董卓祸乱朝纲,几乎把整个汉室都给颠覆,宫中不知多少妃嫔、宫女都遭到他的毒手。貂蝉不但恨董卓,而且也恨像吕布这些是非不分,不忠不义,背叛国家的董氏狗党!

只看貂蝉满脸厌恶痛恨之色,眼神里更是有着像是发自灵魂的鄙视。

吕布面容顿是紧绷起来,但比起怒火更多的却是切肉之痛,眼睛陡地红了起来,带着几分癫狂、放荡地笑道:“哈哈哈~~!!自我吕布懂事开始,想要得到的东西,却还未曾试过得不到的!!我对天发誓,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吕布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在貂蝉心头炸开,犹如最为恶毒诅咒刻在了她的灵魂之中。

“吕布你休要痴心妄想,汉室毁于董贼之手,你乃董氏假子,公主对你恨之入骨,你是绝不可能得到她的!!”就在此是,张坤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大声吼了起来,王鹤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这一下,不但是吕布,还有郝萌一干将士全都面色大变。

“她竟然是出自皇家,难怪对我如此痛恨!”吕布眼睛刹地瞪大起来,当他知道貂蝉的身份后,除了惊异外更多却是欢喜,因为起码他知道貂蝉为何痛恨他的原因!

而他吕布,由始至终就没想过要做董卓麾下一条忠心的狗,他在等待机会,只要机会一到,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脱出董卓的控制,甚至把董氏的势力一口吞得一干二净!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苍天待我不薄~~!!我的大汉公主,你只要跟在我身边,我保证我一定不会令你失望的!!”吕布忽然又开怀大笑,一脸狂喜之色。

“温侯!!”郝萌顿是面色一变,连忙提醒。吕布头一撇,眼神凶光如箭矢猛射而出,吓得郝萌心头一揪,急是低头。

这时,貂蝉还有史阿似乎听出了吕布言下意思,纷纷变色。

“我与你素未谋面,你为何不惜如此!?”貂蝉争执了一下,不知为何,还是把话问了出来。

“哼。因为我是吕布!”吕布却是做出了个让人莫名其妙的回答,细一想,不由让人觉得他极度的张狂。

“哈哈哈,董贼妄有豺虎之名,却不知一山不能容二虎之理,这回可谓是养虎为患了!”忽然,史阿发生大笑,郝萌等将可听得心惊肉跳,他们不敢对付貂蝉,可不代表不敢对付史阿。郝萌立刻怒声大骂,教人掌嘴。两个将士立刻连个巴掌打了过去,打得啪啪骤响,就一下子史阿便被打得面肿眼青。

“吕布!!你快教你的人住手~!!”善良的貂蝉看得眼泪都快急得流出来,不禁带着几分哀求的姿态向吕布喊道。吕布见了,面色一敛,轻一举手,那两个将士才停下手来。

郝萌见时候不早,忙在吕布身边嘀咕几句。吕布一眯眼,遂向貂蝉霸道地说道:“跟我走,我可留下这三人的狗命。否则,我把你送给董卓,然后再从董卓手上夺回来。”

“疯了,我家主子一定是疯了!”郝萌被吕布的话又是惊出一身冷汗。

貂蝉却也是面色大变,娇躯更是颤抖起来。

“公主你不必理我俩,姓吕的狗贼,你要杀要刮,老子悉随尊便,你要以此威胁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

“说得对!光天化日之下,吕布你竟敢强掳大汉公主,你就不怕天打雷劈,下十八层地狱耶!?”

张坤、王鹤破口大骂,在他们身后的兵士自是大怒,立刻拳打脚踢,那两人身子弱,不一阵子,就被打得喷血不止,却是死死地忍住,硬是不发一声惨叫。

貂蝉看着两人被打得不成人形,却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死咬牙关不吭一声的样子,早已哭得梨花带雨,更是想起当年为了自己而不惜牺牲的小彩蝶。

“够了!”一声嘶心般痛喊,貂蝉嘴唇都咬出血来,望向吕布的眼神里已不是可以用痛恨来形容,更贴切来说,是一种聚集仇恨、鄙夷、厌恶的神采。

不过吕布却以为,只要有朝一日,他推翻董卓,得到足以统治江山的势力,再向汉室施以恩惠,这个大汉公主自然会对自己刮目相看,甚至是投怀送抱!

又试问天下哪个女人不喜欢有权有势,却又能天下无敌的绝世霸主!?

他吕布现在不是,但不久就是了!

吕布露出一丝得瑟的笑容,招了招手,那两个打人的兵士立刻停住了手。而这时,满身是血的王鹤、张坤却也发不出声音,只能虚弱的啊啊叫着。

史阿却也死死忍住,因为他从貂蝉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哀求,而且好像在托付着什么。虽然没有话语的传达,但史阿却已然领悟。

“吕布,放他们三人走,我就跟你走!”说出这句话后,貂蝉脸色刹地变得苍白无色。

吕布却是面色一寒,冷声道:“不,我答应饶过他们的狗命,却没说放他们走。这些人我信不过,若是走漏了风声,也是麻烦。”

史阿一听,顿是心头一急,正欲喝骂。这时,貂蝉倒是露出带有几分解脱的嗤笑,淡淡道:“那好,你把我们都杀了吧。”

“你!”吕布邪目一眯,仿佛对于貂蝉违抗他的意思,感到十分的忿怒,而偏偏她却只是个柔弱的女子。但是,在她眼神里却没有对死亡丝毫的畏惧。

这一刻,吕布明白了,眼前的女子,并非单单只用暴力就可以让她屈服的。而也就在这一瞬间,吕布觉得这个女子更对自己的心头。

绝色无双的美貌,冰清玉洁般的善良,勇敢不屈的精神。普天之下,要找一个如此配得上自己的女人,还真是绝无仅有,就此一个!

“我能放走一个。若你不答应,我只能杀了他们三个。别误会,我知道你不怕死,留下两个,只是提防你逃走。”吕布神色一肃,沉声而道,而且还罕有地显得小心翼翼。

貂蝉听了,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她衣袖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匕首,寒光一闪,正看她欲要自刎了断的时候。

“你不惜千辛万苦从洛阳逃出来再到虎牢关肯定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办,就此死去,你觉得甘心耶!?”

吕布忽如其来的一句话,顿令貂蝉把匕首刺向自己咽喉的动作停了下来。

这时,在貂蝉脑海中想起的全是马纵横的身影。他一个又一个动作、笑容,他说的每一话,就如走马灯一样闪过。

“玉儿,我一定会来接你的。”

最后一句简单的话,定格在她的脑海中,如回绕在耳畔。

“他…一定会来…接我的…”泪如珍珠,闪烁着绚丽的光芒,一颗颗地低落。眼见着貂蝉泫然泪下,周围的兵士、将领全都看得心萌怜惜,隐隐作痛。

听到貂蝉的话后,吕布的心却如被万根长针在刺,浑身似全都是暴躁的怒火,欲要破体而出,不过吕布还是死死咬牙给忍住了!

不过坚强的貂蝉,很快就止住了泪水,好像忽然间在心中找到了支柱,指着史阿,流转着水波般的大眼与吕布的邪目,坚定不移地对视在一起,凝声说道:“把史大哥放走,王、张两位大哥你必须教军中大夫把他俩人给治好。只要我在的一日,我不要他俩受到丁点伤害。吕布,你还算是个男人,若是做下承诺就别反悔!”

貂蝉并不知道,吕布一辈子做了许多承诺,有些他是完成了,有些他却是毫无顾忌地毁约了。他喜怒无常,个人利益至上,只要能带给他更好的,他根本不在意所谓的道德、理义!

天下人都说,人与人之间承诺是神圣的,但他吕布却嗤之以鼻!

不过这一回,吕布似乎变得有些严肃起来,面色一震,罕有地露出几分肃然的表情,颔首道:“你可以相信我!”

吕布话音一落,另一边的郝萌便是心领神会,立刻命人把史阿给放了。史阿松了绑后,整张脸紧绷得如同一头随时都会发作的猎豹,周边的兵士都不由戒备起来。这时史阿望向了貂蝉处,把手一拱,道:“公主放心,你要我办的事情,就算没了这条命,我也会替你办到!”

貂蝉听了,徐徐回首,终于露出一抹灿然如花般的笑容,在阳光之下,如同夺去了天地之色,把世间的光芒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告诉他,无论发生何事,我心依旧。只盼他记得当初那个誓言,我欲与君相知,长恨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东雷阵阵,夏欲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一刻的貂蝉犹如变作了神圣不可侵犯,在追求着爱情的神女。听她徐徐道说,众人只觉如痴如醉,默默看着,提不起任何亵渎之心。

一阵清风拂过,史阿叹了一口气,他又嫉妒起他那个艳福齐天的主子了。

吕布冷哼一声,拨过了马,似乎很不想看到貂蝉此刻的表情,向郝萌吩咐道:“把那些死去的弟兄埋了,然后在他们身上取三副兵甲让他们穿上。从今日起,他们就是我军中的一员!还有今日之事,你们都被我管住嘴巴,否则下场你们是知道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