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虎牢大战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恶贼,我和你拼了!!”鲍信一听手上长枪,驰马急出。这时,西凉军中欢呼声如洪潮般涌起。

“来吧!”樊骇身染血色,杀了一人后,不但不觉疲惫,反而精神倍增,大喝一声,驰马迎去。两人骤一交锋,鲍信一来便是狂攻猛进,拧枪暴刺不停,樊骇一下子也被鲍信这拼命三郎一般的打法给打蒙了,两人战到十几回合,樊骇逼开鲍信长枪后,狼狈逃去。

“还我弟弟命来~~!!”鲍信竭斯底里地大骂一声,便要追去。就在这时,张扬军中穆顺还有西凉军中的吴威一起杀出。

“副都督,小心贼人用计!!”穆顺先是一声急喝,张弓拽弦,猛发就射。

电光火石之间,鲍信听话,正是面色大变,哪知樊骇陡是回身,拧刀就砍,吓得鲍信顿是魂魄飞走。

眼看就在这般惊心动魄的时候,夏侯渊却是掏了掏耳朵,然后把耳屎一弹,淡淡道:“都到这个时候,这些人还在勾心斗角,真是教人烦不胜烦!”

就在夏侯渊话音刚落,那樊骇一刀先是砍中鲍信,紧接着却又被穆顺射去的箭矢,击中面门,惨叫一声,立即坠落马下。

原来夏侯渊却是看到那穆顺在阵中时早就换了弓弩,却是故意慢上一拍。

与此同时,那吴威见樊骇被穆顺射死,大怒不已,急是飞马来战。穆顺箭艺了得,那吴威还未冲到,便被穆顺射落马下,滚翻在地,掀起一大片风尘。

这一下却轮到联军呼声大震。穆顺把马一勒,立马停住,享受着这片刻成为众人瞩目所在的快感。

李催见了,顿时面色黑沉起来,这穆顺也不过个二流将领,竟敢如此嚣张。他飞熊军三大统领,随便出去一个,就能把他斩于马下。

“大将军,我军将士短缺,还是莫再损耗,让那吕布出阵吧!”这时,一个将领在李催耳畔说道。李催眼睛一眯,却也知道诸侯之中真正的高手却还没出,如此损耗下去,不知何时是个头,还不如放出吕布这头猛兽,把那些高手全都一吞而尽!

“嘿嘿,吕布啊,吕布,日后你若能名流史册,可别忘了这可有我李催一半的功劳!我便尽管好好享受这一场饕餮盛宴!”想罢,李催翘嘴一笑,便向那将领投去一个眼色。那将领会意,连忙策马赶往右翼的吕布军中。

“西凉贼人,可敢再来一战!!?”穆顺连杀二将,战意正高,就在沙场上策马游转,威风凛凛。

“哼,无聊的前戏终于结束了。貂蝉,你好好看着,你将来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

与此同时,在吕布军中。吕布邪目发光,冷哼一声后,向旁边一个身形极为瘦弱,皮肤白皙,虽然偌大的头盔把她大半的脸庞都遮住,但也能看出这人一定是个美人。

原来就是如今成为吕布阶下囚的貂蝉。

话说这吕布的心思倒是令人难以捉摸,第一眼见到貂蝉,就要强占,而且还不惜得罪董卓的心腹亲信,然后又把她带到军中,眼下竟还领她出战!

对于吕布的话,貂蝉却不反驳,而是选择默然不答。

就在这时,一员将领策马赶来,急急叫道:“敌将骁勇,大将军有令,还请温侯出战,以震军威!”

此言一出,郝萌顿是一震色,先是振臂高呼,喝道:“温侯威武,温侯威武…!!”

很快吕布麾下一干将领、兵士也跟着喊了起来,声势一起,忽与天下形成呼应。原本是万里晴空,蓦是乌云涌来,天色骤变。

啪啦啦~~!!

一道雷响暴起,穆顺只觉一股邪恶的凶煞之气从西凉军的右翼轰然暴发起来,那一瞬间只觉自己犹如蝼蚁一般脆弱。

风起,雷啸!

一声怪异的鸣响随雷声骤动,一匹疾风般的神驹乘风而来。这一刻,这个天地,宛如只为一人而存在!

“我乃大汉温侯吕奉先是也!谁先来送死~!!?”一声大喝,震撼人心,联军军中上下,无不变色。

因为,那个号称天下无敌的男人终于出阵了!

“吕布休得猖狂,看我取你首级!!”在战场上,危险和荣誉都是成正比的。面对的危险越是严峻,取得荣誉就越是盛大。

而若能杀了吕布,天下第一的名头就能收入囊中!

就因这个理由,穆顺打起了精神,张开了自己的宝弓。眼看那快如风雷,凶煞可怕的身影,猛是拽弓急射。

连阵啪啪骤弦响,生死关头,穆顺也是逼出了自身的潜力,一连数箭,朝着吕布射去。

电光火石之间,眼看第一箭射来,却听嘭的一声,也看不清吕布何时出戟,箭矢骤破。旋即第二箭射到,吕布头微一侧,箭矢倏地飞去。第三箭射来时,吕布已然逼近穆顺十丈开外,手中画戟骤成一道飞虹,猝地飞去,把第三根箭矢撞碎同时,射向穆顺。

轰隆隆~~!!一道雷电劈落,联军上下正看得屏住呼息,顿被这雷声吓得纷纷一抖,再是看去,穆顺整个人被那画戟撞飞而去,须臾又刺透了他的身体,最后坠落,插在了沙地之上,暴起一片沙尘。

“吕布已出~~!!!诸将快夺他的兵器~~!!”刚被麾下将士救回阵中的鲍信,眼看吕布兵器就在阵前不远,急是叫道。霎时间,其阵七、八员将士一齐冲出,另外在孔融、张扬的阵中,也各出两将,朝着吕布奔飞杀去。

眼看一下子近十数个将领杀出,都欲来夺吕布兵器,气氛一下子被推到了**。任谁都知道,在战场之上,失去兵器的武者,就如被断去一臂!

“哈哈哈~~!!吕布,你的兵器我取下了,要怪就怪你太过托大,手上兵器岂能轻易离手!!”

眼看鲍信麾下一员将领飞马争先赶到,正欲伸手取出画戟,哪知想要拔出时,插在沙土里的画戟纹丝不动,顿是色变。这时,啪的一声,须臾一股疾风扑来,吓得他急忙松手,再望过去时,飞箭已到,倏地飞过咽喉,一颗人头立即裂开坠地。

紧接着,便又听弓弦一连串骤响,惨叫此起彼伏,却见吕布左右开弓,正好一连射了十二箭,全是例无虚发,人人倒翻落马。

这一手箭艺露出,穆顺刚才的箭艺与他相比,简直是差天共地,班门弄斧!

“嘿!有些意思!”夏侯渊一看,不由虎目发热,急是向曹操望去。曹操却是眉头一皱,细目微睁,瞳孔骤缩,眼神里竟罕见地流露出几分惊骇之色。

“看来之前都是小觑这吕布了!他确是有资格配得上的天下无双名头!”曹操暗暗腹诽,眼睛不由眯得更紧,向夏侯渊轻轻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又看阵前。却见吕布在电光火石之间,只以弓弩把十二个将士全都射死。联军顿是被吓得噤若寒蝉,各军前将士,大多都面带畏色,不敢出阵!

说时迟那时快,吕布倏地赶到画戟插入之处,把画戟一拔的同时。曹操面色一变,忙教弓弩手准备。就在曹操话音刚落,吕布竟是一拍赤兔,便往联军中阵悍然杀来。

鲍信见吕布连杀他八员大将,这下竟又独自来闯,轰然大怒,急教诸将扑上迎住。哪知吕布马快,那几个将领刚出,便被吕布纷纷以戟砍落马下。

血色飞扬,吕布以无敌姿态,眼看就要闯入鲍信阵中。鲍信早吓得肝胆欲裂,忙是转马逃跑。与此同时,另外孔、张两军也混乱起来。

“尔等鼠辈快来厮杀,我吕布胃口大着呢~~!!”吕布怒声大喝,就在这时,他又忽地面色一变。只见左侧忽起乱箭数十,一起扑来,吕布急舞画戟,啪啪乱响,陡然一根快箭疾飞,正往吕布面门射来,吕布邪目一瞪,竟做出一个满堂哗然的动作。

啪!!

所有人几乎都瞠目结舌,只见吕布竟然一口咬住了快箭,那箭矢还明显在吕布嘴上晃动了几下!

“哎呀呀,真是头可怕的怪物啊!”夏侯渊见自己的箭矢被吕布咬住,却是咧嘴笑了起来,顿是打起精神,便又拽弓上箭。

与此同时,吕布张口一吐,飞去箭矢的瞬即打中一将,带着几分恼火的眼神望去曹操军阵时,却见数员魁梧大将,早已防备。其中有一员身穿蓝袍黑甲,手挺一杆龙牙精钢刃的大将更是散发出一股不容小觑的气势。

“哼,曹操麾下果然不乏猛将!”吕布念头一转,连阵弦响暴起,只见一根快箭牵头,后面紧接还跟着两根箭矢,如连珠般射来,顿是面色一震,大声喝道:“好一手连珠箭!!”

吕布喝声一起,身上气势赫然迸发,一面火焰邪神的模糊相势瞬间显现而出,吓得周边将士都不敢逼近,眼看连珠箭一并射来,吕布如与那火焰邪神化作一体,拧戟扫去,连珠箭顿是接连爆开。与此同时,赤兔马仿佛与吕布心灵相通,猛地朝右边突杀而去,迅速远离了曹操军。

“小心~~!!吕布要来了~~!!诸将听令,快护着主公先去!!”眼看吕布杀来,孔融麾下第一猛将武安国扯声怒喝,率先杀出,竟向吕布迎了过去。

“杀~~!!”武安国大吼一声,眼睛圆瞪,宛若一头活生生的猛兽,就在电光火石之间,迎住了大杀四方、邪恶盖天的吕布。两人刚一交接,武安国便是拧起那八十多斤的金刚朵儿大锤,掀起阵阵飓风,奋力朝着吕布连环猛攻。吕布见武安国凶猛,便也提起精神,拧戟搠砍,两人兵器不断碰撞,火花四射。眼看武安国竟然挡住了天下无敌的吕布,孔融军中士气大振,纷纷都呼喝起武安国的名字!

“真是一条猛汉子,不救就可惜了。”曹操见这武安国如此了得,不由眼睛一亮,露出两道精光。而夏侯渊一听,立刻便是心领神会,兴奋地一拍马匹,急冲出阵。

眼看武安国挡住吕布有七、八回合,众人喊声更高,诸将都纷纷提起勇气,准备围剿吕布。

只是吕布就是吕布,你挡得了一时,却不代表你挡得了一世!

蓦然间,吕布一声怒吼,拧戟臂膀猝地涨大,一戟挥起,如能破天开地,竟是把武安国的金刚朵儿大锤猛地震开,旋即吕布把画戟一举,就要朝武安国右臂砍去时。

‘啪’的一声脆响,吕布大怒,回身挥戟砍去,口中骂道:“烦人的虫子,本大爷迟早碾死你!!”

吕布骂声起时,画戟正好刚一根箭矢碰撞一起,眼望过去,正见身穿一身红袍缳甲的夏侯渊。这时,孔融几员将士见武安国难敌吕布,连忙来救。吕布奋力应战,就算要提防夏侯渊的冷箭,却还是杀得一片人仰马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