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虎牢大战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另一边,在西凉大军之中,郝萌急是奔马赶到李催阵前,满脸急声地叫道:“温侯已闯至贼军阵前,大挫贼人士气,大将军此时不战更待何时!?”

本还想等上一回的李催一听,眼珠子一溜转,暗暗咂嘴道:“啧,这些所谓的诸侯,各个都是废物,就吕布一人竟然杀得你们两万多人毫无还手之力!就算你们杀不得吕布,也给他挨上几刀,挫挫他的傲气不好!?”

“大将军,温侯乃太师义儿,太师还要依仗他来攻打天下,但有折损,怕太师会痛心啊!”郝萌见李催还没反应,又是大声喝道。这时,李催想起董卓曾经吩咐,军中绝不可有派系内斗,否则必严惩不贷。

“诸军听令,随我掩杀,一举攻破贼军!!”李催念头一定,立刻举起手中大刀,扯声喝道。西凉诸军虽不喜吕布,但看他如此威猛杀敌,也是激发起斗志,听李催令声一落,无不高声喝应,如同山泥倾泻一般,大举望正是混乱的联军奔杀过去。

“不好!西凉贼人士气如虹,兼之吕布生猛,我军硬抗恐非其敌也,副都督何不先是撤军,择日再战!?”这时,曹操急往鲍信阵中,向鲍信喝道。

鲍信眼看吕布在阵前杀敌如麻,可怕至极,想待会其部大军杀至,他便可骑赤兔马趁乱肆意闯荡,到那时恐怕就连自己的小命都难保!

想到此,鲍信连忙下令撤兵。令声一起,联军忙是散乱而逃,唯有曹操整齐而撤,反而最是迅疾。

“元让,你看着妙才,吕布非同小可,你可别让他乱来!!”此时鸣金撤兵号角四处响起,正引兵撤走的曹操,却迟迟不见夏侯渊归来,恐其恋战,忙和夏侯惇吩咐道。

夏侯惇目光顿是赫然迸射两道强烈无比的光芒,疾声喝道:“阿满放心交给我便是!!”

曹操眼望夏侯惇风风火火地驰马急去,不禁摇头道:“那吕布明明凶狠至极,与之死拼,生死难料,可这些武人却还趋之若鹜地和他厮杀,还真是捉不透这些武人心思!”

却说四路联军纷纷撤退,吕布自是精神大震,驰马狂奔,连是追上数将,将之砍翻落马,周围将士但见吕布赶来,无不吓得面色剧变,慌忙撤走。

眼见吕布如入无人之境,杀得正是兴起,忽然又是一连三根连珠箭斜刺里射向吕布。吕布反应过来时,已距离他不到一尺,虽然来不及抵挡,但吕布反应却也是极快,身体猛地望前一倾,连珠箭带着呼啸的疾风刹那掠过。

“该死的苍蝇!!”吕布急一抬身,眼里竟是怒焰,望着就在不远正一脸懊恼的夏侯渊。

“吕布啊,吕布!!你就不能让我射上一箭,好让我回去吹捧一下么!?”又听夏侯渊带着几分幽怨地语气叫了起来。

吕布闻言,顿是气结,更听出他语气里调侃的味道,怒道:“好!那你先让我砍上一戟再说!!”

吕布吼声一起,赤兔马似也发怒地叫鸣一声,即是四蹄飙飞,如一头脱缰的神驹,倏地杀向吕布。那一边的将士、兵卒见吕布杀来,拦都不敢拦,纷纷让四处逃避,竟让开了一条大道给吕布杀去。

“哎呀呀,我说你们可能不能有些骨气!真是丢尽我北联军的颜面!”夏侯渊表面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手下动作却是不慢,眼神更是变得凝重锐利起来,立刻瞄准吕布,一连急发数箭。那一边,吕布急速驰马奔飞,或闪或挡,夏侯渊箭艺虽好,却连吕布一根汗毛都碰不到。

“吕布马快,可惹不得!”眼看吕布愈发靠近,感觉到从吕布身上散发出的可怕杀气,夏侯渊也是一阵心惊胆战,忙是一拍马匹,一边撤走,却还在马上骑射,意图想用箭矢来阻挡吕布的速度。哪知吕布见得他骑马欲逃,更是怒火更胜,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加快速度,急驱马匹,随着两人距离越是拉近,夏侯渊的箭更快更急,也越来越是刁钻。可吕布动作却也越来越快,那柄画戟一旦动起,如迅光疾电,把夏侯渊的箭矢根根打落。

“他娘的!!这是从哪蹦出来的怪物!!这回真是玩大了!!”眼看吕布距离自己不到三丈,夏侯渊这才知道低估了吕布,正是悔不及也时。

“该死的苍蝇,看大爷碎了你!!”吕布邪目圆瞪,那面恐怖的火焰邪神相势遽然又现。夏侯渊连忙打起精神,正是准备拼命时。

蓦然间,旁边宛若见蓝烟盛起,迅速凝聚成一面奇形异兽,如猫似豹,虎爪蛇尾,双目凶悍有神,头有一角,竟与传说中的神兽獬豸极为相似。

饶是吕布也不由面色陡变,奋起转戟向那模糊獬豸相势起处急扫过去。

‘嘭’的一声骤响,就像是有一道雷霆崩裂开来,两柄兵器赫然荡开。强如吕布,却也被这一刀逼得停住了马。不过另一人,却是连人带马暴退丈余。

吕布定眼望去,正是那手提龙牙精钢刃的蓝袍大将。

“你是何人,我吕布从不杀无名小辈!”

“曹氏麾下破军校尉夏侯元让也!”夏侯惇目光烁烁,明亮发光,冷冷地盯着吕布,报出自己的名字。

“哈哈,惇哥来得正好,你我兄弟不如一起把这吕布给杀了,平分这天下第一的名头如何!!?”这时,又是一根冷箭突兀射来,吕布轻轻挪身一闪,随即便听得夏侯渊的笑声。

“别废话连篇,杀了他就是了!”夏侯惇面色一寒,身上气势赫然爆发,那面模糊的獬豸相势又遽然显现而出。

“哼,我听闻曹操麾下有一对夏侯氏的兄弟,都是顶天立地的豪杰,今日见之,不过尔尔!”吕布闻言,却是冷哼一声,语气更充满了挑衅、鄙夷的味道,就像在讽刺夏侯兄弟以少胜多。

不过这恰恰证明了,夏侯兄弟联手,就连吕布也心中忌惮几分。

“嘿!想用激将法!?那你就找错对象了。我家那主公,可常说无毒不丈夫,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都是傻瓜!”夏侯渊听了,又是笑起,手中动作却也不慢,把弓一拽,便是瞄准吕布,上发一箭,下发连发两箭,三箭几乎齐发,曾品字形倏然向吕布射了过来。

吕布邪目一瞪,马一骤起,便先向射来那三根呈品字形的箭矢飞冲而去。与此同时,夏侯惇动作也快,人马如同飞虹一般急跃而起。

‘啪啪’一连三下暴响,只见吕布戟搠急挑,三根箭矢一连骤破。电光火石之间,夏侯惇拍马杀到,手中龙牙精钢刃如一道道犀利的旋风,飞劈乱砍,攻势又猛又烈,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严明正大的气势。

据说獬豸乃是法兽,头上独角能分是非曲直,分辨忠奸,吞噬邪恶。

而就在夏侯惇与那模糊的獬豸相势仿佛融合在一起的瞬间,那股严明正大的气势,如潮涌浪起,轰然盛放。

“杀~~!!!”夏侯惇大吼一声,手中飞驰的龙牙精钢刃又是加速舞起,与吕布的画戟撞起了片片火花,毫不骇人。

“哼!雕虫小技,看我破了你!!”就在此时,一直隐隐有被夏侯惇猛烈攻势给压住的吕布,陡然发作,身上如有火焰烈炎冲天而起,一面模糊的火焰邪神展现刹那,天地宛如黯然失色,一股唯我独尊,逆之必亡的邪气,卷席而出。

就在那一刹那,夏侯惇身上的獬豸相势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就如水遇到火,先是隐隐有爆发之势,但猝地又被那股邪气压了过去,瞬即变得萎靡起来。

“天荒八合邪神戟—万戟灭宇~!!!”吕布亦也趁势爆发,手中方天画戟一起,如疾风飞火,眼前骇然满眼都是铺天盖地的戟影,向着满脸惊骇,不可思议之色的夏侯惇笼罩过去。

生死之际,眼看夏侯惇就要被吕布施出的招式轰成肉碎,突兀之际,夏侯惇背后竟又展现一面可怕的奇形异兽相势,却见人面豹身,牛目一耳,长尾似雀,手抓一张木弓作为兵器,竟如《山海经》中记载的诸犍。传说诸犍善射,其矢威力无穷,被击中者,九死一生,生则残废!

电光火石之间,夏侯惇急是向前一倾倒下,吕布陡是变色,面前竟有一连十数根箭矢朝各个方向飞驰射来,更发出恐怖的破空之声,一看便知威力无穷!

“哼~!!”吕布冷哼一声,只见那漫天的戟影,猝是迅速地化作了十数道,纷纷与射来的箭矢击撞一起。

这说是慢,实则不过在一瞬之间。就在吕布把那箭矢都给打破的同时,夏侯惇奋然而起,举刀奋力就劈,瞬间更有一头小型的獬豸相势张牙舞爪的飞跃而出。

‘嘭!’忽如其来的一声轰天暴响起间,天地如似为之一颤,两柄兵器再次撞击一起,这一回暴退而去的却是吕布和赤兔马,不过也仅仅三尺。

“好一对心有灵犀的兄弟!能够击退我吕布!有点意思!”却见吕布并无因自己无敌之威有损,而勃然大怒,反而露出一丝邪笑。这一瞬间,夏侯惇只觉自己心头揪紧了起来,心脏那强烈的跳动声如在耳畔响起!

“惇哥,不好~!!贼人大部人马快要杀到了。你我必杀一击都解决不了这头怪物,还是先撤吧!!我替你掩护便是!!”不远处夏侯渊响起的话,顿是令夏侯惇打了一个机灵,这时吕布邪目精光一放,夏侯惇就如被惊动的兔子,勒马就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