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何谓无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哼!哪里逃!”吕布冷喝一声,赤兔奔飞便去,快得惊人,眼看就要赶上,一连数根冷箭忽地射来,全都朝吕布坐下赤兔射去。夏侯渊却也是胆子够大,竟然用自家族兄的安危和一头赤兔去比,若是吕布不顾赤兔,足有时间腾空跃起,向夏侯惇发起雷厉的袭击。

不过所幸的是,夏侯渊倒是搏对了,吕布急把缰绳一勒,拧戟就往射来冷箭刺去,还不忘口中骂道:“该死的苍蝇,有种留下名字,我非杀你不可!!”

吕布这下还真是被这纠缠不清夏侯渊给激出恨意起来,竭斯底里地吼道,邪杀之气泯然盛放,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哎呀,哎呀!我可不想给这头怪物给惦记着!”饶是总有着一副游戏人生态度的夏侯渊,这下也不禁被吕布吓得连是咽下唾液,很是认真地呐呐而道。

“吾弟夏侯妙才~!姓吕的,今日胜负未分,但总有一日,我俩兄弟会找你分出胜负!!”哪知这时夏侯惇却是自作主张地向吕布发出挑战,还不忘好心地替夏侯渊报出了名字。

“我####!!”夏侯渊顿是气忿了,当然也不敢骂出口,只能在心中骂了起来。

吕布似乎也知道夏侯渊箭艺非同凡响,有他的箭艺掩护,自己是追不上夏侯惇,便也不再追袭,立马留在原地,眼看夏侯兄弟撤走。

“哈哈哈,温侯好生厉害,不愧是天下无双!剩下的,交给我们西凉汉子就是了!!”这时,在后方传来李催的笑声。紧接着李催引兵大举扑上,奋力急追,朝着联军后方扑杀过去。

身边有着千军万马穿梭的吕布,却是一动不动,仿佛对这痛打落水狗的行举,失去了兴趣。

却说李催引兵扑上,联军因遭吕布闯阵,而显得颇为凌乱,由其鲍信和孔融的右两路兵马,更是乱作一团。李催也是发现,率兵急扑过去。曹操大惊,忙是引兵救援。张扬见状,却也收起了私心前往营救。两军混战正是激烈时,所幸联军中的一路诸侯公孙瓒,率着白马从义杀到。只见那一队精锐,人数莫约一千八百余人,在乱军中纵横飞驰,所向披靡,后来更是遇上李催所领的一部飞熊军,两部天下闻名的精锐一旦厮杀起来,自是惊天动地。原本两部兵马也是不相伯仲,哪知忽然有一个白脸、一个红脸、一个黑脸的猝然杀来。白脸的双剑白马,也是骁勇。只不过若比起那红脸、黑脸的,那简直是差天共地,那两人一者威风凛凛,犹如天上神将,一者凶恶绝伦,犹如地狱罗刹,两人奋力齐闯,瞬间就杀开飞熊军一个破口,白脸的领着白马从义立即发起突击,竟是把飞熊军杀得溃败。飞熊军乃是李催立足于董氏派系的资本,他自然不愿有损丝毫,更何况现在有着折损严重的危险。于是李催吓得教诸军前往救援,善于临场指挥的曹操,看出空档,立刻率命乐进、李典率一部精锐闯入敌军腹地,救下了鲍信部。而不久后,那白脸的也引着白马从义救了孔融部。

不过这时,各军混乱,分散各地,难以呼应。张邈恐各诸侯有失,忙下令鸣金收兵。正欲发起反击的曹操,听得鸣金号角一起,不由连声叹气。

天下专研兵法学术者,不计其数,当真正能够懂得兵家智慧的又有多少人!?

眼看联军撤走,李催大喜,连忙也下令撤兵。两军各往撤去,正好已到黄昏,在几乎汇聚着天下人目光的虎牢关的第一日战事就此结束。

曹操仰望斜阳,叹谓道:“这些跳梁小丑,真是令人烦心啊。”

“嘿嘿,可你偏偏又不能除了他们,因为这些人不是位高权重,就是出身富贵。就像是军师说的,阿满你还要靠他们宣扬声威,积蓄实力。”夏侯渊不知何时来到了曹操的身后,笑嘻嘻地说道。

“哼,这只是过渡罢了。只要照着军师的计划,加上阿满的本领,他成为天下诸侯之鳌首的日子也不远了!”这时,夏侯惇的话音也传了起来。

曹操听了,淡淡地一笑,道:“吕布的滋味如何?”

曹操此话一出,夏侯渊想起吕布似乎对他念念不忘,顿是变作了一张苦丧脸。夏侯惇震了震色,倒是光明正大地说道:“布非凡人可比,惇与渊弟皆技不如人,还需苦练!”

“哦,你俩兄弟合力竟然还对付不了这吕布,看来他这天下第一的名头还能坐上好长的一段时间!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再加上那些尚未扬名,却拥有无比强大力量的武者,总有人会从他的手上取下这天下第一的名头!还真教人期待啊!”曹操说话间,不由把眼神望向了右边孔融军的地方。

却见那处,孔融见了那白脸的,还有刚才那两个杀敌如麻,威猛绝伦的红脸、黑脸,不禁神色一震,抖数精神,拱手问道:“三位义士真是英雄也。不知三位姓名?”

白脸的一听,不由露出笑容,笑道:“回孔大人的话,小的名叫刘备,这红脸的是我二弟关羽,黑脸的则是我三弟张飞。我仨是结义弟兄,皆有匡扶汉室,救济天下的志向,孔大人素有仁义之名,备敬仰久矣。”

却见刘备一脸坦荡之色,孔融那些将士听了,却见他兄弟仨人,只是穿着寻常兵士的铠甲,不由都暗暗嗤笑。

“嘿,你看这白脸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立了一些功绩,就敢在孔大人面前大放厥词,就凭他仨还想匡扶汉室,救济天下?”

“那不是嘛,幸好孔大人为人和善,若是换了其他诸侯,听到他这话,不把他骂个狗血淋头,也把他早就喝叱下去了!”

“哎,这名字好生熟悉。那不是当初在陈留,在各诸侯使节面前,不但醉骂诸侯,还自称是汉室宗亲的刘戏子耶!?”

“好像就是他,说来当时正好使节中有一奸细,中了这戏子之计,露出了马脚,却也不知是真是假。否则恐怕他早就被砍成肉酱了!”

张飞听那些人在低声细语讽刺,自是大怒,环目豹眼一瞪,正欲发怒。关羽却是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冷道:“何必和这些鼠辈一般见识。”

众人的反应,倒令孔融有些尴尬起来。这时,一身鲜明灿银甲的公孙瓒骑马赶来。孔融一见,顿时眼色一亮,便是抛下刘备,策马赶去,道:“所幸公孙大人救援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融先谢过了。”

“哈哈哈~!孔大人客气了,你我都是汉室臣子,又同是盟军一员,我又岂能袖手旁观?说来,北平和北海临近,日后我可还有许多地方依仗孔大人呢!”且见公孙瓒长得高大威猛,英俊潇洒,再加上一身行装,一看就像个能征善战的大将军架势。孔融闻言大笑,便与公孙瓒亲热地交谈起来,仿佛好像全然忘了刘备那兄弟三人。

刘备看了,只是苦涩一笑,暗暗摇头,这时一个将领正好赶来,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喝叱刘备兄弟仨人快随军撤走。刘备不敢违令,忙是领着关羽、张飞匆匆赶去。孔融那些将士见了,不由都发出阵阵刺耳的嗤笑。

张飞听得,咬牙切齿,心想他们兄弟拼命杀敌,救了这孔融和他的部下,却还要遭到的这些人的嗤笑侮辱,一腔怒火暴起,便要发作。

刘备却看出了他的心思,忽道:“这些人都笑说我是戏子,却不知人生如戏,总有峰回路转的时候。只要你我兄弟三人坚持信念,机会一定会到来,你又何必和那些鼠目寸光的人做些无谓的争执呢?”

张飞一听,眨了眨眼,那满腔怒火却也不知为何发不出来了,囔囔道:“罢了,罢了!我听大哥便是!”

这时,关羽回头望了望虎牢关,却忽然加了一句,道:“峰回路转的时机,很快就到了。”

却说当夜,各路兵马纷纷归营造饭,这一夜各军兵士谈及话题无不都关于一人。那就是今日在虎牢关前,前前后后一连击杀联军近数十员大大小小将领,更独闯四路联军大阵,却还能所向披靡,无人能敌的吕布!

说起今日吕布所带来那无与伦比的惊险,由其是鲍信和孔融的部将,各个依旧心有余悸。

同时,在联军主帐之中,以张邈为首的六位诸侯,眼下提及的却也是那个吕布!

“吕布实在太厉害了,我联军虽猛将如云,但怎奈此人妖邪,若不设法钳制,恐怕我军士气会愈加低下,到时莫说攻破虎牢关,不被那吕布率兵攻破此营还是好的!”鲍信面色凝重,想起今日吕布几乎闯入他的阵中来取他性命,不由打了个激灵。

“鲍将军说得是,吕布非常人能敌,硬攻虎牢亦非上策,眼下到底是如何是好?”却又见孔融皱紧眉头,颇为沉重地说道。

此话一出,公孙瓒、张扬都一副沉默不言的样子。张扬是见识过吕布的厉害,且前番一连折损,倒也是有心无力。至于公孙瓒他却是不想做这出头鸟,极易折损麾下将领不说,而且他也觉得就算自己麾下倾众而出,恐怕也没这个实力拿下吕布!

公孙瓒是个很精明的人,若是自己还不够实力得到的东西,他想都不会去想!

当然有时候,他却也是精明、计较过头,往往会忽略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