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难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邈见众人都是无计,无奈之下,又是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曹操处,道:“孟德,你素来多计,可有计策?”

曹操闻言,一沉色,一对细目更是闪烁发光,瞬间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过去,道:“要挽回局势,唯有先提起三军士气,否则要破这有着天下第一雄关的虎牢关,那只会是以卵击石。而眼下要振作士气的办法,却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击败吕布!”

“这办法大家都知道,这不是没人能打得赢他嘛!”鲍信听了,不由有些泄气,囔囔叫道。

曹操却是一笑,道:“单打独斗,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人能出吕布左右。但我却没有说一定要和这吕布单打独斗。”

“可孟德今日不也看到了,吕布根本就不怕众人围攻!甚至他还独闯我军大阵啊!”张扬叹了一声,也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更显得有些自暴自弃。

“吕布之所以能独闯我阵,是因人多杂乱,反而助长其势。再者诸将群攻围之,却又难以配合,兼之急于杀敌,或是惧怕吕布,多露空档,才会被吕布轻易破之。因此人多不见得是好。依我看来,只要三人呈围攻之势,互相配合照应,要击败吕布,并非不可能之事。当然,这三员勇士定要心灵相通,皆有愿为对方舍命相保的意志,才不会被吕布逐一击破。”曹操侃侃而言。众人听说是理,纷纷颔首,不过很快又为难起来。

“照孟德这般一说,这若是兄弟,岂不最好?”

张邈话音一落,鲍信似乎想起某事,不由一喜说道:“哎,孟德麾下不是有一对夏侯氏的兄弟,而且都骁勇异常,不是正好合适?”

“今日拦住吕布的正是夏侯兄弟,但仅仅是拦住吕布却也十分费力。”曹操此话一出,众人不由纷纷变色,都为夏侯兄弟的威猛感动惊叹。可知他俩面对的可是天下第一的吕布,能够把他拦住就已经是很了不得了!

可这些诸侯却也不知道,曹操也是有私心,故意夸大吕布的厉害,就是不想夏侯兄弟和吕布这头怪物拼命。

“当初盟主分兵时,若是把纵横也分到这里,据说他当年就能与吕布打个不相伯仲,我等这下又怎会这般束手无策!”鲍信气得一拍奏案,这下倒是想起了马纵横的威猛。

这时,孔融好似忽然响起什么,忽然向公孙瓒说道:“我记得今日公孙大人阵前有刘关张三兄弟,这三人皆是骁勇,又是结义兄弟,这岂不正好合适?”

公孙瓒一听,面色先是一愣。张扬闻言,不由一喜,先是问道:“这三人如今在伯圭军中身兼何职?”

公孙瓒听话,倒是露出几分怪异的神色,道:“那刘备是我师弟,如今乃我军中都尉,关张两人皆为马弓手也。”

此言一出,除了曹操外,其他诸侯都是纷纷变色,看他们的样子很明显都是嫌弃这些人职位卑下,若是教这三人出战,恐怕还会引起诸军各上的怨气。

“刘备!?那不是那个戏子么?”张邈一听,当初对刘备倒也是印象深刻。其他诸侯一听,立刻都露出厌恶之色。

“原来是那个假冒皇亲国戚的戏子,当初若非看在他揪出奸细有功,这种胆敢侮辱汉室尊威的人,就该乱刀砍死,以儆效尤!”鲍信闻言,带着几分鄙夷地说道,丝毫不给公孙瓒半分面子。

“不过不得说这人也够胆大包天,皇亲国戚的名头也是他这种低贱的人随意能够用的吗?这事日后若是传到了天子耳中,就怕会怪责我等没有捍卫汉室尊威!”张扬也是冷声说道。

本是有些激动的曹操,顿如被泼了一盘冷水,在心中暗暗腹诽道:“我倒觉得你们这些假仁假义的,才是十足的戏子。这都什么时候了,竟为了这般小事大做文章!”

另一边,公孙瓒却是觉得如坐针毡,大失颜面,心中又对刘备讨厌几分。实则自从刘备在陈留所作所为传出后,公孙瓒就对刘备冷淡许多,更曾数次有意要把刘备赶走,但又怕刘备说他不顾同门情义。这回引兵前来,若非看在刘备那两个兄弟有几分武力,又和刘备形影不离,公孙瓒还真不会把他给带来。

“呵呵,我那师弟也不过一个织席贩履的,当年我师父卢公若非看在他母亲为了让他读书,不惜变卖家中所有家产,还亲自下跪求说,我师父又岂会收他入门。眼下大战在即,何必为了这般小人物生气呢?”公孙瓒忙是打起圆场,孔融看在他今日来救了自己的份上,便也替公孙瓒说了几句。众人的怒火方才渐是退下。

曹操眼看这些人把话说到这份上,就算他把刘关张兄弟三人说得天花乱坠,恐怕这些人碍于面子,也绝不答应。

就在此时,曹操灵光一闪,急向张邈问道:“都督大人,我记得纵横曾在你那找过一个名叫典韦的人,你可找到?”

“典韦?”张邈眉头一皱,很快便想了起来,道:“老夫让麾下诸将都是问过,军中却无此人。说来也是奇怪,那马纵横竟这般毫无顾忌地到老夫这找人,还说这人是他十分重要的好友!”

说到这里,张邈眼里不由露出几分不悦之色。当初,自从曹操把话挑明,揭发包括他在内,其实各个诸侯互相之间都有安排奸细,联军之中的气氛就变得十分诡异。马纵横那时还亲自到张邈那找人,张邈自然以为这叫典韦的人是个奸细,表面答应,暗里却又把这事与曹操一说,

说到这里,却又不得不说些题外话,当时马纵横凭着记忆,隐约记得历史上联军攻打董卓的时候,这有着‘古之恶来’之名的典韦正是在张邈军中,不过却不受张邈重用。

可知老毛曾评过一吕二赵三典韦,后世之人也大多认同。且不论典韦和赵云的名次先后,起码他是能够进入在整个三国前后时期,英雄辈出的这个时代,名列前三的不世悍将!

马纵横当时可是怀揣着满腹热情、激动地找到张邈,当然他表面上却是表现得很平淡,向张邈问起典韦,见他满脸疑虑,兼之还露出几分警戒的样子,才知这在三国时代名列前三的典韦,张邈竟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可见典韦地位有多么低下。

随即马纵横才反应过来,察觉此时诸侯之间正互相提备对方的奸细。

马纵横唯恐害了典韦,连忙说当年与这典韦有过很好的交情,听闻他在张邈军中,想要见上一面,哪知越描越黑。

马纵横出帐后,悔之不已,不过他真要找典韦,也不可能到张邈军中去问,那更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兼之张邈人数众多,而且他先前安排的细作也没发现有典韦这样一个人,真要仔细找起来,难免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一旦会发觉,不但得罪张邈,而且还会有损自己的声名,甚至那些讨厌他的人,还会趁机大做文章。

所以马纵横才想出一个一劳永逸的蠢办法,以为张邈为人亲近,便想拜托他去找,找到之后,再设法和典韦联络感情,或是给予张邈一些物资或装备直接把典韦换过来。(这种各取所需的方法在当时却也是很常见的。毕竟马纵横当时也猜到典韦也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张邈并无识才的目光,想是换过来也不会太难。)

只是马纵横想得太简单,也太急躁了。

据历史记载,在攻破洛阳不久后,张邈和曹操翻脸,袭击了曹操。曹操反把张邈歼灭,典韦遂是转投于曹操麾下。

马纵横很清楚曹操的厉害,知道若是等典韦投到曹操麾下,再去挖角,那是绝不可能。于是他便是想着抢在曹操之前,把典韦抢过来,哪知他一时糊涂,做出了这般愚蠢之事。

事后,果然张邈对他态度立刻冷淡许多,至于张邈到底有没有去找典韦,他就不得而知了,只好吩咐细作,小心寻找。若是找到,小心接触,然后再向他报说。只不过后来,他的细作还没找到典韦,他便依照田丰的分兵之计,前往攻打河东了,临走前他还对典韦念念不忘,吩咐底下细作,务必找到典韦,小心伺机,设法劝服他来投。

当然,马纵横能想到典韦,自然也想到了排在他前头的赵云,按史中记载,赵云如今应该还是袁绍军中的一员小吏,随后才会投了公孙瓒,不过为防万一,马纵横都有向两方的细作提醒,留心一个叫赵云的少年。不过都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题外话,且先说到这里。话说当初张邈从马纵横那里听说典韦是奸细后,与曹操一说。曹操也觉怪异,便先教张邈把这典韦找到,然后看看是何方神圣,再做定夺。张邈便也听从,先不宣扬,命麾下诸将前来问话,一副很是神秘的样子,然后为了让诸将更是上心。张邈又说此人十分重要。诸将听了,皆是诧异,不过后来都说其部署并无此人。张邈闻言,又问了一遍,诸将依旧答说没有。张邈这才放心,心想马纵横或许真有一个叫典韦的兄弟,不过却是打探错了消息。毕竟他看马纵横也不笨,哪有人会这般不知顾忌地在这种紧张时候,在别人军中找人。

事后,张邈对于此事也渐渐忘却。这下,曹操一提,张邈倒是很快想了起来。

“这典韦是何方神圣?阿瞒为何对他如此上心?”张扬闻言,也是满脸疑色地问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