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托旗大汉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哈哈哈哈~~!大哥,这回老天爷终于开了一回眼!!今日我兄弟三人勇闯贼人的包围圈,救下那孔文举,那可是不少人看见。眼下这宣将钟又响起,一定是教我们过去听令拜将,明日对付那三姓家奴了!”在公孙瓒营中,张飞满脸亢奋激动之色,扯声雷公般的嗓子大笑起来。旁边的刘备听了,却也不忍发笑,他对自己两位兄弟的实力,那可是信心十足,他相信只要兄弟齐心,定能攻无不破战无不胜!

刘备为人仁厚,在军中颇有声望,不少将士都来向他祝贺。周围显得颇为热闹。只不过唯独关羽,颦着那卧蚕眉,似乎若有所思。

“联军猛士典韦听令,速到虎帐报道,不得有误!”哪知飞马来到营前的传令将士,喊出的却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名字。

“你他娘!!呜呜呜~~!!”本是欣喜若狂的张飞,顿是把眼珠子一瞪,好一阵没反应过来,气得涨红了脸的他正欲大骂,却被早有准备的关羽一把捂住了嘴巴。同时营将士也无不惊异,一些反应过来,却也不忘安抚起刘备。

刘备一边谢过,一边却是在心里疑道:“典韦,典韦?我怎么不知军中有这一员猛士?莫非我也走漏了眼!?”

可就在刘备疑惑之间,旁边张扬的营里竟又响起了这神秘的猛士典韦名字,顿是一阵惊呼声炸了起来。两方营地无论将士、兵卒都纷纷四处张望,在寻找着起这猛士典韦。

紧接着,曹操军营地,鲍信军营地,孔融军营地,最后到张邈军营地,一连又都叫起了猛士典韦。每当这各营宣召声响起,定会爆发起一阵惊呼声,而且还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在张邈军响起时,另外五营齐呼,也不知是谁喊了起来,忽然之间,整个营地响起了同一个名字。

“典韦!”“典韦!”“典韦!”“典韦!”“典韦!”“典韦!”“典韦!”“典韦!”“典韦!”“典韦!”

声动如潮,震天动地。联军营地这声势之大,就连虎牢关内的敌兵也被惊动起来。李催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联军来了援兵,连忙派斥候前往打探。

而就在此时,有一个人面色顿是青了。而在他旁边的将士也一个个被吓得面无血色,瞠目结舌。

“哈哈,是典大哥!!典大哥被诸侯选中,你看这五个营地都齐呼他的名字,那是何等光荣,换了是我,明日就算死在吕布戟下,也是值得了!!”

“皇天不负有志者!典大哥终于能够扬眉吐气,实在太好了!!”

这时,在张邈营中,不知哪里先传起了欢呼声。赵宠一听,如若疯狂,急向身边将士叫道:“快!!传我命令,让军中兵士禁谈这典韦两字,否则严惩不贷!!”

“哎,这典韦的名字好生熟悉,不就是赵宠那小子麾下的那个巨汉?”

“对了!就是这人,我以前就觉得奇怪,此人长得如此魁梧雄壮,怎么会一直默默无闻,原来是深藏不露啊!!”

“诶,你这就不知道了。我听说,这典韦是个重情重义的好汉,他昔年受过赵宠他那老子的恩情,为了报恩,一直以来都把功绩相让给那赵宠。再者,赵宠也不愿让人知道典韦这人,平日里让起麾下不得提及典韦二字,所以也鲜有人知。今日他也终于算是出人头地了!”

“哎,兄弟,你说这典韦这般厉害,他到底是谁!?”

“你看,那举旗的巨汉便是了!”

这时,营地两边却又响起不少提及典韦的声音。随着最后那声话音刚落,两边营地的人忙是纷纷围来看望。

“赵司马,这其他将领的部署,我等可止不住他们的嘴巴啊!”赵宠的一员将领看这般局势,急得心头都快跳了出来,其他将领也吓得手足慌乱,不知如何是好。

“咦?”正在张邈营前等候的将领,迟迟不见典韦出来,心中正疑,忽然看见营里的人都往巨旗那里赶去,隐隐又好像听到典韦在那,好奇之下,便纵马赶入。

哪知不看还不知道,一看顿是吓了一大跳!

“哇~!”那传令将领高呼一声,正见一个如同鬼魔神明化身的巨汉,正举着一面起码有六百余斤的巨旗,惊骇之余,更兴奋、激动得浑身发麻,颤抖起来。

“可以!!这人一定可以对付吕布!!替我兄长报仇~~!!”原来这传令将领的兄长,今日正死在了吕布的戟下。这下一看巨汉身具神力,想兄长之仇报复有望,自是大喜不已。

“举旗者,可叫典韦~~!!?大都督以及诸侯有召,何不应话!?”想到此,那传令将领连忙扯声叫了起来。

半柱香后,雷滚般的喊声,至今还未停下。在虎帐里,张邈眉头皱得紧紧,而且有些后悔相信曹操的鬼话,若是今夜这典韦真的不出现,他这大都督的面子可就丢尽了。到时,就算曹操肯愿意出人和吕布相战,对他来说也于事无补!

至于其他诸侯,除了曹操外,却都觉得脸色发烫,已经在思考待会回到营中后,如何和自己的麾下解释这场闹剧。

“报~~!!”就在此时,帐外忽然传来一道喝响。张邈一下激动,立是猛地站了起来,急道:“快传!!”

须臾,张邈部下传令将赶入,满脸兴奋道:“大都督,末将已找到典韦也!”

“哈哈哈~~!!好~~!!快把他召入,给众人一见!”张邈闻声大喜,同时也十分期待这叫典韦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可!”那传令将闻言,却是顿了一顿,有些犹豫起来。张邈顿是面色一变,急道:“可是什么!?快把他召进来!”

“末将不敢隐瞒,这典韦正受赵宠之令,托举牙门巨旗,应早前受令不到三更,不得放下,故而虽有召令,却不肯前来!”那传令将此言一出,诸侯立刻都发起一阵惊呼声。

“大都督营中那牙门巨旗竟是人力所举耶!?”孔融先是惊起,问道。听那传令将答是,公孙瓒也吓得起身,忙问:“用了多少人!?”

“只典韦一人举也!”

“什么!!?这!!”张扬闻言后,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满脸的不可思议。

可知张邈营中那面牙门巨旗一看就知有六百余斤重,这般重量恐怕是数十个大汉都举不起来!

“哈哈哈哈~~!!看来这回误打误撞,还真让我等找到了一头足以对付吕布的猛士!!如此人物,世间罕有,眼下又是紧张时期,诸位何不屈尊纡贵,一齐相请,也好看看这其中虚实。”曹操大笑,这回可还真带给了他所希望的惊喜,而且还是大惊喜。

而曹操的话,也正好说到了诸侯的心扉里去,大多人至今还是不信有人能够举起这六百多斤的巨旗,就连张邈也是不信。

于是,张邈一干诸侯急出虎帐,遂朝张邈的营地赶去。

“典大哥,我求你了,你快把旗帜放下,去见大都督和诸侯吧。刚才我说的,你全当屁话便是了!”另一边,却见赵宠苦丧着一张脸,此下正苦苦哀求着典韦。

典韦如同一尊不动明王像般,默然不答,身却俱有如能降妖伏魔的凶恶。

“典大人我等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你可千万别记在心里,你看如今全营上下都呼喊你的名字,大都督和诸侯又在等候,这可是无限荣光,你岂可怠慢?”赵宠的部将也急是在旁劝说。

可典韦就是一言不发,举旗不动。

“完了,这典韦不肯变通,肯定是要报复我!前番主公就向我问过他,当时我故意相瞒,如今但若被他发现典韦就在我麾下,这欺瞒之罪,岂肯轻饶!?”赵宠越想越是害怕,浑身都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忽然一阵喝声叫起,更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都往两边散开,大都督还有诸侯要亲见典韦猛士!!”只见人潮退散处,一队骑兵在前头开路,张邈领着另外五位铠甲鲜明的诸侯赶了过来。

“这!真神人也!”孔融一看,果然有一巨汉举着一杆冲天而立的巨旗,那一瞬间的震撼,使得他不禁惊呼起来。

“如此人物,不去阵前杀敌,却在营中举旗,这实在是…”公孙瓒话说到一半,忽然想起这典韦正是隶属于张邈军,反应过来后,忙是把话停下。

张邈闻言,心头不由有些羞怒,向旁边的传令将低声问话:“典韦是谁人的部下!?”

“回主公的话,正是赵宠。”那传令将也低声回答。张邈一听,顿是恨透了赵宠。

少时,张邈等人来到。张邈急是翻身落马,赶往典韦处,叫道:“吾之猛士,乃有大任在身,是哪个无谋鼠辈,竟教他拖举大旗!?”

张邈话音一落,赵宠就知大事不妙,连忙跪着爬到张邈面前,叩头便是求饶道:“主公恕罪,末将想这大旗乃是我军门面,怎奈旗帜太重,稳固不住,数十人也举不起来,唯有典韦只以一人之力便可托起,一时无奈,只好令之。”

“糊涂!!眼下大军正是需要用人之时,你却把如此猛士安于营中,真是儿戏至极。来人,立剥赵宠军职,从今日起降为军中下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