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邪神斗恶来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哼!没志气的东西!”夏侯惇听了,不由骂道,却不看他已是满头大汗,身体也不禁地瑟瑟发抖。

曹操看在眼里,却不禁开始为典韦担忧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吕布这招式虽然厉害,但似乎并不能保持太久。终于熬过吕布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后,典韦一见吕布幻影消失,顿是恶势爆发,陡地拔马,就望左侧挺戟杀去。而真正的吕布,正好就在那处,眼看典韦杀来,不由微露惊色!

恶犼绝天戟—飞犼破日式!!

突兀之际,飞马而来的典韦,犹如与背后犼兽再次融为一体,却见万恶之源的犼兽张牙舞爪地腾飞而起,向吕布猛扑而来。吕布仿佛感觉到这招式的可怕之处,脸色又是一变,立即扯声暴吼起来:“嗷嗷嗷嗷~~!!看我破你这招!!!”

霎时间,吕布身后那火焰邪神相势,竟开始变化起来,只见邪神头戴火焰三叉冠,铠甲、披风、兵器纷纷成形,面容甚至变得清晰起来,竟然与吕布极其相似,或者说吕布根本就是这邪神的化身!

天荒八合邪神戟法—邪神降世!

这一刻,天地为之惊荡,诸神万鬼如在哭泣,吕布已化作那唯我独尊的邪神,手中画戟挥动起来的刹那,邪神相势亦做着同样的同坐,如见火焰随戟滔天而起,迎接着万恶俱身的典韦还有那面腾飞的犼兽相势。

轰隆隆隆~~!!!

这一日的诡异、震撼似乎永不能停歇一般。就在两人招式碰撞的瞬间,那恐怖的余波、气旋,竟把大片大片的沙土震得冲天而起,震耳欲聋的暴响,甚至吓得两边都有兵士滚落马下,有几人更口吐白沫,竟是生生地被吓死!

而就在所有人,全都吓得如魂魄飞走,呆如木鸡的瞬间。曹操忽然大吼一声,亲自策马举起手中倚天剑,喝道:“吕布已败,全军随我厮杀~~!!!”

听着曹操吼声一起,夏侯兄弟先是反应过来,见得曹操已朝阵外冲去,顿是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

“阿瞒这疯子又要发疯了!!”

“他娘的,老子的小命可是被那吕布给惦记着啊!!”

话虽如此,但夏侯兄弟不敢丝毫怠慢,连忙各是引兵冲出。与此同时,另外五路诸侯的兵马,却是一动不动,眼看曹操一路兵马自行冲去。

“大哥!时机已到,弟我今日必助你扬名天下!”公孙瓒军中,却见阵前一员面相怪异的马弓手,手拨美髯,一声喝起,骑马挺一青龙偃月刀,倏然飞出阵外。

“哈哈哈哈哈~~!!二哥难得这般爽快,大哥,小弟先去也!!”紧接着一个燕颚虎须,其凶恶程度竟还毫不逊色于典韦,这下见他一挺丈八蛇矛,驰马便是冲出。

“二弟,三弟!”一白脸大耳的见得两位弟兄杀出,不由急着叫了起来,正想说军中还未下达军令,不可擅自出战,但见两人骑马越冲越快,瞬间便出阵外,心头一急,忙是一举双股剑,奔马杀出。

这最先呼应曹操的三位英雄好汉,正是刘关张兄弟三人。公孙瓒前部人马,见刘关张杀出,顿是士气大震,全都呼唤起刘皇叔的名字。

原来刘备醉叱诸侯使节之事,已传遍了中原一带,各地百姓、兵士皆惊叹刘备这没落的汉室子嗣,志向高大,敢作敢为。由其是公孙瓒的部署,更以刘备为豪,加上刘备平日平易近人,作风光明坦荡,加上又有关、张两位神勇的弟兄,自是深受军中兵士敬佩。这下,其军兵士士气高涨,见刘备兄弟三人不畏吕布之勇,果断杀出,一是兴起之下,竟都呼吼起刘皇叔的称号。

刘关张兄弟三人的呼应,很快给其他诸侯鼓起了勇气,于是孔融、鲍信、张扬等诸侯纷纷引部署一齐掩杀。吕布所领部署见状,忙是一起急往救援。

另一边,在关上的李催见得六路诸侯的兵马齐攻吕布,吓得大惊失色,连忙下令关中兵士出外救援。

沙尘散去,吕布、典韦这惊天一战,到底胜负如何…

先看得两处所战之处,有一坑陷,坑陷外头有一断开的战马,其腰到臀部的后半段。再看不远,有一柄残破的铁戟,竟就是典韦手中铁戟的其中一柄。

蓦然,一阵狂风猛刮过来。坑陷里的沙尘顿是散去。只见一个巨汉刚是站起,而在他面前赫然正有一道高大威猛,如有吞天灭地之势的身影扑飞过来。

“典韦~~!!!成我戟下亡魂罢~~!!!”吼声炸天,正见吕布邪目圆瞪,身上铠甲竟然有一道恐怖的裂痕,臂膀至下腹处有隐隐可见血光,骑马举戟,正往典韦劈去。

再看典韦身上那铠甲却是断裂一半,那断裂口处,更是不断地溢出血来。

虽然不知刚才胜负如何,但看两人伤势,已知更胜一筹的却还是天下无双的吕布!

却见典韦不躲反迎,宛若一头绝世恶兽,竟向吕布冲了过去。势如万钧的画戟,毫不留情地劈落在典韦肩头之上,护肩瞬间爆裂,正入其血肉之躯!

“吕!!布!!!”典韦口里喷血,口喊那两字似如从牙缝里蹦出,竟一把扛住了赤兔马,竟想要把吕布和赤兔一起扛翻。

“你这疯子!!”饶是吕布,都被典韦这般行举给吓得勃然变色。典韦猛然发劲,如有拔山之劲,遽然一翻,赤兔惊鸣一声,立是被翻倒而去,吕布更是从马上摔落,滚翻而去。

正好曹操策马赶到,眼见此幕,不由发自内心,高喊呼道:“真乃古之恶来也!远观古今,吾谓此猛士乃为最恶!!”

曹操呼声一起,后方赶来的兵士,见得典韦连人带马扛翻吕布,还真以为典韦击败了吕布,全都振臂高呼,各个只觉满腹热血冲起,纷纷扯声暴喝。

“恶来!”“恶来!”“恶来!”“恶来!”“恶来!”“恶来!”“恶来!”“恶来!”

这一刹那,典韦终于完成了最完美的逆袭,登上了天下武者的高峰!

只不过这一刹那,却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如梦袅烟,终非真实所在,故一吹便去。

一阵轻风拂过,却见那个万恶化身,古今最恶者,竟缓缓地往后倒下,最终嘭的一声撞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嘿!这就是天下第一的感觉,真他娘的要命!”仰望苍天的典韦,这下不见凶恶,而是露出了苦笑,他已再无一丝力气,似乎已知大限将至。

恶煞之气,似乎一霎那间就消褪而去。换而之的是一股极其暴烈、疯狂的邪异气息。

“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宛若主宰万物生灵的天地至尊被激怒一般,吕布继续延续着不败战神的传说,站了起来!

一声怪异而清脆的鸣响陡起,随之起身的,还有战神的伙伴,那匹火红如焰的神驹—赤兔!

耻辱!忿怒!疯狂!都不足以表达吕布此刻的情绪,只见他邪目妖红可怕,闪烁着暴虐的凶光,仿佛只有杀人,才能稍减他心中一丁的怒火!

“不好!!快救典韦~~!!!”曹操一看,顿时心惊胆寒,但比起此刻如此可怕的吕布他却是更担忧起典韦的性命。

“疯子,你别去!!我来!!”夏侯惇唯恐曹操不知死活地去救人,连忙纵马狂奔,向典韦处救去。

与此同时,赤兔已飞动起来,吕布跃身而起,再次坐到赤兔身上的瞬间,邪异之气如潮迸发。夏侯惇还未赶到,便先怕得揪心寒战。

后来,那些曾与吕布战斗过,还能存活下来的将领,都说吕布的可怕,就像是无法驱散的梦魇,如物腐虫生一般寄居在你的体内!

电光火石之间,或者就是夏侯惇那一阵子的迟疑,吕布先是冲到了典韦身前,举戟就要朝他刺下。

这时,‘啪’的一声。一根闪电一般的快箭,赫然飞射而来,直朝赤兔马首!

“又是你!!该死的苍蝇!!”吕布猛是挥戟挡住,一戟击破了射来的冷箭。

或许是眼看还有生存下去的希望,典韦咬牙发力,使自己望一旁滚动而去。

“想逃!?”吕布发红的邪目,凶光一闪,正欲拨马追去,与此同时,却见一边大腿正淌着血的夏侯惇,面目狰狞,如似发狂一般举刀杀来。

原来,就在刚才为了消去对吕布的恐惧,夏侯惇以匕首刺腿,以做激励。这下杀到吕布身旁,立即舞刀狂攻急打,模糊的獬豸相势,遽然而现。吕布一时甩开不得,唯有急是应战。

同时,吕布倒也渐渐恢复冷静,暗付:“哼,这些鼠辈对我忌惮犹如神鬼,必然想趁机取我性命,如此纠缠下去,恐怕我也会体力不济,损命于此!”

吕布念头一转,立即虚刺一戟,诈过了夏侯惇,拔马就逃。眼看吕布终于逃去,曹操军士气更盛,立马加速扑杀过去。

话说吕布拔马刚逃不远,忽然之间,又有两股可怕的气势猛扑而来,一股神圣威严,一股冷煞暴戾!

“吕布恶贼,休得猖狂,关云长来也!”

“哈哈哈哈~~!!三姓家奴,看张爷爷取你首级!!”

两道喝声骤起,吕布面色惊变,暗叫不好,转头望去,见有一神龙一罗刹相势,冲天而起,两股迥然不同的气势形成鲜明对比,却又能互相映照,显得两人气势更显可怕骇人。

“他娘的!!竟还有高手隐藏在内,莫非真是我吕布太轻视天下英雄!!”这时,饶是吕布也不由心头慌乱起来,大声喊道:“尔等鼠辈不但以多欺少,还轮番作战,算是什么英雄,就不怕天下人耻笑耶!?”

“为了吾兄大业,纵被天下人所唾弃,关某在所不惜!”

“嘿嘿,你这三姓家奴,忘恩负义,认贼作父,最是无耻,张爷爷又岂需和你这贼子说仁义道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