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吕布之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飞仿佛非要把吕布活活气死不可,听他一句一句的三姓家奴,吕布怒得浑身颤抖,咬牙切齿,杀意剧增!

这说是慢,其实距离曹操引兵杀起至今,也不过一阵之间。这时,前往迎接的吕布部署,距离吕布却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郝萌等将士,见得联军连出猛将来袭,各个气得怒声大骂,紧张急冲。

也或者正因太过紧张,郝萌倒是一时忘记了貂蝉还有王、张三人的存在。这时,乱军中,王、张两人眼疾,终于找到了貂蝉。

其中张坤急道:“天助我也!眼看这般局势,那吕布再是厉害,恐也难力挽狂澜!正好按原先计划,待会趁乱,我和王大哥便护送你到北联阵中!”

原来就在昨夜,貂蝉以绝食威胁吕布,要见王、张两人。吕布疼惜貂蝉,自是依了。貂蝉见了两人,便暗中商议。貂蝉说眼下北联军虽是被吕布杀得铩羽而归,但却不能丧失希望,但等机会一来,她会假意要到阵前,吕布为了防止她逃脱,定会把他俩也一并叫到阵中,以作威胁。这时,但若见得时势大乱,便是时机来到,当果断逃脱吕布的魔掌!

说来貂蝉也没想到时机来得如此之快,这下便和王、张两人往右翼赶去,正准备趁乱逃离。

另一边,却说吕布痛恨张飞,故意放慢速度,拖戟而走。张飞见状,一时兴起,也没想得太多,陡是加速,飞马追去。关羽一看,不由卧蚕眉一皱,急叫道:“三弟小心贼人使诈!!”

关羽喝声落下时,张飞已冲到了吕布的马后。就在此时,吕布邪气再起,拧戟猛是回砍而去。张飞反应却快,大喝一声,如雷骤响,紧接两根兵器撞在一起,瞬即一齐荡开。

“这人威猛不逊典韦!”吕布脸色又变,见张飞厉害,忙是抽戟急逃。

这时,郝萌还有几将终于飞马赶到来救。关羽丹凤目猛射精光,大喝一声,提刀飞马,斜刺里拦住。另一边,吕布又与张飞且战且退,战况之激烈,又是把两方人马看得心惊胆跳。

“好厉害的凶人!!公孙伯圭麾下竟有如此可怕的人物!”正往赶来的张扬,不由面色一变。

“那不是刘戏子的兄弟耶!?”这时,不远处的孔融惊呼声,也传了起来。

张扬等诸侯一听,立刻都对刘备兄弟三人印象大变,又想起刚刚公孙瓒军齐喊刘皇叔,皆觉大失颜面,被一小辈抢去风头,忙是争先引兵杀上。

正是一片混乱之间,眼见关羽连斩数将,郝萌虽是急于去救吕布,但怯于关羽之勇,又不敢强突杀上,正是心情急躁之时。

蓦然,突变又起。吕布军阵右翼,忽有三人迅疾地从后奔马冲出,竟望关羽处奔赶而去。

关羽面色一寒,却听那三人中,竟传起了女人的声音,正中一个小兵,急脱头盔,一头乌黑如同瀑布的发丝,随风飘起,一时间美若天仙下凡,那慌乱的神采,让人不由怜惜,只要是个男人,此时此刻,也不由为之倾醉,就算要面对千军万马,也要把她救于危难之中。

“那赤脸的英雄,我乃汉庭公主,被吕布贼人所擒,盼英雄出手相救,此恩情,必一生谨记!”

望着那美轮美奂的面容,和那急促无助的声音。

真可谓是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饶是关羽,亦为其绝色而倾醉!

“莫怕!有关某在,绝不许人伤你半根汗毛!!”关羽瞬间忘了吕布,也忘了他兄长的大业,一拍马匹,飞马便望那美人赶往而去。

“他娘的,这小娘们真敢临阵逃脱!!快都朝马射去,绝不可让她逃去!!”郝萌看得眼切,连忙急声叫道。他深知吕布对貂蝉的喜爱,若是让貂蝉逃脱,恐怕他将受到吕布的滔天怒火,甚至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郝萌喝声一起,阵内将士急是纷纷张弓射箭,却也不知是否眼下情势混乱,不少人纷纷失准,箭矢大多不是射空,就是朝人射了过去。生死关头,貂蝉也不得不勇于求生,拨剑抵挡,王、张两人更拥护左右。

关羽看得大急,急是加鞭催马,脑海中尽是那苦苦挣扎的绝色美人。

“貂蝉~~!!!”却说正与张飞且战且退的吕布,眼看貂蝉险象环生,顿是面色剧变,心头大乱,急是转马赶往,大露空档。可张飞又是何等人物,但见吕布露出破绽,立是一矛便往吕布后背刺去。

‘啪’的一声,矛头赫然扎入,不过赤兔马快,带着吕布瞬间冲开,但见一柄血琳琳的蛇矛,从吕布体内脱出。张飞似乎全然没想到吕布竟然毫不防备,看着眼前血琳琳的矛头,一时竟是分了神,不知追袭。

“该死的畜生,我等和你拼了!!”与此同时,没有关羽的拦截,七、八员吕布部将赶来时,看到张飞伤了吕布,顿是大怒,一齐疯狂杀到。张飞急是震色,迎住众人厮杀。而就在此时,又有一人就从旁边飞马冲过。

“吕布已然力竭,又被三弟重创,成败就此一举!!”只看此人眼神暴亮,似乎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机会,正是刘备!

就在局势再次因一个女子忽然出现而发生巨大变化的同时。却见那些将士见得貂蝉三人快要与那可怕的赤脸猛将会合,忙是胡乱急射。陡然,一声惨叫,却见连中张坤数箭,猛地坠马而落。貂蝉大惊,这时一根箭矢射来,王鹤急是飞奔迎住,又是中箭落马。

“张大哥!王大哥~!!”眼看张坤、王鹤都是为救自己而死,貂蝉早就哭成一个泪人。

这时,又是连道流矢突起,关羽一急,忙是斜刺里赶去拦截,快刀破开箭矢,口中喊道:“公主且往旁侧逃开,关某替你挡住流矢!!”

另一边,郝萌急于指挥人马应付张飞,一时也不知那些将士开始失去理智地胡乱一通乱射。直到吕布恐怖的吼声再次暴起,郝萌才猛然回过神来。

“郝萌你这天杀的蠢货!!还不教人把停下射箭~~!!!!”

就在吕布吼声起时,一根流矢从关羽身旁一飞掠过。关羽面色顿惊,一是分神,臂膀正中一箭。

激烈的破空声响起,眼看流矢飞来,貂蝉露出了一抹凄然的笑容,似乎已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心中呐呐道:“马哥哥,你我当真是有缘无分耶?”

貂蝉闭上了眼睛,黑暗渐渐地吞噬了她眼前的一切,所有的知觉也似渐渐地消失了。

“貂蝉~~!!!!”

竭斯底里的吼声,忽在耳畔震荡,令貂蝉心头猛地一跳。

却见那一电光火石之间,骑着赤兔的吕布,快得根本见不得影,再次定眼看到时,时间蓦地如似变得缓慢起来,让人不由屏住呼息。正看吕布跃飞而起,一把抱住了貂蝉,流矢猛地扎入他的后背,然后狠狠地撞在地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没想到那个睥睨天下、桀骜不驯的吕布竟然会为了一人女子不惜性命!!

除了一个人外,一个从小遭受他人冷眼,为了舒展大志,强忍屈辱,任由他人嗤笑、践踏,也苦苦支撑,走在这满是荆棘的道路上的男人。

他是刘戏子,正如他所说的,人生如戏,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马在飞扬,就在吕布抱住貂蝉,撞到在地的瞬间,刘备策马赶到,人马分过瞬间,一剑就往吕布满是苍夷的后背猛刺而落。

就在剑刺入吕布体内的那一瞬间,刘备不但没有任何快感,不知为何,心头反而更乱了,因为从那一刻起他得到了不该属于他的东西,所以他慌乱了,甚至连自己的宝剑也不要,急是松开了手!

“温侯~~!!!!啊~~!!卑鄙小人~~!!!全军听令,给我把那白脸的碎尸万段,为温侯报仇~~!!!”随着一个吕布的部将竭斯底里地吼起,吕布的部署立刻都如发疯一般,全都望刘备扑杀而去,张飞、关羽面色大变,纷纷回过神来后,急是望刘备救去。哪知吕布部署已成哀兵之势,各个拼杀都不要命,扯着嗓子地高喊复仇。

轰隆隆~~!!!或者就连上苍都被这些忠于吕布的死士而感动,也或者在为吕布感到悲恸。

随着一道雷霆劈落,一场毫无预兆的倾盆大雨猛然下落,淋得所有人都是心头一凉。

“吕布死了?”在关上观战的李催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他之所以心头发凉,是在思考着,若是吕布死去,他如何抵挡得住士气大盛的北联军?

“什么!!?吕布被人一剑刺死了!!?是谁!!?是谁杀了吕布!!?”听得吕布死去的消息,张扬反而是心头一凉,因为吕布的死,代表着又有另外一个‘吕布’的出现!

而在这乱世之中,昔日的盟友,随时都可能会变成兵戎相见的敌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