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万狼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董煜令声一起,前方西凉将士立即怀怒率兵杀上,凶煞骇人。陈到军不知战是不战,立被西凉军杀得溃散一片。陈到更几乎被一个追上的西凉将士一刀劈中,又怒又恼,忿声吼道:“董煜你这恶贼,竟然你要赶尽杀绝,老子岂会任你宰割!!?诸军听令,随我厮杀,和这些西凉贼拼了!!”

陈到喝声一起,其军将士也奋力反扑,两军激战激烈。董煜在后方的将士,纷纷欲前往救援,这时董煜却是赶来,满脸黑沉可怕地说道:“尔等速回长风小城,绝不能让张辽得逞!!”

“可将军刚才不是有令要和陈到那奸贼绝一死战么?”

“蠢货!!刚才我军若是急撤,陈到奸贼便可趁机率兵从后掩杀,岂不正中贼人下怀耶!?”董煜怒声骂道,那几员将士才是醒悟过来,连忙领命率兵急撤。

另一边,话说张辽得知董煜率兵杀来,便叫各部牵马隐秘下山,因早就探好了路,因此撤去也是及时。但张辽倒也没急于攻打长风小城,而是立即引兵就在路旁埋伏。

这下,正值三更时候,正见火光起处,一部人马火燎火急地正在赶路。张辽一见,大喝一声,策马先从左边杀出,赫然拦住去路。

而那引兵将领正是汪悍,此下汪悍看见张辽杀出,顿是变色,还未反应过来,两边杀声陡起,惊得心惊胆寒,正不知如何是好时。

“董家走狗,纳命来罢!!”张辽一声怒喝,宛若狮咆,策马倏地飞起。汪悍急是应战,两人刚一交锋,大失方寸的汪悍,就被张辽杀得节节败退,落尽下风。不到第五个回合,张辽一戟搠中汪悍心窝,汪悍惨叫落马。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汪悍的部署还未反应过来,却见汪悍已被张辽诛杀,士气尽失,张辽麾下骑兵左右杀来,连阵冲突之下,汪悍部署瞬间死去大半,剩下的残兵败将哪还敢拼杀,纷纷丢盔弃甲,四处逃亡。

“第三、第四大队,前往追袭贼人,绝不可让人逃亡长风小城报说,追出五里之外,董煜派来的救兵大概就会追到,即时不必与之拼杀,速复回来赶。至于剩下的第一、第二大队则立刻剥下敌人铠甲,与我前往长风小城!!”张辽疾声厉喝,各将士纷纷振声领命。

话说到了快到五更时候,天色未亮,长风小城的数百人把守一夜,正是疲惫。忽然有一部残兵急往赶来,城上兵士忙是强打精神望去,正见那些人各个铠甲残破,灰头土脸,似乎刚经历过一番惨烈的厮杀。

“快快打开城门,董将军之计被张辽识破,半路遭到伏击。董将军不得已率残部撤退,如今敌人正往杀来。董将军特派我来先报,早开城门,迎接我部!!”却见残兵里一员将士急出距离城池足有百丈就喊了起来。

城上守将看不清那将士面容,又听情况紧急,顿是心头慌乱,城上数百兵士却也乱了起来。

这时,城外不远处忽然响起阵阵竭斯底里地喊杀声,那城上守将忙是眺望过去,隐约看见两部人马,一逃一追,正如城下那将士所言,心中更是慌乱。

“快快开门!!但若董将军有何折损,别说是你,你全家都要陪葬!!”蓦然,那将士又是一声疾声暴喝。城上守将如遭雷击,一咬牙,急教打开城门。

轰隆隆~~~!!就在城门打开刹那,旭日徐徐升起,天色渐亮,一缕阳光正好射在那将士的面容。那是一张坚毅而冷傲的面庞,一看就是人中之龙。而恰巧,就算找遍整个冯翊也没这样一号人物!

“你不是我军部将,你到底是谁!!?”

“雁门张文远也!”

一声喝起,人马飞扬间,沙尘拨动。而等城上守将反应过来,急喊关门时,张辽已纵马突入,左右飞起的银戟,一连砍翻城下七、八个兵士。随即张辽身后那部本是萎靡的残兵,忽然似打了鸡血一般,气势如虹,各个奋然杀入。就一阵间,近大半人冲入城中。城上守将见状,知得自己大祸临头,把心一横,只率数百兵来与张辽部厮杀。不过两军刚一混战,骁勇绝伦的张辽,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砍下了那守城将领。不一阵后,胜负已分,长风小城的守兵死去大半,其余都被擒下。

却说董煜派兵急往回援,那几个将领率八百余人一路急赶,却正欲追袭残兵的张辽麾下第三、第四大队,立刻忿而迎接。那两大队骑兵,则依照张辽吩咐,拨马就走。那几个将领立刻乘胜追击,一直追赶来到长风小城时,却见城池大开,那些贼人纷纷纵马入城。旭日照耀之下,城上有一将士持银戟而立,浑身血色斑斑,披风随风扬动,正是威风绝伦!

“张辽!”其中一个将士满脸畏悚之色地喊出了一个名字,就像是瞻仰神明一样,看着城上那员将士。

“长风已被我夺下,冯翊空虚,我虽无重兵把守,但却可把整个冯翊大肆掳掠一番,到时尔等免不了被董豺虎怪罪,若想保住小命,即刻投降,我但可饶尔等小命!!”冷傲的张辽看似轻描淡写地说着,但城下那些西凉人却不会有丝毫怀疑,因为像张辽这种大人物,没必要骗他们这些无名小辈。

“太师乃我西凉人的骄傲,就算是死,我等也绝然不降!狗贼你想要我等降你!?休想!!”饶是如此,其中一员西凉将领还是不假思索地做下决定,其余将士也纷纷大喝,都是宁死不降!

“哼,不知好歹的鼠辈,不送。”张辽听了,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开,而城门处也发出嗡嗡震响,正缓缓地关闭起来。

那几个西凉将士瞪眼死死看着,但直到城门关闭,却还是没有发出突击。

虽是不甘,虽是万般忿怒,但毕竟如今把守在此城中的乃是那可怕的张辽啊!

“我们走!!”一个西凉将士死死压住火气,叫了一声,于是那八百余人的人马遂是开始撤离。

约是一个时辰后,在一片堆尸如林的战场上,董煜目光发寒,一手还提着一颗血琳琳的人头,听完那将士报毕,道:“好一个张文远,竟敢如此践踏我等西凉人的尊严,这笔账我且记下了。传我号令,全军歇息半个时辰,然后立刻赶往河东!我绝不容许张文远这狗贼抢掠冯翊!!”

说罢,董煜把那人头抓在身中,五指一并用力,竟生生将之捏爆,看来也是个武力惊人的猛将。

而被他捏爆的那颗人头的主人,赫然正是平阳守将陈到。原来昨夜,两军混战正是激烈时,董煜忽然纵马袭击陈到阵,更成功把陈到斩杀,其军立是士气大作,把陈到军杀得大败而逃。不过饶是如此,董煜也是折损了近千余人马,也明白就凭他们这些兵力,是绝无可能拦得住张辽的。为今之计,也只好向河东牛辅那救援,再率重兵把张辽围困在冯翊之中,到时候张辽再有惊天本领,便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到底接下来的局势会如何发展,且还不知。而就在张辽智取冯翊边境小城,且不费吹灰之力,使得董煜和陈到两败俱伤的同时。

另一边,却说庞德与张辽分兵后,率三千众往西南而走,斜插往河东郡城安邑。把守在安邑的牛辅听闻,又惊又怒,实在也佩服这庞德的勇气。可知虽然为了稳固长安局势,牛辅听令,先调去三万兵众前往,但如今安邑城还近有二万余兵众,更有横乌口上董璜的七、八千部署作为呼应(牛辅此时尚不知横乌口已被马纵横夺下),牛辅分析眼下情况,实在想不通这庞德是从哪里来的勇气,还或是不过一个有勇无谋的匹夫?

虽然揣摩不透敌人的心思,不过牛辅还是很快便把注意力专注在接下来的战事上。

牛辅先派人打探,很快得知庞德和张辽在平阳分兵,听说平阳守将陈到已发兵对付张辽,再想张辽也不敢轻易进入三辅重地,毕竟就算冯翊空虚,三辅其他地方可都有不少重兵把守,一旦各地发兵围剿,他再从河东派兵,断张辽去路,那么张辽便将成了瓮中之鳖。

这种简单的道理,牛辅自以为张辽肯定知道,不会轻易冒险,然后又听说除了庞德一部兵马外,其他地方皆无发觉援兵。

牛辅闻说大喜,立刻调拨八千兵马,更亲自率领,前往迎击庞德部。

却说在安邑西北上五、六十里外,有一处平原之地,名叫‘万狼窟’。有此名字,全因以往此处狼群成窝,但有一声狼啸,万狼齐啸,互相呼应,四面八方地响起,更有一种草木皆兵的感觉。一般小型商队都不敢轻易路过此地,寻常百姓就更不用说。不过后来西凉军入主河东,骁勇的西凉人连番剿除狼群,据说半月汉子内,杀得横尸遍野,都是狼尸,浓烈的血腥味道甚至乃百里之外都能闻到。至此,此地再无一匹狼出现过了。

而眼下,在这万狼窟上,却有一部如狼似虎的兵马正是声势浩荡地奔杀过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