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胡来的主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随着西凉军大势已去,其军在城内的其余残部,大多也被反扑的百姓、义士拦截擒住,近有二千余人都被俘虏。

时值早晨卯时,万里晴空,今日的阳光似乎尤为光亮。在北门外,一脸急躁更带着几分疯狂之色的高览纵马急入,环视四周,不见要找的人,去见陈式在不远安抚百姓,反而眼暴怒火,急是下马,气冲冲地就往陈式那赶去。

“果如马大人所料,还好高将军机灵,知得趁势配合,最终完成了这番丰功伟业。马大人就曾说了,乱世之中为将者只知穷兵黩武,可知得兵法之妙者,又有几个?但高将军就是其中之一!”陈式见高览赶来,先是惊叹赞道,忽然发现他满脸怒火,才知暗叫不好,但还未反应过来,高览已一个大步跨到,一把揪住了陈式,瞪眼咬牙,忿忿道:“我那个疯狂的主公在哪!!?你这该死的小崽子,还真敢陪他去疯,用三百骑兵奇袭这有重兵把守的安邑城!!?”

高览此言一出,那些尚未离去的百姓一听,无不惊呼大叫起来。虽然他们之中不少人昨夜也听得风声,但都以为是夸大,此下一听果然只有三百人,自是感觉不可思议,天荒夜谈!

“马大人当时决意出兵,而且又说只有今夜这个机会,时间不等人,若是错失时机,必将前功尽废!他哪有颜面面对那些牺牲的弟兄!”陈式平日中规中矩,但却也是个烈脾气,一把抓开高览的手臂,扯声喊道。

话音一落,周围无论兵士还是安邑城的百姓都肃然起敬。高览却是怒火难息,大喊一句:“气死我了!!我非要狠揍那小子一拳不可!!”

高览在喊出这句话的同时,心里却是极其复杂的,想当初他被迫加入马纵横的麾下,心里根本就看不起这个乳臭味干的小子,想着先是假意投降,然后再找机会离开。但后来,随着一场场大小战事不断开罗,一不经意,马纵横竟然已站住了阵脚。然后不知是否是好奇所使然,他放弃了一个又一个能够逃走的机会,就像是理所当然地甘愿为其所驱。

后来他问过自己,之所以自己会这样子,那是因为马纵横从来没有怀疑过他。而且不知什么时候,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时候开始,马纵横已把他看做是自己的手足兄弟,交给他的任务也越来越是重量十足。

高览自问自己不是个感性之人,他出身贫穷,所以他从小就迫切地希望能够早日出人头地,享受富贵,高人一等。也正因如此,他当初才会选择身份尊华无比的袁绍,因为他知道,在袁绍的麾下,他能更快地取得功名。

但却当他发觉在马纵横麾下能得到在袁绍麾下时一种迥然不同的奇妙感觉时,忽然他明白了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要说这种感觉,高览倒不知从何说起,不过以往他在袁绍麾下时,总是压抑、唯唯诺诺的,袁绍永远似乎都是那么的尊贵,在他面前,自己只有服从,不断地服从。但在马纵横麾下,他感觉到的却是更多的自由、激奋,每当看着马纵横的势力愈加庞大,他会不由自主地发自内心地快乐、愉悦。因为他总能感觉到,自己是在和马纵横并肩作战,比起主子,马纵横更像是一个领头作战,带着众人建功立业的伙伴!

却说此时在安邑大殿的外苑楼阁之上,卫仲道听完马纵横轻描淡写地述说后,他的心情已不能用震撼来形容,更贴切来说,他这下只感觉到心惊肉跳,浑身发虚。

“马将军,适才城外援兵,果真只有不到二千余人?”卫仲道难以相信地再次问道。

“对于盟友,我从来都不会隐瞒,因为这样,才是长久之道。”马纵横灿然一笑,淡淡答道。

“可若是贼人不中这虚兵之计,那我等岂不皆如瓮中之辈耶!?”卫仲道眼睛不禁眯了起来,而且眼神里更带有几分怒火,带着几分喝叱的味道问道。

“不,我倒也没想到卫公子会如此早就发作,且也没想到卫府里竟有一条密道可通郡府。依适才的情况,在卫、蔡两家攻下郡府城内百姓、义士发作的那一刻起,贼人便已丧失战意,注定必败无疑!就算有高人能看破这虚兵之计,但却也无力回天!这些都是卫公子的功劳!”马纵横不紧不慢,徐徐而道。

“你!这!!”卫仲道听了,自是一阵后怕,再看马纵横那轻描淡写的样子,却又不禁气结。

“所谓兵道,诡也,正因战场上瞬息万变。但我之所以敢于兵行险着,以三百骑奇袭安邑,全因天下还有如卫、蔡两家的忠国义士。”马纵横转过身子,眼神发亮,笑盈盈地与卫仲道对视起来。卫仲道听了,脸色连变,心头忽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遂一沉色,又问:“你我素未谋面,若我卫仲道是贪图名利的奸佞之徒,你就不怕死耶!?”

“哈哈哈~~!!人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为报效大义而亡,死之何惜!?再有,天下人都以为我马纵横最善于战场厮杀,却不知我不但是个武夫还是个亡命赌徒!不过所幸的是,我每一次都能押对!”马纵横闻言大笑,卫仲道听得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只觉自己根本跟他说不上话,其所想亦非常人能够明白。

听马纵横笑罢,卫仲道震了震色,拱手道:“无论如何,马将军这视死如归的大义之风,确是勇气可嘉,仲道钦佩在心。若有何需要卫家的地方,马将军尽管吩咐,此下城中人心未定,卫家在这安邑也略有民望,愿施以绵力。”

“好!”马纵横微一颔首答道。临去时,卫仲道似又想起某事,忽问:“城内兵力空虚,牛辅尚有八千精兵在外,那些逃去的残兵定然往报,但若牛辅收拾残军,强来攻打那又如何?”

“那他就是自取灭亡!求之不得!”马纵横一听,立即咧嘴灿然笑道。卫仲道一见,心里先是有些发虚,但不知为何,却又有些期待起来,便颔首答道:“看来马将军早有应对之策,那仲道就不必多心了,就此退下。”

卫仲道拱手再拜,转身正离开几步,忽然看见一个怒火冲冲,凶神恶煞地猛汉冲上楼来。

卫仲道立刻吓了一跳,楼下明明有护卫把守,但刚才又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

“这人莫非是来杀我!?”这个念头不禁在卫仲道脑海闪过,这也难怪卫仲道会这样想,毕竟卫家在安邑声望之高,不可计量。再经过昨夜义举,卫家再添威望。另外马纵横的兵力无多,若是卫家想要强占安邑,马纵横也恐怕无力回天。

“你这疯子,真不要命拉~!!若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和谁玩命去!!?”

忽然一阵如轰雷般的吼声炸起,卫仲道下意识地连忙避开一旁,却见那猛汉就像是看不到他似的,急匆匆地望马纵横背后冲去。

眼看那猛汉就要扑到,马纵横却连身子都不回。猛汉大喝一声,竟抡起拳头,朝着马纵横背后就要打去。

只不过就在拳头距离马纵横背后毫厘之间,却猝然停住了。这时,却听马纵横低声笑道:“这不是赢了嘛。我们资本本来就少,如果再不搏,就怕要血本无归了。”

“啊啊啊啊~~!!”猛汉闻言,忽然发出一声怪叫,然后更怪异di事情发生了,他竟把拳头往自己的脸上猛地打去,‘嘭’的一声,卫仲道不由吓得打了个激灵,看那猛汉顿是把自己打得满口是血,哪想到自己刚见完一个疯子,又来一个更令人匪夷所思的疯子!

少时,卫仲道面色极其诡异di走出了郡衙大门,外头数十个卫家老的年轻的族人忙是迎上。

“少主你面色这般难看,莫非那姓马的刁难你了!?”

“少主,我刚才听说入城的兵马竟然不到两千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少主…!!”

“够了,都给我闭嘴!!反正一切马将军皆有预料,我卫家尽管做好分内之事便是了!!”忽然,好似处于崩溃的卫仲道猝是发作,立是满脸通红,瞪圆大眼,哪里还有平日的温文儒雅。

一众卫家族人见状都不由吓了一跳,卫仲道推开拦路的人,口里就喃喃说着:“疯子,全都是疯子!!”

天下善谋者,所设战局却都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置敌于死地。

却说就在安邑西北五、六十里外牛辅等到晌午时分,却都不见援兵赶来,反而却听说庞德昨夜已然撤兵,似乎正往冯翊进发。董煜等将无不急躁,几番前来请兵追击,却都被牛辅拒绝。

眼看快要到黄昏时候,牛辅等到的却非援兵,而是一群残兵败将汇集的残部。

“什么!!安邑遭到马家小儿奇袭,卫、蔡两家造反,郭范战死,安邑城被夺下了!!!?尔等这些废物竟还有颜面见我,还不快自我了断,把人头奉上!!?”涨红了脸的牛辅,眼角瞪得快要迸裂,竭斯底里地吼道。

“大都督,我等中了马家小儿奸计,死不足惜,但我等却听说,马家小儿的援兵只有不到两千人,加上卫、蔡两家,顶多只有数千兵力可用。此时贼人刚夺安邑不久,卫、蔡两家恐怕也不料马家小儿竟只有这区区兵力,怕现在是后悔不及!”

“说得对!!如今大都督若是收拾残部,起码能聚集上万兵力,复回再夺安邑,绝非不可能之事!!”

“还请大都督且让我等苟存性命,小的愿率部为之先驱,与马家小儿拼命!!”

却见那几个西凉将领,各个满脸怨恨,咬牙切齿地求道。牛辅一听,深吸一口大气,整张脸紧绷起来,狰狞可怕。

“大都督,那马家小儿神勇无匹,如今又据有安邑固城,事已至此,我看倒不如先救冯翊,否则若是影响了长安的迁都大事,恐怕太师更会严厉呵责!”董煜一听,疾声劝道。那些败将却都不知冯翊之事,这下一听,全都变色。

牛辅这下子却是一个头两个大了,到底是救冯翊还是回攻安邑,一时实在难下主意。而且他心中更有一股说不出的忐忑感,他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之中,接下来他到底能否抽身,还是越陷越深,就看他这下子到底如何决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