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全线落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嘭~~!一声巨鸣震荡,一片断开的刀刃随即飞起。董煜瞪圆大眼,看着眼前发着赤光的龙刃砍来,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好刃!”

刃是好刃,更是杀人利器。龙刃飞过瞬间,忽然抽回,刃锋只在董煜脖子上一抹,顿起一条血痕,血液飞溅而出。

而董煜也在倒翻落马的瞬间断了气!

“牛辅恶贼何不快出!!?”马纵横把马一勒,轻一拨龙刃,一片鲜血遂溅落在地。

“大都督何必与这小贼拼命!?如今军师正在箕关作战,我等愿拼死拥护大都督!!”

“没错,大都督对我等恩重如山,平日待我等更是如一家兄弟,就算不要这条命,我等也一定要保护大都督你的安全!!”

“说得对!!我愿留下断后!!”

“我也愿意留下!!”

一个个西凉将士皆向牛辅表达出,愿死而相护的意愿。牛辅听了忽然一下子全都开了,仰头望天道:“我牛辅不过一介莽夫,能拥有今日荣光,还有结识诸位兄弟,已是上天恩赐。更何况,武者成名于沙场,杀生无数,最终马革裹尸,乃注定归宿。今日虽死却无憾也!”

城上城下,一干众人,闻言皆无不肃然起敬,不是单单只是对牛辅和他那些部将,更是对全天下的武夫。

“来吧。”马纵横轻叹了一声,正徐徐而落的斜阳,照在他的脸色,淡淡地说了一句。

“西凉兵马大都督牛辅,今日便要教你这马家小儿,见识一下我牛辅的威风!!”牛辅怒声大喝,一举手上开山巨斧,便要飞马杀出。

蓦然间,东南方向里,忽是杀声震天,忽然而来的突变,仿佛使得天地变色。

“牛大都督,军师命我等来救也!!且徐徐先撤,自有我等前来掩护!”

此句喝响一处,仿佛是一道极其璀璨的光焰,瞬间驱散开所有的阴霾黑暗。牛辅军顿时精神高涨,士气遽然爆发,如山洪涌起。

“哈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诸军听了,快整顿队形,速后撤!!”牛辅听话,却先是面色一变,然后又装着欣喜若狂的样子,大笑起来。

“该死!!早知如此,刚才就该趁机速杀这牛辅!!”

“事已至此,后悔也是没用,你我快领部下下城助战吧!!”

蔡相、卫仲道纷纷慌乱地喊了起来。城上大部分人似乎都被这忽如其来的敌方援兵给惊得阵脚大乱。

不过却有两人,不假思索,仿佛丝毫不惧这赶来的敌方援兵,策马疾奔,瞬间被望冲杀而去。

一人乃马纵横也,另一人则是张辽。

显然,这两人瞬间就看破了破绽。原因却是很明显,那就是若是李儒真是拥有足以扳回局势的实力,又何必教牛辅撤走,因此这些赶来的援兵,就算是声势浩大,恐怕却无力挽狂澜的战斗力!

“牛辅你逃不得!!”电光火石之间,马纵横争先驰马杀到牛辅军阵前,喝声响若洪钟,牛辅军几员将士看得眼切,急是怒喝杀上。马纵横慨然迎住,气势骤发,一面血色的模糊鬼神相势赫然显现,立即如有神力相助,飞马舞刃,一路杀去,连把来截敌将砍落马下,冲出一条血路。另一边,马纵横所领的骑兵也一齐赶来杀突,牛辅军前军遂先溃散。不一阵后,张辽亦引骑众斜刺里奔杀而道。两部骑兵就如两柄锐利无比的尖刀一般,狠狠地插入了牛辅军中,不断地向其腹地突进。

“该死!!果然瞒不过这马家小儿!!”牛辅见状,不禁气得咬牙怒喝,但事到如今,为了大局着想,他却也顾不得部下,急引后军逃去。

而不少牛辅的部将似乎也明白,牛辅对于整个西凉派系的重要性,一旦他有个万一,影响之大不可估量。于是,这些将士纷纷皆生死志,各引兵众拼死挡住。

黄昏日下,马纵横与张辽两部骑兵汇聚,领首的两人,刚一见面。张辽先是喊道:“主公,这回辽可有来迟!?”

“嘿!废话少说,你我看谁能先夺牛辅首级!”马纵横咧嘴一笑,说罢,纵马就冲。几员西凉将士急是喝令,顿时各处皆见乱箭朝马纵横射来。马纵横杀得却是兴起,大喝一声,眼疾手快,刀出如电,啪啪几下,连破箭矢,飞冲而去,竟毫发未伤。

张辽狮目光芒一射,似乎也被马纵横激起斗志,急一夹马,倏然飞去,手中月牙银狮宝戟舞动如阵阵疾风,扎入人丛内便杀出一片又一片的血色。两人部署见状,士气大震,纷纷涌上拼杀。不一时,西凉军腹地中部也溃散起来。

卫、蔡两人在城上看着,都吓得瞠目结舌,虽然他俩早见识过马纵横的厉害和听闻张辽骁勇,但眼下却又看这两人在千军万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地,所向披靡,那视觉带来的冲击和震撼,实在无法用言语来述说。

震撼,还是震撼!

天下怎会有如此怪物、妖孽!

与此同时,东南方向的西凉援兵也赶了过来。牛辅却见这些部署不少都是兵甲残破,众将士都灰头土脸,竟都是些残兵败将,不由神情大变。

“军师何在!!?”牛辅牙齿打颤,似乎想到什么,急声问道。

“大都督,军师就在后方山上,他说了,一切且等脱离危机,再说不迟!!”一员将领急是说道。牛辅听了,急一咬牙,忙引部下望援军阵内赶入。

另一边,却见人仰马翻犹如波开浪裂处,马纵横、张辽却是相继杀破而出,两人望牛辅所逃出,竞争杀往,气势如虹。那些正准备掩护断后的残兵,无不变色,仿佛又想起了不久前犹如妖魔鬼怪一般的那两员猛将,吓得未战先怯。

“文远,敌方似有不少兵马,可敢闯耶!?”浑身血色斑斑的马纵横,眼光炙热,此下天地已略显昏暗,但他那对眼瞳,却仿佛如火一般燃烧,光亮无比。

“哼,主公莫小觑人,只不过是一些残兵败将,有何不敢!?”张辽闻言,冷傲的眼神里也射出两道精光,大声喝道。

“好!你我就闯他一闯!!”马纵横听话,一声叫好罢,立是策马加速,猛地扎入那一片残兵的人丛之内,只顾冲杀猛突,岂能单一个猛字形容!?张辽亦紧随杀到,手中银戟飞刺急搠,丝毫不逊色于马纵横,不一时,人丛大乱,随着两人部署随即杀到,即是开始溃散起来。

另一边,在一处山头之上,穿着一身残破锦袍的李儒,略显狼狈,看了看落日,在看山下厮杀处,不由叹道:“天下英雄何其之多,看来主公和我等都是太过轻视天下英雄了。如今以主公为首的西凉一派,就如这落日一般啊。”

“军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像我等西凉一派似这落日,但只要回到长安,以主公的本领,定会再次如高升的艳阳,普照天下!”牛辅眼见李儒眼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和疲惫,不禁忙是翻身下马,赶往问道。

“输了,这回确是输得彻彻底底。听细作来报,不久前,张济那侄儿张绣中了孙坚之计,误以为孙坚与袁术翻脸,急于追击。哪知孙坚早已与袁术冰释前嫌,暗里从颍川东面往荣阳方向,星夜赶路欲要奇袭洛阳。幸好主公早有防备,命郭汜回守在荣阳,挡住了孙坚的奇兵。不过孙坚麾下不乏猛将,兼之其子虽幼,却勇猛异常,郭汜只能苦苦守住,连日向洛阳急报军情。

另一边,那个天下无敌的吕布,竟然战死在虎牢关下,听闻是被一个名叫刘备的无名小卒所杀。六路联军乘胜追击,齐攻虎牢,李催虽死守,但因军中士气低迷,主公无奈,只好急催百姓离去,为此更造下十数万无辜百姓的杀孽,使得洛阳方圆百里一带怨气冲天!

而我却也误中了田元皓之计,我本以为袁绍为保兵力,有意削弱诸侯之势,故把诸侯分为两路兵马分取河东、虎牢两处重地,其则在箕关,与我军对峙不动,坐收渔翁之利!没想到,田元皓从一开始就打算强攻箕关,袁绍和韩馥一到箕关不久,就连番强攻猛打,我本想请援兵来救,但看河东、虎牢两处战事激烈,恐将影响大局。而当时关中士气低迷,诸军都恐把守不住箕关,我了为提高士气,争取时间,不得已与田元皓提出斗阵。

却不料田元皓这个妖人,就像早有预料,或者说他根本一开始就有如此打算。三日之内,我与他连斗十二阵,全然败北。袁绍麾下文、颜二将,更连斩我军数十名大笑将校!关中诸军士气因此一落千丈,全失战意。那狡诈的田元皓就在当夜发起奇袭,王方俱敌,竟为保性命,开了关闸,领着心腹投了袁绍。袁绍军趁机杀入关中,待我发觉时,大势已去,只好弃关而去。还好那袁绍阴险,似乎有意置那马家小儿于死地,故意不发兵来追杀,而是当夜便派麾下文、颜两员大将引轻骑,急望洛阳而去。而我本欲派兵截杀,可哪知却听得细作来报,横乌口被马家小儿攻破,又听他早前调张辽、庞德望平阳而去,后一再听两军动向,怕你会中了他的削兵奇袭之计,故急望安邑来救,可一切晚矣!”李儒说罢,长叹一口气,眼中痛苦之色更盛,而且他最后一句,更似乎若有所指,意味深长。

“军师你所言何意!?主公不是早就无意洛阳,更早有准备迁都长安,竟然如此,就算洛阳被贼人夺去,也大可不必如此丧气!!别忘了主公不但有天子在手,三辅之内还尚有二十万余西凉大军!!”牛辅急震脸色,扯声喝道,也像是在为自己鼓舞一样。

“诶,经过这番教训后,你怎会还是不懂!主公是有权有势,但他却欠缺民望!而他不久前却还在洛阳大造杀孽,使得民怨滔天,若他再做出一些令人发指,甚至是遗臭万年之事,就怕为之晚矣,就算主公坐拥百万大军,也难取天下!!”李儒忽然发作,痛声喝叱,满脸通红,脖子青筋根根凸显。

“军师的意思是!?”牛辅忽然全身一颤,仿佛好像想到了什么,顿觉浑身冰寒刺骨,再次问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