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人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主公的脾性,你莫还不知?他得不到的,从来也不想别人得到。而且他又极爱面子,此番屡屡受挫,自是怒恨不已。加上如今虎牢六路联军还有袁绍、韩馥的兵马正各杀往洛阳,声势浩荡,为了保住颜面,为了复仇,就怕主公会毁了整个洛阳城啊!!”李儒说到此,不由泪流满下。他是为了那些无辜枉死的百姓,更是为了董卓耗费一生心血的庞大基业,即将面临的危难而感到痛心。

初平三年三月,董卓命麾下李催火烧洛阳,一把大火烧了七天七夜,待以张邈为首的六路联军杀到洛阳时,看到这满目苍夷,遍地都是残骸尸体的洛阳城,再想昔年之繁华昌盛,无不痴滞,久久难以恢复。周边流民、难民见得这些所谓的勤王义师这时方才赶到,不但毫无感激之情,而且纷纷毁骂。张邈、张扬、孔融、鲍信、公孙瓒等诸侯实在无颜面留下,也不想看着面前的惨景,空徒悲伤,皆欲撤兵而回。

“诶,没想到昔日繁华昌盛的京城洛阳,今日会变成这般模样,董贼所为实在令人发指,誓必遭之天谴。可恨我等来迟一步啊,按现在剩下的兵粮还有兵士多日劳苦来看,恐也无力为继啊。”张邈手搙白须,一副无比痛心、无奈的样子说道。

“张公所言是理。苍天无眼啊,近这数十年来天灾**不断,百姓不得安宁,兼之天下各地还有不少黄巾余孽,我等离开辖地久矣,也不知如今乱成什么模样了!”张扬说罢,也长叹了一声,满脸都是忧虑之色。

“竟然两位明公都如此说了。我也实不相瞒,不久前北海传来急报,说以管亥为首的黄巾余孽,在郡内四处抢掠百姓,挨家挨户拉走壮丁,还大肆宣扬黄巾邪道,若不尽早歼灭,就怕又会出现第二个张角。到时,天下岂不更乱?因此我也早与公孙太守商议了,待取回洛阳,便撤兵回援,尽早除之贼众!”犹豫好一阵的孔融见张邈、张扬皆有撤军之意,有了别人开头,也添了几分胆气,忙是说道。

“哼,孔北海你辖地出了这么一桩乱事,倒是情有可原,又不知公孙将军辖下里出了什么事,不会正好也有黄巾余孽犯事吧?”鲍信冷哼一声,语气里更带着几分讽刺。

公孙瓒闻言,立刻面色一寒,答道:“北海与北平临近,为防贼众蔓延,我也受孔北海所邀,助之伐贼。不知是哪里得罪了鲍将军?”

公孙瓒说罢,孔融忙是拱手称谢,道:“公孙将军大义,融在此谢过了。”

鲍信听话,面庞一抖,眼珠子一阵溜转后,忽然道:“公孙将军误会了。我不过是听说兖州的贼子也有死灰复燃的迹象,正也想向公孙将军求援,故先是一问。没想到公孙将军已答应了孔北海,如此我也不得不快快回撤了。”

“慢!!诸公这是何意!!?”曹操似乎发觉这些诸侯的心意,忽是一声大喊,惊得众人都是一阵变色,却见曹操目光凛凛有威,却都不敢与之对视。

“孟德,洛阳已被烧毁,天子也被董豺虎带往三辅,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强迫众人?”张邈闻言,急是劝道。

曹操听了,却是一声冷笑,道:“董贼未除,我等义师尚未迎回天子,岂能就此撤军!?诸位莫非忘了当日誓言耶!?”

曹操此言一出,一干诸侯不由纷纷变色。孔融苦叹一声,道:“并非我等不愿继续征战,而是这数月以来,诸军皆疲于奔命,实在有心无力,兼之时下局势不稳,我等也要速回辖地,以稳大局啊。”

“孔北海这话说得是理,董豺虎虽是暴虐残忍,但却也不敢对天子不敬,眼下我等速先各回辖地,稳定局势后,再养生歇息,即时再是合众攻往长安不迟!”孔融话音刚落,鲍信忙是接话。除曹操外,众人纷纷都是赞同。

曹操看了,冷笑不止,摇首道:“天子受难,焉可延迟!?好一群道貌岸然,心怀不轨的野心家,枉食多年汉禄!!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之事但若传出,诸位必受天下人所耻,孟德却不敢忘之皇恩,就此告辞!!”

却见朗朗乾坤之下,曹操忽有如枭雄之姿,字字铿锵,掷地有声,把一众诸侯骂得狗血淋头,众人自知理亏,却不敢吭上一句。

眼看曹操离去,夏侯兄弟纷纷引兵赶往,其军将士各都面带傲色,紧随跟去。其中唯独只见一个身穿雕有飘飘竹叶长袍,笑容灿然,眼神赫赫发光的美男子,向诸侯纷是告别。一些人不予理会,一些人还不忘解释,一些人则只叹声却不发言。

一阵后,那身穿竹叶长袍的美男子赶到了曹操的身旁,笑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不久将来必得雄兵十万,受万民敬仰,威临天下!由其刚才那一番话,小的一定会多加修饰,定要使之记载青史,让后世人都知道汉之忠臣曹操是也!”

“哼,文若你给我少在这打趣!”曹操闻言,反倒瞪了那美男子一眼,不见有丝毫兴奋之色。

而这美男子,赫然正是经曹操苦心几番相邀,才能将之收于麾下,被誉为拥有王佐之才的荀彧!

“军师,你倒和我说说,这十万雄兵到底从何而来?还有经过连番折损,我军如今只有不到三千余众,就这些兵力去追袭董豺虎岂不是找死!?你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夏侯渊一脸苦恼之色地向荀彧问道。同时,夏侯惇、乐进、李典等将都纷纷投来目光,似乎也十分想要知道。

荀彧一听,不紧不慢地伸出指头,向周边正纷纷眺目望来的流民、难民指了指,道:“呐,这些就是主公未来的十万雄兵。”

“什么!!?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吧!!?”夏侯渊吓得一瞪眼,不禁喊了起来。

这时,荀彧微微收敛脸上神色,神色一沉,坦然而道:“我荀文若从来不打诳言。夏侯将军,我劝你还是莫要看小这些难民、流民,这些人不少都是当年被十常侍驱赶出宫,或是为了逃避董卓的宫中禁卫或是御林军,他们正所以不肯离去,就是眷念昔日皇恩。有一些则也是爱国义士,而眼下,我派出的细作,已把主公刚才的所作所为,大肆宣扬,不久之后,这些人将会成为我军未来的砥柱!”

荀彧此言一出,夏侯渊一干将领无不面色大变,又惊又喜。若真如荀彧所言,这些难民、流民之中,真有昔日的宫中禁卫或是御林军,那战斗力之强肯定不在话下,只要略为整顿,再分编操练一阵,就能成为一部部战力非凡的精锐之军。而且看这些难民、流民的人数,就算没有十万,也有五、六万之众,如果其中就算只有两万人是宫中禁卫或是御林军,那么得到这支兵马的曹操立刻就会势力大增。当然若能把另外那些剩下的人都招纳过来,想必他们经历过这番大劫难,意志力也远非常人能所想,只要加以刻苦操练,不出数年,定也能成为精锐之部。由此看来,荀彧所说的十万雄军所言,确是绝非诳言!!

荀彧从来只会行施阳谋。而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超乎人之想象,这下一下子就给曹操送来十万雄兵。

所谓王佐之才,果非虚言!

“可就算如此,这一下子要收纳如此庞大的数量,又哪来的粮食?军师莫非还能变出粮食不成?”这时,乐进却是想到了另外更为紧要的一点,所谓民以食为天,如果没有粮食,空有十万雄兵也是没用。

乐进这一提起,夏侯兄弟、李典等将纷纷变色,似乎也十分明白这粮食的重要性,各个都不由皱起了眉头来。荀彧听了,却是淡淡一笑,道:“这点诸位倒不必担心,自有善心之人替我们解决这道难题。”

荀彧此言一出,众人又是暗暗变色,同时也愈来愈觉得荀彧深不可测。

另一边,张邈眼见曹操引兵迅速离去,反倒露出几分窃喜之色,遂是一震面色,装出一副唏嘘、无奈的面孔说道:“阿瞒脾性刚烈,当年又几乎死在董豺虎的手下,为报大仇,一时失去理智,不肯听众人之劝,也是情有可原。眼下董豺虎虽逃回三辅,但中原一带尚有不少疾苦百姓,这些可怜的人无不备受董豺虎之残害。依老夫所见,竟然战事已经结束,倒不如把剩下的粮食,只留下必须的数量,其余的都分予百姓,略尽绵力,也是好的。”

张邈此言一出,不少想要赢得民望的诸侯也纷纷应和。其他人看了,倒也不好意思反驳。于是,众人都各发号令,命麾下将士先把粮食分配后,然后把多出来的粮食,全都分予四周的难民、流民。

另一边,却说袁绍派遣文、颜两员大将率轻骑,表面是杀往洛阳,哪知却在半途转往北上,成功袭击了董卓麾下负责搬离从十八皇陵中搬出的巨藏队伍,抢得无数珍贵宝物还有大量的钱财。董卓得知大怒,命人急望追袭。于是数万西凉铁骑连日追赶,反却中了袁绍帐下军师田丰的计策,遭到伏击,死伤过半。

这日,在一处峡谷之上,袁绍勒马而立,其麾下将领各个不是魁梧健硕,就是英姿飒爽,真可谓是人人英雄,抬头望去,天上的艳阳更似如与袁绍重叠在一起,仿佛预示着此人将会是下一个如日中天的霸主。

而在峡谷之内,乱箭刺壁,遍地都是人和马的尸体,还有那些残破的赤色‘董’字旗帜。

此时,一众残兵已纷纷退出了峡谷,一个西凉将领眼望峡谷高处的袁绍,气得咬牙切齿,怒声吼道:“袁本初当年你勾结外戚,本犯下滔天大罪,若非太师赏识你,你如何得以翻身!!?如今你竟敢忘恩负义,不但当了贼军的北盟主,还强抢汉室巨宝,不忠不义,你这与畜生何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