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所谓忠义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轰隆隆~~!!果然,在黄盖更为强大的怪力使然之下,那大石终于动了起来,过了好一阵后,还稍稍向上提了几分。只不过,这下黄盖已用尽力劲,憋得一张脸都变了形,大喊一声,连忙撒手,脚步一阵踉跄,往后就倒。

‘嘭’的一声巨响,大石猛地坠下,竟更陷入进去,连适才还有的缝隙都给封上,那微弱的五彩斑斓奇光,顿是不见了。

“哎!!黄公覆你这是帮倒忙吧!!”程普看得眼切,连忙赶去,见大石把井口封得严严实实,好不生气,红着脸,瞪着眼,指着黄盖喝道。黄盖连粗喘几口大气,稍微恢复过来后,摆手道:“我看这石头是搬不起来拉,不如我把兵器取来,一锤给你碎了这块大石罢了!!”

“我碎你个死人头!!若是砸碎了那块珍宝,你一百条命都赔不起!!”程普一听,更是激动,几乎是竭斯底里地骂了起来。

黄盖倒也不想和他争,摇了摇头道:“那你自己想办法,我可没辙了!”

“嘿嘿,一块石头就能难倒两位叔叔,看来两位叔叔还真是老了。孰不知青春与蓝胜于蓝的道理?”这时,忽然传来了一阵吊儿郎当的笑声。

程普一听,顿是神色一喜,正见一身穿虎啸紫纹云袍的少年郎正迈步走来。

“哈哈,少主来得正是时候!!”程普不由喜声笑道。黄盖则不觉老脸一红,忙是起身,也挑衅道:“我又不信你这黄毛小儿能够搬得到这块大石!”

少年郎赫然正是孙坚之子,在昆阳与吕布一战成名,年纪轻轻就赢得‘小霸王’称号的孙策!

“搬得动,你给我做三个月陪练就好!”孙策闻言,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

黄盖听了,却是面色大变,好似极其忌惮,呐呐道:“三个月!?那我这副老骨头还能要么!?”

“不怕!我爹对部下素来仁义,黄叔叔若是有个万一,后半辈子保你衣食无忧!”

“我呸!!你这混小子快给我闭上你的臭嘴!!”黄盖听了,立刻瞪眼骂道。

这时,程普却见孙策赶来,定是这里又引起不少动静,唯恐外庭袁术的部署发现,忙是催促道:“哎,行了,行了!公覆你答应他便是!!反正少主也不过说说罢了,莫还真要了你的老命不成!”

“你说得轻松,那你和我轮流给这小怪物做陪练!!”

“你!!陪就陪,有什么大不了的!!”程普一听,不禁向孙策望去,正好见孙策向他露出一抹璀璨无比的笑容,不由打了个寒颤,但最后还是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而就在程普话音刚落,孙策便已走向了井口,一声大喝,气势一起,赫然间,黄盖、程普两人宛若看见孙策身后涌起一面模糊的狮面牛身,如若唐猊凶兽的模糊相势。

与此同时,只见孙策双手猛一抓住大石,就向举重若轻一般,往上提起,顿时井口内爆出一道五彩斑斓的巨光,瞬间把黄盖、程普都被刺得眼睛一痛。

“不好!!”程普心头一紧,心中暗道,连忙拿起黄盖刚才丢在一边的袍子。这时又听轰隆一声暴响,就在须臾之际,孙策竟已把大石搬起,丢到了一边。

“少主快先下去把宝物取起,然后用你身上袍子盖好,我替你遮住井口!!”程普忙是急喊,这时内廷内纷纷响起惊呼。

孙策反应也快,立刻跳到井口,两腿分开撑住,往下徐徐滑落而去。而程普则快步赶上,张开黄盖的袍子封住,如此从井口内发出的巨光方才弱了不少。

另一边,在井口内的孙策,却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只见整个井口都被五彩斑斓的光芒照得光亮无比,正见井口下竟有一具宫女的尸体,光源正从尸体下散发。

孙策落到距离井口只有三丈左右,便一跃而下,把那已经腐烂的尸体推开,正见一块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的奇石,不由惊奇地咦了一声,把那奇石拾起,细细打量起来,很快就发现这奇石有一处残缺,然后又见正面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很快就想起了有关这块奇石的传说。

“原来是这和氏璧,据说当年李斯刻下这八字,秦始皇以这奇石作为传国玉玺,以示‘皇权神授、正统合法’的天子信物。至此之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奉若奇珍,实乃国之重器也。而这和氏璧的缺口,据守当年是王莽欲要毁坏,不过却只砸出一个缺口,当时便见天色大变,雷鸣不断,那无胆的王莽,以为是天兆,便断了这念头。如此看来这块奇石,定是和氏璧无疑!”孙策脑念电转,又大量了好一阵,眼睛不由眯得紧紧,又是暗道:“不过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孙家得到这和氏璧到底是福是祸,难以预料。但以我那傻瓜爹爹的脾气,恐怕迟早还是要奉还给刘氏汉室,这到头来我孙家不但什么好处都得不了,甚至还要冒着成为天下野心之辈众矢之的的危险,替刘氏汉室保管!不值,真是不值!”

想罢,孙策忽然心头一狠,竟拿着和氏璧这块传国玉玺望井壁猛地砸去,倒也实在不得不佩服孙策的勇气和果断,竟敢把这块足以令天下诸侯为之疯狂的奇石给毁坏!

‘嘭’的一声,和氏璧砸在井壁之上,加上孙策那深不可测的怪力使然,却并无立即粉碎。孙策只感觉到,手上和氏璧传来的温热感觉,忽然消失不见了,还隐约察觉到这块奇石发出了一阵颤动,旋即那五彩斑斓的光芒便不见了,整个井口顿是变得昏暗起来。

这时,井上忽然传来了一阵话声。从其中孙策听到了自己父亲的声音,暗叫不好。忽然,井上盖住的袍子被人拨开,又听有人喊道:“混小子,你还不给我上来!!小心保护珍物,这可是皇室至宝,不容有损!!”

孙策一听,不禁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便是飞身一跃,双脚撑在井壁上,好似一只灵活的猿猴,连是跃起,不一阵就从井口跳出。

“快拿来给为父看看!!”孙坚忙是迎了过来,一对虎目瞪得斗大。孙策面色一紧,也不敢怠慢,遂把怀中的和氏璧取出,递给了孙坚。

孙坚见了,不由大喜,忙是接过,在两边烛台火光下,看得那八个篆字,然后又抹到下方有一个小缺口,浑身不禁开始颤动起来,闭眼长叹一声,两行苦泪随即流落,呐呐道:“苍天有眼,天不亡汉也,所幸这传国玉玺并无落到恶贼手上,他日只要救回天子,再有这传国玉玺以示神授皇权,天下必能迅速得以安宁。”

“啊,主公你这!这!!”正在孙坚身后的韩当一听,顿是面色大变,急得连是张嘴,却又不敢把心里话说出。

程普似乎想到孙坚会有这个反应,也并无意外之色,遂先向韩当投去目光,示意他先别激动,然后便与孙坚谓道:“话虽如此,但眼下天下人尽以为汉室已亡,陛下如今更被董豺虎掳往三辅。董豺虎在那的势力根深蒂固,又受得百姓拥戴。而各地诸侯见眼下局势,皆心生野望,各欲拥地自立。恕末将直言,诸侯逐鹿中原的时代已经来临。到时天下纷争屡起,各地诸侯互相侵略,自顾不暇,而就凭主公一人,如何能够对付得了董豺虎?我看倒不如先且韬光养晦,暗蓄势力,待日后主公能雄霸一方之时,再起义师前往救驾也是不迟!”

孙坚一听,虎目赫地瞪起,已显怒色。黄盖见了,暗叫不好,急道:“德谋所言极是,董贼势大,主公独力难撑!何况董贼左右还需假借天子威仪,必不敢对天子不利!再说主公身怀重宝,但应早先将之处理,否则消息一旦走漏,恐怕会因此惹祸上身啊!再说自南联盟成立之后,主公你四处征战,每战又必身先前卒,少有歇息,你早就筋疲力尽,如何还坚持下去!?”

“够了!!我等身为汉臣,报国赴死,尽忠职守,乃是本分!!岂可迟疑!?再说,天下不还有义士正往追袭董贼耶!?”孙坚大喝一声,一对虎目内满是血丝,苍白的面容,却有盖不住的疲惫、沧桑,怒声喝道。或者对于孙坚来说,比起身体上的疲倦,汉室朝廷的崩溃给他精神上带来的巨大打击,才更是致命的。

程普、黄盖顿是面色大变,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就在此时,韩当忽然面色勃然大变,急喊叫道:“少主你!!”

韩当话还未说完,却见虽是年幼,但却长得只略矮孙坚半个人头的孙策,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后,就在孙坚怒声喝叱程普、黄盖的那时,忽然一手刀地打向了自己的亲爹!

‘啪’的一声脆响,孙坚脸上刚露起震惊之色,但很快双眼一闭,立刻昏倒。孙策忙是一把扶住了孙坚,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悲痛和愤怒。若是以往,就算他用尽全力偷袭,恐怕也瞒不过他的亲爹。可眼下,他只用了五成的实力,便成功偷袭得手。这就恰恰证明他的父亲早已心力交瘁,筋疲力尽,处于崩溃的极限了。

“诶,有这样一个爹,也不知是福是祸,明明已是强弩之末,却还要咬牙死撑,为了那所谓的忠义,不惜性命。却不曾想,自古以来那些皇权之人,口口声声宣扬的忠义,只不过是用来控制像你这样的愚夫,去给他们心甘情愿的卖命。爹啊爹,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孙策望着孙坚那张苍白充满疲惫的坚毅面容,很是痛心地说道。

“哼,混小子满口胡言乱语,小心你老子醒来后,要把你活活打死!”这时,黄盖走了过来,把孙坚拖在了肩膀上,满脸寒色,眼里更散发着阵阵凶光地说道。

“小子,不明白的是你。你可知,军中上下却有多少人愿意为这愚夫去死?正因他崇尚忠义,所以他的麾下,全都成了愿意为忠义效死的傻瓜!”程普也跨步走来,面色冷酷地说道。

韩当嘴拙,好几回都张了嘴,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孙策满脸茫然之色,闭上眼,呐呐道:“可在这乱世,忠义之道,真是合适吗?”

孙策说出这句话时,黄、程、韩三将却已带着孙坚离开,没有人去回答他的问题。

于是,当夜孙坚军急是撤离出洛阳,望颍川而回。另一边,当夜前往追袭的曹操,却遭到了李催的伏击,折兵近半,两军混战一夜,曹操麾下将士死去近有七、八。据说那一夜,杀声盖天,遭到伏击的曹操军宁死不退,英勇无比,曹操更亲自前往前军督战,其麾下将士皆愿拼死,逼得李催屡屡撤往阵后,唯恐被曹操所领的悍兵奇袭得手。

这一战,曹操虽是惨败,但实则全因曹操兵少,不敌敌众。传闻在遭到伏击不久后,曹操军便因曹操的鼓舞,反倒开始发起了猛扑,夏侯兄弟连闯敌阵,乐进、李典护着曹操从中路袭击,那一战可谓是酣畅淋漓。最终,众人战之力竭,曹操更被围在垓心,乐进、李典等将各有伤势,幸有夏侯兄弟来救及时,方是救出了曹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