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所谓忠义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李催却也被曹操军的凶悍顽强所怯,不敢发兵追袭。传闻后来李催清点人数时,竟然发现自军死伤的人马,还比曹操军多出不少。唯恐遭到董卓责罚的李催,不得已下,唯有虚报军情。

董卓屡番受挫,好不容易得到一番捷报,大喜之下,遂教人四处宣扬。

于是,各地诸侯很快便纷纷得知,大多者却无不在暗笑曹操自大愚昧,不自量力。当然也有人为之叹息,心生敬佩。

可几乎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是,大败而回的曹操,其英勇事迹,早已传遍关中,据说当日不少流民、难民中颇有名望的头领,亲自前往打探,亲眼看见曹操军宁死不退,效忠赴死的顽强精神,几番激动泪流涕下,一些人更因为当日的迟疑,而追悔莫及。

原来,当初这些头领听闻曹操只以数千兵马追击董卓,全都是半信半疑。虽然不少人有意响应曹操,但这些头领里却有一部分提出发对,故先来打探。

于是当曹操领着他麾下那些残兵败将回到关中,却见平地一带,眼及之处,遍地都是那些难民、流民,一道道欢呼震喝声更是惊天动地,响彻苍宇。

这近五、六万人仿佛迎接的不是一支残败之兵,而是一支凯旋而归的仁义之师。

数百个身强力壮的大汉纷纷赶到曹操马前,纷纷跪下,一些人更是痛哭流涕,拱手喊道:“曹公大义,小人等有眼不识泰山,当初不知响应,实在罪该万死!实不相瞒,我等这数百弟兄皆乃昔年宫中禁卫或是御林军的将领,都是被奸臣所迫,遭之驱逐出宫。倘若曹公不嫌我等卑贱,愿为曹公效死!!”

艳阳之下,曹操一身残甲,头发凌乱,可一双细目却在烁烁发光,好不亮丽,此时此刻使得他丝毫不显狼狈,反而凛凛生威,声音虽是不大,但却如重锤一般,敲击在人心最为脆弱之处。

“为何不战?”

曹操此话一出,那为首汉子不由低下了头。

“为何天子被劫,无数百姓遭之贼人驱离,不得不离乡别井,尔等就在城外看着,想必也曾有几番冲到,却又为何无动于衷?”

曹操再是问道,众人脸色纷变,一半人都低下了头。

“当初李催纵火烧毁洛阳,尔等虽无力与贼人厮杀,但等贼人离去,为何却不去救火,眼看那些不愿离开洛阳的无辜百姓,葬身于火海之中?”

曹操又是问道,他那对细眼的光芒实在太过耀眼,于是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不敢直视。

“因为尔等孱弱!”

“因为尔等胆怯!”

“因为尔等惧怕!”

蓦然,曹操一脸三句,如同雷声炸开,身上如有盖世之威,周围近五、六万人全都停住了喝喊,纷纷又低下了头。

“给我抬起头来!!”

这时,曹操忽然又是一声暴喝,众人不及纷纷抬头,却见曹操举拳震喝:“诸位听着,我曹某人不是要侮辱诸位,也不是要践踏诸位的尊严!蝼蚁尚且贪生,不止诸位,当初我与以献刀之名,刺杀董卓之时,发起檄文,昭告天下讨伐董卓之时,就在不久决议追杀董卓之时,我曹某人都在害怕,害怕就此丧命,害怕至此见不得家中亲人,害怕遭天下人笑话我愚蠢至极!!”

曹操字字铿锵,如雷贯耳,更多的人抬起了头,忽然之间,发觉曹操也并非如此高高在上,也正因如此,感触更深。

“可害怕却不是逃避的借口!!人生于世,总有不得为而为之事!所以曹某克服了心中的畏惧,每每想到的却是,但若眼下曹某逃避了,就会有更多的无辜的人遭到迫害,若是牺牲曹某一人,能带给天下人安宁还有和平,曹某人死不足惜!!”

听着曹操越来越是激昂动情的喝话,那五、六万人纷纷开始惭愧地跪了下来,甚至有些人留下了悔恨的泪水,痛恨自己当初的懦弱。

“不过,这一回与西凉贼人的拼死,曹某人却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忽然,却是峰回路转,曹操压低了声音。众人又再次把目光集中在曹操的身上。

“所谓忠义,绝非是教人不惜性命地送死,要维护朝廷,匡扶汉室,更不是要以卵击石,徒费死伤,妄图以死来得到解脱,最终却什么都改变不了!!这是无谋,这才是真正的懦弱!!”曹操的话,这时已仿佛拥有神奇的魅力,那五、六万人听得如痴如醉,全然入了迷。

“所以诸位若要追随曹某,那就先抛弃那无谓的忠义吧!曹某要诸位怜惜自己的性命,懂得畏惧的可贵,因为只有如此,将来在生死关头,诸位才会想方设法地为保住性命,为了心中的信仰,与敌厮杀,永不言弃!然后曹某将会带领诸位开创新的时代,在那里再无永不休止的战争,再无饥荒祸难,所有人都能安居乐业,各司其职,安守本分。

而等曹某人建立起足以改变天下的基业后,将会迎回天子,让一切重回正轨。为此,曹某人甘愿身负万世恶名!”曹操最后一句话落下的刹那,仿佛把人性、理智的底限,一下子冲突而破。

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包括夏侯兄弟这些曹氏亲信,甚至就连一手为曹操准备好这处舞台的荀彧,也瞬间神色大变,似乎全然没想到曹操最后会说出这一番话来。

那么,效果又是如何?

那是不可思议的疯狂,甚至就像是着了迷的疯狂,所有人都跪了下来,所有人的眼光都是那么的炙热、疯狂。

曹操教他们畏死,教他们抛弃忠义,但为何取得却又是迥然不同的成效!?

是曹操给予生命足够的尊敬,还是他所描绘的时代太过美好,亦或是他那毫不掩饰的宏图大志!?

“我等但愿粉身碎骨,助曹公完成大业,永不言弃!”那数百将领先是齐声大喝起来。

紧接着那五、六万人,纷纷竭斯底里,发自内心地咆哮起来。

“我等但愿粉身碎骨,助曹公完成大业,永不言弃!”

“我等但愿粉身碎骨,助曹公完成大业,永不言弃!”

“我等但愿粉身碎骨,助曹公完成大业,永不言弃!”

一阵又一阵的嘶吼声,瞬间令天地为之色变。不知多少年后,曹操几乎坐拥半壁江山,有人曾说,曹丞相之所以能有今日大业,全因当初落败回到关中时,得到了无数的狂热信徒。也就是因为有了这些每逢危难,却能永不言弃的信徒,在后来无数场战役之中,使得曹丞相往往能够力挽狂澜。天下诸侯,无不对曹丞相之军,忌惮至极!

荀彧望着艳阳之下,甚至连其光辉也吞尽的曹操,久久不能平复,最终长叹一声,呐呐而道:“一代不世枭雄,就此诞生了。对苍生是福,对汉室却是祸也。我到底是做错还是做对了?”

另一边,却见不远处的山道上,正有一行三人策马赶来,正是刘关张兄弟三人。刘备听得那阵阵惊天动地的吼声,不由拔马一勒,眺望而去,脸色一阵变化后,叹道:“看来我等来迟了。”

“这就怪了!那曹操分明是挫败而回,为何却受到这些难民、流民如此欢迎?反而对那些给予他们粮食的诸侯却是不屑一顾?”张飞一瞪那双环目豹眼,囔囔叫道,一脸的惊疑之色。

“三弟你有所不知,这些难民、流民之中,却是不少昔年在宫中的禁卫和御林军,这些人如今多是成了难民、流民之中领头的人,见那些诸侯分明有兵有粮,却不肯前往追袭董贼,假仁假义,自是万般不屑。反之,曹操却以数千人去追击董贼,虽是被杀得铩羽而归,却值得教人敬佩。”关羽丹凤目烁烁发光,眼神里却也闪烁出几分敬色。

“可惜当初师兄把我等兄弟三人留下把守虎牢关,否则我等兄弟三人亦可随曹公作战,以报忠义啊。”刘备面带几分悔色而道。张飞听了,却很是气忿,把眼睛又瞪大几分,囔囔叫道:“那公孙瓒分明是见大哥声名鹊起,恐你功高盖主,才把你留在虎牢!我看那公孙瓒心胸狭窄,大哥何必留在他那受气,以你如今天下第一的名望,去哪里不成!?”

“哼,如今就算你想留下,恐怕那公孙瓒却也不敢。当日大哥离开虎牢时,公孙瓒已请大哥前往平原,说到时自会向为大哥引荐。话说得漂亮,但其实不过是想把大哥调开!”说起这公孙瓒,关羽似乎对他也十分不悦,冷声而道。

“好了。做人不可忘本,当初三弟犯了事,我等兄弟走投无路,若非师兄收留,我等兄弟连个安身之地都没有。何况你我都明白,那所谓的天下第一,不过虚名。若真是单凭我自身实力,就算一百个我,恐怕也不够那吕布塞牙缝吧。”说到最后,刘备想起虎牢关下那个无敌身姿,不由苦笑起来。

同时,关、张两人似乎也同样想到那个身姿,不禁纷纷露出忌惮之色。

所幸,那个人已然死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