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刘岱的忧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许攸吓得忙是应诺,唯唯诺诺而退,显得狼狈不已。

而就在许攸离开后,刘岱却在帐里来回走动,原来刚才不过是故作镇定,这下显得可谓是又慌乱又急躁,想了好一阵,都想不出好的计策,忙教人请麾下司马王肱前来商议。

少时,却见一个头戴冠帽,蛇眉鼠眼,流着一对稀疏的八字胡,儒生打扮的男子走入,见了刘岱,立即震色便拜:“臣下王肱见过主公。”

“不必多礼,我此番找你来,是有要事商议!”刘岱见了,眼神一亮,急是相迎。

王肱却是未料先知,说道:“恕小的斗胆臆测,不知主公是否在烦心桥、马两人之事?”

正是赶去的刘岱,不禁面色一变,猛地停住步伐,眼神忽地变得锐利冷寒起来。王肱忙低头道:“桥、马两家联姻之事,如今兖州整个上下谁人不知?再者,桥家富裕,马儿善战,这两家若是联手,试问天下诸侯谁不忌惮几分?”

刘岱一听,脸上寒色才稍稍褪去,长叹一声,道:“正如你所言,如今天下大乱,我受先帝之命,治理兖州,若兖州有失,日后九泉之下,岂有面目去见先帝?可如今却无着实证据,那马儿在军中声威甚高,桥家亦得百姓拥戴,若我贸然出手,就怕反是作茧自缚!”

“小的倒有一计,或者能解主公之虑。”这王肱不但能未料先知,看来还是有备而来,此话一出,刘岱顿是大喜过望,忙道:“快快说来!!”

“偌!”王肱先答一声,然后整理了一下情绪,抖数精神,凝声而道:“依小的愚见,如今河东初平,虽此处乃富裕之地,但却也是兵家必争之地。以北,并州一派素来对马儿敌视,以东,韩馥虽与之无仇无怨,但袁本初却对他忌惮如虎。以西、以南却皆有董豺虎弘农、三辅的大军虎视眈眈。主公何不先卖这马儿一个人情,令他为河东太守,为保河东,他必从长垣调往兵马。即时,东郡失去马儿的兵马守护,要趁机除之桥家,将之家业尽数吞并岂不是易如反掌!?而且马儿家眷都在长垣,到时马儿定教人护送往河东,主公也可暗里教人在途中,若将之擒下,自也不惧马儿发难!”

王肱此言一出,刘岱立马瞪眼色变。桥家富裕,刘岱却是垂涎久矣,如今听得王肱的计策,心里可是万般欢喜,但却又碍于道义,不敢表现出来,反而犹豫一阵,道:“可此举有失大义,恐遭天下人所唾弃也!”

“哼!主公!所谓无毒不丈夫,莫还等他日成了丧家之犬,才追悔莫及耶!?”王肱一听,面色忽地变得阴鸷起来,说得刘岱不禁心头一阵颤动不已。

“若是主公不放心,不如这般这般。”王肱见刘岱有些动摇,不由暗中一喜,想到成事后,他将能左右逢源,各取好处,自是兴奋不已,在刘岱耳畔疾言快语地说出一计。

于是当夜,刘岱忽然召集诸将,对有功之士一并封赏,又特令马纵横为河东太守。此令一出,诸将无不惊疑。桥瑁也是出乎预料,似乎想不明白刘岱为何突然会放弃河东。随即,刘岱又是下令,宣告全军,明日拔寨撤军。桥瑁见刘岱有些反常,而且望向自己的目光,总觉得暗藏着阵阵诡异,这让桥瑁不由有些忐忑,遂又想反正马、桥两家已结下秦晋之好,这河东落在马纵横手上,总比落在外人手上要好,便也不反对。

两日后,在河东安邑,刘岱的令书传到,马纵横领诸将接令,遂是正式开始接领河东。马纵横自不忘犒劳诸将,卫、蔡两家闻说,还大宰牛羊,备好好酒,特设宴席招待一众有功之士。

当夜,在安邑大殿内,马纵横与诸将还有以卫、蔡两家为首的河东世家,喝过三巡,途中借尿遁离开。

这夜,显得有些空虚、冷淡。马纵横此下却到了楼上阁楼,面色有些发白,眉头紧皱一起,眼睛渐渐发红,健硕犹如鬼神一般的躯体更是在瑟瑟发抖,呐呐道:“命运弄人啊,我该如何是好!?”

说到最后,马纵横不禁咬紧了牙。原来就在数日前,身受重伤的史阿来到了安邑,就在史阿筋疲力尽,昏迷之前,马纵横得知了刘雪玉果然就是貂蝉,而且还被吕布擒下的消息。

可不久之前,马纵横却又听说,吕布为救一个女子,被刘备所杀,死于虎牢关下!

就在那一瞬间,马纵横几乎认定了,吕布就是为了救刘雪玉而死,而至此之后,也再无得知刘雪玉的消息。

如遭晴天霹雳的马纵横,几乎丧失理智,明知这是去送死,却几番急欲起兵前往三辅,幸都被张辽、庞德等将死命拦下。

后来马纵横大闹了一夜,诸将也陪了他一夜,不断地轮番劝说,直到马纵横恢复理智。

至此,这一连数日,马纵横再没合过眼,无时无刻地都在思索计策。但又因河东初平,而卫、蔡两家又为之牵头,请来了河东各地的世家前来庆祝,正好刘岱令书来到,马纵横为了安抚人心,才不得不大设宴席,其实此时此刻心里复杂得很,根本无心饮宴。

如果马纵横眼下不过孑然一身,他定会毫不犹豫,想尽各种办法潜入三辅,前往打探,营救刘雪玉。但眼下他已有了家室,好不容易才打下根基,为此不知牺牲了多少弟兄的性命。

为此,马纵横不断地挣扎,最终还是在张、庞等心腹的劝说下,决定把打探之事,交给更善于此事的飞羽负责。而作为众人之主的他,必须留在安邑,统领大局,以备局势的变化。

其中无奈、挣扎,又有谁能明白?

马纵横甚至不止一次,暗恨自己的懦弱,可肩上的重担,却又逼得他不得不接受!

忽然,‘啪’的一声骤响,在大殿内猝然回荡。却是马纵横竟然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脸上顿起五个红通通的手指印,还吐了一口血出来,眼神忽然开始变得坚定起来,道:“我不能就此沉沦下去,事已至此,自己独自消沉也是于事无补,只要一旦有了玉儿的消息,这回无论如何,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势必要把她营救出来,绝不能辜负她对我的情义!!”

而就在不远的转口,张辽望着正在自言自语的马纵横,眼中的忧虑遂是渐渐褪去,不由笑了起来,呐道:“看来是我多虑了。要让这个男人折腰消沉,还真没这么简单。”

不久后,马纵横就回到了安邑大厅。

却说早前张辽解释说,其主家中出了一些意外,卫仲道早前也略有所闻,还以为是天水里的家人,忙向一众宾客解释。众人听闻,虽然表面表示了解,但心里却又几分不悦,认为马纵横没有一代雄主的韧性、狠心。

可知,常言有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至亲亦可弃之。当年,汉高祖刘邦家眷被西楚霸王项羽所擒,刘邦为保大局,却不受要挟,否则恐怕早就被项羽歼灭。

马纵横有勇有谋,且麾下不乏人才,这些河东世家之所以受邀前来,就是看中马纵横有机会成为这乱世中的雄主,这下一看,自是未免有些失望。

这下,马纵横回来后,却是满脸灿然笑容,先是道了歉,便是自罚三杯,哪里像是有心事的样子。这些河东世家之人看了,方才觉得渐渐有些满意。

随即,马纵横也不忘政事,表示得谦虚有礼,道:“小儿初来乍到,诸位都是纵横的长辈,还望日后多加提携,使河东早日平定。”

马纵横此言一出,那些河东世家的族长,立是纷纷起身表态。

“太守大人虽幼,但却智勇双全,而且又是出自将门之后,日后必成就不凡,我等这些老人家可不敢高攀做这长辈,如果太守大人不嫌我等卑贱,平辈相交就是了。”

“说得不错。太守大人不但了得,麾下更是猛将如云,日后河东有太守大人坐镇,必定万无一失。”

“是啊,我等家业虽小,但毕竟早在这扎根了,也不愿离乡别井,太守大人身为河东之主,我等才是要太守大人多多照顾呢。”

马纵横听了,倒还是一副谦虚样子,口里只说着不敢当不敢当,与这些世家族长客气一阵后,忽然话锋一转,显得有些踌躇,道:“不过说来河东地多人广,要保住河东,恐需不少兵马。但如此一来,所需军资恐怕是个天文之数。我此下正是为此烦心不已啊。”

马纵横此言一出,卫仲道却是一笑,随即起身拜道:“太守大人不必多虑,此番若非太守大人将贼人驱赶出去河东,眼下河东恐怕还是在水生火热之中。我卫家愿出一千壮丁,兼白银五万两以做资助!”

马纵横听话,顿是大喜,喜道:“仲道不愧我之弟兄,此番恩情我定当谨记,日后若能富贵,岂能忘今日仲道之援?”

一众河东世家家主,一听马纵横对卫仲道以弟兄相称,不由纷纷变色。蔡相随即也道:“我蔡家也愿出壮丁五百,白银三万两!”

“蔡兄仁义,纵横谢过了!”马纵横又是一喜,忙是谢道。

眼见卫、蔡两家都做出表态,其余河东世家之人不由面面相觑。

“卫仲道此子虽是年轻,但作风素来稳重,这马羲若非有过人之处,岂可如此不留余力地资助!”其中一个河东世家家主如此想到,立刻震色,叫道:“阳武洪家,愿出壮丁八百,白银一万两!”

“新丰徐家也愿出壮丁六百,白银六千辆!”

“蓝田余家也愿出壮丁三百,白银四千两!”

于是,在卫、蔡两家牵头之下,河东各个世家也不落人后,也是出人出钱。马纵横大喜不已,纷纷谢过。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最需要的就是人和钱。

至夜二更,宴席散去。众人纷纷告退而去,马纵横教诸将各往相送,唯独留下了卫仲道和蔡相。

“两位弟兄如此不留余力慷慨相助,不知纵横有何可以效劳?”马纵横一沉色,也不兜弯抹角,开门见山地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