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暴怒的鬼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少时,在卫府大厅内。马纵横也不坐下,就站着向卫仲道谓道:“兖州出事了,我必须会兖州一趟。而且这其中一切,还是袁本初在暗里操纵,如今他屯集不少兵马在河内,我恐他会来侵犯。袁本初素来是天下世家贵族之鳌头,到时恐怕河东不少世家都会纷纷投靠。在此,我也不说外话,只盼仲道你能与我共同进退!”马纵横眼神赫赫,卫仲道听了先是神色连变,然后在马纵横的注视之下,却不觉有丝毫被人胁迫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兄弟情义,从马纵横的眼神里发出。

“只要马大哥信得过小弟!小弟在所不辞!!”卫仲道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不假思索地瞬间便是答下,此下只觉自己腹中如有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燃烧的正是男儿之间的血性、情义!

马纵横听话,不由咧出一个璀璨的笑容,拍了拍卫仲道的肩膀道:“有你这个兄弟,是我马纵横的福分。时间紧急,我要先走了。”

在马纵横拍打自己肩膀的刹那,卫仲道只觉自己心头连阵揪动,或者是马纵横那坦荡真切,毫不掩饰的眼神,又再一次打动了他。眼见马纵横转身离开,卫仲道忽然急喊道:“马大哥好生保重,我祝你武运昌隆!”

马纵横听了,却无回头,只招了招手,淡淡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屑道:“不过是些鼠贼,何必大惊小怪!”

一日后,却说眭固此下正在河内边境一带,因早闻袁绍与自家主公不和,来前文聘也有提醒,未免发生不必要的摩擦,眭固一路下来也是小心翼翼,尽量远离河内袁绍军的屯兵之处。也正是眭固这份警惕、细心在不知不觉中,救了他和他的麾下一命。

此时,就在正往河东方向赶往的眭固军,东北不远处的山林上,一部大军却早在这埋伏已久。山头上,一员缳甲大将,正面色阴冷,嘴上却又笑着地瞰视着下方的军队,道:“哼,我看这统将如此小心,还以为他识破了军师的计策,原来不过是个胆小谨慎的鼠辈罢了!不过这也没关系,虽然错过了袭击的最好时机,但眼下从后掩杀,也能杀他个措手不及!”

这说话的将领,赫然正是袁绍麾下大将蒋义渠是也。

原来,依照原先的计划,蒋义渠应该就在一个时辰,眭固正往这山林下的官道走过时,发起袭击。但蒋义渠见其军一路谨慎,四周都有斥候戒备,进军也不紧急,不由心疑,遂是先按兵不动,看看后方有没有援兵。而一个时辰过去后,蒋义渠从回报的斥候那里得知,后方数十里外,皆无援兵的迹象,又见彼军还是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这下才反应过来。

当然这下蒋义渠嘴巴说得漂亮,但其实心中却还是有些恼火。

“诸军听令!待会但听令声一下,只管冲杀,彼军无备,待其反应过来后,其军早被我等冲散,难以互相救援,即时我等在合力厮杀一阵,其军必然溃散而败!回去后,主公自有重赏!!”却见蒋义渠疾言厉色,一席话后,顿把一众将士的士气提高起来,众人无不振臂高呼。

“咦,后头是不是有些动静?”话说,正在后军指挥的眭固,忽然回了回头。就在他话音刚落,蓦然间,后方鼓声大作,杀声骤起。眭固顿是面色大变,才知后方埋有伏兵,急是喊道:“不好!!后方有伏兵杀来,快把辎重先往撤去!!前军、中军快往两翼散开,准备抵挡敌兵!!”

眭固急声一喝,后军兵众先是乱起,车仗胡乱转走,不少更撞在一起,发出嘭嘭巨响。前军、中军兵众也乱成一团,不一阵便搅在一起,各将士急声叫喊,忙欲稳住乱情,可怎奈眼下三军早被这忽如其来的敌兵吓得阵脚大乱。

与此同时,杀声不断逼近,正见一彪彪人马,数百或上千成群,从山上铺天盖地一般慨然奔杀而下。眭固看得眼切,一瞪大眼,急骂道:“他娘的狗贼!!老子和你们拼了!!”

眭固喝毕,忙召集千余兵众先压在前,意图拦截。

“哈哈哈哈~~!!彼军已乱,此时不战,更待何时,诸军随我厮杀!!!”却听蒋义渠满脸兴奋之色,纵声大笑,为首当冲,飞马狂奔而去。在后紧追的各部人马,无不士气大震,喊杀声惊天动地,宛若群狼恶虎一般扑杀过来。

“杀~~!!”眭固高举大刀,危急关头,却也毫不畏死,扯声高喝,策马迎去。

电光火石之间,两军统将先是遽然交锋一起。正见眭固那张丑陋大脸,凶恶骇人,拧起大刀,奋力砍去。蒋义渠那张面容也是狰狞可怕,举起巨斧猛然劈落。

‘嘭’的一声暴响,两人人马分过,却是先战成平手。眭固急欲回马再战时,蒋义渠几员部将凶狠杀到。眭固急是拧刀迎住,挪身先闪过敌将攻势后,飞刀一砍,削开一人头颅,旋即冲破而去。后方正敢的蒋义渠军将士,见其威猛,顿都吓了一跳。

另一边,蒋义渠也是非同凡响,却见他手舞巨斧,纵马飞驰,眭固麾下将士,连番截杀,皆被蒋义渠纷纷劈翻落马!

“好恐怖的凶汉,盾牌手快快准备,压上拦住!!”眭固麾下副将,急忙大喊起来,不过很快却被蒋义渠的笑声盖过了。

“哈哈哈哈哈~~!!尔等鼠辈,哪里拦得了我!!识趣的快快投降,尔等跟着那马家小儿,迟早都成孤魂野鬼!!”蒋义渠嚣张猖獗,高声笑道,飞马冲突间,又杀死两员将士。眭固军将士看得眼切,不觉都是心惊胆跳,信心、勇气都大受创击。

而就在此时,就像是滔滔无穷,欲要覆盖天地的黑暗,就在那一瞬间,被一道盖天喝声给驱散了。

“何方小贼,敢来犯我尊威!!”

滔天之怒火,灭绝之霸气,宛如洪潮迸发,随着这一喝声的炸起,轰然爆发。

却见,斜刺里忽有一彪百人骑兵,如火如电,疾奔飞驰。眭固麾下将士、兵卒一见,本是萎靡的士气,顿是高涨涌起,各个胆气大壮,精神百倍。

“主公!!是主公来了!!”

“哈哈哈,主公神勇无敌,这些狗贼死定了!!”

“诸军听令,准备反扑,待主公杀去,即刻便可破之敌军!!!”

一个个将士嘶声叫了起来,这些人的奋起,却全因一人的魅力。而这魅力,可是他经过无数场生死搏杀,而聚集起来的威望!

“不好!!是那马家小儿!!”正在阵前厮杀的蒋义渠,见敌军忽然士气暴发,不由大惊失色,急望杀出,看得一彪正往杀来的人马中,旗帜上赫然有着一个龙飞凤舞的赤色‘马’字,顿是心头一跳。

哒哒哒~~!!急促的马蹄声,快得让人心跳加速。正见浑身血色如火的赤乌,如飞雀一般跃动,倏地冲向蒋义渠处。与此同时,眭固军奋力发起反扑,蒋义渠一咬牙,想到如今局势,但他一退,其军瞬间就会丧失士气,本是大好局势,就将化为乌有。蒋义渠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因为一旦退了,就代表失败!

“嗷嗷嗷~~!!!马家小儿,休得张狂,我不惧你~~!!”蒋义渠瞪圆大吼,怒发冲冠,急一勒马,竟主动向煞气惊人的马纵横杀了过去。

“给我死!!!”且见马纵横双眼发红,凶光惊人,浑身气势陡起,一面拥有着神人一般的躯体,却又面容狰狞凶煞,头长双角的血色鬼神相势,盖然而现。

两人碰触瞬间,刀飞斧起,一声巨响之后,却见大斧霍地荡飞,那龙刃如有破天之势,赫然而落,顿起血光一片,人飞马去。

“哇~~!!!”飞去的蒋义渠惨叫一声,身上的铠甲裂开一道恐怖的裂缝,鲜血不断汹涌溢出,很快便撞在地上,滚了几圈后,身体颤抖几下,便没有了反应。

一招,一刀,干脆而又凌厉,简洁而又骇人!

一瞬间,无论敌友,那些目及之处的所有人,仿佛都被这鬼神之威给震住了。

一些人更从马纵横冷酷的眼神里,看到了藐视、不屑,还有那似永不停歇的怒火!

到底是谁,竟敢惹怒了这尊鬼神!

“眭将军,主公一刀就把那蒋义渠给瞬杀了!!”这时,一个将士赶到了正在敌阵中的眭固身后,又是惊骇又是狂喜地喊道。

“哈哈哈哈~~!!主公神勇无敌,盖世无双,有他在此,再来千军万马,还不是送死哉!!?”眭固听话,顿也振奋起来。

反之那些还不知蒋义渠已被斩死的其军部署,倒似遭到晴天霹雳,正不知是真是假。忽然见得杀往敌阵的同袍猝然纷纷狼狈逃回,而追杀他们的竟然就只有百员骑兵,而且还很快撞入人丛,飞驰突杀,人丛顿如波开浪裂。于是,这些人无不胆怯,下意识地便是慌乱逃命,其军各员将士急喊乱叫,就是止不住乱势。

“杀呐~~!!!”这时,地动山摇的喊杀声,反从眭固军处暴起,在马纵横的带领之下,众人奋力发起了反击。马纵横引兵混杀好一阵后,其军终于溃散,大败而逃。

“都给我去追!!不把这些狗贼,杀干杀净,难泄我心头之恨!!”幸逃一劫的眭固,想到刚才的险境,还一阵后怕,这下正要泄恨。忽然后方却传来了一阵令眭固觉得有些心惊胆战的声音。

“敌人已丧战意,不必穷追猛打,而且此时多造杀孽也是无益。”马纵横冷着面色,说道。眭固听了,忙是叫住部下,同时又在心中暗暗腹诽道:“主公与往常不同,一身都是煞气,莫非是河东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