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归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眭固却是想到袁绍竟然会袭击他的部署,恐怕也会对河东发起偷袭。

不过很快,马纵横的话便令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恐怕是超乎他的想象。

“立刻整顿大军,兖州出事了!”马纵横此言一出,眭固不由心头揪紧,急道:“可我等若是撤走,河东怕是…”

“不必多虑,河东自有张辽、高览把守!”马纵横话音刚落,庞德引百骑赶到,只见他一身血色斑斑,适才死在他的赤狮追星戟下的将领可是不少。

“主公,要不我等先往出发!?”

眭固一听,却是怕此下煞气惊人的马纵横会贸然行事,忙道:“主公若要急去,不如我教军中骑兵一同前往,以免万一。”

马纵横想了想,颔首一点,转头望向庞德,道:“赤鬼儿,你留下召集骑部,准备一些口粮,随后赶来,原班百骑随我先往赶去!”

“还有,给我割下那统将首级,教人送回给袁绍!!”马纵横说罢,不等庞德、眭固答应,便把马一勒,迅速冲走。庞德背后的百骑见状,忙是纷纷赶上。

“主公!!这!!”眭固大喊一声,见马纵横已经离去,忙向庞德望去。

庞德轻叹一声,赤脸上也露出几分担忧之色,道:“此事说来话长,你快先教人准备骑部和口粮,待会我再与你大约一说!”

两日后,却说马纵横先率百骑离去,不久后庞德率千余骑兵也是赶到,两军汇集一处后,经过两天两夜,日夜不眠的赶路,终于回到了东郡。

所幸的是,马纵横刚回到东郡,便遇上了麾下的飞羽部署,得知当日在泰山之下,王莺母子虽遭到刘岱的部下袭击,但幸有那数十赤魁拼死相护。马纵横的岳父王越却是早从天刺那里得知消息,带着数十个高手来救,正好在最为危急的关头,及时赶到,混战中,王越趁机带着王莺母子逃入了泰山躲避。哪知一行人为了躲避追兵,入山太深,就在途中迷了路,不久前才得以逃脱,如今已被送回长垣。

马纵横听罢,浑身可怕的煞气,才褪了大半,眼中的疯狂之色,也弱了几分,深深叹了一口气后,一直紧绷冷酷的面容,也稍有松弛下来。

随即马纵横又听说,攻破濮阳后的刘岱,前日已经发兵来攻打长垣,此下其麾下大将徐翕已率八千兵马扎据在长垣城下,大肆宣扬桥、马不忠不义,联合造反之事,意图要动摇民心,使得长垣内乱,再寻机夺下。所幸的是,马纵横在长垣的声望极高,百姓都铭记马纵横恩情,愿与马纵横共同存亡,而长垣世家有赵强压制,倒也不敢造反。不过这些世家中,不乏贪生怕死,愿意卖主求荣的鼠辈,时间一久,恐怕赵强是压制不住。为此赵强几番找过文聘商议,想要引出几个动摇不定的鼠辈来杀鸡儆猴,但为人和善的文聘心有不忍,也不愿意因此造成不必要的慌乱,皆拒绝了赵强。

“等我回到长垣,这些鼠辈自会服服帖帖。你们先是回去,四处传说,今夜之内,我便能率兵赶回!”马纵横面色冷酷,眼里还闪烁着几分凶光,那些飞羽将士听了,纷纷震色领命后,便转马离去。

“主公,我等连日赶路,军中劳苦,不如先是歇息一阵?”庞德听说马纵横只要夜里赶到,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毕竟军中已然人疲马乏,再是急于赶路,就算人熬得住,马匹也不一定熬得住!

“嗯,多日以来辛苦大家了。再东边走上一阵,就有一条小溪,我们可以在那里歇息。”马纵横点了点头,却也没继续坚持赶路,一众将士听了,无不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们也实在坚持不住了。

渐渐地到了黄昏时候,此时此刻在长垣城中,表面看似风平浪静,但暗里却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危机感。

“咯咯咯咯~~!!哇呀,哇呀~~!!”长垣县衙内,传来一阵婴儿的笑声。

“嘿!你这小子还真有趣,这两日来,城外的狗贼天天喊骂,城里的娃儿都不敢啼哭了,你倒是好,丁点不见你怕,还笑个不停。来,快告诉你外公我,有什么好笑的?”县衙后院里,却见黄昏斜照在一个独臂正抱着婴儿的中年大汉身上,中年大汉脸上满溢着幸福的笑容。

“爹你还别说,你还记得当日我们遭到那些马贼袭击,兵荒马乱的,易儿竟也不啼哭一声,见到爹你在杀敌时,还手舞足蹈,像是在替你打气!我看他啊,长大后怕也是跟他那个死鬼老爹一样!!”这时,一个身穿鹅黄长裙,样貌姣美,身材苗条的女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哎,莺儿!纵横可是你的相公,你怎么可以骂他是死鬼!?而且还要在易儿面前骂!都是纵横平日太娇宠你了,你毕竟是女人家,不可太过放肆了!”

那美若天仙般的女子正是王莺,而那个抱着孩子的独臂中年汉,则是王越。

这下,正见王越一瞪眼,摆出一副严父的样子,教训起王莺。王莺却是不理,反而也瞪起那双凤目,道:“那不是嘛!我俩母子差点没命,这死鬼也不来封信问候一下,整日就知道领兵打战!!这没良心的死鬼!!”

原来当马纵横知道王莺当年吃了这么多苦头后,心里对她一直十分愧疚,平日里就把她捧在手心来宠,只要她皱半个眉头,都唯恐委屈了她。

王莺自也乐于如此,越来越是放肆,就像马纵横说的,要把她宠得像个女王。

当然这对于来自后世的马纵横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事,后世俱妻的男人,比比皆是。

不过在王越眼里看来,这可是天大的事了,又听王莺左一句右一句的死鬼骂了起来,立刻又瞪大几分眼睛,喊道:“好了,大丈夫以事业为重,你一介女流之辈不懂就算了,但还敢出言侮辱,为父倒要先执行家法来了!!”

王莺一听,顿是打了一个机灵,不禁脸色一红,不敢再有放肆,立刻就变作了一只乖巧的兔子,道:“爹,你别生气。我都当娘了,你还要执行家法么?”

“哼,子不教父之过!”王越冷哼一声,一副严厉的样子,其实心里想着许多年前,抱起那个白白胖胖的小女娃在自己大腿上,打屁股执行家法的时光,眼神里不由露出几分温柔慈爱之色。

就在这时,忽然县衙内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王莺顿是面色一喜,很快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心头一颤,正欲迎去时。

“主母,大喜啊!!不久前,飞羽来报,说主公今早已回到东郡边境,今夜之内,必能回到长垣。如今飞羽正在城内散布消息,想必那些有意投于刘岱的世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却见文聘满脸兴奋的喜色,满是激动地拱手说道。王莺见是文聘本还露出几分失望之色,后来听说马纵横的消息,不禁捂住嘴巴,眼里闪动着激动的泪水。

其实,王莺也从自家父亲的口中分析得知,比起长垣的局势,河东恐怕还有恶劣不少。毕竟袁绍之辈,绝非刘岱可比。但马纵横却愿意放下他费劲千辛万苦打下来的河东,赶回长垣这里,王莺知道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们母子的原因!

王越听了,却很是复杂,他扣心自问,若是换了他的话,可能到现在还留在河东,左右为难,做不出抉择。但他这个女婿却已快赶回了长垣,速度之快,决心之坚定,令他心感愧疚!

“咯咯咯~!哇呀~!哇呀~!”这时,在王越怀中的小婴儿马易,却也是十分高兴,一边笑着,还一边手舞足蹈,拍起小手掌来。

另一边,正在长垣北门外,徐翕也刚从细作那里得到了马纵横今夜将回的消息,惊骇不已,忙教麾下诸将到帐内商议。

“这到底是怎一回事,那马家小儿放着一个偌大的河东郡不要,却只为来救这小小一个长垣县!!而且那王肱不是说,袁本初早就在河内埋下伏兵,马家小儿若往此来,不正好遇上?怎会任由他如此轻易回到东郡!?”

“哼,我看这大有可能是那文仲业想出的疑兵之计,故意要使我等阵脚大乱,因此不敢强攻长垣,甚至意图就此吓退我等!!他也太小觑我等了!!”

“说来也是,听说这近日来长垣不少世家都有意来投,想那文仲业是压制不住,又不敢妄造杀孽,使得人心惶惶,便想出这番诡计来!!”

徐翕面色阴沉,听着各将在议论纷纷,忽然一拍奏案,‘啪’的一声骤响,众将立即纷纷停住了嘴巴,望向了徐翕。

“竟然那文仲业要用疑兵之计,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传我号令,黄昏之前,起灶做饭,今夜初更开始强攻长垣,我倒要看看那文仲业如何接招!”徐翕眼露阵阵精光,诸将所言,似乎正合他的心意。此言一出,诸将无不面色大震,纷纷喝声领命。

天色渐黑,另一边在长垣城内,文聘得知城北的敌军黄昏前就开始起灶造饭,不由一惊,也不敢大意,忙在城北增添兵马,以防万一。

徐翕闻得,倒是反而一喜,更是认定文聘的疑兵之计,遂是等到夜色一来,立刻发起号令,进攻长垣。

咚咚咚~~!!擂鼓声响起刹那,城北处只见火光闪动,只见一队队步兵携带着冲车、云梯车各种攻城利器,汹涌而来。文聘却也早就感觉到气氛不妙,就在城北上守候,这下一见敌兵忽改常态,一来就是猛攻之势,却也毫不慌乱,疾声厉喝:“弓弩手速速准备,各将士听令,提防敌军的冲车,但攻到城下,立马以落石滚木袭击!!”

文聘令声一起,诸将立即纷纷慨然领命。就在此时,后方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众兵士士气大震。文聘略显愕然,朝后望去,正见胡车儿在数十兵士簇拥下而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道:“好你个文仲业,长垣城正是生死关头,你还要瞒我多久!!”

原来当初胡车儿在横乌口受了重伤后,经过华旉的急救,暂且保住了性命,但也不能继续行兵作战。于是,马纵横便教人把他送回了长垣养伤。而这些日子以来,文聘以免胡车儿忧心战事,也特别吩咐部下,若胡车儿问起,就说如今敌人正与自军在城外对峙,不敢轻易来攻,隐瞒城中忧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