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疑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所以王方如今觉得自己最好少些说话,谨慎做事,日后再另谋出路。

高干见王方连话都不敢问,心中暗骂狡猾,然后笑着向左席为首一人,问道:“逢左参谋,你认为如何?“

却见那人长得英俊严明,双眸锐而生辉,一对浓密的八字胡,显得他还有几分厉色,不怒而威。

此人正是袁绍麾下的左参谋逢纪是也。

“嗯,据将军和细作所报,那高伯阳倒看不出什么端倪来。若是他今日急于来投诚,反倒令人不信。毕竟他若有心要投回主公,当初在酸枣大营时,早可私下派人前来接触。可他不但没有,还故意回避主公派去的细作。那马家小儿倒也是有几分本领,竟能把高伯阳这头狡猾的狐狸治理得贴贴服服。不愧主公视他为大敌,决意将之尽早铲除。”逢纪扶须,眼发阵阵寒光,淡淡而道。王方看得只觉一阵忐忑,他发现高强武者,如张辽这些人的眼神能让人未战先怯,而像逢纪这般谋略超凡的谋士的眼神,却能使人毛骨悚然。

谋者往往有时候比武者来得更要可怕,毕竟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啊!

“不过,按今日战场上的表现来看,伯阳倒还是对我留有几分情义,否则以他本领,我恐怕坚持不了三、四十回合,便要败下阵来。多年不见,他的武功又是进展不少啊!”高干凝声而道,眼神却是暗暗流露出几分欣喜之色。当初他听到高览为了保护自家舅舅,拼死断后,被人所擒,为保性命,不得不投于别人麾下时,心情可谓是十分复杂,甚至暗怨过自家舅舅。毕竟他与高览亲如手足,再加上从高览的祖父开始,其祖孙三代都是服侍高家,所以他从小就把高览看做是高家的人,甚至高览投了袁绍的麾下,他心里也是一样如此想的。

而以高览的本领和潜力,失去他后,高家如断一臂!

不过幸好,如今却有希望把高览重新带回自己这个阵营,到时候两人联手,日后在袁绍麾下一定能够有一番大作为。而且袁绍也是早下重赏,许诺给下整个并州!

“这高干虽然只是外甥,但主公对他颇为欣赏,加上高家在河北的势力庞大,主公日后要稳定河北,就少不了高家的帮忙。也难怪主公不惜许下整个并州来拉拢。如今主公麾下谋士太多,田、沮二人之才,更在我之上。这高干性子直爽,为人讲究情义,我倒可趁机早与他打好关系,日后若是有个万一,也可前往他那处投靠。”所谓狡兔三窟,何况本身就是依仗谋略而在这乱世生存的谋士,逢纪脑念电转,先是为自己日后做下准备,遂凝色答道:“话虽如此,但要高伯阳轻易来投,也无可能。如今依我先前所设计略,那张文远已对高伯阳起了疑心。将军你大可明日再去掠战,再如此如此,这离间计一旦成功,张、高两人势必水火不容!!到时等神风侯率大军赶到,便是攻破安邑之日!”原来在早前,袁绍曾问计逢纪,逢纪有言,说要速破安邑,离间为上,但若张、高两人不和,安邑自可不费吹灰之力取得。于是袁绍便派上高干,又特予颜良吩咐。所以这回,明里王方是先锋军,实则高干是与王方一并发军,而且今日高干的所作所为,都是逢纪设计所教的。

眼下逢纪又教一计。高干听了,不由眼睛精光暴射,暗暗称妙不已。

于是,一夜过去,到了次日,旭日刚是升起。高干便点齐三千大军,气势汹涌地杀往安邑城下。张辽听闻高干军杀来,不由大怒,立是召集兵马,就在城外摆开阵势。

却见这日晴空万里,阳光明朗,安邑城下却有两部大军正在对峙,气氛肃杀,仿佛只要有些许火星,大战一触即发!

“雁门张文远在此,尔等袁家走狗为何来犯我河东!!?”正见张辽驰马飞出,手挺一杆月牙银狮宝戟,张口大喝,气势非凡。“这张文远果非泛泛之辈!”高干见状,心头微微一揪,眼神一冷,便也拍马而出,道:“却非我主有意前来侵犯,而是前不久兖州刺史刘大人,宣告天下,说桥、马两家联合造反,意图抢掠兖州。刘大人乃汉室宗亲,代表王权,且我主素来与他交好,岂能袖手旁观!?”

“放你娘的狗屁!!你主分明垂涎河东富裕之地,有意强抢,故而联合刘岱那老奸贼诬蔑我主,现在还敢装出一副大义泯然的样子,真是无耻至极!!”张辽一听,便是勃然大怒,扯声竭斯底里地骂道。

高干闻言,却也是盛怒不已,大喝喊道:“谁敢出战,给我擒下这无知恶贼,我必有重赏!!”

高干喝令一落,倒有几个将领,听说会有重赏,纷纷强打精神,策马赶出请战。高干先教一员悍将出阵,那悍将闻说,不由抖数精神,立是舞起兵器,驰马杀往。张辽大喝一声,拍马急冲,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合住厮杀,战上七、八回合,眼看那悍将便要落败,又有两将随着高干的喝令,急是一左一右杀出。

“无耻之徒!!”张辽见状,狮眸大瞪,怒火顿起,背后陡现一面模糊的白毛狮虎兽相势,好不骇人,一戟骤然猛劈而落,如有破天裂地之势,顿把那将一戟劈开两半。血液狂飙的瞬间,两声大吼暴起,高干麾下那两员将士,一左一右,招舞两般兵器,赫然杀到!

张辽猝地迎住两将,狮眸圆瞪,仿佛一头被激怒的狂狮,不退反进,拧戟狂扫猛劈,反是攻势惊人。与此同时,高干竟又提刀飞马杀出,口中吼道:“张文远,今日必取你狗命!!”

“以多欺少,实在无耻至极!!张将军勿慌,高伯阳来也!!”高览见状,也不敢怠慢,急是举刃飞马杀出。

电光火石之间,眼见这厢里张辽以一斗两,反是占尽上风,那厢里高干、高览却都急来助战!

突兀之际,高干的一声吼声,却是使得两军哗然!

“伯阳来得正好,你我兄弟若能取下这张文远的首级,主公必将兑现承诺,日后你我兄弟何愁不能荣华富贵哉!?”高干此吼声一起,高览先是面色大变,同时张辽似也被吓了一大跳,顿是空档破绽屡起,那两员将士看得眼切,急是反攻来战。张辽一时被杀得险象环生。

“高元才你休要胡言乱语,使这下三滥的离间计~!”高览反应过来,不禁大怒,急是赶往张辽背后来救。张辽似乎却恐高览会反,腹背受敌,哪敢怠慢,忙是强冲开两将攻势,策马斜刺里冲去。高览不料,刚一赶来,那两将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高干急喝道:“快擒下那高伯阳!!”

高干此言一出,那两将立刻反应过来,各举兵器,截住厮杀。高览一惊,还未回过神来,高干却又策马飞驰杀到,以三敌一,高览顿是险象环生。眼看如此危急,不远处的张辽,竟是把马勒住,冷眼瞰视。

“张将军莫要舍我耶!?”快刀飞枪急攻之间,高览连连挂彩,身上战袍屡被利器挑破砍裂,生死关头,高览不由忿声喊道。

张辽见了,竟喊出一句令人心寒无比的话来:“休要诈我,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若我前去救援,尔等四人一齐过来围攻,我岂不危矣!!?”

张辽有意见死不救,只不过所幸的是高览的部将早就看不过去,飞马急是来救。高览也被逼出无限潜力,虎目轰然瞪裂,红而凶戾,猝然一面呲牙咧嘴似狐似狼,浑身如有蓝色火炎的狐狼兽的模糊相势轰然爆发。

话说,在历史之中,在袁绍统治整个天下之北,势力最为鼎盛之时,文丑、颜良、高览、张颌四员大将,合称为河北四庭柱,由此足可见这四人之不凡。文、颜皆有万夫莫敌之勇,历史记载极多,自不多说。而张颌后来更成了魏国车骑大将军,在魏国渐渐人才衰落的后期,独力支撑大局,与智多如妖的蜀国丞相诸葛亮屡番对弈而不败,甚至更曾试过大败蜀军于街亭,把诸葛亮逼回汉中,守住了祁山,可谓是功德无量。不过倒是随张颌一齐投于曹操麾下的高览,至官渡之战后,鲜有战绩。

有关其中原因,也有不少外史曾有记载,说这高览生性狡诈,不得多疑的曹操重用。不过高览却曾在长坂坡之战时,独战张飞三、四十回合而不落败。但是后来曹操在长坂坡上被张飞一吼,而吓得他在百万大军保护下,却还落荒而逃,加上曹操不喜高览,故而正史对于此事少有记载。

由此看来,论实力的话,能成为河北四庭柱之一,更能与张飞独战三、四十回合而不败的高览,绝对能够归入超级武将的行列。

却说高览猝是爆发出强大的实力,高干还有那两员将士见得那模糊的蓝炎狐狼兽相势,顿是大惊失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