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文丑斗潘凤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主公,潘将军神勇无敌,堪称无双,就算比起那虎牢关下的吕布,也毫不逊色,保住二少主出城定无关系。眼下那文丑杀突正猛,就怕我军将士挡不住他。为防万一,不如主公先是撤去,我等留下来等潘将军和二少主就是!”这时,闵纯疾声喊道。不过就在他话音一落,一道鸣声忽起,正见潘凤带着韩馥二子韩寒策马冲来。韩寒一张稚嫩的小脸,满是血色,不过却很是亢奋地喊道:“爹爹,淳于琼那畜生被我等杀了!!”

“好!!很好~~!!”韩馥一听,自是大喜过望,同时又为韩寒的勇气,而欣喜不已。

“什么,淳于琼被杀了!!?”另一边,文丑却是面色一变,可知淳于琼追随袁绍的日子,比他还要长,虽然武力只入二流,但为人聪灵,对袁绍又是忠心耿耿,因此袁绍对这个老臣子可是十分依仗。

而文丑身为袁绍的肱骨大将,自是不希望看到袁绍的利益有损,失去淳于琼,就算对于袁绍来说,也是颇大的打击。

刹时,一股恐怖的凶煞之气慨然爆发,一面三头飞翼虎兽模糊相势瞬间显现而出。韩馥的部下无不如见妖孽,吓得连忙退开。须臾,只见文丑身边忽地变得空荡起来,那发红的恶目,凶骇得令人毛骨悚然。

另一边,潘凤把韩寒放落地下,显得有些木讷的大眼里,露出几分欣喜之色,似乎在为其主有如此了得的孩子感到开心。

不过很快,潘凤面色一肃,脸上便凝住了色,道:“闵大人,还请你待主公还有二少主他们先是离去。对手难求,容凤放肆,今日不和这文丑分出胜负,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哈哈哈哈哈~~!!好志气,我文天霸若不奉陪,日后还如何在这河北混下去!!?今日便让你这潘无双见识一下,何谓河北无敌手!!”忽地,文丑身上的凶煞之气瞬间散去,换而之的是犹如洪潮冲天般的战意。

在战场上,除非是不共戴天,武者之间,都会互相尊重的,由其是对那些敢于立下死志的铁血硬汉!

而在如今情况之下,留下来的潘凤,几乎是死路一条。但他却无畏无惧,依旧向文丑发出挑战,此情此志,正是赢得了文丑的尊重。

“来人拉,给我牵一匹马来!!”文丑大声一吼,似乎全然意识不到,比起潘凤,韩馥的性命要重要得多。韩寒见状,也想要留下来,却被闵纯喊人忙是捂住他的嘴巴,把他强行拉开。

“还请主公别辜负无双一片苦心。今日无论他是生是死,也注定会名垂青史,这不是他一生之盼耶?”这时,闵纯脸上倒露出了几分羡慕之色。毕竟以今日潘凤的表现,足以堪比古之名将,再加上这场邺城争夺战,不但牵连着这个年代整个河北的走势,还拖上了一条皇室宗亲的性命,如此大的争议,注定日后定多会被后人提及。而今日表现英勇,携少主杀仇人,舍命拦下强敌的潘凤,一定会成为后人所敬仰的对象。

名垂青史,往往对于一些有才之辈,才是最为盼望的东西。为此,这些人愿意前赴后继地舍弃性命!

“诶…无双跟了老夫这么一个没用的主子,真是埋没了他啊!”韩馥幽幽地叹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他平生好安逸,因此就算坐拥盛产钱粮的冀州,也少有主动挑起战事,只愿偏安一方,也正因如此,潘凤虽有名声,但却局限于一个小小的冀州,否则以他的本领,若是跟了其他好斗上进的主子,恐怕早就名震天下了。

想到这点,韩馥忽然又想到了荀谌对他说的一番话,不由心头一揪,终于承认这一切的祸端,确是因为他追求安逸,不求上进所引起的。

不过,他已失去一切,天下人往往不都会去注意一条丧家之犬的。更何况,这条丧家之犬,又老又是懦弱…

“潘无双!吕布已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那刘戏子根本没有资格配得上天下第一的名头!!今日我杀了你,这名头就该落到我文天霸的身上了!!”文丑吼声惊天,势涌狂飙,随着战意不断攀升,气势也越显可怕。

“哼,天下第一的名头,不是谁都能拿的!”潘凤目光冷冽,骑马缓缓而出,两边人马都往两边徐徐退开,此时此刻,无论是敌是友,都对文、潘两人露出了敬佩之色。

崇敬强者,本就是人的本性,更何况是天下第一的强者!

“拿不拿得到,待会你便知道了!”

“天下第一的名头,我没有兴趣,不过你文天霸的首级,我倒是有兴趣得很。”

两人眼神如冰似火般撞在一起,又如冰火难容,两人都在打心理战,就等激怒对方,露出破绽的那一瞬间。

“就怕你没有这个本事!!”突兀,文丑面色陡变,眼中凶光迸射刹那,潘凤那里倒也是气势迸发,大喝一声,驰马举斧,便是杀出。

“那就废话小说,凭手上本事说话吧!!”

潘凤吼声如钟,赫然震荡间,两边兵士只觉耳朵发鸣,却又各个眼睛发直,不敢放松,眼看着文丑也策马冲起,两个绝世强者就要厮杀起来,不由纷纷惊呼大喝。

“纳命来!!”文丑喝声起时,立见他背后那三头飞翼虎兽张牙舞爪,大张血嘴,好不可怕。潘凤却也不逊色,背后火焰青鸟相势大张双翅,作长鸣之状,举起巨斧轰然砸在了文丑的钢矛之上。

嘭~~!一声震天动地的轰鸣巨响,两人兵器撞中刹那,很快又听一声暴响,旋即只见矛飞斧撞,快得惊人,又听暴响迭起,在视觉上听觉上,都是极大的冲击力,周围的人早就看得瞠目结舌,大张嘴巴。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战至三十余回合,依旧不相伯仲,却见这两人一者为忠义而战,一者为天下第一名头而战,都似有无尽动力,使不尽的力气!

与此同时,在城南外一处山头上,有一大将正骑马眺望,精神奕奕。不过他的麾下却显得有些泄气,其中一个更有些不忿,道:“韩将军武艺超群,在军中也仅次于文、颜二人,却不得主公重用,就连田丰那一介儒生,也敢如此轻视,派这般无关紧要的任务真是气死人了!!就连那张家小儿,起码也能据守箕关!!”

那大将听了,却是咧嘴一笑,道:“我倒认为在战场上,不单要有本领,而且运气也是很重要的。近些年来,那张家小儿运气正好,屡斩敌方大将,自是可以成名。而我只不过运气不济,自身本领却是还在,只要机会一来,定将一举成名!”

却说此人名叫韩若,武艺极高,擅使一杆盘蛇飞鹰枪,在军中颇有名望。

原来在早前田丰未免韩馥逃去,素来稳重的他,便教四员上埋伏在城外四处,以防万一。而韩若正是埋伏在城南。

话说,就在韩若话音刚落,忽然一将欣喜若狂地叫了起来道:“将军快看,真有一部残兵正往我们这里赶来!!”

韩若眼神精光一亮,他精神集中,却是比那将士更早看到,立刻一震神色,大笑道:“哈哈哈~!!看来上苍也在为我不平,竟送来如此大礼,弟兄们快作准备,待会等那些残兵来到山下,听我号令,一齐发作!!”

韩若话音一落,众将士无不奋起领命,各做准备。少时,那部残兵刚到山下,忽然听得杀声大作,正见韩若驰马挺枪,如有铺天盖地的冲飞而下。正在前头的韩馥顿是面色勃然大变,惨声叫道:“莫非老夫气数已尽!?”

“主公莫怕,我等誓死保你性命!!”闵纯眼见韩若杀来,想到刚才潘凤义无反顾的样子,便似也有无穷无尽的力气,一举长剑,便策马迎去。

可闵纯毕竟是文臣,而他将要面对的却是袁绍麾下猛将—韩若!

枪长剑短,眼看闵纯急举剑劈去时,韩若双眸一瞪,飞枪急搠,啪的一声,正见尖锐的枪头猛地扎入了闵纯的心窝处。可怜闵纯,欲效仿潘凤为大义赴死,却不料自己实力如此不济,一个照面就被韩若杀死。

韩馥眼看闵纯被杀,不由大惊失色,慌忙之下,却想着起码要保住韩寒这个最有出息的子嗣,忙喝令一将士先带着轻骑护送韩寒逃去。韩寒自是不愿,发出阵阵竭斯底里地恸哭。韩馥心痛如绞,却还是死忍住,似也放弃了逃命,带领着残兵与韩若厮杀。韩若骁勇,率先撞入人丛,杀到韩馥处时,原本在他周围的护卫早被冲散。

“老夫因袁氏而兴,又因袁氏而亡,此若为因果报应,只悔当初不该受那袁氏之恩啊!”韩馥大喝一声,韩若搠出的枪头,迅疾地扎入了他的脖子后,颇有技巧地往上一挑,那韩馥的人头立刻冲天飞起,韩若人马飞过瞬间,接住了落下的人头,大声喝道:“韩馥已被我所诛,尔等何不快降!!?”

正往紧追的韩若部下一听,无不精神大震,全都振臂高呼,声势盖天。

却又回到邺城南门处,话说文丑和潘凤一场大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两人如今斗近百余回合,期间还各回换了两匹战马,可见战况之激烈。

可这两人再是厉害,始终还是血肉之躯,大战至今,都感觉到疲惫来袭。

“潘无双,接我一矛!!!”文丑怒声一喝,拧起长矛猛朝潘凤刺去,潘凤却不躲闪,‘嘭’的一声,就在长矛撞破铠甲,正要扎入战袍刹那,潘凤双眸迸射凶光,举起巨斧赫然就劈。

“你这疯子!”文丑见状,顿是色变,怒骂一声,急把长矛抽出,挡向劈来的巨斧,却被巨斧荡开,虎口裂时,整条手臂都在抖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