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让你委屈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自从成了马纵横的妻子后,王莺昔年做杀手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早就没有了。比起以前,如今能够打开心扉的王莺,不但开朗活泼了许多,而且又不失机灵,或者是更贴切的说,有了小女子的小心机。

当然,这些小心机,全都因为王莺害怕失去在马纵横心中的地位,竭力想要自保罢了。

就像眼下,王莺见面前这女子比自己还漂亮几分,当然会有危机感,而王莺也知道,自家相公绝不会放任一个如此天姿国色的大美人不管,加上两人身上又有婚约,这女子日后成为马家的媳妇,那自是水到渠成。

再又看,此女像是识书达理,恬静乖巧,竟然如此,倒不如施以恩惠,先与她结交情义,日后互相协助,也好在马家站稳阵脚。王莺倒也明白,如今自家相公势力日愈庞大,而且他不但有雄心壮志,兼之勇武韬略,识人、用人的眼光,无一不缺,就算有人说他日后成为王侯那般的人物,王莺也会相信。这日后随着马纵横身份越来越是尊贵,家里内室的明争暗斗恐怕也绝不会少,这自古以来,王侯大家的内室斗争,就从无例外。毕竟每个房室,都希望自己能够独宠,自己的子嗣,日后能够继承家业,私心谁都会有,这本身就是人的天性。

而且,纵观古今,又有哪一个王侯大家不是妻妾成群,有些离谱的,甚至连自己娶了多少个都不知道。

不过所幸马纵横不算是滥情,而且王莺也察觉到他已经开始收敛起来,平日里不少世家上门说亲,他都一一婉言拒绝。这也令王莺很是欣慰。

却说,那比王莺还要漂亮几分的绝色佳人,正是桥玄长女,与马纵横有着婚约的桥婉。这下王莺好心关怀,正是触动了桥婉弱处,想到这些日子,她与自家妹妹,两人被关在一间封闭的密室里,终日害怕遭人毒手,姐妹两人甚至还说好了,若是真是到了必不得已的时候,就拼死一搏,就算不成,便自我了断,也绝不能让奸人得逞。

眼下桥婉自己倒是出来了,但自家妹妹却还关在那密室里。平日里桥缨看似坚强,其实她却知道桥缨其实是看自己从小善良,不知防人,时时防备她被欺负,强硬装出来罢了。而且,又想自家爹爹年纪不少,平时身体就不好,也不知有没有遭人虐待,想到此,那对美轮美奂的眼眸,便是闪动起泪光,一颗颗好似珍珠般晶莹的泪水流了下来。绝色佳人就是绝色佳人,真是连哭的时候,也是美不胜收,另有一番使人心碎的美艳。

说实话,桥婉来前,一直都是忐忑不安,毕竟如今她能依仗的就只有马纵横了。而马纵横虽然与她有婚约,但也不过只有数面之缘,他到底愿不愿意救自己还有整个桥家,在没有看到马纵横的态度前,桥婉实在不敢肯定。因此桥婉原本希望能够尽快见到马纵横,哪知马纵横不在,那叫文聘的将军,竟好死不死地把她带来了县衙,她还暗暗发觉到,这似乎是马纵横新娶不久的妻子特地吩咐的。

所以,桥婉自是害怕遭到王莺刁难的,没想到王莺却是好心关怀,本是提心吊胆,忽然放心下来,又想到自己家中危难,便是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王莺看桥婉哭得梨花带雨,吓了一跳,连忙好生安抚,哪知王莺对桥婉越好,桥婉就越是哭得放肆。王莺看得心都快碎了,也顿生悲痛,情急之下,忙是走过去,抱住了桥婉。桥婉娇躯抖了一下,倒也不抗拒,这哭声才渐渐停了下来。

“可怜的孩子,你定是吓坏了。你放心,万事都有姐姐在,日后谁敢欺负你,姐姐都替你出头。”王莺声音里,竟也带着几分哭腔,很是心痛的样子。

桥婉听了,心头一暖,这才探出头,带着几分羞涩,怯怯地说了话。

“婉儿何德何能,能得姐姐如此宠爱?”说罢,又见桥婉眼中泪光瑟瑟,吓得王莺忙道:“哎呀,你都快哭得姐姐我的心都要化了,外头那个,还不快进来,好生安慰一下!”

王莺这一喊,不由把桥婉吓了一跳,下意识‘啊’的一声叫起,忙脱开王莺,站了起来,正看门外站着一个高大威猛,脸上却有几分尴尬表情,英姿勃发的男子,不是马纵横又是何人?

“我刚来不久,可无意偷听。”

“行了,废话小说,你敢欺负我家婉儿妹妹,我有你好看!还有她可吓坏了,你可好生待她!”王莺一瞪眼,满脸威胁的表情令道。

马纵横笑了笑,略一点头,王莺遂向桥婉投了个眼色,又在她耳边嘀咕几句,这才离开了。桥婉满是感动之色,几乎又要哭了出来。

“这孩子还真是泪水做的,又长得如此貌美如花,怎教人不爱啊。”王莺心里暗叹一声,这才转身离去,经过时倒又不忘,再给马纵横一个威胁的眼神,但走出去后,又不忘替两人关上了门。

桥婉眨动着那双泪迹残留的美眸,原本有万般的话要说,但这时却不知为何,忽然说不出来了。

马纵横走了过去,桥婉不知他要干嘛,有些害怕有些慌乱。须臾,马纵横停在她身前,忽然伸出了手,桥婉欲躲又是不敢,娇躯一颤,忙是闭上眼睛,旋即感觉到眼角传来一阵炙热的触觉,不由又轻轻睁眼,先看到马纵横那满是怜惜的眼神,脸上那股硬汉特有的温柔,更令桥婉为之心醉。

马纵横替桥婉逝去泪水,然后带着几分苦涩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桥婉娇躯又是一抖,在这个时代,男尊女卑是十分严重的,一般情况下,男人在女人面前认错,由其是有些身份的人,传了出去,那是会被人笑话的。

除非,这个女人家景丰厚,男人需要依仗她,也或者是这个男人十分疼爱这个女人。

马纵横到底是想依仗桥家,还是疼爱自己。桥婉瞬间便有了答案,紧咬嘴唇,泪眼婆娑。马纵横轻叹一声,便把她拥入了怀内,那结识的臂膀,宽阔的胸膛,令桥婉慌乱、忐忑的心,一下子就找到了支柱。

这一刻,再无需其他的话语,一个拥抱,马纵横便赢得了桥婉的倾心。

另一边却说王彧得到了马纵横下达的通牒,忙是星夜赶路,回到濮阳后,便发觉气氛不妙,忽听刘岱急召,哪敢怠慢,急是去见。而待王彧赶到时,正见刘岱雷霆震怒,骂口不绝,地上还满是残骸,想是刚才还摔了东西。

“袁本初你没这个本领,就别跟我夸下海口,如今不但取不得河东,倒也把我陷于不仁不义之地,使得兖州混乱,而且我还得应付马家小儿那头怪物,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刘岱正骂,却见王彧赶来,连忙问道:“如何!?那马家小儿可愿答应求和息战之事!?”

王彧这下还被刘岱刚才说袁绍取不下河东之事所惊,满脸铁青,瞠目结舌。刘岱见他不应,连是急喊几声。王彧反应过来,忙道:“难怪那马家小儿如此有恃无恐,怕是早知河东保住,因此态度才是如此强硬!”

“什么!?照你所言,莫非那马家小儿不肯讲和!?”刘岱一听,顿是更乱,急是问道。王彧有些无力地轻叹一声,遂把在长垣的所见所闻,还有马纵横的答复一并说之。

“长垣城在那马家小儿治理之下,今非昔比,不但钱粮充足,城内人口极多,加上马家小儿声威极高,军中待遇优越,募集新丁极是容易,其城中军队也是精锐,若他真要与主公死斗,别说东郡,乃至整个兖州恐怕都要落入他的手中!时势比人人强,为保兖州安稳,我以为主公还是再添几分诚意,把桥家族人全数奉还,到时小的再与他好好谈论求和息战之事!”

就在王彧话音刚落,忽然外头有人一声大喊,顿是吓得王彧心头一跳。

“王公如此懦弱,难怪那马家小儿敢这般轻视主公!末将不才,愿把守濮阳,与那马家小儿死斗到底!”

刘岱闻言,先是心头一震,胆气一壮,定眼望之,正是自己麾下大将毛晖。原来这毛晖与徐翕感情极好,亲如兄弟,早前听闻徐翕被斩,大怒不已,几番欲要请兵出战,却都被刘岱拒绝。

这下,危急时候,刘岱想法却又不同,听罢,立刻神容大振,道:“元德所言真慰吾心也!!”

“主公且慢,如今兖州后方正乱,而我军却又与那马家小儿对敌,这岂不腹背受敌耶!?”王彧闻言,不由面色大变,急是劝道。

“哼!这点王公就不必担心了,适才不久细作来报,说那刘戏子昨日已率三千兵众赶来兖州救援,鲍信那奸贼派人前往拦截,却被刘戏子杀得铩羽而归。眼下听闻为此大怒的鲍信正聚集兵马,准备要与刘备决一死战!试问眼下不正是我军与那马家小儿决出胜负的最好时机耶?”毛晖此言一出,刘岱顿起狂喜之色,激动之余,更是猛地站了起来,纵声大笑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