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有我在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就在那一瞬间,马纵横似乎变成了主宰这天地一切生灵的至尊,无论人畜,无论鬼或神!

所有人吓得不约而同地退开,那毛晖更似灵魂遭到重创,瞬间眼神空洞,整个人就只能不断地发抖。

却见马纵横面容狰狞威煞,翻身下马,无人敢去靠近,眼见他跨步而出,步伐如踏在众人心头,周围的人又是下意识地退开几步,眼里全都是惊悚之色。

“好可怕的杀气,好可怕的怪物!!”毛晖也不禁退后几步,此时房间里火势蔓延,又把他逼了出来。

这时,马纵横那恐怖的身影,宛若和他身后的鬼神相势融为一体,毛晖一咬舌头,似乎要用痛楚来压制对马纵横的恐惧。

却见马纵横毫无防备,用左臂把桥缨轻轻抱起,桥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眼神有些迷离,带着几分幽怨,带着几分凄然,道:“臭流氓…你为什么…现在…才来…”

“对不起,我来迟了。”

“我后背好痛…我好累…我可以睡一觉吗…”

“睡吧,有我在呢。”

听罢,桥缨难得地露出了笑容,凄美中带着几分安心的喜色,那有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缓缓地闭合起来,本是紧皱的黛眉,也渐渐松开,睡得似乎很是安稳。

“他娘的,小狗贼,敢抢老子的女子,纳命来罢!!!”就在这时,毛晖忽然发作,满脸都是狰狞之色,就像是一头要拼命的恶兽,猝地飞跃而起,举刀劈落。

刀如瞬电,一划而过,却见跃在半空的毛晖,猝地裂开两半,血液撒开同时,马纵横转过身子,跨出步伐,淡淡道:“若是吵醒她,你们都要死。”

马纵横的话,不像是威胁,更像是一条不如触犯的天规禁条。眼看毛晖两半尸体落地,所有人吓得瞠目结舌,几乎同时都咽了一口唾沫。

背后的火势越来越烈,天色渐渐发亮了。时至五更,王肱领兵退出,怪异的是,没有人敢发出丁点声响,庞德一干人也随之而出,排列一行,被五花大绑的刘岱就摆在队伍前头,吓得又哭又抖,满脸鼻涕,但也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因为,若是吵醒了鬼神怀上的女人,全都要死。

“什么!这马家小儿竟敢如此目中无人,他莫非当自己是天皇老子耶!?”

却见旭日升起,城里集市处,聚满了上万余兵士,一员将领正扯声怒喝着。

“诶…没想到这毛晖竟如此放肆,若非如此,在马纵横入城时,他若能够及时反应过来,或者还有几分回旋之地。”王彧却是长叹一声。他也万无想到毛晖竟就在刘岱离去不久,聚众喝酒,而且还发了酒疯,要对桥缨霸王硬上弓,使得城内先乱。否则,马纵横就算强闯,恐怕也难以成事,甚至也有可能在混乱中,成功夺回刘岱。

而如今,刘岱尚在马纵横的手上,他们这些做臣下的,也只能投鼠忌器了。

“王长史,如今该如何是好?”一员将领不由急是问道。王彧听了,叹道:“事已至此,我等也不得不从。传我号令,先把大军退出城门下把守,然后又令人按照他的吩咐,把桥家人全都交还吧。若这马家小儿不傻,就绝不敢杀害主公。不过速度要快,我等也不能事事随那马家心意,让王肱就留在郡衙外,在半个时辰之内,若不见主公归来,王肱先发袭击,我等一并杀入城内,和那马家小儿拼个鱼死网破!”王彧此言一出,众将不由纷纷变色。其中一个,似乎猜到什么,忙是问道:“王长史莫非是怕那马家小儿还有援兵?”

“是也,如今城内都是我们的兵马,那马家小儿兵力不多,敢如此肆无忌惮,只不过手上握有主公作为人质,加上待我等把桥家人交还后,他又需保存这些人的安危,所以绝不敢伤害主公。

但是一旦他的援兵来到,我等便无兵力的优势,兼之其部素来精悍善战,因此我等必须分秒必争!”王彧说罢,众将纷纷都是醒悟过来,遂是各引兵马而去。

一阵后,桥玄、桥锋等桥家人在刘岱麾下各队人马押解之下,来到郡衙前。庞德见了,遂是派人前往迎接,那些桥家人见气氛怪异,无人发声,自也不敢做声。

另一边,王肱听说王彧的安排后,也觉是好,给出时间限制后,又要强硬留下。庞德麾下几个将士似乎不愿,作势提枪,就要刺向刘岱,吓得刘岱不禁叫了几声。王肱却是面色冷寒,一举手,似乎随时准备厮杀。

“噤声!”这时,庞德忽然喊了一句,两方人马互相对峙。正好,有一人从郡衙内赶出,在庞德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庞德有意地压低声音,道:“我主有令,想要保住刘岱的狗命,那就唯有听从我等的安排,若要厮杀,我等却又不怕!另外,除北门外,把其余另外三道城门打开,更不准又兵士把守,若是发现有丝毫不依吩咐,那就别怪我们不把你主交还!”

“你!!”王肱没想到马纵横竟然如此得寸进尺,这时刘岱却是先害怕起来,连忙喝叱王肱引兵退下。王肱无奈,犹豫再三,最终也只好听从刘岱的命令,引兵退走。

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半个时辰,忽然城外各有部署,望城东、城西、城南而来。王彧和王肱听说,心知大势已去,正欲催人急要回刘岱。忽见一队骑兵赶来,为首一将正是庞德,后面一骑正跟着的不是刘岱又是何人!?

“狗贼,快把我主放了!!否则大不了就拼了!!”刘岱麾下一员将领扯声喝道。

庞德却又不怕,猛地就拔马勒住,横戟就架在刘岱脖子前。

“好汉饶命,我的麾下一切可都照足你主的吩咐,你可别乱来啊!”刘岱见庞德长得凶悍,也不知马纵横到底要不要放过自己,连忙求饶喊道。

“赤脸的,我这里近有雄兵上万,但若你敢害我主一根汗毛,我保证受够你等百般侮辱的我军,一定会和你们拼尽一兵一卒为止!!”王彧眼光赫赫,就连他一文弱儒生,也来了火气,其余将士更是不用说,纷纷怒声吼喝,杀气惊天。

就在此时,忽然各处传来喊声。

“城东处,文将军率兵已入城内了!!”

“城南处,眭将军亦领兵赶到了!!”

“城西处,胡将军引兵已入!!”

庞德一听,陡地把架在刘岱脖子上的长戟一抽,然后便往刘岱坐下马匹一拍。那马匹受惊,立刻惊鸣一声,飞动起来。

“快去迎接主公!!”王肱看见,连忙疾声喊道。七、八员将士早就准备,忙是冲上,把刘岱拥护带入军中。幸逃一劫的刘岱,想到这一夜里受到的各种侮辱,气得怒发冲冠,扯声喝道:“给我杀了那赤脸小将,不教训一下那马家小儿,我如何能吞得下这口恶气!!”

刘岱令声一出,数十个将士早就压不住怒火,各个宛若脱缰而出的野兽,立即奔马杀出。

庞德冷哼一声,却是丝毫不怕,喊道:“尔等要来送死,那我可不客气了!!”

庞德喝罢,飞马挺戟,倏然飞出。那数十个将士丝毫不觉以多欺少是耻,争先恐后地各是杀到。庞德以一敌众,却反而更显举动,猛一扎入人丛之中,急砍乱劈,双戟舞得密不透风,杀得是人仰马翻。

“该死,该死啊~~!!!为何我麾下就无这般猛将!!!”刘岱看得眼切,不觉是咬牙切齿,又恨又妒。

“如今局势已定,主公但且记下此恨,他日卷土重来,再是未迟。”王彧却也怕刘岱一怒之下,失去理智,连忙劝道。不过他却是太高估刘岱的胆气了。当刘岱见到庞德一连斩杀六、七员麾下部将后,不由怪叫一声,忙是拨马就逃。

众人见状,忙是拥护逃去。与此同时,随着庞德那队人马杀到,刘岱那些部将死的死,逃的逃,狼狈至极。

至此,刘岱军正式告败,失去了濮阳,乃至整个东郡。马纵横也并无发兵追袭,其部人马赶到后,遂是扎据在城,安定民心。不少桥家旧部,纷纷呼应协助,因此濮阳城很快便是稳定下来。

到了当日晌午时候,话说郡衙内的火势早就被扑灭,如今马纵横麾下一干将士都在濮阳郡衙大殿内等候。

而在郡衙后院,西边一处偏僻的楼阁,虽战事刚是平定,但这里四周却无兵士把守,显得尤为的安静。

在楼阁平台上,有一床榻,鹅黄色的轻纱随风飘动,隐隐看见一身姿曼妙的绝色女子。

桥缨只觉发了一场梦,那场梦很是可怕,但最终随着那个男人出现,一切就像是苦尽甘来,只觉心窝发暖,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幸福感。

于是,桥缨眨了眨眼睛,然后便听耳畔传来一声惊喜的声音。

“你醒了?”

“啊!”桥缨一听这声音,先是心头一阵甜如蜜的窃喜,然后又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娇躯一动,立刻影响了伤口,顿是痛得她,嘤咛一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