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恶斗张飞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兀那黑汉,莫要嚣张,看小爷取你狗命!!”庞德闻言,战意一起,也不由狮眸一瞪,怒喝一声,举戟飞马倏地迎去。

战马飞扬,沙尘骤起。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庞、张两人瞬间交战在一起,先见丈八蛇矛,如恶蛟出洞,骤是向庞德搠了过来。庞德大喝一声,拧戟奋力砍去,却听‘嘭’的一声鸣响,庞德砍去的长戟,竟然被张飞的蛇矛震退而去。

“好力气!!”庞德心头一紧,却不紧张,反而大声叫好起来。

“吃老子一矛再说!!”张飞立圆瞪环目,一拧蛇矛,如有横扫千军之势,猛扫而去。庞德却是领命,后背一翻,眼看蛇矛飞驰过去瞬间,两人也人马分过,就在相对冲过的刹那,张飞转身回矛就刺,庞德早有准备,奋力挥起双戟骤砍,又是‘嘭’的一声,用上双臂之力的庞德,竟依旧敌不过张飞的力气,双戟立是被荡开而去。

“他娘的,这是哪来的怪物!!!”庞德气忿骂道。

此时,张飞已转过了马,一边杀来,一边狂声笑道:“哈哈哈哈哈~~!!赤脸小儿,想要和张爷爷斗,你还早一百年呢!!”

却说张飞此时倒有一种异样的痛快,毕竟庞德和他二哥关羽,都罕见地长有一张赤脸。当然若细心地比较起来,便能发现比起庞德,关羽的脸是红枣色的,颜色要更深些许,有时候看上去像是涂了血似的。

想到平日自己受关羽不少晦气,这下只把庞德认作关羽,用来一泄心头之气。

远边,在刘备军后方,关羽刚到阵后,听得张飞用他那雷公般的嗓子正是大骂,周围不少将领都露出忍俊不禁之色,气得关羽立刻冷哼一声,道:“哼!看来这黑脸怪,是教训得少,若非看在他有几分机智,又愿意受委屈,看我不好好教训他一番!!”

关羽此言一出,不少将士顿是变色。原来,若按时下声威来看,能够与吕布打成平手的张飞,还隐隐压过了关羽的名头。但实在,在军中不少心腹将领却是知道,若单论武艺、技巧,关羽是稳稳地胜上张飞一筹!而奇异的是,关羽却无争风吃醋之意,反而还安置吩咐自己麾下,贬低自己,尽量哄抬张飞的厉害。当然,高傲的关羽如此做,自然有所深意,这又与他练的招式有关,其中深细,日后再是细说。

至于关羽刚才那番话里,还提到,素来被天下人认为是莽夫的张飞,竟还有几分机灵?若是换了其他部署在此,哪里会是相信?若是换了马纵横的话,更会如遭晴天霹雳,绝对的惊愕。

可真相往往都是诡异的。实则,张飞一点都不鲁莽,也不粗俗,他的心可细得很。而为何他又屡屡惹事犯事,使得刘备一直以来仕途都不能得以顺畅。

原来,张飞是见自己的大哥刘备虽有宏大志向,但天性里,却又有一种想要偏安一方的惰性,而且为人过于善良,所有有时才会做出偏激的举动,而出发点全是为了刘备。譬如当年在安喜县时,刘备成为县令,确也是颇有才能,很快就把安喜县治理得风调雨顺,百姓都能安居乐业,对刘备都是十分感激。当时,关、张两人就曾劝刘备,说天下将乱,当趁此扩张势力,招兵买马,然后再以讨贼之名,以战养战(当时天下各地的贼匪暗里都与附近的世家甚至官府勾搭,存有不少钱粮),收编兵士,等势力庞大之后,朝廷自会加以重视,并且付予重职。否则在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乱世中,没有实力的话,迟早都要受人晦气。刘备却说这奸贼野心之辈的想法,虽知两位义弟都是好意相劝,但还是婉言拒绝了。果然后来,朝廷有令:如因军功而成为官吏的人,都要被精选淘汰,因刘备交不起孝敬钱,该郡督邮要遣散刘备。消息传开,满县百姓都是忧心忡忡,不愿刘备被解任,还纷纷到督邮那里求情。那督邮为此,大发雷霆,以为刘备怂恿百姓,还要上报郡中,治刘备一个聚众造反的杀头大罪,同时又擒了数十百姓,把无辜的人屈打成招,还准备要擒下刘备。可刘备虽得知消息,竟还不打算反抗,要两位义弟离去,以免遭到连累。关、张两人,如何劝也劝不进去。这时,还好张飞灵机一动,以说理之名,故意到那督邮入住的驿站处挑事,而且还把那督邮绑在树上鞭打,把他活活鞭死。待刘备和关羽赶到之时,那督邮早就气绝,眼见张飞已犯下杀头大罪,想他是因自己而受连累,刘备这才肯与两位义弟弃官而逃。而至此之后,张飞便有了鲁莽粗俗之名。

外话且不多说,却见战场上张飞和庞德杀得正是激烈,两人激斗三十余回合。眼看张飞急攻猛打,手上丈八蛇矛舞得是密不透风,刁钻迅疾,把庞德死死压在下风。可庞德却也不是就此束手就擒,一直就在等待时机。

突兀之间,眼看张飞一矛搠空,庞德身上立刻陡然暴起一面模糊的火焰赤狮相势,拧起长戟,施出‘狂狮破天双星戟法’中的—狂狮追星,双戟如化雄狮之状,出戟刺去时,更有雄狮狂奔之状。张飞只觉危机逼来,反而更是亢奋,嘶声喝道:“来得好哇!!!”

喝声一起,张飞身上立刻如见黑雾如炎,轰然乍起,迅速形成一面手提蛇矛,略显模糊的可怕罗刹相势,浑身顿是残暴凶煞的气势,拧起蛇矛,如飞虹狂潮般搠了出去。

天刹灭神矛法—飞刹吞虹!

瞬间之际,那搠出蛇矛,如吞尽天地光芒,汇聚一点,比庞德先是刺出的长戟竟然还快几分,朝庞德暴力搠来。

危急关头,庞德下意识地拧起双戟,便往搠来的蛇矛一起,‘嘭’的一声暴响,蛇矛往上一抬,迅疾又发暴响,刺飞了庞德头上盔甲,遂见乱发飘扬,更突显狮状,而且还是一头俨然被激怒的狂狮。

“嗷嗷嗷嗷~~!!!黑脸的,我势要杀你不可!!!”那模糊的火焰赤狮相势,就在庞德吼声响起那刻,陡地变得渐渐真实起来,就在庞德气势迸发刹那,手中双戟早已动起。

“这赤脸小儿,竟还有这般实力!!”饶是张飞,这下也被庞德爆发一惊,见庞德双戟攻来,连忙震色应战。两人又是纠缠杀起,越杀越快,又斗得二十余回合,庞德猝是避开张飞一矛,双脚一夹,其麾下战马似与他心有灵犀,立刻转回,拖双戟而走。

“听闻这张飞素来鲁莽,此人武力强我几分,我硬战难斗,不如用计杀之!”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原来狂怒的庞德,却是故意装出,心里却一直在想着破敌之计。

“哼,想要使诈!我却又不怕!!”张飞一看,咧嘴冷笑,原来他却有十足把握,在有准备之下,避过庞德的雷厉杀招,然后就在他杀招使罢,那一瞬间,便是他空档最大的时候!

可就在张飞准备追上时,蓦然刘备阵中响起了鸣金收兵的号角声。张飞一听,不由心头一急,又见庞德了得,不肯就此放弃这杀死他的大好机会,立刻怒道:“赤脸小儿休想要逃,快来与张爷爷再是大战三百回合!!”

庞德闻之,心中冷笑,狮眸内,杀气腾腾,缓缓放慢速度,就等张飞冲来。

“三弟莫要冲动,小心是诈!!”蓦然,一声疾呼响起。原来刘备却是唯恐张飞莽撞,中了庞德之计,下令收兵的同时,又是急出阵外提醒。

“他娘的,被这刘戏子识破了!!”庞德一听,不由暗叫不好,忙是猝然加速望阵里冲去。

“哎!!大哥坏我好事,就差一点就能杀了这赤脸小儿!!”

与此同时,张飞在心头气忿一叫,眼见庞德冲走,其军不少将士也是冲出阵外接应,无奈之下,只好就此放弃,拔马逃回。

庞德回到阵后,诸将纷纷来迎,回首望向退去的张飞,怒道:“几乎就能杀了这黑脸狗贼!!都是这刘戏子坏事!!”

“将军勿恼,我看那黑脸狗贼嚣张急躁,下回再是用计,必能把他杀之,眼下大军已撤,就怕那刘备复回杀来,还是早些撤去是好。”魏飞疾言厉色劝道。

“下一回,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庞德一听,狮眸闪过几分光芒后,想到刚才的惊险,不由在心头暗叹一声,眉头皱了皱,然后便下令撤军。

另一边,张飞回到阵中,刘备一脸关切的急色迎住,急道:“三弟,我说了多少遍,在战场上绝不能意气用事,由其是与强敌交手的时候!!那庞德虽幼,但武力并不逊色于你,但若你有何损伤,你教我与你二哥如何是好!?”

张飞闻言,显得有些暴躁的脸庞抽了抽,听罢,心里委屈反是不见了,只能无奈叹气,呐呐应诺,一边勾着耳朵,一边说道:“是,是。大哥你就少说几句,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你肯听才是好啊!你真以为我愿意口水教训你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谁叫你每每杀红了眼,连爹娘都快忘了!当初你我还有云长桃园结义之时,就说好了……”刘备被张飞这一激,更是口若悬河起来,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周边的将士立刻露出痛苦之色,各个暗想这夜恐怕耳朵都不得安宁了。

“天呐!!谁给我把他的嘴巴给闭上啊!!”张飞瞬间是一个头两个大,痛苦地在心里叫了一句,拍马就跑。

“你可还记得当年安喜县中,你当时一怒之下,犯下了!哎!!三弟,你怎么跑了,我还没说完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