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悼念吕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却说,张飞与庞德一战,两人斗了四、五十多个回合,未分胜负。张飞暗叹庞德潜力惊人的同时,庞德却也为张飞恐怖的实力,而备受打击。

可知这些年来,他没有一刻松懈下来,在战场上历经生死磨难,就算没有战事,平日里也不会闲下来,接受马纵横那套极其可怕的训练课程,几乎可以说是玩命地操练。而且随着张辽立下的功绩越来越多,甚至隐隐要压他一头,庞德年纪虽不如张辽大,但资历可比他老,自不愿被他比下去,有时候还不惜去触碰鬼神,向马纵横发起挑战,虽然并无取得一胜,但他却在失败中不断地成长,而且他也感觉到,自家主公渐渐地对上他也不敢再有保留!

庞德一直认为,自己的武艺应该是突飞猛进,不久后就能赶超张辽。可此番与张飞的一战,庞德很快认识到自己许多的不足,由其最后他施计诈逃的时候,想起当时张飞的神态,隐隐觉得张飞好像是早有察觉,反倒是故意为之,若真是如此的话,就在他以为得手,心有松懈的那一瞬间,恐怕便将大祸临头了。想到此,庞德不由一阵心惊胆战,暗暗后怕不已。

一夜过去,次日一早,刘备率兵又来搦战,张飞这回更是气焰嚣张,单枪匹马地来到在营前,用他那雷公般的嗓子连声大骂,前来搦战。

庞德麾下将士无不怒之,庞德这回倒是一改常态,命三军把守营地,不可擅自出战。

“哈哈哈哈哈~~!!赤脸小儿,莫你真吓破了胆,不敢应战耶!?是的话,就喊三声爷爷,我倒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张飞骂了足足半个时辰,见庞德迟迟不肯出,恶眉一皱,心里不由暗道:“看来这赤脸小儿经昨日一役,认识到不是我的对手,这下倒变得谨慎许多。此子不但潜力惊人,更又不失谨慎,这种人最是可怕,绝不能久留!

而且此番刘岱命我大哥前来营救,摆明就是当做走狗利用!不过若是我军能夺下东郡,大哥便能以此地作为基业,日后再图兖州之地!”

想到此,张飞精光一闪,动力更足几分,毕竟要取东郡,眼下就先要击破庞德扎据在此的军队!

就在此时,蓦然后方传来一阵阵喊杀骤响,远处山上正见一部骑兵正飞驰赶来,气势如虹,蹄声沸扬。

“有援兵来了!?莫非是那马家小儿!?”张飞一看,先在心头默默暗道,脸色不由紧了几分。

这时,背后一匹快骑赶来,传达刘备之令,命张飞先是回阵。张飞听了,也不迟疑,遂转马回去。

“什么!?主公来了!?”少时,在帐内的庞德听骂声忽然消失,心中正疑,忽又闻自家主公亲自率兵赶来,刘备似乎怯之,召张飞撤回阵内。

庞德听罢,不由大喜过望,急出帐外迎接。

一阵后,身穿黄麟日月重铠,手提龙刃的马纵横,骑着赤乌,为首当冲地陷入帐内,头上还罕见地带着一副金龙吐珠的盔甲,更显几分威风。

“战况如何?”马纵横一见庞德,凝声就问。庞德面容一紧,急是单膝跪下,答道:“末将无能,虽与那张翼德打成平手,但却知非他敌手,今日他前来阵前辱骂搦战,也不敢轻出,有损军威,甘受惩罚!”

马纵横听了,眼睛光芒一凝,道:“赤鬼儿,你成熟了许多。关、张皆乃世之豪杰,来前,我还以为你会死斗,怕你有个万一。如今看来,这些年来你都没白过,长进了不少。传我号令,从今日开起,庞德便是我军中赤狮上,此番战事结束,立分拨一部,立为赤狮军团,从此之后,你就是这些人的统帅了!”

马纵横此言一出,诸将无不变色,各个都是惊异不已。庞德那些麾下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可知如今在马纵横麾下,也只有张辽一人可称为上,拥有专门设立的部署,能够统率三军,就算高览这般将才,也不过是张辽的副将。这不但是身份的象征,更是对个人能力的认可。

而庞德虽然战功立了不少,但毕竟年纪尚幼,有时候行事更有些急躁冲动。不少人都以为,军中第二个能够统率军团的上,最有可能是以稳重著称的文聘。

再看眼下,庞德不但没有立功,还有损军威,马纵横却在这个时候,大赏庞德,实在是教人匪夷所思。

但若细想,却又能看出马纵横其实并非随性而为,庞德此番的表现确是成熟不少,再看他近些战事的表现,也少有以往的急躁,越来越显慎重成熟,成长极多。不过众人经马纵横这一提醒,方才反应过来罢了。

而且若以资历和战功综合来看的话,庞德比起张辽也毫不逊色。

“主公恩义,末将万死难报,愿粉身碎骨,死而后已!”庞德狮眸晃动着绚丽光芒,身体微微颤动,在那一刹那,他仿佛拥有了使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就算要他闯破九天地狱,只要马纵横一声令下,他在所不辞!

“我的兄弟,这是你应得的。”马纵横淡然的神情中,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就是一个霸王,在嘉许他的肱骨爱将。

另一边,关羽眯着丹凤目,神色微微变化,望着远处营地上沙尘滚滚,丹凤目里猝是射出两道精光,有些莫名其妙地道:“风向变了,好可怕的战意,来的是张辽还是那马家小儿?“

“这种迫力,应该是那马家小儿!”张飞震了震色,环目豹眼里陡是光芒四射,却也是战意昂然。刘备微微变色,他这两个兄弟少有露出这般凝重可怕的神态,他第一次见过时,正是在虎牢关下,一代无敌战神吕布就此损落的那日。

每每想起那日的光景,刘备都像是如梦初醒,一切都实在是太飘渺了,当时的吕布是那么的霸气外露,所向披靡。在那时,他甚至以为,吕布会如此一直战斗下去,把诸侯麾下一个个名将杀光杀尽。

可一切来得那么的突然,当他把双股剑插入吕布的体内时,那感觉依旧那么的空虚。当他反应过来时,忽然就成了天下第一!

至那天开始,不知多少人向他发起挑战,这些人里,有其他诸侯的部将,也有自己的同袍,也曾遇过闻名而来的贼匪。所幸,他身边有两个勇猛绝伦的兄弟,把这些人一一都给打跑了。

虽然,关、张两人曾经向他保证,只要有他俩在他的身边一日,这天下第一之名,就一定是他的。但他总觉得心里没底,忐忑不安,因为他得到的,根本就是不属于他的东西。

往事如烟似影,迅速地在刘备脑海内闪过,直到前方大营中,鼓声乍起,旌旗舞动,一部部兵马与昨日迥然不同,各个都是精神百倍,如有无穷力量,汹涌而出。刘备部下,眼见这一部部兵马盖然冲出,声势如虹,无不心惊胆跳,未战先怯。

“好可怕的声威,如果有朝一日,我也能够如此,那就算是这天下,我刘玄德为什么不能得到呢?”刘备朝着天穹上的烈日缓缓地伸出了手,仰望而去,只觉得刺眼,不可直视。

就在这时,仿佛看穿了刘备的心思,关羽忽是面色一凝,大声喝道:“诸部听话,吾谓,谁为天下第一!!?”

关羽忽然地问话,倒令许多将士都反应不过来。不过没关系,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张飞扯着嗓子,其声犹如轰雷炸开,咆哮吼道:“刘备!!!”

这两个字响落瞬间,刘备部仿佛瞬间也是打了鸡血,各个激动而兴奋,大声喊道。

“杀吕布,破虎牢,无敌天下!刘备也!!”“杀吕布,破虎牢,无敌天下!刘备也!!”“杀吕布,破虎牢,无敌天下!刘备也!!”“杀吕布,破虎牢,无敌天下!刘备也!!”“杀吕布,破虎牢,无敌天下!刘备也!!”

对面冲出的军队中,有一人为首当初,威壮如神,凶煞如鬼,耳听着这一句句惊天动地的声浪,眼神里忽然多出了几分怒火,呐呐道:“吕布啊,吕布。现在,我倒是为你感到悲哀了。”

对于武者来说,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一生所积聚起来,经过无数场生死较量的战争所得来的声威,最终落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所以许多武者,就算到了生死关头,宁愿面对死亡,也不愿苟存偷生。

因为,作为一个武者,在你战败的那一刻,你的所有,已被那个打败你的男人抢去了。

能傲视沙场的,哪个不是铮铮铁骨,顶天立地的英雄!?试问这些人又如何能够低下高傲的头,向那个夺去你一切的人,俯首称臣?

于是,胜者往往都是踏着败者的尸体,登上了更高峰。

但,刘备?他不配!!

今日一役,无谓恩仇,无谓爱恨。

马纵横,心里只想以此一役,来悼念吕布的亡魂。

“伏波后人,马纵横在此!!今日特来领教天下第一武者的威风!!”

声若山崩洪涌之势,瞬间天地如似在赫然震荡,刘备部的喊声瞬间愕然而止,一些人都快吼到喉咙的声音,生生被吓得咽了回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集中在那个如有盖天之威的男人身上,眼露畏色。

就是一声喝响,尽显鬼神之风!

“马家小儿,就凭你还没这个资格来领教我大哥的威风,让张爷爷先来与你一战!!”张飞那一对环目豹眼,猝是骤起凶光,一拍马匹,挺起手中蛇矛,便是倏然飞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