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酣斗武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兀那黑脸,你也没有资格向我家主公叫嚣!!过了庞某人这关再说!!”庞德扯声怒喝,狮眸圆瞪,却是早在等候,一见张飞杀出,驰马便出。

就在两人各自拍马杀出的同时,那拥有‘天下第一’威名的刘备,也急是策马赶出,凝声喊道:“马将军,我无意侵犯东郡,可此乃大汉土地,刘公山乃朝廷亲封刺史,你并无其文令,便要强夺。此举与反贼何异!?”

却说当初刘岱虽答应把东郡让予马纵横,但文令迟迟未下,告诉刘备时,自然说马纵横是强抢硬夺,其中又对马纵横挟持之事,多是加盐加醋,说得自己受尽委屈。

“哼!刘公山为人你莫不知耶!?少在这里假仁假义,快来与我一战吧!!”马纵横冷哼一声,有关刘岱的恶行,他实在不想再一一去说了,何况眼下他更想做的是从刘备身上夺回那并不属于他的名头!

刘备闻言,面色一紧。刘备并不笨,刘岱的所作所为,他也看见眼里,明显是他心胸狭窄,顾忌臣下,下死手在先。但刘备却又不得不站在与他同一战线,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刘备想要为自己汉室宗亲的身份证名,他就不得不帮助同样是汉室宗亲,而且极具声望的刘岱。

于此,明知理亏的刘备,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自然不想兖州再有战乱,百姓因此受到牵连,而有无辜牺牲。但眼下要马纵横就此罢手,让出东郡,似乎又是不可能之事。

而且,无论于公于私也好,刘备确也不想与马纵横为敌!

一者,那就是拥有‘识才’之能的刘备早就察觉到马纵横并非寻常人物。想当初在酸枣大营时,北联十二诸侯,就属马纵横最具威仪。

二者,那就是马纵横对他的赏识。当初北联诸侯中无人看得起他刘备,就连公孙瓒也远而避之,唯独马纵横有意结交,可惜两人并未结下深厚有意,他就随公孙瓒出兵虎牢关了。

因此刘备一直对马纵横心存感激,希望与他结交,眼下却要两军对垒,与之交恶,这可与刘备原意背道而驰,心中自然是百味交杂。

“马将军,此中必有误会!我更无意与你相争,不如就此歇战,你我把话先是说个清楚,随后我愿为使,前往刺史大人那把其中误会一一说清,这岂不就能止于兵戈,免于无辜伤害?”刘备疾声喝道,满脸真切之色,倒也不像后世多数人认为的厚黑、虚伪之辈。

“哼!幼稚!!”不过马纵横却不领情,坐下赤乌奔驰如飞,宛若赤虹一般冲刺而去,快得惊人。

另一边,庞德却已是拦住张飞厮杀,两人一是交锋,立刻各发相势,全力以赴。只见一者如赤炎怒狮附体,一者如黑魔罗刹降世,飞戟快矛,越战越快,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激荡声,顿时把不少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双方将士看得兴起时,还不由自主地为自家将军鼓舞起来。

“刘关张三人,就属姓张的最强,只要我把他拖住,以主公的本领,要杀那刘备,自是轻而易举!!”

“哼,大哥那里有二哥在,近来我声威大胜,却渐少有人提及我那二哥。但若马家小儿有丝毫松懈,必死无疑!!”

厮杀之间,庞德眼神猝亮,张飞则翘起了一抹冷笑。

却看饶是庞、张两人杀得这般激烈,吸引更多人目光的却还是那宛若鬼神一般的男人,其身上气势之浓烈,在阳光的照射之下,俨然就似化作了一颗发光发热的太阳。

“好骏的马,好威风的男人!”刘备眼看马纵横越飞越近,不由吞了一口唾沫,眼神里带有几分畏惧,几分唏嘘,向旁边穿着青袍缳甲的关羽问道:“此人之勇,不逊吕布!二弟,你可有把握?”

“我视如插标卖首耳!!”关羽此言一出,浑身气势轰然乍起,如见有一模糊的青龙相势,在他身上盘旋游荡,气势极其之骇人。就连刘备也吓了一跳,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关羽深不可测,未逢敌手的他,一直都在保留余力。当初在虎牢关下,他之所以把成名的机会让予张飞,却是见吕布先与典韦厮杀,两败俱伤,不屑去占吕布便宜。

而这回,刘备却是第一次看到了气势全发的关羽。

隐约间,天色陡变,狂风骤起,云涌间,更有几道雷霆鸣响。

啪~~!!

就在雷霆响起瞬间,关羽一拍马匹,身上如有龙形相伴,宛若天上的神龙上,冲飞而来,那柄青龙偃月刀猛一举起,甚至好像听到了龙啸之声。

“好一个关云长,不愧是震烁古今的武圣!!”马纵横看得浑身血气不由自主地就如燃烧沸腾起来,那长有双角,赤肤重甲,手提龙刃的模糊鬼神相势,慨然而现。在他兴奋之下,也没想得太多,大喝一声,竟便把关羽死后被后世人誉为‘武圣’的名头说了出来。

正在冲驰的关羽,正在聚势,听了马纵横的话,显得并不是大的丹凤目顿是一瞪,露出的惊骇中,更有两道极其绚丽的精芒射出!

“春秋神龙三式—诛天!!”

“无名式—龙霸天下!!”

电光火石之间,龙形鬼相,冲天而起,赫然交锋,源头碰撞之处,正见一赤一青,两柄龙刃遽然交接在一起。霎时间,两柄龙刃交接的地方,只见飓风飞荡,火花迸射不止,马纵横竖眉怒吼,关羽瞪眼长啸。

“嗷嗷嗷嗷哦~~!!!!”

“给我破去~~!!!!”

突兀,‘嘭’的一声骤鸣。两柄龙刃赫然各自荡开,人马分过间,两人瞬间又是起刀,威势之盛,更似神龙与鬼神的交战。

“无名式—龙回亢鬼!!”

“春秋神龙三式—回噬!!”

几乎同时,两柄转回的龙刃,一者如有龙鬼反扑之势,一者如有神龙摆身,张嘴吞噬之势。

那一瞬间,简直就是惊天动地,诸神皆惊,万鬼皆泣!!

两柄龙刃再次荡开的瞬间,两人各是飞马而去。关羽、马纵横就这两式杀招的交战,所耗费的精、神、力,实在已相当于数十回合的死斗。

话说,关羽所创的刀法,只有三式杀招,其中为先头开路的劈刀式,也就是—诛天!此式威力无穷,需得聚势而发,一旦出手,犹如神龙降领,诛天灭地。应战者,若非是一流等级以上的将领,强硬挡之必死无疑!就算是超一流的将领,若心有半点松懈,不施以强招硬挡,也极有可能会被关羽一招击杀!!

所以诛天,又是关羽杀人最多的招式,而且往往都是一招结束战斗。

而刚才关羽所施的—回噬,顾名思义就是一招回刀式,这一招注重地就是迅疾、突然,起手极快,令人防不胜防,一旦得手,如神龙回身,张口就吞,瞬间便能将人拦腰砍成两半。如此看来,这却也是一招危机四伏的狠辣杀招。

最后一式杀招,自就是拖刀式,其威力之大,出手之快,简直就像是拥有了诛天、回噬的特点,至关羽闯出此招后,几乎还没用过这一招,因为那些与他对弈的敌将,大多都死在了诛天招式之下,就连能逼出关羽施出第二招回噬的,也少之又少。

忽然,关羽勒住了马,转过身来,丹凤目光芒四射,极是晶亮,语气里更像隐隐在压制一股冲动,凝声而道:“若吕布死去,天下第一之名,必在你我之间。”

“那可承蒙关照了!可惜这个名头,却已被人玷污了。”马纵横冷哼一声,如今犹如鬼神附体的他,一眯眼睛,便有凶光闪烁。

“我大哥只不过是借这名头一用,他所追求的,远远不止如此。待日后有合适的时机,我自会让它落到合适的人头上。”关羽一手拧着他颚下美髯,淡淡而道,那发自骨子里的傲气,却不令人讨厌,反而不禁对他心生敬佩。

“关云长,我奉劝你一句,最好别太自大了,否则小心落不得好下场!”

“关某领教。同样的话,关某也奉劝给你。”关羽丹凤目微微眯合,斜里看着马纵横,显得高傲间,又是充满挑拨。

两人的话音不高不低,正好他们两人可以听到,两方兵士听得两人似在谈话,各个都在侧耳在听,可惜却只是隐隐一到一些,根本就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不好了,二弟常说,他一生追求迅厉的杀法,融合春秋之义,只创出三式杀招,便可杀尽天下强者。可眼下这马纵横已挡下两招,最后一式,若还不得手的话,那二弟恐怕就有危险了。”刘备此下正是心头揪紧,一双眼瞪得斗大,仿佛唯恐遗漏战场上的丝毫。

就在此时,马纵横忽然咧嘴一笑。关羽不由神色一变,还未回过神来,马纵横竟就拔马,向刘备那里杀去,嘴里还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关云长非我敌手,天下第一的刘备,还不快来与我一战!!?”

只见马纵横坐下赤乌四蹄飞驰,快得惊人,瞬间便与关羽拉开距离。关羽追之不及,脸色早就变了,满脸凶恶的怒色,扯声骂道:“马家小儿,你这该死的卑鄙小人!!!”

关羽骂声吼起,马纵横却不理会,不断加速飞驰。刘备眼见犹如鬼神附身的马纵横,瞬间竟出现了幻觉,如看见当日虎牢关下,骑着赤兔宝马的人中吕布,正挺方天画戟,宛如杀出了地狱,前来复仇。

刘备立即被吓得魂魄飞散,怪叫一声,急是大喊拦住。在他身边的将士,一时也被惊得手足无措,忙是纷纷策马杀出。

另一边,正是与庞德恶战酣斗的张飞,听得喊声喝骂,一分心神,庞德看出破绽,立是提起手上双戟,状若狂狮,发起了连阵猛攻。

“你这赤脸小儿,莫要太放肆了!!”张飞正心急刘备状况,这下怒火一起,黑魔罗刹相势瞬间变得更为盛大,盖然舞起蛇矛与庞德,以强拼强,以硬挡硬,死斗一起,战况瞬间加剧。哪知看似欲要死斗不可的张飞,陡是避开了庞德砍来的一戟,即是转马而逃,而且更拖矛而走,暗藏杀机。庞德看得眼切,灵机一动,斜里赶去,就依仗马快,渐渐与张飞并排一起,就是为了提防张飞杀出回马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