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吓跑的天下第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好奸诈的小儿!!”张飞一边望着阵内情况,一边又留意着庞德,见他发觉自己的计策,不由一咬牙,心中暗怒道。

这时,擂鼓猝是轰然暴发,却是与马纵横一同赶来,如今正在营中指挥的程昱,看得时机已到,命全军倾势杀出。

再看刘备阵前,早已是血肉横飞,人仰马翻。只见那无敌鬼神,马飞刀起,电光火石之间,连斩数将,便要望刘备处逼来。

“马纵横~~!!但敢伤吾兄半根汗毛,我与你势不两立!!”关羽这时已吓得心惊胆寒,悔之不及,先前是太过小觑马纵横,本以为能够把他击败,也万无想到马纵横竟然如此奸诈,忽然对刘备发起袭击,这一切关羽都视为是自己的过错。

而高傲正如关羽,但若因为自己的过错,而使刘备有丝毫折损,他将终生难以释怀,至此之后,这件事便如一根心头刺般,每当他见到自己的大哥,便会隐隐发痛。

听得关羽竭斯底里的威胁,就连马纵横的心头也不由一揪。听关羽的意思,就像是马纵横一旦对刘备不利,两人至此便将是不死不休的死敌!

可战场之上,不容留情,这本身就是马纵横来到这乱世后,在战场上学到的第一个道理。眼下,他又岂俱关羽威胁,更何况若是能早日铲除刘备,就相当于铲除未来一个心腹大敌!!

天下人都把刘备视如戏子,但来自后世的马纵横却一直把他当做是潜在的大敌!

“兵家本就无情,刘玄德你莫要怪我!!”马纵横气势骤发,宛若是天崩地裂之势,鬼神相势瞬间竟壮大一倍,足有五、六丈之高,好不恐怖。

强烈的危机来临,这下,刘备早就吓得失魂落魄,下意识地拔马就逃。在他身边不少将士,本还以为天下第一的刘备会出战拼斗,哪知他竟然临阵退缩,畏战而逃。

这一下子,由刘备那子虚乌有的声势,而建立起的强大军心、士气,瞬间如巨山瓦解,刘备部无不惊慌失措,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欺诈一眼,争先恐后地开始玩命逃离。

“哈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的天下第一!?不过尔尔,不过尔尔~~!!刘玄德看来你这戏子之名,这辈子可要坐实了!!”马纵横嘶声大笑,高声讽刺。在后的关羽,眼看刘备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声势,瞬间化为泡影,只怒得恨不得与马纵横死斗拼命,怎奈马纵横坐下赤乌实在太快,根本追之不及。

眼看马纵横越冲越快,关羽心脏都快悬到嗓子眼里,开始不顾同袍,一路强突,撞开不知多少兵士。

“刘玄德!!我已追上来了,你还不快快准备受死!!”马纵横的喝声,只如阎罗王的催促,吓得刘备快要肝胆欲裂,急是慌忙回头,哪知马纵横起码距离还有十丈之外,才知受骗,忽然听得急阵急喝,刘备回过神来,正与斜里正冲到前的一队人马撞上,立刻惨叫一声,摔落马下,又见一连几匹受惊的战马从刘备身上跃过,狼狈不已的刘备,又滚又爬,一时间可谓是险象环生,幸好有护甲保护,身上只是磕破了一些伤口,显得虽是灰头土脸,却也并无大碍,眼看马纵横趁机杀来,连忙呼救。

但对于刘备的部下来说,看着如此狼狈的刘备,只觉心寒,更有几分怒火。

这哪里是天下第一的强者,分明就是给被人识破,拆了台,吓得狼狈逃命的戏子!!

于是,这些人耳听刘备呼救,竟毫不动容,反而纷纷逃散开去。马纵横看得欣喜若狂,就像是上天掉下了一份大礼,纵声喝道:“刘玄德今日你人心叛离,至此下场,乃天欲亡你耳!!”

刘备眼望快速杀来的马纵横,满脸苍白无色,心头虽是万般不甘,万般的怒怨,但至此已无回天之力,心中暗叹:“吾命休矣!”

突兀之际,猝然一队数十人的精兵倏地杀出,竟各个满脸愤慨,有一将领,更扯声吼道:“尔等这些忘恩负义的鼠辈!!莫忘了当初主公如何礼待尔等,把尔等全都视作自家兄弟,平日兄弟们有难,主公就算再拮据,再忙,也定会出钱出力,不留余力相助!!如此好的主公,去哪里找啊,尔等忍心背离哉!!?”

“誓死保护主公!!!”

这连阵喝响暴起,那数十人立刻震天高呼。马纵横看了,不由心头一急,暗叫不好,果然很快周围许多人纷纷开始回应起来。就在马纵横距离刘备仅有三丈时,周围兵士已汹涌围了过来,杀声盖天,都欲与马纵横拼命。

三丈,就仅仅只有三丈。马纵横知道,他日后一定会为这三丈距离而感到后悔的。

“快快把这狗贼围住,关某来也!!!”就在此时,关羽一声惊天怒吼,更让众人士气爆发。马纵横面色一紧,急从人丛较为稀疏一处,强硬杀出,奔马欲逃。关羽见状,怒骂不止,马纵横冲突处的敌兵,也急来拦截,只是却又拦不住马快人猛的马纵横。

另一边,程昱却也率兵扑杀过来,因刘备部早已阵脚大乱,已显溃散之势,诸将自是引兵趁势强攻,刘备部一时也难以守住阵地,被杀得节节败退。马纵横在乱军中,飞突一阵后,见大军杀到,胆气一起,数支快骑都来接应,立又复回杀去。很快便与引兵杀来的关羽遇上,两方即搅成一团厮杀起来。另一边,庞德那处也有几队骑兵赶去接应,回到阵中的张飞,立引兵与追来的庞德部拼斗一起。

“听我号令,先以盾兵前突,先是开路,骑兵在后蓄势,但若杀到腹地,盾兵即望两边杀去,骑兵务必给我冲破此阵!!”程昱疾声大吼。眭固、胡车儿立上领命。其中眭固率领盾兵先去,喝令兵士皆举盾冲突,不必厮杀,只顾在中央集中开路,已是混乱的刘备部哪里抵挡得住,很快就被逼到阵中腹地。就在这时,眭固喝令一声,盾兵望左右杀开。刘备部一将见得,忙教后方兵士去补上缺口,哪知一声怒吼炸开,先见一胡人大将,手提怒兽镔铁大锤,骑马慨然杀到,立又杀了起来,在其后又是跟着一队骑兵,蜂拥而突,只冲突一阵,竟就把刘备部军阵冲破而去。

“不好了!!我部军阵已破,各队人马难以接应,再如此下去,恐怕会死伤更多!!”一员将士,急来向退到左路后方的刘备喊道。刘备一听,身体一颤,满脸都是落寞之色,低声叹道:“刘公山失大义在先,我为求名利,助纣为虐,故得此败,实乃罪有应得耳。”

说罢,刘备便是下令撤兵,随着鸣金收兵的号角声一起,各队人马皆无心继续作战,急是后撤。在乱军之中,一左一右的关羽和张飞,倒是心有灵犀,徐徐引兵在中央处会合起来,然后再是断后。

时值黄昏时候,马纵横率诸将引兵追杀数里,逼得关、张两人的队伍节节败退。

这时,后方程昱派人来传。

“主公,刘备已遁逃远去,关、张两人皆有盖世之勇,所谓穷寇莫追,到此为止便好。”魏飞低声说道。

马纵横听罢,眼睛一眯,激战一日,身体如今却也是疲惫不堪,当然他知道关、张两人,比他定是更为不堪,但所谓莫逼末路之虎,眼下若是逼得更紧,这两人都来拼命,就算能杀得两人,但要付出的代价,恐怕也不是马纵横能够付得起的,甚至有可能连自己也要丧命。

“马家小儿,来啊!!张爷爷跟你再杀上三百回合,那又如何!!?”似乎看出马纵横不敢拼命,张飞忽然翻身下马,把手中蛇矛,就地上一插,扯着雷公般的嗓子地喝了起来。

若是日后谁敢在马纵横面前,再说这张飞是个无脑莽夫,马纵横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喷他一脸狗血!!

“哼,狡诈屠夫,知我赤乌厉害,便故意下马。而且他厮杀一日,他那匹战马也快支持不住,若是马上作战,我起码有七成把握。眼下他下了马,我若骑马应战,必教人所不耻!”马纵横脑念电转,想到此,不由眉头一挑。

“尔等兄弟三人,姓关的倒还有几分本领,那姓刘的却是妄称天下第一,还未作战,便临阵退缩。这下,我倒又要试试你这姓张的本领!”

马纵横忽然咧嘴一笑,却是出人预料之外地下了马。张飞本也以为马纵横会就此撤兵,所以才会故意挑拨,想要争回颜面,没想到他竟会答应下来,不由暗暗惊异。

关羽也是卧蚕眉一皱,眼神猝寒,似乎猜到了马纵横的想法,冷声呐呐道:“好狂妄的马家小儿,而且还能老谋深算!他看出我为人高傲,绝不会以一敌二!否则他就算有那庞德助战,只要三弟能够缠住他,我便能争取在二十合内,把那庞德击败!然后再捉紧时机,与三弟联手,在他麾下其余将领未出时,尽快把他击伤或是击败,也不是不可能之事。待时,就算他那些部下杀到,我与三弟联手,须臾便能杀尽,那局势便能瞬间反转!”关羽脑念电转,分析情况,倒是除了马纵横和庞德外,另外那些将士全都看不起,简直是视若土鸡瓦犬。

“而那马家小儿之所以答应应战,怕是料定我兄若是得知三弟与他死斗,必会急召撤去。这样一来,他一日之内,尽挑我兄弟三人,大哥未战先逃,三弟战中急撤,我虽与他战个平手,但日后传了出去,天下人定也以为这马家小儿稳胜我一筹,而我刘关张兄弟三人,至此以后,恐怕都要比他低上一头了!此等有勇有谋,而且颇具心机的人物,日后必将成为大哥的心腹大患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