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再挫猛张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关羽越想,眼神就越是可怕,把手中的青龙偃月刀抓得紧紧,几番有过冲动,想要杀出,但他的傲气却始终把他的冲动给按下去了。

再看对面的庞德,狮眸烁烁发光,一直就在死盯着关羽。

却说就在关羽念头不断地转动间,那边的张飞却是打起精神,自认为马纵横能够与关羽打成平手,不过依仗战马之利,眼下在马下作战,自不惧他。

“马家小儿,休要嚣张,当初吕布自称天下无敌,还不是奈何不了张爷爷!!”张飞一声吼起,人还未出,便先是喧声夺人,震得两边将士只觉是耳朵发鸣。

马纵横一举龙刃,指向张飞,冷声喝道:“杀猪屠夫,也敢向我挑战,真是笑话!”

“哇!我杀了你!!”张飞一听,环目豹眼顿暴凶光,拧起丈八蛇矛便朝马纵横冲杀过来。

马纵横却是不动,眼看张飞杀到,其蛇矛骤起搠来时,身体才是一闪,猛地窜动张飞身后。这一连串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快得惊人。

“三弟小心!!”关羽看得眼切,疾声叫道。

张飞闻言,面色一变,忽觉杀机顿起,心惊胆寒。却见模糊的鬼神相势虽不如早前与关羽作战那般旺盛,但却也依旧气势骇人,如是俯身在马纵横身上。马纵横大喝一声,便是施出无名刀式中的龙回亢鬼,只见龙刃飞转回砍。张飞却也并不逊色,大吼一声,身体反应之快,简直是不可思议,拧起蛇矛身体一转,蛇矛如虹,瞬间搠出,‘啪’的一声骤响暴起同时,两方人马都不由惊呼起来,只见两人立刻暴退而去,两人退后的距离,几乎相当,这番力气拼斗,看似是打成了平手。

不过看两人的样子。马纵横却是在笑,眼神还带有几分挑衅味道,看似游刃有余。张飞则是沉脸紧绷,眼露凶光,浑身气势骇人。

“战!!!”只听张飞又是一声怒吼,猛地便是冲起。马纵横却是连步往后就退。眼见张飞速度更快,倏地就是逼近,使矛连招暴搠,快得惊人。马纵横只顾挪身闪动,似乎就在等候时机,发起雷厉一击。

可张飞倒也狡诈,好似发觉到马纵横的想法,故意露出一个破绽。马纵横也没想到张飞的心那么细,立刻一刀奋力砍开张飞蛇矛,然后一步跨出,刀势盛起,背后模糊的鬼神相势,与他一同做着同样的举刀招式。

无名刀式—龙霸天下!

鬼神劈刀,刀势如龙,狂霸而落。张飞看得眼切,早有准备,急是挪开,刀式骤然坠地,发出一声恐怖的暴响,顿是土尘飞扬,加上天色渐黑,众人一时都看不清楚,纷纷都显急躁紧张。

“嗷嗷嗷~~!!吃爷爷一招!!天刹灭神矛法—刹魔式!!”马纵横正是心惊之时,忽见幽光两道,那正是张飞眼睛,暴起突飞的蛇矛卷起的飓风,瞬间就把土尘吹散。那黑魔罗刹相势起时,只见蛇矛成堆化影,倏然迅疾地逼刺过来,想要躲避,而操持汗毛不失,那是绝不可能。马纵横大吼一声,立刻也舞刀迎住,眼看他把手中龙刃招舞得密不透风,竟硬是抗住了张飞的杀招。

‘嘭!!’又是一声轰天般的暴响,张飞的矛头与马纵横的刀刃撞起刹那,马纵横连退三步,张飞却一步未退。可张飞却又不敢乘胜追击,反而环目睁大,因为他察觉到,马纵横正在蓄势,浑身都藏着可怕的杀机。

“好厉害的招式,无论你与你那二哥,都比那无胆鼠辈更配得上天下第一的名头,为何你俩兄弟却甘心让予这般一个低贱戏子?”

马纵横此言一出,张飞立刻把那环目都要瞪裂,恐怖的煞气顿时狂暴而发,背后的黑魔罗刹瞬间盛大起来。

“你娘的狗东西,竟敢屡犯侮辱我家大哥,我不把你碎尸万段,哪里吞得下这口恶气!!!纳命来罢~~!!!!”张飞嘶声暴吼,宛如一尊发狂的罗刹,挺矛杀向了马纵横。

马纵横却也是气势顿暴,战意高涨,鬼神相势瞬间也变得盛大起来。两人瞬间交锋刹那,先听巨鸣轰天一暴,大地顿在颤抖,紧接着巨鸣又起,喋喋不休,这下天地也好像为之颤动,战况越演越烈。

“快!点火!!!”关羽看得眼切,心惊胆跳,为张飞担忧的同时,而且心头更有一股炙热的亢奋,超级武将的拼死决斗,可不是想看就能看的,从中收获之多,更是胜过与一流将领杀上十场大战,若是能够亲身经历,其中生死压迫的磨砺,甚至还可能突破瓶颈,迈那天下武者,甘愿终其一生追求的登峰造极境界!

就在关羽喊起同时,庞德那边却先点起火来,正见程昱带着一队人赶了过来,眼见马纵横与张飞厮杀正烈,皱了皱眉头,带着几分不欢喜的语气,摇头道:“太冲动了,虽然赢下这张飞,能夺下莫大的声威,但却又不想,即为一军之主,一旦有所折损,牵连之大,不堪设想!”

庞德闻言,不由面色一变,眼中含怒,叱道:“主公正在阵前杀敌,程参谋却说这般不吉利的话,是否太过目无君主了!?”

“对就对,错就是错。我即为参谋一职,自要以三军的稳固为先,就算是主公犯错,也一样该提出。”程昱闻言,倒是面色平淡,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庞德不由一怒,正要和程昱争论,忽然有一将士惊呼起来,顿把庞德吓了一跳,急把眼神投回战场之上。只见张飞势狂犹如罗刹附体,连枪狂暴骤刺猛突,马纵横一下子竟被他杀得险象环生。

眼看张飞气势将要达到最为鼎盛,而马纵横气势则一落千丈的时刻。

蓦然,却是关羽最早发现不对劲,连忙扯声大喝:“三弟小心!!那马家小儿有些不对劲!!”

就在关羽喝声落下瞬间,被压制住的马纵横,猝是变得龙精虎猛,那显得有些虚弱的鬼神相势,也瞬间盛势浩起。

所谓盛极而衰,衰极必反!

雷厉如若霹雳的龙刃,如有破天灭地之势,轰然砍来。张飞急把蛇矛一挡,‘嘭’的一声巨响,连退一丈不止,却又不敢丝毫分神。眼见马纵横双眸如发血光,成团如炎,身后那鬼神相势竟然越来越是清晰起来。

却说,当日丧心病狂的毛晖,欲要辣手摧花,砍中桥缨的那一瞬间。

马纵横不但忿怒至极,更因此勾起了对刘雪玉的思念,再有当时内心愧疚、后悔、无奈等思绪交杂一起,最后尽衍化成杀意那一瞬间,竟是隐隐有突破瓶颈的势头,虽然最终并未能成功,但起码还是敲开了一丝裂缝。

而如今,在生死搏斗之间,这丝裂缝,随着马纵横与张飞的厮杀愈烈,不断地扩大开来,直到现在,就像是龙跃九天,破茧化蝶一般,如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加聚在全身,犹如像是冲破了一面巨墙后,眼前是一片新的天地!

素来以恶猛闻名的张飞,此时此刻,竟也不禁心惊胆寒,浑身肉紧,一股极其恐怖的压力不断地在压紧他的周身,好像要把他生生压成肉酱。

此刻,在恐惧的吞噬下,摆在他面前仿佛就只有两条路,退则生,进则亡!

可亡又有何惧!?他猛张飞,何时曾有惧怕!?

于是张飞很快又强压住畏惧,咬牙切齿,眼睛越来越红,猝然只觉有一股力量,迅疾地弥漫在全身,肌肉不断地坟起暴涨,还发出‘噼里啪啦’如同爆豆般的声音,扯声吼道:“马家小儿,尽管来吧!!老子不怕你!!!”

却见张飞背后的黑魔罗刹盛势而起,也渐渐开始变得真实起来,竟是因祸得福,在马纵横的压迫之下,开始在突破瓶颈。

可马纵横会给他时间吗?

答案,很明显。

就在那脚步迈开瞬间,如山崩,如洪涌,那俨然成了鬼神化身的马纵横眼睛发红,提刃飞扑杀来,速度之快,简直犹如鬼魅,瞬间就到了张飞面前,高举龙刃,猛地劈下。张飞环目恶光暴起,拧起蛇矛狂猛扫去。

嘭~~!!!这下不止是耳鸣,就连心头都在剧烈震动,那一下就像是自己的灵魂被撞击一般。

就这般普通的一招,却比起两人适才杀招的拼杀,还要恐怖十倍百倍,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那刀矛荡开的瞬间,张飞整个人便是暴退而去,一连数丈之远。所有人又再惊呼起来,全都是被鬼神所惊。

“杀~~!!!”马纵横‘杀’字落时,人已冲到张飞面前,转刀就砍,又把张飞击退。张飞双臂战袍处早就裂开,健硕如同蛟蛇的臂膀,更是破开了处处裂口,血液迸流,好不可怕。

这是被马纵横的力气,生生给震裂的,足可想象其力气之盛!

而就在张飞连续第二次被马纵横杀退时,所有人几乎都看得出来,忽然暴发的马纵横死死地吃住了张飞,胜负似乎已然分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