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关羽的战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猝然,鸣金号角声又再次响起,后方屡屡传来,刘备急教撤兵的号令。

“他娘的,这头怪物比起吕布还要厉害!!”张飞听得号角声起,虽万般愤恨,却也明白如此死战下去,恐怕吃亏的会是自己,忙是转身就逃。

“休逃!!”马纵横双眸赫地圆瞪,步飞如虎,眼看就要追上张飞时,关羽策马杀出,当头就杀出诛天一式,马纵横暴吼一声,拧刃抵住。

却见马纵横身体骤地往地下就陷,身体的肌肉不断暴凸,战袍迸裂,血液飞射。

飞马而出,借势举刀,又是用上杀人如麻的诛天杀招的关羽,竟被马纵横挡住了!

可知,关羽本以为马纵横必死无疑!

关羽瞪大了丹凤目,如何都相信不了眼前的景象,可知为了救张飞,同时除去马纵横这个心腹大敌,他可是把他视若性命的高傲给抛弃了,但结果并非尽如其意。

“嗷嗷嗷!!!给我起开~~!!!”陡然,马纵横怒声暴吼起来,那鬼神相势又显得真实几分,甚至可以说栩栩如生,力盖天下,如有拔山之劲,持刃一起,关羽顿又变色,身体下意识地起身后跃,须臾之际,马纵横红眼闪烁,挥刀骤劈,关羽坐下战马顿被砍成两半,正往赶来的关羽部下,全都看得目瞪口呆,心惊胆跳,若是自家将军适才不是逃得够快,恐怕这时已被砍开两半。

好恐怖的鬼煞,好厉害的凶神!

“此乃吾一生之耻也!日后势必雪之!”关羽落地之后,丹凤目闪烁过几分炙热的精光,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此失去了斗志,对于高傲的关羽来说,单论适才这番比斗的话,自己已经算是输了。但关羽并无因此失落,反而战意昂然,因为强者孤独,像关羽这般超级高手,普天之下,又有几人能入得他的法眼?

“主公~~!!!尔等这些卑鄙小人,真是可耻至极,全军听令,都给我拼了!!!”与此同时,庞德也引兵杀到,想到刚才的险境,自是忿怒不已,立是扯着嗓子发落死令。

不过此下天色已黑,苦追死斗,实乃无谋之举。马纵横并无失去理智,对于他来说,今天的收获也算是了丰厚了。

“停下!!”突兀,马纵横一声喝起,那本是气势如虹,杀气冲天各先争出的队伍,听得令声一起,宛听天尊诏令,连忙纷纷停住。却见那边关、张两人,一个冷眼对视,一个瞪眼盯着,都是死死地看着马纵横,引兵以背而后退,好像正提防马纵横会随时发来袭击似的。

“哈哈哈哈哈~~!!威震虎牢,杀死吕布的刘玄德,原来不过尔尔,不但未战先逃,左右却只会依仗两个义弟阵前杀敌!!可惜啊,可惜!他这两个义弟却也不争气,轮流出战,暗来袭击,最终却也要缩着尾巴逃去了!!”忽然,马纵横气势一收,却是纵声大笑起来,那一瞬间,狂风遽起,见他披风飘飘,一人持刃在前,而那皆为盖世英雄的关、张两人,却不进反退,引兵徐徐后撤,显得马纵横有多威风就有多威风,有多潇洒就有多潇洒。

“哈哈哈哈哈哈~~!!好三个无胆兄弟,除了嘴皮子厉害,便是一事无成了~!!”庞德闻言,也不忘出言讽刺,其麾下诸部听了,无不加以嗤笑。

“哇啊啊~~!!!我!!”可这些嗤笑声听在张飞的耳里,却是尤为刺耳,只听张飞冲天咆哮,强震精神,欲要再来厮杀。这时,关羽却一把抓住了他。

“二哥莫你不觉得晦!!”张飞话到一半,截然而止,全然他看到了一张恐怖的脸,本是红枣般的脸色,因剧烈的怒气变得越是红艳,就像是一张沾满了血的脸一般,威煞而凶凛,那对丹凤目更是杀气泯然。

此时,此刻。张飞感觉到关羽那浓烈可怕的杀气后,只觉就算是诸天神魔,自家二哥都能一杀!

“马家小儿,算你厉害,不过此番耻辱,我关云长总有一日会找你一雪前耻的!!”关羽喝声如雷,浑身气势赫然迸发,只见一条青龙相势冲天而起,盘旋在夜空之中,隐约间,竟仿佛还能听得龙啸之声,好不骇人。

受到了一生之大辱的关羽,竟也触碰到了瓶颈,恐怕只要再经过一番生死大战,就能冲破瓶颈!到时其实力到底会有多强,实在是不敢想象!

可马纵横却是丝毫不惧,那一双睥睨天下的眼眸,闪烁着无比绚丽的光芒,仿佛把夜空都给照亮了,所有人都被他那一双眼眸所吸引,只见他只是淡淡地咧嘴一笑,喝道:“恭候大驾!!”

“走!!”立下战言后,关羽也不废话,转身就走。张飞虽怒,却也只能大叫几声后,遂也跟随离去。马纵横却也无继续引兵厮杀,见关、张率兵撤远后,便下令退兵。

于是,两军的一番大战就此结束。马纵横连挫刘关张兄弟三人之事一经传开,三军无不士气大震,皆以为自家主公乃是天下第一,皆视若鬼神。

另一边,却说关、张与刘备的部队会合后,兄弟三人一经商议,也是明白眼下局势,当夜立刻撤兵数十里外,同时急是派人前往刘岱处救援。

到了次日,马纵横依程昱之计,趁三军士气正高,率兵杀往。张飞急欲出战,却被刘备拦住,又是引兵撤后。马纵横倒也不怕深入,一直追出东郡边境。刘备见之暗喜,以为马纵横屡屡得捷,心生傲气,以致有所松懈,便是与之且战且退,想把马纵横引诱到兖州腹地,想着一等各方援兵来到,便是合众齐攻,一举扳回劣势!

马纵横见之,与程昱一下商议,便大概了解刘备的主意,暗笑刘备不知人心,遂是一路强攻猛打,关、张两人因有所顾忌,并未有全力以赴,加上士气低落,如何抵挡得住马纵横麾下正是士气如虹的虎狼之师,遂一连半月,连败数十阵,折损过半兵士。马纵横更是率兵一路从东郡边境杀到了济阴。哪知济阴各城县的兵马,听闻天下第一的刘备还有其两位拥有万夫莫敌之勇的义弟,都败在了马纵横麾下,而且经大小战数十余,竟无一得胜,自是畏惧不已,各都惶恐不已,就怕马纵横来攻,加上又无刘岱号令。于是各个都只顾把守城池,不肯出兵来救。

而刘岱为何见死不救,袖手旁观呢?

且把时间追溯回到半月之前。却说当时在冀州邺城内。正见邺城大殿内,袁绍面色黑沉得似要滴出水来,双眸阴鸷可怕,猛地一拍奏案,怒声吼道:“两个没用的废物!!河东空虚,兵力不过五、六千余,其中大半还是俘虏、新兵,你等两人,一个是我臂膀大将,号称万人莫敌,一个是出自名门之后,自幼读遍兵家战法,率近两万余众,兵力多于彼方近数倍之多,本该给我打下一场漂亮的战役,夺下河东。这下倒好,不但不能夺下河东,还把近两万大军损耗殆尽,蒋义渠等军中士被击杀近有数十之众!!就连逢纪也被张辽给擒去了!!试问我要你等二人有何用哉!!!?”

只见袁绍口沫喷张,暴跳如雷,怒得整张脸都变得狰狞起来。那正被他骂得狗血领头的赫然就是他作为依仗的臂膀大将颜良还有一直颇为受他重用的外甥高干。

“主公息怒,当初我俩误信高伯阳那奸贼会眷念昔日情义,识得时务,转回来投。哪知他竟虚以委蛇,步步诱得我等强攻安邑固城,又虚报军情,言城中箭矢将是用尽,使得我等只顾强攻,可城内箭矢却是充足,我军日夜攻打,又遭敌人乱箭强拦,死伤愈多。后来我军又中计,见城门打开,以为高伯阳开门来降,贸然冲入,遭到伏击,那时全军苦战多日,本就疲惫不堪,故而瞬间便是兵败如山倒,再加上王方那鼠辈竟然忽然造反,强夺辎重后,更放火烧营,我军措手不及,最终落此大败。此全乃末将错信奸人,不识兵法之过也,甘愿受罚!”颜良低着头,想到当日种种耻辱,浑身都在抖颤,心里万般的不甘、悔恨。

“主公,我身为副将,这察识敌情本该是我本分,却是我非但不能识破敌人奸计,反而屡屡中诈。颜将军信我,故也被高伯阳那奸贼诈去,我心知万死难辞其咎,愿奉上项上首级!!主公大业左右还需依仗颜将军之勇,还盼主公莫要错怪颜将军,末将愿一力承当!!”却见高干满脸痛悔之色,一副愿为错过,慨然赴死的样子。颜良一听,心里又惊又是感动,连忙也为高干求情。

袁绍见两人都非怕死之辈,也愿为错过承认责任,甚至不惜赴死,这一下怒火便也褪去大半。

竟然事情已成定局,且颜、高两人留下还有重用,袁绍心知重罚他俩也于事无补,自也不忘施以恩惠,冷声道:“够了!这番却是我太小觑那马家小儿的部下了,由其是这张辽,我倒也没想到这是个能够独当一面的虎将帅才。

为君主者,不能料敌,调拨有误,方为大过也。我也听闻,你俩虽屡涉险境,但却都不惧死,还曾几番拼死作战,意图提起士气,可谓是勇气可嘉。

我素来赏罚分明,你俩吃了败阵,损耗如此多的兵士,自然要罚,且降官三阶,夺一年俸禄,罚款所得,皆用来做抚慰金。又赏你俩愿拼死作战,保存我军颜面,各赏黄金三百两,盼你俩引此为戒,吸取教训,他日再上战场,也要保持勇悍无畏的作风。”只听袁绍侃侃而言。颜良听了,泪水早已留下,激动不已,叩首便拜:“败军之将何德何能,受主如此宽恕,愿把赏金皆分以战死部下的家属。”

“末将也愿把赏金奉上,还请主公答应。”高干也是十分感动,连忙接话说道。毕竟此番大败传出后,对于袁绍各部大军都颇有影响,两人亦是明白,袁绍要扣下他们一年的俸禄,也正是要用来抚慰那些战死将士、兵卒的家属,以安抚军心。否则,日后谁还愿意在阵前拼命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