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离间计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咻~~!!!

恐怖的破空之声,足以代表来箭之迅疾,典韦大喝一声,把马勒住,箭矢快要射到时,拧起银犼戟赫然劈下,起式之快犹如迅雷。

‘啪’的一声,刚好打中,箭矢顿是爆开。

“好敏捷的身手!!”在那诸犍相势发起处,夏侯渊面色微变,暗暗惊叹道。

“时间紧迫,顾不得那所谓的义德,渊弟你我携手一起杀了这典韦!!”蓦然,夏侯惇怒喝一声,他却也知道如今陈留局势紧迫,容不得拖沓,为了大局着想,也不怕被人耻笑,这下一声令下,便要和夏侯渊一齐夹攻典韦。

“好,惇哥你杀马,我射人!!”夏侯渊双眸,精光一射,立刻也抖数精神。

典韦恶目一瞪,眼看两个超一流的武将要来夹攻自己,不惧反奋,冲天怒吼,万恶犼兽相势又是盛大几分。

“嗷嗷嗷~~!!尔俩鼠辈,尽管来吧!!”典韦吼声一起,夏侯惇那双锐利如獬豸一般的眼瞳,顿射出两道绚丽光芒,身子一动,宛若跃起的獬豸,须臾逼近典韦面前,拧刀便望他坐下战马赫然砍来。

与此同时,夏侯渊亦早就张弓,听那处响起一声弓弦暴响,疾箭倏地望典韦飞去。

眼看典韦人马皆受攻击,几乎同时而来。典韦却是不惧,先是一戟往下猛砍,悍然逼开了夏侯惇,眼见箭矢斜刺里已到他左边面额,须臾就能射到。典韦挪身就闪,竟刹那避开箭矢的袭击,其反应力之快,其敏捷性之高,实在教人叹为观止!

“他娘的,又是一头活生生的怪物!!”眼看典韦的可怕,饶是高傲如夏侯惇,也不由怒声骂了起来。当初他在虎牢关,遇到吕布时,本以为如此匪夷所思,令人绝望的怪物,天下仅此之一,如此在想,也算对心里一个慰藉。就算后来典韦犹如横空出世一般的登场,更和吕布交持百合,但始终还是败了,那时夏侯惇又以为若是换了自己,拼死搏之,对上吕布,坚持百合不败,也是有可能的。而当吕布死后,夏侯惇为之下场怜惜之余,却又暗暗窃喜,因为他觉得自己日后还是有机会染指‘天下第一’这个名头的。他根本就不把那个偷窃了吕布名头的小人看在眼里。

但如今,当夏侯惇发现自己与典韦的实力,恐怕根本就是不在一个层次的瞬间,他才知道自己太小觑典韦了,也太小觑吕布了!

“啊啊啊~~!我就不信对付不了那怪物,还对付不了一头畜生!!”

就在夏侯惇念头须臾转过之后,他就像是恼羞成怒一样,猝是爆发起来,俨然一副拼命的架势,舞刀逼近典韦马下,只顾乱砍骤劈,对准的都是典韦的战马。典韦面色一变,没想到夏侯惇忽然发作,拼死来战,竟只为了杀一头畜生,忙是拧起一对银犼戟,急挡快拨。电光火石之间,眼看两人刀、戟飞碰,这人要杀马,那人要护马,一时间相持不下,两方人马都是看得激动不已。

与此同时,典韦军那忽然暴起几声喝骂,几员将士忿而杀出。原来却是夏侯渊又以弓弩发起袭击,典韦因此遭到连累,其坐下战马,脖子处瞬间被夏侯惇的龙牙精钢刃劈出一道血花,还好典韦勒起够快,否则刚才那一刀,早把典韦坐下战马的首级生生砍下来。

咻~~!!冷箭又是射来,典韦面色一恶,大骂卑鄙,忽地往右边便是跃起。夏侯惇一步突进,双眸凶光骇人,举刀奋然一劈,那战马前首顿时裂开两截,血液飙飞,瞬间染红了夏侯惇。

“以二敌一,夏侯兄弟你俩还要脸么!!?”

“没错!!天下人都说,曹孟德麾下的夏侯兄弟乃盖世英雄,今日见之,不过是技不如人,只会使些阴谋诡计的狡诈鼠辈!!“

却见典韦麾下两员部将一边驰马来援,一边嘶声怒骂。

“小心!!!”就在此时,眼见部下来救的典韦,无喜反惊,急声叫道。就在他话音一落,只听‘啪啪’连声弓弦震响,那两将立是各自发出一声惨叫,皆应弦落马。

“哼,我俩兄弟还轮不到你们这些上不了舞台的小人物来评论。”只见冷箭发起处,夏侯渊面容冷酷,眼神冰寒,射死那两个出言不逊的敌将后,立拍起马来,张弓在手,望典韦处瞄准,口中喝道:“惇哥~!那典恶来已无战马,他逃不得了,此时不杀他,更待何时!?”

夏侯渊的喊声响起,曹操军那顿时呼声大震,各部人马无不振臂高呼,大喊夏侯兄弟之名,为其助威。另一边,典韦军阵内,各将士见夏侯渊箭艺了得,却都不敢再是贸然出阵,只能各个嘶声怒骂。

“哈哈,仁哥怎么样!?我都说了,元让和妙才一定能赢!!”曹操阵前,曹洪大声笑道,兴奋不已。曹仁听了,却依旧一副毫无表情的冷淡面容,眉头微微皱了皱,道:“不,典恶来虽失战马,难以归阵,但岂不知,被断了后路的恶兽,才是最可怕的。”

曹洪一听,不由面色一变,正想和夏侯兄弟说上几句好话,忽听嘭响迭起,连忙望去,立刻看见战场上,典韦提起双戟,猛攻暴砍,那巨大的身姿,尽显残暴凶恶,好似要把夏侯惇砍成肉酱不可。两人交缠得是紧,只不过却是夏侯惇落尽下风,被典韦死死地压住一头,被逼得险象环生,如此下去,就怕坚持不了多久。不过,夏侯惇又岂会坐以待毙?

绝望、羞耻、忿怒、畏惧一干情绪,令夏侯惇简直生不如死,就像是一面面墙壁把他给围住,然后不断收缩,要将他生生地压迫至死。

四面徒壁,犹如困笼,不想落人之后,不想就此羞辱地死去…

唯有冲破!冲破这困笼!!

“典恶来,莫要在这逞凶斗恶,老子不惧你!!!”蓦然,夏侯惇一声暴喝,瞪圆大眼,眼瞳如针般竖起,就像是一头暴怒至极点的怒兽,猝然暴发起来。

霎时间,那獬豸相势再次显现而出,渐渐变得明显起来,其势犹如烈火焚烧,越来越是旺盛。

“想要突破瓶颈!?先问过我手上双戟!!”典韦一看,凶恶如斯的他,也不由暗叫不好,急是提起双戟扑去,万恶犼兽相势也遽然显现而出,看似要来与夏侯惇搏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击败!

“休想靠近我惇哥!!”突兀,一声怒喝骤起,只见连道箭矢,如飞珠连发,倏地射了过来,典韦忙是挪身往后便退,箭矢一根根射入在地,竟成了一个简约的栏栅,挡住了典韦的去路。

典韦瞪圆恶目,猛地望向夏侯渊,咬牙切齿,此下虽有意急除夏侯惇,但又怕夏侯渊暗中偷袭,以他箭矢之精妙,典韦实在不敢保证自己在与夏侯惇搏杀之时,还能每每都能避过夏侯渊的偷袭!

夏侯惇正在突破,夏侯渊虎视眈眈。

局势,瞬间反转!占据主动权的,明显已是夏侯兄弟这边了!

就在曹操军暗暗兴奋、激动,典韦无不担忧、急躁之时。曹操阵内,却有一人做出了与所有人都迥然不同的反应来。

微风拂过,长发飘扬。戏志才用手遮了遮头上太阳,不紧不慢地向曹操笑道:“太晒了。诸军劳苦,主公何不就此撤兵?”

戏志才此言一出,在其周边诸将无不诧异,各个惊得把眼瞪得斗大。曹操听了,挑了挑眉头,眼神里只露出一丝疑色,不过很快便是闪过,一举手,淡淡道:“传我号令,鸣金撤兵。”

于此同时,在典韦军阵前,武凌面色大急,怒声喝道:“夏侯兄弟以二敌一,将军有险,我等岂可见死不救!!?”

喝罢,武凌一拍马匹,纵马便出,几个胆子较大的将领见了,便也一咬牙,纷纷驰马赶出。

猝然,鸣金号角声陡起,出自的却是占据上风的曹操军阵那。夏侯惇一听,面色陡变,眼里又惊又怒,快把钢齿都要咬碎,最终还是转身离去。典韦则是皱了皱眉头,心里先是以为是诈,然后又看了看夏侯渊,见他持弓瞄来,便也不急着去追。

一阵后,武凌等将赶到,武凌连忙把战马让予典韦,都正惊疑曹操军为何忽然鸣金收兵之时,却见曹操军果然缓缓开始撤退了。

“适才夏侯兄弟分明占据上风,那曹孟德为何忽然却下令撤兵?”武凌看了好一阵,也看不出端倪来,不由疑声呐呐道。

“哼,我看那曹孟德是俱怕恶侯之勇,唯恐他那两员大将有所折损,才吓得下令撤兵。我就说恶侯勇猛无敌,自吕布死后,谁还能斗得过他?”典韦麾下一员将领听了,好似为了掩饰刚才自己的胆怯,开始在大放厥词。

典韦却是一收脸上恶色,默默地看了曹操军方向一眼后,遂把马拨过,道:“彼军已撤,我等也回去吧。”

说罢,典韦纵马就走,武凌则与另一将共骑一骑,几人一骑遂向阵内赶回。

却说典韦军回到城内,他与夏侯兄弟的惊天一战,早已传得是满城风雨。只不过,后来曹操忽然撤兵,倒是衍生出不少流言蜚语,加上当初在虎牢关时,典韦正是有了曹操的竭力举荐,方能一举成名,名震天下,如此一来,自又使人遐想连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