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离间计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陈留城郡衙大殿内,张邈听完心腹将领报说后,面色连变,遂是令出。那将领刚走,张邈整张脸立刻便得阴沉可怕起来,双手捏紧成拳,暗暗想道:“那曹孟德素来就看重典恶来,如今却暗施恩惠,若是那人还未被抓,我倒不用担心典恶来会反。

只恨我当初一时大意,如今酿成大祸,再有典恶来如今在军中声威之高,甚至比我这个主子还要厉害!一旦他要作反,后果定当不堪设想!!

这难得袁本初愿意为我出头,令休陈留战事,只要再坚持一段时日,袁本初知得曹孟德不肯撤兵,或者一怒之下,就会派来援兵相助,如此一来,陈留便有救了!如今关键就是典恶来这人到底能不能信得过!!”

想到此,张邈不由心头揪紧,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大气。这时,忽然外头来报,说典韦来禀报战况。张邈立刻精神一震,遂是召入。典韦随即踏入殿内,跪下拜礼。张邈笑脸而迎,急是叫起,然后听典韦把战况报毕,不由笑道:“恶来真不愧我麾下樊哙,有你把守陈留城,我可高枕无忧也。”

典韦听了,却知张邈为人懦弱而又多疑,恐怕此时已在怀疑自己,不由震色而道:“当时我与夏侯元让正快分出胜负,不过他有夏侯妙才在旁掠战,此人箭艺超群,若真是搏杀起来,我也不敢保证能够赢下。可奇怪的是,曹操忽然下令撤兵,实在诡异。就怕有人借此大做文章,离间我与主公。末将对主公忠心耿耿,还望主公不吝信任。”

张邈闻言,却是哈哈大笑,道:“恶来多疑了,你为人忠义,我岂会不知。那曹孟德想要离间你我主仆?那他就是愚蠢至极了!我也不瞒你,就在今早不久前,我收到袁本初的令书,他以北联盟主的身份,令休陈留战事。此人素来好面,若是曹操不听,他必引兵来救,到时陈留之难,若得以解,你就是第一大功臣!”

张邈这一席话,却是在安抚还有利诱典韦。典韦倒也听出了张邈的意思,心头暗暗一叹,显得有些落寞,道:“为将下者,为主征战,马革裹尸,乃本分也。恶来不敢奢望重赏,只盼能为主效命,全以忠义耳!”

对于典韦的肺腑之言,张邈却没听进去,反而倒是捕捉到典韦脸上的落寞之色,不由有些不悦。听罢,张邈便是皮笑肉不笑地道:“恶来之心,我自是明白,你厮杀一日也是疲劳,便先下去歇息吧。”

典韦听了,遂一拱手领命,便是退了下去。

却说,到了次日。曹操又派兵来战。这回来挑战的却非夏侯兄弟,而是曹仁和曹洪这对同族兄弟。典韦遂又引兵出战,阵势一摆开,立刻纵马杀出。三人如走马灯般杀了五、六十回合,胜负难分。忽然,曹洪虚晃一刀,便先逃去。典韦正欲去追,却遭眼疾手快地曹仁袭击,连忙躲闪,正怒欲来与曹仁拼杀时,曹仁却又逃去。典韦大怒不已,兼之又欲向张邈证明忠心,遂是驰马猛追。

哪知曹操早有准备,但见典韦杀到,一声令下,夏侯渊领着十数个善箭将领,齐齐发射。典韦一时冲得正急,勒停不住马匹,反应过来时,坐下战马早被乱箭射死,自己也滚翻在地。

“张邈偷袭我部,擒我家眷,翻脸无情,更失道义!!恶来乃当世豪杰,岂甘心在这卑鄙小人麾下效命!?迟早必遭其祸害!!我对恶来赏识已久,但若恶来愿投,我誓必与国士之礼而待之!!”这时,却见曹操骑着乌黑油亮,飞驰如影的绝影宝驹,倏地冲出阵外。

典韦听了,却是大怒不已,瞪眼张嘴,嘶声喝道:“曹贼你当初走投无路,却是我主收纳了你,如今你却想反客为主,逼宫弑上,我岂会降你!!?”

只听典韦骂声盖天,声色俱厉,曹操麾下诸将听了无不忿怒至极,各个扯声喝骂,都似要与典韦拼命。曹操听了,反是长叹一声,一举手,骂声顿止。

“我视恶来如肱臣心腹,恶来却视我背主乱贼,苦哉,苦哉!诶,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下回但若相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人呐,把爪黄飞电取来。”

曹操此言一落,一将立从阵内牵出了一匹通体雪白,四个黄蹄子,体态威武壮大,嘶声如同雷鸣,傲气不可一世,简直就如天上神驹。

曹仁看了,不由面色一变,喊道:“主公,绝影和爪黄飞电都是你的爱骑,由其这爪黄飞电,平日里你都舍不得骑它。你眼下怎要反赐予死敌!?”

而此时,典韦早就被那威武健壮的爪黄飞电给迷了眼,就像是见到了一个倾国倾城绝世美女一般,连吞唾沫,眼睛瞪得有多大就有多大,听曹仁一说,不由面色陡变,露出几分失望、不舍之色,心中便有刀割似的感觉。

“诶,你却是不知,这头爪黄飞电实在过于健硕高大,高傲且好斗,非盖世豪杰都驾驭不了。我竟不能驾驭它,何不把赠予配得上它的主人?”曹操话音一落,诸将无不变色,皆暗叹曹操爱才如命,如此神驹宝马,换了是谁,就算自己驾驭不了,也舍不得赠予别人。

在古时,马的地位极高,由其是名驹宝马,有些财主、侯爵为了得到一匹宝马,更不惜豪砸千金,甚至用些还愿用地用城去换!

“真英雄贤君也!”典韦听罢,对曹操的敬佩,已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若非道德忠义的枷锁,他恨不得立刻就跪下向曹操投诚。

无论是他人格的魅力还是爱才之心,亦或是他在战场上犹如游戏人生,潇洒不羁的风采,无一不令典韦心悦诚服。

可惜,曹操是敌方之主,而他是绝然不会背主投敌的!

“曹公有心,但死敌之礼,恶来不敢受之。曹公待我恩德这辈子,恶来恐无法报之,只盼若有下辈子,愿做牛做马,以报曹公的知遇之恩!”说罢,典韦拱手鞠身重重一拜。这时,他的麾下不少部将已是赶到,见典韦在向曹操拜礼,无不变色。眼见典韦正要转身离开时,蓦地那爪黄飞电嘶鸣一声,前蹄一跃,那将领哪里牵得住它,被扯了足足数丈远,才不得已撒了手。

眼见宛若飞虎猛狮一般的爪黄飞电,以极快的速度向典韦冲来,其麾下部将都吓得面色大变,纷纷急呼小心。

典韦却是眼神发光,与爪黄飞电的那对充满人性的马目对视在一起,竟各有斗志闪现。

说是迟那时快,爪黄飞电倏地冲到典韦面前,典韦急是纵身一跃,便是跳到爪黄飞电的马背上,还未来得及抓住缰绳,爪黄飞电立刻纵横飞驰起来,使得典韦摇晃不止,险象连连。眼看典韦就要摔落,却听典韦忽地一声怒喝,双脚夹住马腹,哈哈大笑起来。

“听闻绝世宝驹都会择主,此言不虚也。”曹操看了,轻叹了一声,望着典韦和爪黄飞电结合起来的身影不由笑了起来,然后转身向戏志才说道:“第二日已过,明日若取不得陈留,你当若何?”

曹操此言一出,不少将领都向戏志才投来忿怒的眼光,由其是夏侯惇和曹仁,眼里更有几分冰冷。他们一人是曹操麾下第一先锋猛将,一人是曹操麾下最善于行兵打战的将才,原本都以为这爪黄飞电迟早是自己的爱骑,没想到竟然被一个敌人给夺去了,而恰恰正是戏志才一手造成的,若是他不能完成计策,别说曹操绕不过他,他们俩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他!

“愿把项上人头奉上。”戏志才难得把面色一肃,震色而道。这一下,众人听了,很快怒火褪去,竟然别人都敢把命赌上,就凭这份胆识,就值得敬重了。

不久后,曹操军便又再次撤去。典韦引兵回到城下,猝然城上一片人头涌动,张邈之弟张超,满脸怒色,在城上指着典韦喝道:“弓弩手听令,给我射死这叛徒!!”

“将军且慢,恶来无罪!!”典韦一听,顿是神色一变,急是喝道。城上兵众都敬重典韦,都不欲射箭。张超暗暗观视左右,心头对典韦更是忌惮几分,冷声骂道:“典恶来,你休要诈我,你若无心叛主,又怎敢在阵前接受死敌赠礼!!除非你立即杀了你那坐下战马,以证忠心!”

典韦一听,顿是面色大变,其坐下爪黄飞电,好似听明白了张超的意思,立刻高扬马首,发出一声如雷鸣般的嘶鸣,吓得张超面色一变。

典韦听之,更是万般舍不得。这时,在典韦旁边的武凌,灵机一动,忙是喊道:“此匹战马,乃是从敌阵逃出,恶侯趁机夺下,岂是死敌所赠?我等众人都可证明!!”

武凌此言一出,典韦的部将连忙纷纷应和,其部兵众也一齐喊起,声势颇为浩大。

“将军,这典韦在军中声威极高,此下若我逼得他太紧,恐怕他就此背离,陈留城无他坐镇,恐是危矣。何况他若有心叛主,何不先把他引入城内,再与主公商议,到时再是动手也是不迟。”张超副将卫兹在旁疾声向张超劝道。张超听了,也觉是理,方才令人打开城门,让典韦入城。

却说当夜,张超与典韦今日在城下发生冲突之事,已经传遍了城中,不少百姓都在担心军部不和,陈留不保,城内渐渐弥漫起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氛。

“什么!?这典韦竟敢在阵前接受了曹操的赏赐!?如此明目张胆的叛徒,尔等为何不在城下迅是杀之!?”只见在陈留大殿之内,张邈怒发冲冠,听完张超所报,整个人气得几乎跳了起来,扯声喝道。

“主公息怒,我却又怕这是曹贼的离间计。何况典韦在城中声威极高,若在城下厮杀,就怕城中有不少人会怒而造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