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戏志才计定陈留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卫兹急是跪下,解释起来。。。张超遂也跪在地上,眼神阴鸷,道:“哥哥若真有心杀这典韦,何不趁现在他并无防备,就此下手?”

张邈一听,这下倒是自己犹豫了起来,在堂上来回走动。毕竟杀了典韦,如自断一臂,到时军心动荡,陈留如何保住?但若不杀典韦,而他却真与曹操私通,一旦发作,陈留瞬间就会沦陷。

“诶,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急于除去这曹孟德!”张邈满脸痛苦地长叹一声,心里苦涩不已。他并不后悔收留曹操,因为曹家在陈留的势力本身就大,且当时曹操早就暗中招兵买马,当时他刺杀董卓虽不成功,但却成了天下人的英雄,若是他拒绝收纳曹操,先不说曹家发难的危险性,他自己却也不想成为被万夫所指的无情之人,到时若有人对此大做文章,他甚至还会成了与董卓狼狈为奸的奸贼。

所以说,是否收纳曹操,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但当他在决议是否对曹操动手时,却又不同。当时他大可不必急于铲除曹操,等曹操回来陈留后,再是召见他进城,趁他不备,一举杀之,也是可以的。

可又想当初,曹操兵败李催,经历九死一生后,眼看他便将就此一蹶不振,可谁又想到,他竟然得到了那些流民、难民的支持,在半月之内,瞬间得到了数万精兵,力挽狂澜,甚至如今兵逼陈留,逼得他将近是走投无路!

似乎感觉到张邈的无奈和痛苦,卫兹脸色一变,忙是安抚道:“大哥且也不必如此灰心。其实如今城内也有不少对典韦不利的流言蜚语,若是他再敢有丝毫轻率的行举,便速是除之,然后只顾死守城池,快速地安抚城中军民,宣告他种种叛主之主,城中军民经过这两日的事情,不少人心里都有个数,到时只要主公亲自出来,城中军民定会大多信之。”

张邈一听,沉吟一阵后,也是下定决心,颔首道:“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于是,一夜就此过去。终于,到了戏志才与曹操约定好的第三日。这一回,曹操依旧率兵前来搦战。张超见了,与卫兹一对神色,两人皆想尽早判明典韦是忠是奸,好尽早安稳局势,于是便有速教典韦引兵出战。

典韦本还以为张超对他起疑,不会再轻易启用,这下得令,不由精神大震,暗想今日非要杀上曹操几个部将不可,立是引兵慨然冲出。

少时,在陈留城外,两军再次对峙。典韦纵马先出,高举一对银犼戟,怒声大喝,嘶声搦战。

曹操阵中诸将,见典韦凶恶,皆露惧色,不敢轻出。这时,戏志才却是一笑,向身旁一人笑道:“今番戏某项上首级能否保住,可要依靠赵兄弟你了。”

那人浑身却在颤抖,听了,转过头来,满脸都是苍白畏惧之色,急道:“军师,若是那典恶来不顾旧情,那我该如何是好?”

此人赫然正是赵宠!原来当初荀攸派人去救曹操家眷时,戏志才特意又吩咐他把赵宠一并擒来。而自从虎牢关一役后,赵宠再不得张邈宠用,每日空闲在家,反倒是典韦却成了张邈身边的大红人,更成了整个陈留城军民心目中的大英雄。心里又嫉又恨的赵宠每日只知喝酒玩乐,自暴自弃,到处惹事,城里的人知道赵家对典韦有恩,便都是忍了。所有人都对赵宠避而远之。

没想到,后来赵宠忽然失去行踪,城里的人都是窃喜不已。又因赵宠痛恨典韦,见了典韦就骂,所以典韦也少有去见赵宠,平日里特地请张邈派些人照顾赵宠,以免赵宠惹出事非。

而张邈表面答应,心里却又懒得理会赵宠,后来忽然得知赵宠失踪了,却又不敢告说典韦,便一直隐瞒此事。

可谁又想到,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竟被擒到了曹营之中,而且似乎还成了戏志才计策中最为关键的一环。

“别怕,那你就先下面等着,戏某随之便来。”戏志才笑得极为灿烂,看得赵宠连打寒战。

“时间不早!快去吧!”这时,夏侯惇忽然大喝一声,吓得赵宠一紧张,忽地一揪缰绳,坐下战马受惊,立刻奔飞而出。典韦见得有人出阵,顿时神色大震,一声怒吼,驰马迎去。

可就在两人距离越来越近时,典韦浑身恶煞杀气,陡地散去,还发出‘咦’的一声,暗暗道:“这人怎和赵宠这般相似!?”

就在典韦起疑间,赵宠却是替他解答了心中的疑虑。只见他满脸惊悚慌乱之色,招摆起手,急声喊道:“典大哥,可还记得昔日赵家恩情耶!?”

“赵宠是你!!”典韦一听,顿时面色大变,急把爪黄飞电勒住,死死地瞪着赵宠,又惊又怒地喝道:“你怎么会成了曹操的人!?”

赵宠被典韦瞪得心里发凉,哪敢怠慢,急答道:“典大哥有所不知,不久前曹公派人借地道入城营救家眷,便也把我一并救了。典大哥,曹公礼贤下士,风采过人,乃不世明君,难得他如此赏识你,这可是你一百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啊,何不快快来降,你我兄弟协力,就在曹公麾下,闯出一片天地来!!”

“赵宠!!你身为人臣,当以忠义为先,岂可叛主!!!”典韦闻言却是大怒,又想赵父当年为人忠义,教会了他不少道理,怎就生了这么个不忠不义的孽畜,心中满是悲凉。

赵宠倒也被典韦吓得肝胆欲裂,但想到自己的任务若不能完成,恐怕是必死无疑,心想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忙强壮胆气,急是低声叫道:“典大哥说得是好,其实那曹操是把我强硬擒来,我一直等待时机,能够与你接话。只是现在曹操还信不过我,不如你先败我一阵。曹操定对我刮目相看,到时我取得他信任,再与你内应外合,大事可成也!!”

典韦闻言,想赵宠为人,哪里肯是相信。赵宠心头一紧,急又喊道:“我来前可立了军令状,典大哥你可要救我哇!!”

“哎!!快来吧!!”典韦见赵宠满脸哀求、恐惧之色,心头一软,便是答应下来。赵宠大喜,立刻扯声喝道:“曹公麾下牙门将赵宠在此,典恶来速来受死!!”

赵宠一声喝起,典韦军阵中的将士、兵卒无不变色,城上的张超、卫兹也是勃然色变。

典韦听这赵宠一喊,暗骂蠢货,心头先是一乱,反应过来时,赵宠便是满脸杀气地举刀冲了过来。典韦立刻拧戟迎上,假装与赵宠厮杀,哪知赵宠根本没有丝毫留力,奋力狂砍乱劈,杀得典韦是险象环生。

“这赵宠有这么厉害么?竟能把恶侯杀得毫无还手之力?”典韦军阵中,一个将士看得目瞪口呆,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呐呐而道。

“不是赵宠厉害,怕是恶侯又心软了。这该死的小畜生,就不知害了恶侯多少回了!”武凌咬牙切齿,脸色连变,顿了一顿,往后面的城上一望,见上头动静甚大,一些兵士更望城门上的位置集中,不由心头一紧,连忙吩咐道:“教诸部人马待会回城时,务必小心。我怕那张超会对恶侯下死手!”

那将领一听,顿是吓了一跳,却又看武凌目光凌厉不像是在开玩笑,才连忙答应,急去传令去了。

另一边,赵宠和典韦越战越烈,僵持近数十回合,竟还未分出胜负。猝然,战况忽变,只见典韦猝是急砍一戟,诈过赵宠后,撤马就逃。

那如万恶化身,与天下无敌的吕布,大战百合不败的典韦,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给击败了!?这份震撼,简直就如晴天霹雳,教人难以相信。

“典恶来,快来与我再战三百回合!!”赵宠在后紧追,更不断大放厥词。典韦又羞又恼,但一想到当年赵父对他的恩情,还是强忍住了怒火,任由赵宠叫骂。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经今日之后,你便是陈留还有那典恶来之主了~!”清风瑟瑟,戏志才满脸笑容,向曹操欣喜而道。曹操听了,把嘴巴一翘,掩不住满心喜意,道:“军师不愧吾之张子房也。”

说罢,曹操精神一震,把马一拨,转向诸将,举剑喝道:“传我号令速速撤兵!”

诸将正以为曹操要大举进攻,可曹操却出人意料之外,下令撤兵。诸将一时反应不来,面面相觑,无不疑之。

“军令如山!!还不快点,莫要我执行军法耶!?”夏侯惇一瞪眼,凶猛威悍,吓得那些将领连忙领命,随着鸣金号角声一起,全军速撤。一直紧追典韦在后的赵宠,但听号令一起,如释重负,忙是拨马逃去。

典韦听得后方又起鸣金收兵的号角,遂把马一勒,眼看赵宠逃去,又见曹军撤去,心中惊疑不定。这时,武凌等将纷纷迎来。武凌见了典韦,急便就问:“恶侯,这到底是怎一回事?那赵宠怎会在曹营之中,而且竟还能把你杀退?”

“此事说来话长,那赵宠被曹操擒去,适才见我,却是有意重投主公,便教我帮他做了一场戏,先赢曹操信任。”

“恶侯糊涂,如今那张超正是对你起疑,待会就怕他不信!而且从今日起,城里就不少流言蜚语,说恶侯你有心私通曹操。这恐怕是有心人故意散布。恶侯你可要!!”

“清者自清,无需多心!”武凌话还未说完,典韦便张口打断,遂一拍马便引兵望城里赶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