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戏志才计定陈留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武凌脸色连变,心里却也无奈,只能暗暗叹气。顶点小说

却说典韦刚到城门下,忽然见城上寒光如同星光闪动,顿时面色大变,急是叫道:“小心乱箭!!”

典韦喝声刚起,其坐下爪黄飞电便立即嘶鸣一声,急是转飞而去。还好军中士、兵众也暗有防备,见得乱箭射来,几个将士急是喝令,盾兵立即持盾赶出,挡下乱箭。

混乱之中,只听一阵阵砰砰震响,接连迭起。眼见扑落的乱箭,不断地在与那一面面盾牌碰撞,饶是早有提备,但在如此密集的乱箭袭击之下,不少将士、兵卒皆中箭而倒,瞬间便死去了近百人。

“张超,我舍生赴死,不惜性命,为主效命,力保陈留不失,你为何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取我性命!!?”典韦眼看自己部下一个个无辜地死去,怒得双眸发红,嘶声吼道。

“典恶来,你莫明知故问,你与曹贼私通,欲夺我陈留城,休想瞒得过我!!”张超手指典韦,竭斯底里地喝道,说罢,又命周围将士下令射箭。

哪知那些将领见典韦神情悲愤,如受了莫大的委屈,不由都犹豫起来。有个将领急道:“将军,这其中或者是有误会,恶侯为人忠义,若真有心要和曹贼私通,陈留焉能保存至今?何况兹事体大,不如先是问过主公,再做决议也是不迟!”

那将领话音一落,周围不少将领也纷纷相劝。张超见典韦依旧有如此高的人望,面容刹地黑沉起来,忽地走近那劝说的将领面前,眼露凶光,毫无预兆地举刀就劈。

唰~!血光飞溅,一声惨叫后,只见那将领胸口喷血,随即扑倒在地。

“吾兄就是眷顾旧情,一直不舍杀这叛徒,否则他焉能存活至今!?昨夜他就早有命令,若典恶来再有轻率媚敌之举,杀无赦!!诸位可都看见了,这典恶来能与吕布厮杀百合不败,却杀不了赵宠那个鼠辈,其中没有端倪,谁肯相信!?”张超伸出一根指头,又是指向了城下的典韦。

典韦闻言,如遭晴天霹雳,无法相信的样子,大喝道:“不可能,主公对我素来信任,绝不可能要对我下此死手!!我要见主公!!再有,适才我在阵前见了赵宠,见他依旧心系主公,正设法取得曹操信任,以使日后能够暗中接应,方才与他做戏一场!!其中若有半句虚言,愿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只听典韦充满悲愤的吼声,震荡天地,城上城下,一干人等无不变色。

这时,卫兹忽然走进张超身旁,低声道:“曹操虽是撤兵,但恐他只是在等待机会,典恶来凶猛残恶,但若被他逃去,日后必成后患,何不如此如此。”

张超闻言,暗喜不已,连忙依卫兹之计去办,遂先教典韦还有他的部署,先是撤后十丈,原地等候。典韦听令,却又不逃不走,一副问心无愧的姿态。

张超冷笑,只以为典韦此举,不过是在博取信任。

少时,张邈的身影出现在城头之上,但见典韦,扯声就骂:“典恶来你本出身卑贱,若非我对你赏识,你岂有今日之荣光。岂知你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如今你见我大不如前,基业难保,竟与贼人私通,要取我陈留,你简直是狼子野心,畜生不如!!”

“主公莫要轻信谗言,我对主公忠心耿耿,此心日月可昭!!”典韦急得瞪圆凶目,扯声叫道。

却说在早前,典韦与赵宠厮杀时,张超便看是不对劲,教人报予张邈。张邈大怒,亲修文书,已在城中各处通报。

“哼,这典恶来仗着自己声威够大,还真以为我不敢杀他!!”张邈在心中暗道一句,遂与张超一对眼色,见张超微微颔首,示意一切办妥,旋即精神一阵,大声喝道:“但若你真未变心,何不把你自己还有你部下的兵器全都放下,再进城内,接受我的盘问?”

张邈此言一出,典韦军中不少部将纷纷变色,其中武凌更是面色大急,忙道:“恶侯,张邈早已下了杀心,若丢弃武器进城,必遭伏击,万不可信!”

典韦听了,眼神里充满悲怆,微微抬头,望向与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张邈,如今的他哪还有以往的谦和、仁慈,简直像是头被人逼入绝路,发了疯的恶犬。典韦很明白,张邈变得如此,都是被陈留的局势逼出来,这半月以来,曹操数万雄兵日日夜夜辱骂作势,张邈担心受怕,寝食不安,早就到了崩溃的边缘,只不过苦苦坚持罢了。

再者,近日来曹军对他屡番做出暧昧的举措,确也难怪张邈会心生怀疑。

“都说曹营之人,善于攻心,果然如此啊。当初我就不该心生贪恋啊。”典韦充满怜惜地抹了抹坐下的爪黄飞电,然后便是翻身下马,一拍马臀,想要赶去。哪知爪黄飞电却是不肯,发出阵阵沙哑的嘶鸣,不断地用马首蹭着典韦,一对人性化的马目里,似还有泪光闪动。典韦心头感动不已,恰巧城上张邈还有张超等人开始催促起来。典韦一狠心,强在爪黄飞电身上拽了一把鬃毛,爪黄飞电似乎极为敏感,惊鸣一声,受惊暴走,转侧奔飞,还把几个兵士撞翻而去。

“希望你日后能跟个好主人吧。”典韦低叹一声,然后便教诸将吩咐左右,都把兵器丢弃。张邈看得眼切,暗暗窃喜。

少时,张邈见典韦与其麾下手上皆无兵器,遂令典韦入城。典韦领命,遂领头在先,拒绝部下让马,亲自率领队伍而入。

城上兵众见状,无不感之忠义坦荡,各个强忍悲苦之色,低着头或是转过头,都不愿去看。

“恶侯,我听闻那小伏波马羲,为人仁义,礼贤下士,当初却是他先向张邈提起恶侯,恶侯才被人得知。后来诸侯皆怯吕布,无计可施时,因张邈曾与曹操提及,曹操再又把恶侯一说,这才有恶侯听钟登将之事。我看那马羲似乎早对恶侯敬崇不已,恶侯何不转投他的麾下,也好过就此去送死啊!”武凌满脸急切之色,眼神真挚,甚至还有几分哀求之色。典韦听了,却是反应冷漠,淡淡地瞟了他一眼,好似能看透他的心思一眼。武凌心头一抖,反倒也像是心里有愧,不敢再说话。

却说,就在典韦入城瞬间,顿是杀声大作,两边早已准备好的刀斧手,一听城上号令,立刻嘶声大吼,各举刀斧,向典韦部围杀过来。

“哇啊啊啊~~!!!我尽忠尽义,怎奈主不信我,悲哉,悲哉!!”典韦岂不知道提防,只不过心里还对张邈尚存一分忠心和希望,可如今见得左右伏兵杀来,那一分忠心瞬间破灭,希望也变作了绝望。

“他娘的,若非恶侯死守陈留,陈留早被曹操攻下来了!!如今恶侯已是说明一切,也把那曹操所赠的宝驹放回,可张邈老匹夫却还要赶尽杀绝,真是无情无义!!我等跟着这般主子,迟早不得好死,不如就此反了!!”

“说得没错!!恶侯和他的部署都把兵器放下,以证忠心,为何却还要残杀忠良!!?”

“想当初北联各路诸侯皆怯董卓,无一敢去追杀,唯独曹公为救天子,慨然赴义,虽败犹荣。如此英雄人物,却因张邈妒心可怕,被张邈诬蔑为反贼。我却看是张邈,看曹公雄才伟略,恐难以驾驭,故有心除之。如今恐怕却也是见恶侯凶猛无敌,难以驾驭,便又妒心大起,想要除去,真是无耻至极!!”

“竟是如此,我等何不救了恶侯,一齐投了曹公算了!!”

“说得对,曹公乃不世英豪,张邈与他相比简直是差天共地,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此言诚不欺我!!”

只听城上一个个将领接连大吼起来。张邈面色大变,还未反应过来,城上先是乱起,只见越来越多的人纷纷往城下冲去,赶往去救典韦和他的部署。

与此同时,城内忽又杀声四起,竟有不少将士也引兵一起造反,却是早前听闻张邈宣告典韦造反,都是不信,暗中各引心腹、亲信就在城中各处准备,这下听闻张邈伏击了手无寸铁典韦军,无不大怒,纷纷前来救援。

“承蒙兄弟们厚爱,典恶来今日若保住性命,此恩此德,将来必当报之!!”却见人丛混乱之处,典韦一手抢过一把大斧,把一人劈死后,拧起大斧,飞砍急劈,又是连杀七、八人,浑身血迹斑斑,如同恶神降世,嘶声吼处,四周敌兵吓得无不退后,武凌还有几个将领也抢到了兵器,连忙赶在典韦周边掩护。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震天长鸣,城门内一阵人仰马翻,惨叫迭起。典韦听得那鸣声,顿是面色大喜,冲杀过去。不一阵后,只见那人丛乱处,人人急是避开,一匹威风健硕的神驹飞冲过来,竟是不久前被典韦赶去的爪黄飞电。

“哈哈哈~~!!我的好兄弟!!”典韦大笑一声,立刻跃身上马,周围典韦的部署见了,无不士气大震,高声呼喝。

局势忽变,城下那些忠于张邈的部将,无不变色,急是喝令厮杀。

“恶侯勿慌,我等愿死命救之!!”猝然,正从城里赶来的援兵里,数将齐声喝起。

这时,城上造反的一个将领也纵声喝道:“恶侯平日里待我等亲如兄弟,每逢作战必为先卒,如此盖世英雄,岂会是反贼!?不是恶侯无义,而是张邈无情!!”

喝声一起,城上不知多少人都在振臂高呼,纷纷喝声回应。张邈、张超见场面已然失控,吓得连忙逃入敌楼之中,卫兹率数百护卫死守在前,可却挡不住势如洪潮的造反军的攻势!

就在此时,城外杀声震天,声势之大,简直整座陈留城都似被震得摇晃起来。

能造成如此威猛的声势,不用多想,张邈瞬间就猜到是曹操军杀来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