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小霸王戏耍曹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就在曹真话音刚落,数十轻骑先是驰马赶到,同时黄盖等人也追了上来。

“这有何难耶!?今日我便要你心服口服!若是你输了,可愿替我引见你家将军!?”孙策眼里光芒闪烁,战意昂然。

曹真英眉一皱,虽然自己自信十足,但看孙策也是信心满满的样子,倒也不敢小觑,不过转念又想:“此人这般了得,却又指名要见曹将军,此中必有要事。我且答应下来,待他来到营中,就凭他这些人,倒也闹不出什么风雨来!”

“小儿反正你如何也破不了我的骑阵,答应你又如何!?”曹真大喝一声,那数十轻骑立刻赶往曹真身后摆开阵势。

“臭小子,你又要胡来啦~!”这时,黄盖瞪起了眼睛向孙策喝道。孙策回以一笑,耸了耸肩膀,道:“事到如今,用这办法不是更省事么?”

“臭小子,你可有把握!?”

“轻而易举!”

“哼!”黄盖见孙策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倒也是信他,故意地冷哼一声后,带着随从退开一边。

另一边,又有骑队陆续赶到,见曹真正与人对峙,正欲来助。曹真却大喝喊道:“都给我守在四周,除了我身后这些人外,谁也不得插手!!”

那些骑队听令,却也是守规守矩,令行即发,立刻各自分散,游走在山林之内,以防孙策等人逃脱。

“来吧!”对此,孙策却是不屑一顾,仿佛就没丝毫担心过自己会输似的。

他这种骄傲、狂妄的态度,顿是激怒了曹真!

“嚣张小儿,看我如何夺你狗命!!双虎猛扑阵!!”只见曹真满脸厉色,一声喝令,左右两翼各有五、六个骑兵立即一齐杀出,皆如猛虎扑食之势,一边左一边右朝着孙策奔杀而来。察觉到来兵势厉凶猛,孙策方渐渐神色一凝,大喝一声,却是不退反迎,奋是冲起。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两边骑兵飞突杀到,前头左右两个骑兵,挺起长枪,朝孙策赫然就刺。另外两边骑兵都在各自准备接应。就在此时,孙策陡地身形一坠,竟是就在左右两匹战马的些许缝隙中滑地冲去,掠过间,快刀疾砍乱劈,都是砍向马腿,只听惨鸣两道,两匹战马立刻翻倒,在后赶上的骑兵都是大怒,瞬间围住孙策,七、八根长枪犹如天罗地网,朝着孙策暴刺飞搠而来。眼看这些骑兵配合娴熟,反应极快,瞬间就把孙策逼入险境,就连黄盖也被吓得面色一变,哪还顾得了那么多,正欲冲上营救。

哪知猝然正见孙策从人丛包围圈中,跃飞而起,伴随着阵阵刀枪碰撞的金属暴响,旋即立刻便见,四人翻身落马,孙策在半空犹如猿猴走壁,落下时连是踏在那些骑兵头上或是肩膀,几个跃动,竟跳到了一匹无人战马上,刚是坐定,又有骑兵凶狠杀来。孙策连忙迎击,酣斗一阵,又连挫二人,从一片人仰马翻的狼藉战场中,冲飞而出。

“好可怕的精锐骑部,若是人数达到千余人以上,怕就算是我,想要强突硬闯这骑阵,不掉层皮,便算是命大了!”孙策眼中露过几分诧异之色,还未回过神来,只听一声怒喝,顿是吓了一跳,忙是强震起精神。

“飞豹突击阵!!”

喝令一起,正见剩下那十、七八个骑兵,两两为队,也是一左一右,轮番飞奔杀出。孙策双眼一瞪,危机之下,终于爆发出无穷战意,大吼一声,瞬间只见在他背后冲天涌起一面模糊的蓝皮尖毛,如虎似狮的唐猊神兽相势。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爆发后的孙策,如同霸王降临,浑身都是那唯我独尊、披靡天下的强悍霸气。曹真那骑阵先头两人,虽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却也被吓得当堂变色,这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恐惧一般,就似恶狼再狠,遇到猛虎雄狮,比它强一级食物链上的霸主,天性就会逃跑一眼!

同时,又听两声凄厉的马鸣嘶喊,那两人坐下战马竟被生生吓死,猝地向左右翻倒在地。眼见有突发情况发生,后面紧跟的两人,立刻一震胆气,嘶吼着,挺枪杀来。

孙策气势愈旺,整个人与似与那唐猊神兽融合一起,飞马迎住,刀如万钧之势,急飞转砍,砰砰两下,那两人皆抵不住孙策恐怖的力劲,被震飞落马。突兀,又是两人左右杀来,孙策挥刀又迎,如此连破四、五队后,又是战得地下一片狼藉,都是滚动在地,哀鸣痛叫的人马。

“此子的厉害,远超我的想象,就算在我军中,恐怕也能排到前五名的位置!!”曹真暗下脑念电转,眼中精光屡现,倒也被逼出了斗志,想要证明自己的同时,也不想被孙策就此赢下胜利,否则他这张脸日后往哪里去摆!?

“嗷嗷嗷~~!!管你是何方妖孽,今日必杀你~~!!”曹真竭斯底里地发出一声怒吼,杀气汹腾,带着两队人马,左右各有两人,加上他共有五人,一齐向孙策奔杀而来。

“就这区区数十人,能逼出我七成实力,尔等值得称赞!”孙策盛气凌人,眼中所露出的敬色,看在曹真和那些骑兵眼中,却是莫大的耻辱,顿是齐声怒吼,朝着孙策加速杀来。

说时迟那时快,左右两边四个骑兵,先是同时杀到,孙策强震神色,挥刀迎住,这四人倒也比刚才那些人,要厉害一些,竟一时把孙策缠住。就在此时,曹真倏地杀到,双眸恶如虎豹,挺枪往孙策面门就刺。孙策正隔开一人刺来长枪,巨大的力劲,更把那人震飞。忽然孙策神色一变,感觉到杀气迎面扑来,忙是挪头一闪,哪知曹真出的却是虚招,猝朝孙策战马一刺,锐利的枪头瞬间就把那战马刺穿。两边剩下的三个骑兵,见是时机,急是各起长枪,就要把孙策乱枪刺死。

“臭小子,小心啊~~!!”黄盖看得也忍耐不住,大吼一声。

电光火石之间,却见孙策又是跃起,曹真没想到他会有此举,猛地就被他扑住。两人滚在地上,兵器都在混乱中,不知何时丢去了,只听两人怒吼叫骂,互相厮打。很快两人身体停住,孙策猛地一手掐住了曹真的脖子,曹真发恶,一拳打在了孙策的右脸额上。

‘啪’的一声,孙策的脸随着惯性歪了一歪,然后缓缓转回了头,那霸气威凛的眼神里陡是杀出两道精芒,口中怒声骂道:“若非我手下留情,适才早能杀你不下十遍,莫要太过得寸进尺了!!”

一拳轰然骤落,如有破山之势,曹真见孙策拳势之盛,顿是肝胆如裂,只觉自己必死无疑,哪知右边耳朵忽是一阵轰鸣,嗡嗡在响,随即剧痛顿生,瞬间好似失去了知觉,却有不但动弹,因为他正被一对恐怖骇人的眼睛给盯着,这对眼睛的主人,就似一头洪荒巨兽,但有不快,张开吞天血嘴,便能把他吞个一干二净。

却见,孙策的拳头,深深地陷入地上,竟还打出了一个不少的窟窿,里面还有几块小石子,如今全都碎裂了。而曹真的耳朵,正是被孙策拳头砸地的暴响给震伤了。那后面的三个骑兵全都吓得目瞪口呆,因只能看到背面,正不知是生是死,忽然只见孙策缓缓站起,遂才听到曹真惨叫起来。

时间飞逝,不知觉中便是黄昏时候。在陈留城东边大营的主帐内,曹仁目光凛凛,如有慑人心扉之威,正与孙策那对充满着不羁放荡的眼睛对视着,丝毫不理会在他前头,分明是这行人领头的黄盖。

“小儿,你从东边而来,再看你年纪虽幼,气度不凡,颇有虎狮之姿。刚才我却也听说,你连挫强敌,无所畏惧,从容笃定。看来是早就经历过生死恶战,更有可能还遇上过天下最恐怖的敌人。我说得对吗?孙家的小儿?”曹仁此言一出,黄盖顿是变色,哪里想到曹仁心思竟会如此慎密,正想如何蒙混过关。

哪知孙策忽然大笑,喊道:“哈哈哈哈~~!!都说曹公识人认才,无人能匹,这一眼就能看出我的身份,实在教小儿佩服得五体投地。此番前来,我爹本是不许,但小儿敬仰曹公久矣,方力求我爹放行,不过却要隐瞒身份,适才失礼,还望曹公莫怪。”

却说孙策当初在颍川一役,酣斗吕布,勇救其父之事,已传遍天下,更因其有昔日西楚霸王之风,又是楚地之人,故已有‘小霸王’之名。有时候,人的声威有好处也有坏处,曹仁正是通过此事,猜出了孙策的身份。

黄盖一听孙策主动承认身份,立刻一颗头两个大,暗想这下子可都全是乱套了。

另一边,曹仁听了,却是罕见地露出一丝笑容:“你错了,我比起我家主公,犹如星星之火比之皓月之辉。”

“哦?不知明公是?”孙策闻言,颇有兴趣地一挑眉头。

曹仁即答道:“虎威中郎将,这东大营的统帅—曹子孝也!”

“原来是曹将军,将军大名如雷贯耳,小儿有礼了。”孙策立刻一笑,拱手就拜,黄盖等人也立刻跟着一拜。不过曹仁却敏锐地察觉到孙策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心中却不和这小儿计较,道:“行了。我自随我主至今,除了当初张邈来犯,守住城地外,便鲜有战绩,比起军中的夏侯兄弟的声威,远远不及。你也不必拍我马屁,我主在城中早已设宴,等候你久矣。你准备一下,待会我便派人送你过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