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曹孙联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孙策闻言,见曹仁颇有大将之风,而且丝毫不计较自己伤了曹真之事,这才面色不由一肃,重重一拱手道:“小儿失言,还盼曹将军莫怪。那我这就退下了。”

曹仁略一点头,便一摆手,左右立是迎去,把孙策一干人送了出去。

待孙策离去后,曹仁眼睛忽地眯了起来,心中暗暗腹诽道:“这孙家小儿,实力非凡,日后恐怕比起那虎父还要厉害几分。再看他适才表现不卑不亢,除了有几分傲气外,小小年纪,便已颇具英雄之姿。我是否当和阿瞒提醒,说明这小儿厉害,恐怕就算要打乱计划,也要杀了这孙家小儿!”

想到这,曹仁心头一紧,便是站了起来,犹豫一阵后,却想孙策不过十六、七,如此风姿卓越的少年,若是就这般杀去,岂不令人扼腕?

曹仁一时,竟动了侧忍之心,摇头叹道:“罢了罢了。像阿瞒说的,那孙文台不过就是个愚忠匹夫,这种人最好利用,日后还可以作为对付袁术的棋子所用,倒也不必急着与他们孙家翻脸。”

夜色降临,却见陈留城中,人来人往,街道上很是热闹,到处都能见到小贩在摆着地摊,各色商铺琳琅满目,酒家都是塞满了人,一片热闹祥和的气氛,哪里是战乱初平的城地。孙策一路走过,暗暗惊叹不已,再想今日在东大营里,见得曹军的盛势,更是感叹曹操的不凡。

少时,孙策和黄盖来到郡衙大殿,便见满堂文武都在等候,正首大座,正是一个又矮又黑,看似平凡至极,但浑身上下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威势和魅力,这种人但凡让人看上一眼,便会印象深刻,想忘也忘不掉。

“哈哈哈,世侄你可来了!曹某可就等候许久,快坐快坐!”这个看似平凡却又不平凡的男人,正是曹操。只见曹操热情相迎,傲如孙策,却不敢丝毫放肆,毕竟曹操的种种英雄事迹,如今早已名誉天下,无论是刺杀董卓还是一手促成北南联军亦或是独军深入,勇追西凉军之事,都是令人由衷地敬服。

“小儿孙策,拜见曹叔父!曹叔父英雄盖世,小儿敬仰已久,今日幸得以瞻仰尊容,实在唯恐。”孙策拱手一拜,毕恭毕敬地施下一礼。黄盖也随着一拜。

不过孙策这从容镇定,有礼谦虚的姿态,反却令一些人心中生起几分忌惮。其中戏志才、荀攸两人都是略微变色,暗对眼神。曹操笑容里,也忽然出现了几分诡异,很快又作出大喜之色道:“哈哈哈哈,贤侄于颍川一役,酣战天下无敌的吕布,更把文台成功救出,这般小小年纪,便如此不凡,这日后孙家有你坐镇,可谓是稳如磐石,你倒放心,今日在此的人,都是我的心腹亲信,你大可畅言直说。”

孙策听了,也是笑起,忙是谢过,但心中却是腹诽道:“曹孟德果非泛泛之辈,看来他早知道我来此的目的了。”

在孙策转念间,曹操又向当初曾有过见面的黄盖打了招呼。黄盖倒没想到曹操如此好的记性,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忙是拜礼见过。

须臾,孙、黄两人入了席。曹操便令宴席开始,随着奏乐响起,一个个娇媚美艳,盛装打扮的舞女,飘飘而入,再看她们衣裳轻薄,肌肤白皙,面貌出彩,一看都是经过精心挑选。

孙策正值年少气盛之年,这段时期,对女色最是好奇,加上平日孙坚还有其母家教极严,鲜有机会接触女色,当下一看如此多的美艳舞女,顿是看得双目瞪大,眼神不断在各个舞女中转移着,看到兴奋时,还不由咽了咽口水,口舌干涩时,又猛是灌酒。这一下来,饭菜倒没吃多少,酒水却已喝了两瓶。黄盖见了,屡是瞪眼,哪知孙策沉迷,后来不得不拉扯了孙策一下,孙策才略有收敛。

曹操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暗暗笑着,心中腹诽道:“古言诚不欺我,所谓食色者,性也。此乃人之本性,何况孙家小儿年纪尚幼,定力差上些许也是正常。”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犹如白驹过隙,转眼即逝。待众人吃饱后,曹操又领头,喝了三巡,便令舞女退下。孙策还显得有些依依不舍,由其见有几个舞女,隐约投来哀怜的目光时,甚至有些冲动想要把人直接带走。

“臭小子,你可千万别中了曹操的美人计,否则此事一旦传出,主公定会打断了你的腿!!”黄盖在孙策耳边低声说道。

孙策一听,不由打了个激灵,脸上还流了几滴冷汗,暗骂自己过于松懈,几乎中计,连忙打醒精神。

“哈哈,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世侄此番亲自前来必有要事,我等不如先把正事谈妥,再是饮酒赏舞也是不迟啊。”只见曹操笑容满脸,这下在孙策眼里却满是危机感,不过想到刚才那些美艳的舞女,心里却又不禁地期待起来,这一顿,便显得有些失神。

“曹公说笑了,我家少主年纪尚幼,对女色还是懵懂,有所失礼,还望曹公还有诸位大人莫怪。再者我主对少主管教甚严,平日里就不容少主有丝毫放肆,我这番带他前来,我主还特地吩咐我要看管好他。我看这饮酒赏舞之事,还是不太适合他。

哎呀,你看我一粗人,说着却把正事给忘了,这是后将军的密信,还请曹公过目。”

黄盖说罢,便把怀内密信取出,这一下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封密信。倒是曹操似早有预料,与戏志才暗对眼色,暗暗一笑。

少时,曹操拆信看毕,笑了笑道:“后将军不惜与其兄翻脸,与我同盟,还真教我感动啊。”

曹操话中有话,此言一出,黄盖面色微微一变,正欲答话。这时,孙策却争先说道:“看来曹公已觉其中大有端倪,那小儿也不必故弄玄虚,以免冒犯,我们就开门见山说吧。”

“曹某最喜欢爽快的人,世侄甚得吾心!”曹操笑盈盈地点了点头,道。

“曹公可有意与袁公路结盟耶?”

“两军为盟,贵为以诚,此非诚心,曹某自是不愿。”

“那好,不知曹公,可又愿与孙家为盟?”孙策突兀来了这么一句,吓得黄盖猛得弹起,似乎全然没想到孙策如此直接。

曹操眼睛也是微微睁大,有些出乎意料,随即大喜笑道:“哈哈哈哈,世侄果然是快言快语。文台本就是国家忠烈,此番为求同盟,不惜让其虎儿亲往,诚心之挚,岂容曹某拒绝!?”

“曹公爽快,那还望日后曹、孙两家能够互相扶持,共创大业,将来匡扶汉室,迎回天子,扫平祸端,让天下重回轨迹!”孙策猛地起身,声音赫赫有力,掷地有声,说罢,举杯仰头喝尽。

“说得好,孙家不愧是一门忠烈,曹某也敬你一杯!!”曹操似乎很是兴奋,立也起身,各席文武也连忙站起,举杯而赞。之后,众人同饮,欢声一片,倒像是和乐融融。

“又如志才所料,攸实在佩服至极,佩服至极啊。”另一边,荀攸则暗暗在戏志才耳畔说道。

“公达谬赞了。”戏志才听了,不羁一笑,淡淡而道。

原来,当日戏志才献计,要保陈留安稳,日后更能够迅速扩张势力,当与孙家结盟为上。当时,此言一出,满堂皆惊。不少人以为孙坚素来忠义,不会背叛袁术。戏志才却是胸有成竹,说袁术无心救国,这与素有匡扶汉室之心的孙坚,可谓是背道而驰,故而两人势必有翻脸一日,为此孙坚也不得不早作打算。只要孙坚使者来时,见得陈留安定繁荣,军中部队强盛,必会主动提出结盟之事。到时,曹、孙两家暗中结为同盟,却又派人放出风声,袁术得知,必定心俱,急把孙坚从前线召回,如此陈留之危便可解也,同时一直以来,孙坚都要依仗袁术补给,袁术一旦断其粮食,两人势必翻脸,待两人恶战豫州,其军便正好趁机夺取,取得豫州作为日后建立的宏图大业的奠基!

戏志才此计一出,众人无不惊为天人,曹操更是大喜不已,视其为他的张子房。

却说,就在曹操意图扩张势力,与孙坚联盟,图谋豫州之时。

另一边,在兖州境内。却说马纵横击败刘备,一路追杀,屡屡得胜,杀入兖州腹地。刘备难挡马纵横,麾下兵马几乎被歼灭殆尽,哪知刘岱援兵迟迟不到。而不久后,在马纵横有意教细作散布之下,刘岱听得他与袁绍结盟的风声,大惊不已,又见袁绍在冀州一直按兵不动,连番遣使催促,都是无用,吓得六神无主,连日来寝食不安。后来,刘备劝他与马纵横暂时休战,更愿为说客前往。刘岱听之大喜,连忙答应,当夜教人星夜赶路前往禀报。

却说,当时马纵横麾下士气如虹,刘备军士气低落,又遭围住,只能死守城地,但若马纵横决意硬攻,倒有机会能够就此把刘备歼灭。

不过,马纵横自己却不是这般想,他心知关、张两人的厉害,就算自己硬攻豪夺,不惜伤亡强取,刘备在关、张两人掩护之下,也大有可能成功逃脱,毕竟马纵横当时兵力不过数千,又要分兵而围,要想把刘备置之死地,起码要数万兵力,或者才有可能。

说实话,深知刘备潜力的马纵横,或者是天下最为迫切想要把他尽早铲除的人了。

但眼下时机未到,马纵横与程昱商议之下,便也卖给刘备一个面子,有意示好。当时刘备也明白马纵横占尽上风,且本就是他引兵先犯,还以为马纵横怀恨之下,多数不肯答应,只不过权且一试,希望以义理说服。

可万无想到的是,这还竟然被他成功了。马纵横先是向他表明忠国之心,又说明当日是刘岱不仁在先,不但残杀东郡太守桥瑁,还欲擒他家眷为人质,不得已下,他才与其决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