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万军取帅首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其实,刘备却也对此有所听闻,不过为了证明自己是汉室宗亲的身份,自又不能不听从刘岱的吩咐,想自己如此自私,不分黑白,当场满脸愧色。

马纵横却又趁机向刘备示好,说明若非看重刘备为人忠义,颇有仁德,卖他一个颜面,此番非与刘岱决一生死不可,说得是声色俱厉。

刘备是感激不已,当即便与马纵横兄弟相称,似乎全然忘了不久前两人才酣战连连,自己麾下部队还几乎被马纵横部歼灭殆尽。

于此,素有忠义、仁德之名的刘备,竟单凭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以一席义理之词,说服了有着‘鬼神’之称的马纵横。

直到马纵横果真撤兵退回东郡,此事一经传出,听闻者无不诧异,惊叹刘备口才了得,竟有着起死回生的本领同时,又暗叹那传闻冷酷无情的鬼神,却也是贯切义理之道,不欲滥杀无辜的英雄,兖州百姓无不对此敬佩不已。

马纵横此举可谓是赢尽名声。可却又不知,这本就是程昱之计,而且还毒辣至极!

就在马纵横回去东郡不久,也正往平原赶回的刘备,却不料刘岱忽然断了粮草供给,刚过清河,竟然还遭到了鲍信与其残部的猛烈袭击。

清河边境外的一处平原,四处杀声盖天,昏黄的天地里,映着血红之色。

只见刘备满脸惨白,面容憔悴,而他的麾下,也各个无精打采,有气无力,好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这些人,已经有七、八天的日子,未曾试过饱腹,而且每日还有急着赶路。原来自从刘岱断了补给后,刘备只觉有不祥预感,急于引兵赶回平原,还好沿路经过几个村庄,村民都听闻刘备的仁义之名,相赠了不少食物,这才得以维持。

“诶,这天下野心之辈,各个都是狼子野心,数我愚钝,醒悟迟也!”眼看早已形成包围圈的伏兵不断逼来,刘备仰头一叹,面上尽是落寞、凄惨之色。

想他当初义无反顾地营救刘岱,更不惜与马纵横这一强敌作战,如今兖州危机一解,这刘岱就立刻断了粮食补给,而且又不知这鲍信是如何得到风声,竟然早就埋伏在此,把他逼入了绝境。

当然,现在刘备还未猜到真正的凶手,他倒以为刘岱竟然要断他的粮食,自然是有心除之,认为通风报信的大多就是刘岱了。

孰不知,这幕后凶手,却是他感激不已,视为兄弟的马纵横也!

确切地说,应该是他麾下的参谋程昱!

原来当初马纵横与程昱商议,程昱认为关、张骁勇,刘备挡不住,却能逃得去。于是,他便教马纵横与之虚以委蛇,与刘备百般示好,尽量地表现得十分的多看重他。

如此,便有了当日刘备以一张嘴,说服了马纵横撤军之事。

后来此事传到刘岱耳中,刘岱听说马纵横十分看重刘备,为卖他人情,竟不惜就此撤兵。刘备还和他以兄弟相称,自是暴跳如雷,恨不得立刻遣兵杀了刘备,不过后来经过王彧相劝,也觉得这有失道义。但难泄心头之恨的刘岱,却也不忘使坏,竟就故意断了刘备粮食的供给。

而程昱早料刘岱心胸狭窄,不肯轻易放过刘备,就算不杀他,大多也会断了粮食的供给。于是他便教马纵横暗修一封密书,传予鲍信,说明刘备军定会被刘岱断粮,教他先是埋下埋伏,待时不正好一雪前耻!

当时,程昱的毒计,可谓是令马纵横心惊胆跳。但程昱有了一句:无毒不丈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心知刘备潜力的马纵横立刻便答应下来了!

“哼,大哥!我看这其中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那马家小儿凶猛善战,对兖州虎视眈眈。刘岱左右还需依仗大哥守护,焉敢通风报信,要置我等于死地!?我看这倒有可能是那马家小儿在暗中捣鬼!!老子最恨这种表里不一,明里与人称兄道弟,却又暗中使坏的小人了!!!”这时,张飞大吼了一声,瞪圆了环目,咬牙切齿地喝道。

刘备一听,顿是变色,立刻忿忿地转头望向张飞,叱道:“你这无情无义的匹夫!!当日马兄弟占尽上风,围城久矣,而我军苦于无粮无援,只能负隅顽抗,若非马兄弟心存仁慈,动了侧忍之心,我等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我等受人恩情,却不能涌泉相报,如今落难,却还心生怀疑,这是什么道理!!?”

只听刘备厉厉喝声,至此还不对马纵横有丝毫疑心,也不知是太过天真,还是太过愚昧。但不知为何,周围的人听了,反而对刘备肃然起敬起来。

“这白痴大哥!!真是气煞我也!!!”张飞一听,钢齿都快嚼碎,气得浑身抖颤起来。

“大哥息怒,我倒觉得三弟说得有些道理。那鲍信与刘岱早就反目成仇,就算刘岱通风报信,恐怕鲍信也不敢轻信。那马羲却又不同,两人本就颇有交情,更何况敌人的敌人便是盟友,马羲和鲍信都与刘岱敌对。若是马羲传说,鲍信定会相信!”这时,却见关羽面容平静地凝声解释起来。

刘备闻言,心头猝地一阵揪痛,连连变色后,叹道:“这或者又是鲍信早就派人暗中打探,得到的消息呢…”

“孰对孰错,如今倒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哥要保住性命,你我兄弟大业未成,岂可就此损落在那鲍信小辈之手!”随着犹如洪潮般的杀声骇然逼近,前头部队已然扑杀过来,后方也有杀兵冲上,关羽轻一挥动青龙偃月刀,闪过一道青色光芒。

“说得是!!如果就此没了命,岂不让那贼人心里痛快!!老子才不让他如意呢!!!”张飞大声一吼,挺起丈八蛇矛,纵马杀去。

“杀呐~~!!!”一声轰天巨吼,只见张飞身上轰然暴发起一面黑魔罗刹相势,浑身尽是凶煞魔气,赫然冲入了人丛之中,左挑右刺,眼疾手快,瞬间便杀死了数个将士、兵卒。

“大哥,就如我等兄弟先前说的,要匡扶汉室,唯有先建立起一方势力,然后再励图精治,扩张势力,如此四海俊杰为求攀龙附凤,才会蜂拥来投。只有实力强了,方能平天下,除奸贼,否则这乱世,何日得以平息?”关羽仰头望着落日,徐徐而道,说罢,一拍坐下战马,舞刀奔飞而出。

刘备望着两位兄弟在前厮杀的身影,本是绝望的心,忽然振奋起来,双眸犹如两团燃烧的火焰,高举手中双股宝剑,嘶声喝道:“诸军听令,随我冲杀,我刘备在此立誓,有朝一日,必建立起丰功伟业,使诸位都能高迁富贵,名利尽收,载入史册!!”

刘备此言一落,那些本是无精打采,甚至连走一步都没力气的兵士,猝然好似是火油碰到了火星,瞬间化作了冲天火焰,各个瞬间身上宛如都涌起了力气,就连一匹匹战马也嘶声高鸣而起,士气如虹,涌若洪潮!!

“我等愿为主公,粉身碎骨,决战到底!!”

“主公,那刘备军好似忽然恢复了士气,莫非那马羲传来的是虚报?”却说,在平原东北方向,有一处高坡,此时鲍信与其麾下诸将,正在坡上观战。

“哼,不过垂死挣扎罢了。”鲍信面容冰冷,冷哼一声,淡淡而道。

“不过,关、张两人骁勇彪悍,也不能太过大意。主公不如先是撤回后营,静候佳音便好。”这时,鲍信旁边又有一将,低声劝道。

“不必了。这关、张多日未曾饱食,又屡日赶路,再是厉害,也不过是强弩之末。我这还俱而后撤,日后传了出去,不是落人笑柄耶?更何况,这关、张杀了我如此多的心腹部下,不亲眼看他们如何死去,如何能泄我心头之恨!?”说到最后,鲍信面色瞬间变得狰狞可怕起来。诸将也知鲍信对关、张两人恨之入骨,便也不敢再劝。

鲍信遂一震色,眼见关、张两人在乱军之中,一人如身显龙相,一人若魔刹化身,不断冲驰骤飞,杀得大军如波开浪裂,脸庞不由抽动连连,就像是给自己壮胆,大声喝道:“我不但不能撤去,还要亲自擂鼓,助威三军!”

却说,关、张两人如今并马一处,舞起两般兵器,就在前头不断冲杀,两人皆乃盖世豪杰,只视这些敌兵犹如土鸡瓦犬,强悍杀突。

只不过两人似也遭到饥渴疲惫的影响,在刚才混乱之中,张飞的战马被枪支刺中,还好关羽来救及时,当时却也被围上的敌兵杀了几处,战马也被扑上的敌兵乱刀砍死。不过,关、张随即很快发起了反击,连斩数将,而且还各自夺下了战马,继续冲杀。

而刘备则在五、六百残兵拥护之下,不断望关、张两人杀开的血路突进。

咚~!咚咚~!咚咚咚~!猝然鼓声骤起,随即四处可听号角响动,诸将齐呼主君擂鼓助威,但凡表现勇悍者,皆有重赏。鲍信部一听,顿是士气大震,纷纷狂扑杀去。关羽面色微变,拧刀环顾左右,快砍急劈,张飞也被截住,大吼连连,强打精神,奋力杀散来围敌兵。

“二哥!!我看这些小畜生都不要命呐~~!!如此下去,我俩却无关系,但就怕大哥那里突破不了啊!!”只见张飞一矛刺中一个奔马杀来的将士后,立又横矛扫开扑来兵士,扯声吼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