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孙家来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原来这小贩本是一个小偷,且又好赌,就在马纵横攻下濮阳不久。看最新最全小说当时这小贩正是欠了一屁股债,妻子孩儿都被债主抓去。为了还债,这小贩竟然胆大包天的想要去郡府里偷,只想着濮阳初平,马纵横和他的麾下每日都是忙碌,每到夜里三更时候,守备由其松懈,于是便想着趁夜翻墙而入。也不知是不是时运太低,这小贩刚爬上墙,就被一群身手高超的神秘人抓到了,收监入狱。马纵横次日见了他,盘问过后,知他不是细作,便和小贩说了一番话,让他改过自新,而且不但令人替他还了赌债,赎回了他的妻子、孩儿,还给了一些银两他做本。小贩感激不尽,至此之后如重获新生,由其勤奋,本是家徒四壁的日子也渐渐有所改善。

不过或者这小贩的样子实在太过不堪,倒是吓得一个胖嘟嘟,扎着双辫的小女娃当场哭了起来。那小女娃一哭,旁边几个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顿令那小贩手无足措。

“呵呵,这些娃儿还笑,大哥你这一番话说得虽有道理,可惜他们却听不懂。”这时,却听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一个英俊潇洒,体格健壮的少年,走到了小贩前,随手塞给了他一些碎银,然后拿了一盘子的喜糖,走到了那先哭起的女娃面前,抹了抹女娃的头,露出灿烂的笑容道:“来,这些喜糖你们都分了吧。”

却见这少年郎面如冠玉,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和那小贩相比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小女娃见了,顿是不哭,俏生生地接过盘子,还不忘有些羞涩地谢道:“谢谢哥哥。”

旁边的孩子见了,也开心起来,连忙围了过来,要分喜糖。不一阵子,这些孩子嬉闹着离去了。

“哎呀,真是谢谢这位小兄弟了,否则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本也是出于好心,没想到却惹哭了这些孩子。刚才那些喜糖全当我送给他们了,你的银两我不能要。”这时,小贩走了过来,把那少年郎塞给他的碎银,都要塞回去。少年郎却是微微有些惊异,可知这些碎银,足够这平常一家人生活几个月了,这小贩倒是舍得,然后笑了笑,道:“这给出去的银两,哪有要回来的理由?更何况,你是做买卖的人,怎么可以做赔本生意呢?”

说罢,少年郎便把小贩握着碎银的手推了回去,小贩却苦笑道:“你这些银两实在太多了,我也找不开。小兄弟你就别为难我了。”

“呵呵,这倒是简单。适才我听你似乎见过这马将军,不知你可否给我说说这马将军的为人。我来自淮南江东一带,听闻东郡自马将军治理之后,不但税赋大减,更有不少对于商业惠利的政策,正想来这东郡做些小生意呢。”

“原来如此。”小贩听了,似也见怪不怪,毕竟自马纵横治理东郡,降低各种税赋,还有颁发各条利商的政策后,不少外地的商贾、世家都纷纷前来投资,当然一些大商贾或是大世家,来前都会来先做调查,以免血本无归。

这下,小贩倒是认为这气质不凡的少年郎是某个大商贾家中的孩子或者出自某个大世家的族人,也没多想,便把自己当初那段故事说给了少年郎听,说完后,还不忘向少年郎赞道:“马将军为人胸襟广阔,能容天下,且善于治理政事,而且由其注重商业,

你别看在这濮阳城里,商铺林立,各地的商人都有,其实不少商业都有马将军注资的,否则这些外来人怎敢一来就大量投资?加上马将军和桥家的婚事已经上铁板钉钉的事情,如今桥家的家业,可全都有马将军的投资。”

“这般说来,马将军可投了不少本钱,这得到的利润却又怎么分呢?”少年郎听罢,似乎极有兴趣,双眸散发精光,凝声问道。

“马将军可真是个天才人物,他想要了一种叫做分成的办法,在注资之前,他都会和商家说好利益的分配,或五五分成,或六四分成,或是七三,这可就看两方是如何商议。然后,又以三个月为一季度,每个季度合算利润之后,再按照先前说好的分成做好分配就是。当然,也不是每隔季度,都能赚得利润,若是亏损两方也要共同承担。”

“这么公平?马将军贵为东郡之主,竟连丝毫便宜都不占!?”少年郎听言,诧异至极,而且还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小贩听少年郎话中有些冒犯,顿是露出几分不悦的表情,喝道:“你当马将军是那些只会剥削损人的奸雄么?他曾经与这些来投资的商贾、世家说过,商家之道,贵在一个诚字,这天下的钱财一个人是赚不完的,互相合作,互惠互利,各取所需,此诚信为本,方能细水长流,积蓄财富,永昌不衰。这般道理,又岂是你这小儿可懂?”

少年郎听罢,却不生气,反而是满脸敬佩之色,叹道:“马将军一番言辞,真是商者的金玉良言。若是换了在太平时代,马将军若能秉持此道,不出十年,便能行商遍天下,富甲神州!!”

“哼,听你所言,却是认为如今正逢乱世,这安全方面不得保证,马将军此道难以维持?这你可就想错了。”

“哦,愿闻其详!”少年郎一听,双眼又是发亮起来,拱手一拜,一副请教的样子。小贩震了震色道:“马将军威猛无敌,自吕布死后,恐怕也无人是他的敌手。加上他对军事的投入极大,听说平日里税赋、商业所得的利润,十有七、八都投入在军事方面。

而马将军虽生财有道,可平日的花销却尤为节省,但对于部署赏赐从不吝啬,全城上下军民可对他都敬佩至极。他其他辖地我倒不敢胡说,但在这濮阳城里,胆敢对他有丝毫不敬者,必遭满城军民敌视,不掉上一层皮,休想逃出这里!

如此可见,马将军尽得人心,加上他在军事投入如此重大,自然会有回报,听闻他已经在大量地收纳各地名匠,对于譬如铠甲、兵器等各种军器,加以改良。再有,他部下不乏如张、庞等善于征战的虎将,也不缺文、高等擅于练兵布阵的将才。

而马将军也考虑到安全的方面,因此只会在他的辖地上的商业进行投资,在强大的军事支撑之下,那些商贾、世家自然放心投资。而马将军又用各种利商政策,吸引各地商贾、世家,把财富转移过来。你还别说,如此下去,这先开了头的东郡,想必不出五、六年,便将成为天下最为富裕的宝地!!”

小贩侃侃而言,说起马纵横的厉害,如有滔滔不绝之词。少年郎听罢,不禁摇头,暗道:“奇才,真是奇才啊。如此善于商者,纵观古今,恐怕也无人能出他左右。而且这马羲,不但善于商,更兼武能绝天下,谋能定江山。虽然天下还有不少愚夫,认为马羲不过是有勇无谋的匹夫,但就以兖州如今局势来看,那马羲若无高超的韬略,如何能够在袁绍、刘岱夹攻之下,还处处占尽上风?”

“好拉,和你说了这么多,我也累了,这么吧,我也不要占你便宜,这些银两还给你,这些就权当是我的酬劳还有买那盘喜糖的钱如何?”小贩一手从另一手抽取了几颗碎银,然后把剩下的大半推向少年郎。

少年郎回过神来,眼神烁烁,又把小贩的手,推了回去,笑道:“这位大哥,就你刚才几番话,对于我来说,可谓是价值千金。否则我还不肯下定决心要和马将军合作。这些碎银略表心意,你就收下吧。”

“啊,你要和马将军合作?这,你莫非是出自江东哪个不得了的世家?”

那小贩一听,顿是变色,然后又有些不信,可知出自大世家的人,可都是很骄傲的,和他们这些贱民说话,已经算是纡尊降贵,怎还会一说,就说这么久?

而且刚才自己好像还曾喝叱过他?

少年郎笑了笑,转过身子的同时,留下一句话道:“我姓孙,大哥可要替我保密哦。”

“江东!!”小贩吓了一跳,高喝一声,然后忙捂住了嘴,又在心里暗暗想道:“江东孙家!!这少年郎可不得了啊,难怪出手这般阔绰!”

却说,就在这姓孙的少年郎在打探情报的同时,另一边在濮阳郡衙大殿内,马纵横刚听完细作来报,说刘备遭到鲍信的伏击,麾下部署虽几乎伤亡殆尽,但却因关羽在万人大军之中击毙了鲍信,使得刘备能够趁乱逃脱。

马纵横听罢,却是神色一凝,长吁了一声后,望向了程昱,道:“这才是你想要的结果吧。”

马纵横开始明白程昱为何一开始提出的条件中,有一条正是让马纵横不能把他视为肱骨之臣。他的计谋太毒太阴险了,马纵横自问实在无法把喜欢上他,而对他的所作所为,心有不屑。

但他当初程昱献计之时,他分明有所料到或者会有此结果,但却又无法拒绝!

“我心知这结果若出来,大多是瞒不过主公。不过为了主公的宏图大业,这坏人总该有人来做的。否则但若主公日后纵是击败刘岱,却因顾忌那不必要的理义、旧情,有所拖沓,以使兖州不能迅疾平定,最终遭到强敌来犯,那岂不功亏一篑?”程昱肃然的面容里,显得尤为平静,淡淡而道。

马纵横又是长叹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原来程昱当初设计让鲍信埋伏刘备时,却又出自于两个目的,其中一个当然就是趁机铲除刘备,另外一个,却是看出关、张两人皆有在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的本领,想着鲍信但若把刘备逼入死路,那时候关、张要想化解此番危难,最好的办法,自是擒贼先擒王。而一旦鲍信死去,济北一带必会陷入混乱。刘岱自不会放过这平定后方的大好时机,即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铲除鲍信的余部。到时,马纵横便正好有理由出兵相救,一举倾兵攻克兖州!

再有,如程昱适才所说,若鲍信不死,就算他日马纵横攻破刘岱,那鲍信又该如何处置呢?而且鲍信虽然声威不如马纵横,但无论在资历还是官位上都要比马纵横要高,谁又敢保证他愿意率部投于马纵横麾下,然后又能安安分分地协助马纵横平定兖州呢?

所以,最好的结果,自然就是鲍信被关、张除去,马纵横不但可以避免日后一个大麻烦,而且还可以借此出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