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程昱的毒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然若是刘备也在役中战死,那就最完美不过了。

程昱的阴毒,让人不屑甚至痛恨,可却又是最实用,最能把利益达到最大化的。

因此,马纵横当初虽有所察觉,但因私心之下,最终还是默许了。

“哼,事已至此,我再为鲍信长吁短叹,岂不是猫哭老鼠假惺惺?没想到啊,我也会变得像这般奸诈虚伪!”

想罢,马纵横复杂的情绪,很快就恢复过来,震色道:“仲德这回可谓是立下大功,理应重赏。从今日起,你便是我辖下的副军师,还望你日后多加努力。”

程昱一听,也是神色一震,眼里露出几分欣喜之色,毕竟若是马纵横不能接受他的话,他无奈之下,唯有寻机另投合适的新主。其实君主谋臣之间,能否合适,却是至关重要。有些人善于阳谋,有些却擅于阴谋,而这些谋士有时候往往以利益至上,因此不得君主喜欢。最终反而被其主冷落,若不投新主,恐怕一辈子至此碌碌无为。有时候甚至还被其主视为祸害,加以杀害。

“承蒙主公错爱,昱定事事竭力,不敢有所耽误主公大业!”程昱沉声而道。

马纵横对程昱是又爱又恨,当然这种情绪,他隐藏得很深,甚至程昱一时也没有发现过来。

“依仲德所见,我军何日可以出兵?”

“如今鲍信被关羽所诛的消息,已传遍整个兖州。而近日,又听闻刘岱已派王彧去收复鲍信余部。不过刘岱却因残杀臣下之名,声望尽失,到时鲍信这些余部倒也怕步上桥先公的后尘,故多数都会拒绝或是拖延。刘岱却因忌惮主公,定会急于教王彧攻打,到时乱事一起,便可发兵。若我所料无误,大概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那正好可以等我大婚过后,再做点兵。”马纵横闻言,揉了揉发疼的脑袋,他却也怕要急于发兵,甚至连定好的婚期,也不得不推迟,那实在太委屈桥婉了。

“嗯,此番虽要整备大军,但因诸部都上了轨度,想三日之内便可点兵完毕,加上准备辎重、军备琐碎的东西,也不过要两、三日的时间,时间倒还有空余。”程昱似乎看透了马纵横的心思,遂是替马纵横做了一番分析,让他不必急躁,影响了婚事。

马纵横也察觉到程昱的好意,颔首笑道:“等两日之后,我的大婚之日,仲德可要早些来,难得这是个高兴的日子,你可要喝上几杯!”

程昱听了,不由有些苦涩一笑,道:“不瞒主公,我这人酒品实在不好,还请主公放过我吧。”

原来程昱平日里滴酒不沾,就因酒品实在太差,素来对自己极为约束的程昱,早就许多年前就戒了酒。

“哈哈,我看你平日中规中矩,行事尤为谨慎,倒却又想看看你醉酒的样子。你还别说,这喜酒你可是要喝定了!”马纵横见程昱难有露出这般憋屈的样子,倒是兴奋起来,更不会放过了,当下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说道。

程昱听罢,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主公盛情相邀,昱自不敢拒绝,不过到时酒后失言,有所冒犯,还请主公莫要怪罪。”

“爽快!”马纵横得意地一笑。话音刚落,忽然殿外走入了一个乱发披肩的独臂黑衣少年。程昱皱了皱眉头,朝后瞟了那少年一眼,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喜,然后便向马纵横拱手道:“昱还有不少事务尚未处理,主公若无要事,这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马纵横轻一挥手,程昱遂拜退而去。马纵横随即把眼神投向那独臂少年,谓道:“荆城,你有何事?”

话说这名叫荆城的独臂少年,据闻是荆轲的后人,当年正是其父把天刺整个组织交予王越手上。至于荆城之所以会独臂,却非被人所伤,而是天生就缺一臂。但傲气的荆城不愿被人就此看低,因此从小就勤奋练剑,后来更拜师王越,剑法突飞猛进,乃是史阿的师弟。

却说伤愈后的史阿,因心怀愧疚,特地挑选了百人精锐,游散在虎牢关和长安一带,四处打探刘雪玉的消息,大有不把刘雪玉找回,就誓死不回的姿态。史阿临走前,也知此去恐怕会是很长一段时间,故是特地向马纵横推荐了他的师弟荆城,接管飞羽之事。

“禀主公,适才飞羽发现孙家的人已经入城了,此下正往郡衙赶来。另外,恕属下无能,陈留的防备可谓是滴水不漏,据说曹操特地从昔年把守皇宫深苑的护卫中,专门挑选精锐,组建了一部名叫‘虎牙’的部署来防范细作,飞羽的弟兄被这虎牙杀死了不少,属下也走了一趟,潜入不到两日,便被虎牙发觉,幸好主公洪福保佑,才得以逃脱。”

眼看这叫荆城的人,不过年逾十七、八岁,但却长得浓眉明目,面貌英俊,若非身子天生缺陷,倒也是个天之骄子。

“这是你的本领,与我有何关系?好了,莫要油嘴滑舌。听你所言,看来要潜入陈留,还真是不太容易。不过你们能打探到孙家先去了见曹操,也算是另有建树,当应赏赐。”马纵横说罢,便向荆城还有那些前往陈留的飞羽弟兄一一封赏,另外那些战死的人,也有一笔可观的抚恤金,有家属的便交予家属,若是没有的就载为烈士册中。

封赏罢,荆城沉吟了一阵后,还是说道:“禀主公,还有一件事,我觉得还是要和你一说。在这些孙家人中,我发现有一个年约十六岁左右的少年,不但气质超凡,而且众人皆隐隐以其为主,这人还有可能就是江东猛虎之子—孙策是也!”

马纵横一听,眼里不由露出几分厉色,孙策的厉害,他自是心中有数。在史中,忍辱负重的他,几乎以一己之力,让已然没落的孙家,东山再起,后来更称霸江东,势力之旺盛,可谓是远超孙坚当年基业。

可惜,天妒英才,孙策称霸江东不久,眼看孙家崛起之势,就此一发不可收拾,无论是虎踞中原的曹操,还是荆州的刘表,或是各路诸侯,都对他忌惮至极的时候。孙策在一次打猎的时候,遭到刺客袭击,并未能坚持多久,便是病逝了。

若非如此,江东有孙策坐镇,就算曹操有百万雄兵,恐怖也不敢前来侵犯!

因此,马纵横一直倒是把孙策放到与曹操、刘备一样的位置,加以重视。何况,比起曹、刘两人,据说孙策更有着不逊色于霸王项羽之勇!

眼见马纵横眼里露出厉色,荆城不由面色一寒,道:“主公若是有心要除了此子,属下愿效死力!”

“此子非你能所敌,而且一旦刺杀不成,让此子逃去,孙家日后必视我为死敌。且不必急于行事,待我看看这孙家小儿来此,有何目的再说。”马纵横凝声而道,荆城听了,连忙答应。不过马纵横却从荆城眼中捕捉到几分不忿。

马纵横倒也是明白荆城正值年轻气盛的年纪,自不甘处人之下。不过相对的,马纵横却也很赏识这少年的自制能力和机警的处事之风,相信他在有过自己的提醒后,再是不忿,也不会擅自行动。

少时,荆城离去不久,果然有人来报。不过前来禀报的人,倒是令马纵横有些意外,竟还是胡车儿。随后马纵横一想,当初诸侯遣使在陈留参加会议时,胡车儿与黄盖有过相识,倒很快反应过来。

“主公,大喜啊!”却见胡车儿一身光亮锦衣,但身体健硕如牛,加上行举粗鲁,看上去不免有几分格格不入,很是兴奋地喊道。

“哦,何喜之有啊?”马纵横见他那憨厚老实的样子,不由有心捉弄一番,故意装不知道,问道。

“主公可还记得,当年曹操在陈留发表檄文,又请各路诸侯遣使前往商议,当时我被主公挑选前往,认识了一个名叫黄盖的好汉。这事我曾和主公说过,主公可有印象?”

“嗯,我记得你当初和他还帮了那刘戏子,几乎还得罪所有诸侯呢!”马纵横一瞪眼,露出几分怒色。胡车儿立刻缩了缩头,发现马纵横脸上已不见怒色,连忙赔笑道:“我当时不是看不过眼那些人狗眼看人低嘛,而且这刘备说不定还真是皇亲国戚呢!”

“好了!废话少说,到底怎么回事!?”马纵横凝声一喝。

胡车儿不敢再有怠慢,忙是说道:“适才我正巧遇到那黄盖,他告诉我此番特奉其主之命前来,恭贺主公大婚。只不过未免多生事端,不得不隐秘心中,如今就在郡衙大门外等候,主公何不一见?”

“哼,这黄盖又是何人,岂是想见我就能见的!?而且还要隐秘行踪,如此鬼鬼祟祟,必是不怀好意!!你且出去告诉他,除非他孙家的人亲来,以表诚意,否则我绝不相见!!”哪知马纵横忽然神色一变,声色俱厉地喝道。

胡车儿却不知为何马纵横忽然性情大变,连忙道:“主公,这孙家如今在中原的势力可不少,加上孙文台英雄盖世,乃当世有名的忠烈,受人敬仰。主公如此怠慢,传了出去恐怕是不好吧。而且我看黄大哥光明磊落,此番隐秘行踪,怕是有不得已的理由。”

“哼,你这小子竟还和别人称兄道弟起来了!!真是气煞我也!!”马纵横闻言大怒,猛地一拍奏案。胡车儿一开始也没想那么多,见马纵横动了真怒,才知不好,吓得连忙跪地认错:“主公恕罪,胡车儿知错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