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震孙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纵横本想逗逗胡车儿,没想到倒是做得有些出格了,心里不由有些愧疚,连忙走下,扶起胡车儿,叹道:“我只是看人为人单纯,怕你被人利用。....你追随我多年,犹如自家兄弟,我也从未把你看作过外人,何必动不动就给我下跪?好了,你且替我传话,我自有我的理由。”

胡车儿听马纵横一番肺腑之言,一对大目顿是泪光闪动,激动之下,猛就跪下,连是叩首。

“我一介胡人,承蒙主公厚爱,已万死难报,哪敢有丝毫逾越。小的愿跪主公一辈子,拜主公一辈子!”

马纵横听得,心头屡屡揪动,亦是感动不已,一手抓住胡车儿,胡车儿不肯起来,却敌不过马纵横的力气,被他强拽而起。马纵横目光烁烁,双手放在胡车儿肩上,很是认真地说道:“你可给我听好了,我视你为肱骨,你便是我马纵横的颜面,你随意下跪,岂不给我丢脸?”

“可这!”

“够了,别再拖拖沓沓了!快去!”马纵横作怒一瞪眼,胡车儿不敢再是怠慢,连忙答应而出。

少时,在濮阳郡衙大门外,黄盖把眼瞪得斗大,带着几分气忿,叫道:“胡车儿你家主公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吧!!”

“此事我不便插口,不过你主若真有诚意前来商议要事,还请孙家人亲自前来。”胡车儿面色一沉,听黄盖对马纵横稍有不敬,语气里已显出几分怒气。

“你!!”黄盖却也心有不快,原本以为有胡车儿引见,要见马纵横应该不难。毕竟他早听闻,胡车儿乃是最早跟随马纵横的肱骨之臣,而且马纵横素来也有礼贤下士的美名。可眼下万无想到,马纵横竟是如此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这时,在后面的孙策见黄盖欲要发怒,却把他扯了扯,然后走了过来,向胡车儿彬彬有礼地拱手一拜后,笑道:“这位将军,据我听闻,马将军素来好客,愿结交天下豪士,无论尊卑,待人有礼。我家主公虽名威不如马将军,但起码也是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不知为何马将军要如此刁难呢?“

胡车儿先见孙策气度不凡,心里就有几分看重,又听他说话礼貌,态度谦和,这才脸色好了几分,皱了皱眉头道:“我却也不是很清楚。正如你言,我主素来待人无尊卑之分,只看人之本心,但凡善义豪爽之辈,皆愿诚心结交。我多问了几句,他只说其中自有深意。”

孙策一听,神色不由凝了起来,很快却又灿是一笑,忽然拜道:“还劳烦胡将军再次通报,就说大汉勇烈虎侯孙文台之子—孙策求见!”

却说,胡车儿说罢后,本还是有些苦恼地想着马纵横的深意何在,忽然听闻孙策所言,下意识地就道:“我都说了,除了孙家人外我主谁!!”

只听胡车儿话到一半,黄盖先是面色大变,急一把伸手想要把孙策拽过去说话,哪知孙策力气比他更大,纹丝不动,暗瞟眼色。另一边,胡车儿正好也反应过来,不禁瞪大了眼,大喝道:“你就是那曾与吕布酣斗,勇救虎父于难的‘小霸王’孙策!?”

“此番前来,因身份会引来诸多不便,不得已下,只有先隐瞒身份,本还想见了马将军,再亲自请罪。没想到这小小伎俩,早就被马将军识破。若有所得罪,还请胡将军莫怪。”孙策笑容可掬,说罢,重重一拜。

胡车儿忙是扶住,这下见孙策如此诚挚地认错起来,同时倒也会换位思考,很快就明白其中厉害,忙道:“行了,竟然你是孙家少主,想必我主也愿意接近。你且稍等,我去去!”

突兀,胡车儿话到一半,忽然负责整个郡衙护卫事宜的大队长王小虎走了出来,见了众人毕恭毕敬地先是一拜,然后凝声谓道:“我家主公早已备好茶水糕点,有请孙家少主,入殿内一叙。孙家少主若不嫌弃,还请务必赏个脸。”

“哼,果然如此。从刚到东郡边境开始,我就一直察觉到有人在暗暗追踪,不过这些身法高超,擅于潜行,就连黄将军也没有发觉,这些细作真是厉害极了!我爹常说,要看一方势力的军队厉害不厉害,便要先从他的斥侯、细作先看起,因为战争之中,确切而又快疾的情报往往是最能决定胜负的走向。这般说来,这马羲麾下的军队,怕也差不到哪里去了。”孙策脑念电转,表面却依旧笑脸盈盈,听罢,立一震色,道:“马将军盛情相邀,焉敢不从?听闻马将军大婚在即,孙家置办了一些薄礼,以表心意,还望将军勿嫌礼薄。”

王小虎一听,立刻笑道:“孙家少主客气了。”说罢,王小虎便仿佛左右前往接手。却见在队伍之后,有几架车仗,车上装着的或是一些绫罗绸缎、或是一坛坛的美酒,还有一些用檀木打造的木箱子,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宝物。

须臾,郡衙大殿之内。孙策一行人,拜过马纵横后,各是入席坐定。这下,孙策和马纵横就像是互相吸引一般,不由各投眼色,对视起来。

且说,在孙策眼中,见到的是一个气势强横,身姿威如神明,悍如鬼煞,那一双明亮中如带着一股神奇的慑人心神力量的眼眸,令孙策脸色微微有变,再看他一身蓝锦龙虎鲤纹长绣,一头乱发随意披放,尽显不羁放荡,甚至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态势。

“真英杰也!”看到心切之时,孙策不由呐道。

而同时,马纵横亦看到一个体态强壮,身有虎姿,年纪虽幼,却似已有霸气绕体,让人不敢丝毫小觑,再看他目光炯炯有神,不卑不亢中,却又有敢于力抗天下,鏖战苍宇,永不低头的韧性。

“好一个英雄出少年!”马纵横却也不禁发声而道。两人几乎同时出声,各自说罢,不禁相视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在席中的胡车儿、黄盖等人,却是不知所然,各个面面相觑,都不知这两人为何忽然发笑。

须臾,笑声停顿。孙策再次起身,双眸烁而聚光,拱手再次拜道:“早闻马将军有鬼神之姿,盖世之威,乃人中之龙,英雄中的英雄!小儿尊仰久矣!今日得见,真是名不虚传!!小儿但恨不能早日相见,听从马将军教诲,若得几分指教,必终身受用!!”

孙策此言一出,倒是有献媚之嫌,但若见他的神态,凝沉而肃然,便又教人觉得他是出自肺腑之言。

“孙家少主年少有成,果然也如传闻那般有霸王之姿,日后定然前途不可计量!”马纵横嘴角上翘起一抹邪异的笑容,望向孙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赏识。

不过,在这一瞬间,孙策却不由心头微微一揪,在适才马纵横发笑的刹那,他仿佛看到了当初那个绝世无敌的身姿。旋即,忽然又想到那人早已死去,自己一雪前耻已无希望,不由显得有些落寞、唏嘘地低叹了一声。

马纵横见了,不由来了些兴趣,问道:“孙家少主为何叹气?“

孙策听话,却不隐瞒,拱手道:“适才见马将军那威风的身姿,不觉想起了某个故人,却又想到他死于小人之下,不觉有些惋惜罢了。”

马纵横一听,很快就反应过来,道:“你那故人,莫非就是那邪魅吕奉先耶?”

“有人称他为妖魅,有人认为他是战神。但前头总有个邪字,正因此人作风别具一格,所作所为,都但凭自己主意,无人能够把他驱使,也无人能够有这个本领。

若非他自愿,我还真不相信他会被人杀死。却不想不过是为了一个女子,竟宁愿抛弃一切。吕布啊,吕布,你若就这般死去,我岂不孤哉!?”孙策先是长吁一声,脑海中不断地回荡着吕布那个绝世无敌的身姿,说到最后,更是情不自禁,没有多加思虑,全凭心意便是说出。

只不过,他这话倒是把胡车儿给惹火了。

“小儿放肆!!纵是吕布在世,亦不曾败过我家主公,却擅取天下第一之名,真是可笑至极。再说前不久我主一日之内,连挫刘关张兄弟三人,威震神州,天下无敌!!我主尚未叹孤,小儿敢耶!!?”

却见胡车儿一拍奏案,忿然就起。黄盖倒是神色一变,没想到这一路表现得愈来愈成熟的孙策,竟然会有这般失态,再说眼下身陷腹地,如在虎口,也连忙起身,向马纵横告罪道:“马将军息怒,我家少主年幼无知,来前我家主公便三令五申,让我看着他。若他有所得罪,全都是我这做臣下的并未尽职,愿一力承当!!”

却见不知何时闭起双眸的马纵横,忽然缓缓地睁开,两道骇人的光芒骤地射出,浑身忽有一股极其恐怖,慑人心神,犹如神明鬼尊降世之威,惊得孙策不由双拳拽紧,心头不禁地在跳动,浑身血肉不断地在绷紧再绷紧。

那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当初他第一回见到吕布的那天。

“罢了。”猝然,那股可怕的气势猝地散去,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若不败吕布,这天下第一之名,只不过如梦泡影…又有何价值…”

马纵横徐徐而道。孙策听了,不由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容略显有些僵硬,却不知他后背早就湿透了。

“小儿适才有所失言,若有冒犯,还望马将军莫要介怀。”

“孙家少主,不必说这客套话了。你我开门见山吧。”

马纵横一震色,目光凌厉地望向孙策。孙策只觉自己近日见到的两个不同的雄主,给他的感觉是迥然不同的。

若说曹操,他就像是一团云,缥缈诡异,不知形状,但却有遮天蔽日之能。

而马纵横则像是一团烈火,无比旺盛的烈火,能暖却也能焚,能照明天下,却又能毁灭天下。

总之来说,若不想自取灭亡,最好就不要得罪这团烈火,以免引火上身,烧为灰烬!!

“天下正值乱世,社稷被贼人操纵,天子亦惨遭挟持,汉室早已名存实亡。但天子尚在,汉臣犹存。家父早闻马将军英勇刚烈,嫉恶如仇,如今各地诸侯纷争不断,各是私自抢掠土地,早就抛弃汉臣的身份。家父盼与马将军联手,肃清奸佞,他日迎奉天子,重建我大汉王朝!!”只见孙策说得声色俱厉,掷地有声。

马纵横听了,却是笑了笑,不紧不慢地道:“你在陈留时,也是和那曹孟德如此说话耶?”

孙策一听,双眸不由一瞪,黄盖也不禁紧张起来。不过机灵的孙策很快就反应过来,凝声答道:“曹公名誉天下,各种事迹想必马将军早有听闻,我也不必一一细说。如此英雄,我父自然也盼与之为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