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结盟孙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果然如此啊。顶点小说难怪袁本初一直迟迟未有出兵。原来袁公路的先锋大将,却早有与敌相通之心。袁本初见陈留后方未乱,自也不敢擅自行动。”马纵横听了,心头微微一叹,其实不久前他和程昱曾对袁绍有过一番推算,程昱认为袁绍大有可能会和袁术联手对付陈留的曹操。当时,马纵横倒也十分期望,袁氏兄弟能够铲除曹操这个心腹大敌。

虽然,马纵横昔年在洛阳时,与曹操有过一番交情。但对于曹操,马纵横实在不敢深交,而且更多时候,也是把他视为必须铲除不可的大敌!

不过曹操就是曹操,岂是这般容易被人算计得了?眼下袁氏兄弟甚至还未动手,其阴谋诡计,恐怕就要胎死腹中了。

“这般说来,我倒是要小心一些,加快兖州的战事了。”马纵横不禁有些庆幸,能够从孙策的口中得知如此有用的情报。毕竟袁绍势大,但若见不能攻打陈留,或者又会转回来对付他。不过在程昱的离间计下,起码能够保证的是,刘岱绝不会再和反复无常的袁绍联手一齐。

“勇烈虎侯大名如雷贯耳,忠义之名,更传遍天下,两家联盟也非不可。但我却想问,这是长久之计,亦或是一时之需?”马纵横此言一出。孙策又是变色,似乎也没想到,马纵横直来直往至此,忙答道:“我孙家诚心前来结交,自盼能与马将军永结友谊,互相扶持,长久不变!”

“好,如此我也不废话,自今日起马、孙为盟,不过还请孙少主答应我一事。”

“还请马将军直言。”

“你我联盟之事,我却不想被人得知。为此,恐怕要委屈一下孙少主你了。”

“马将军这意思是?”

就在孙策话音一落,马纵横忽然大喝起来,外头护卫听令而入,孙策双眸一瞪,黄盖也急是站起,见一些护卫已拔出利刃,不由忿声怒骂起来。

而此时孙策却与马纵横在对视,马纵横轻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口道二字:“擒下!”

马纵横一声令下,那些护卫立刻扑了上来,黄盖大怒,大吼叫道:“你奶奶的,马纵横你这表里不一的奸贼,老子与你拼了~~!!!”

哪知就在黄盖作势发作时,孙策却一把拉住了黄盖,然后在黄盖耳边嘀咕了几句后,黄盖一连变色后,又凶狠狠地瞪了马纵横一眼,但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反抗,束手就擒。在旁的胡车儿看得心切不已,几番想要替孙策等人说话,但却还是忍住了。

当夜,在郡衙后的府宅内,马纵横正坐在花苑前的平台上,一手抱着马易,一边逗着他笑,一边自己也笑了起来。

“你这人真奇怪!孙家素来忠烈,此番诚心前来交好,你不设宴盛情款待就算了,竟还把孙家的人给擒住!这事你虽有心瞒住,但城内却已有风声传出了!”忽然,在马纵横背后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不过声音虽是好听,但却又但着几分嗔怒、不解还有疑惑。

在整个濮阳城内,敢和马纵横如此说话的,恐怕就只有王莺了。

“女人家别管那么多事,日后你就明白了。”马纵横淡淡地瞟了王莺一眼。

王莺一听,顿是怒了,双手插腰,骂道:“好哇,你现在可嫌我多事了!你这没良心的家伙!”

听着王莺在骂,马纵横那宝贝儿子却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看,连我家易儿都比你有良心!”王莺好似得到了莫大的支持,欣喜地从马纵横手上抢过快要满一周岁的大胖娃儿马易。马纵横不由苦笑,道:“我的好夫人,难得这些日子空闲,你就让我陪陪我的宝贝孩儿吧。”

“哼,那是!我家的风流相公,又要准备大婚了,当然没有时间理会我们母子俩!”王莺听了,一撇头,满是醋味、幽怨地说道。

“不,婚事其实不过是个‘幌子’,我要出兵兖州了。”这时,马纵横猝是面色肃穆起来。

这话一落,王莺不由轻皱了眉头,坐到了马纵横的旁边,绚丽动人的美目,好像要说话却又不说似的,望了马纵横好一阵,弄得马纵横浑身好不自在,还以为自己脸上哪里花了。

“相公,你变了许多。”

说出话后,王莺脸上反而露出的是几分怜悯之色。马纵横却是淡淡一笑,道:“如今势力大了,责任也随之变得大了。有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只是委屈了婉儿了,到时还要你替我好好安抚一下她,可别让她给跑了。”

正如马纵横先前所言,此番他与桥婉的大婚,其实只是一个令刘岱松懈的‘幌子’。当然婚事却也不是假的,只不过是让刘岱以为他眼下只顾着婚事,并无心思来侵犯兖州。一旦他的防备松懈下来,便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兖州的时候了!

“我倒也不想管你在外的事情,但在家里,你得答应我,对我们姐妹都必须真心相待,不得有丝毫虚情假意,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你!”王莺面色罕见地认真起来,马纵横听话,却是选择把她拥入自己怀内,以表明自己的答案。

王莺的娇躯,微微一颤,心里轻叹一声,在她遇上这个男人的第一天开始,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专属于她的。

两日后,却见濮阳成早早挤满了人,除了迎亲大道外,到处都是人满为患,各处百姓但见迎亲队伍来到,坐在一匹赤红神骏宝马上,穿着大红吉祥喜衣的马纵横,无不欢呼迎接。马纵横也是欢喜不已,满脸笑容,与周围的百姓打着招呼,很是热情。百姓一路相送,紧接着来到桥府大宅,随着鞭炮声起,一阵后便见一行人簇拥着媒婆而出,周边的婢女倒也长得标致,各打红伞。待媒婆背着新娘,坐上了花轿,百姓无不交好,奏乐四起,各先争来庆贺。

娶得美人归的马纵横,自也是大喜不已,拜过桥玄等长辈后,便是上马,领着迎亲的队伍回去,百姓一路相送热情不减。

紧接着一系列的仪式后,马纵横倒也是驾轻就熟,很快便就到了祭拜天地的环节,然后又拜过桥玄,桥玄喜得乘龙快婿,也是笑不拢嘴,给了一对新人彩礼后,轮到夫妻对拜。

在一众宾客祝贺声下,马纵横却发现正与自己面对面,红彩盖头的桥婉,曼妙的身姿,此时倒是有些瑟瑟发抖。

“别怕,日后我会好生待你,若有辜负,任由妻子大人处置。”马纵横低声笑了起来,在他安抚之下,桥婉先是一抖后,红彩里忽然有一滴泪珠子低落,正好滴在了桥婉白皙的玉手上。

“夫妻行合欢礼啦~!”这时,负责礼仪的胡车儿,扯着大嗓子,一声喊起。随着马纵横和桥婉对拜礼成,两人正式成为夫妻,周围宾客无不来贺,外面又响起了一阵阵刺耳的礼炮声。桥婉随即被送入洞房,马纵横则与桥玄还有麾下弟兄开始招呼宾客,引进入席。

与此同时,就在距离郡衙不远处,东北边上的一处小宅院内,却也摆了一桌酒席。

王小虎笑容灿烂,拱手拜道:“我家主公特别吩咐,这些日子可真委屈诸位了,由其是孙少主。今日是我家主公大喜之日,还请诸位尽情吃喝。待会我家主公还会亲自前来赔礼道歉。”

“这就不必了。今日是马将军大喜之日,理应陪着宾客,何况如今郡府里想必鱼龙混杂,马将军若是被人发现了,岂不功亏一篑?”孙策自斟自饮,喝了一杯后,淡淡地瞟了一眼王小虎,道。

“少主,说得是!马将军何等人物,岂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说见就见,若是不小心又得罪了他,这回恐怕就要没命了!”坐在旁边的黄盖,酸溜溜地说道,一对凶悍的大眼满是怒气。

“呵呵,黄将军真爱说笑。”王小虎听了,却是从容一笑,也不发作也不理会。黄盖也觉无趣,一把抓过一坛酒,开了封盖,仰头就喝。

原来当初马纵横擒下孙策等人不久后,却无把他们囚禁在狱,而是把他们转移到这处偏僻的小宅。孙策等人睡了一夜后,次日马纵横秘密前来,便把他的主意和孙策一说。

原来,马纵横认为如今乱世,各地诸侯多是野心磅礴之辈,这些人多数是阴险狡诈,而且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若是马、孙两家结盟之事,日后传出,只会令人忌惮,甚至会因此引来麻烦。所以还不如表面让人以为两家交恶,在关键时刻,两家联手,杀他一个触手不及,岂不更好?

随即马纵横又与孙策分析了如今的局势,认为逐鹿中原的时代,恐怕还要持续十数年之久,他希望和孙家长久结为同盟,互相扶持,共创大业。

当然,马纵横有这个决意,一来是看重孙坚的为人,如今天下局势已变化了许多,说不定孙坚很快就会与袁术翻脸,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前去攻打荆州,被黄祖射杀。孙家少了一番劫难,日后势力会有多么的盛大,连马纵横也不敢想象。

而孙坚脾性刚烈,为人忠义,与这种人结为同盟,也不必防着他会在背后捅刀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