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赤狮庞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桥缨却也没想到,素来把自己当做掌上明珠的爹爹,会如此痛叱自己,而且还要把自己软禁起来,心中自是更为委屈。顶点小说当夜,桥婉闻讯赶来,见桥缨受到如此委屈,姐妹两人抱在一起,都哭了起来。后来桥婉自也劝说了桥缨一番,更告诉桥缨,马纵横曾亲口承认,对她并非无意,而是恐怕不能悉心照顾,委屈了她。桥缨听了,顿时重获希望,被囚禁了一夜她,才发现自己在无助之下,时刻思念、盼望都是那个男人的身影,终于她也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打动那个男人的心。

于是,桥缨很快就有了计划,但她却怕桥婉担心,并无跟她说,只是问了出兵的时日,听说就在明天。桥缨便请桥婉留在府内,陪她一夜。桥婉自是答应。

哪知到了出兵之日,桥婉刚是起来,便被含泪的桥缨一手掌打昏了。随即,桥缨换了桥婉的衣裳,竟就这般蒙混出了桥府,然后还赶在了大军出城之前,成功地混入了大军之中。

想到自己先受其父痛叱、软禁,后来为了逃出家里,还不惜还伤害了自己从小最珍视的姐姐。然后孤身一人,混入军中,就为了能够接近一个对她冷淡或者可以说逃避她的男人。身为天之骄女,绝不乏追求者的桥缨来说,她所受的委屈,又有谁能想象得到?

庆幸的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如今马纵横似乎终于对她打开了心扉,并且愿意给她一个交代!

马纵横默默地看着斜阳下的那道纤瘦却又坚强的背影,眼里满满都是怜爱之色,这一回是他被这个女子给征服了。

却说胡车儿、庞德率三千精锐作为先锋军,一路望山阳昌邑突进。而先前,刘岱依从袁遗的计策,把山阳一带的兵马都集中在了昌邑,准备死守昌邑城,与马纵横的大军纠缠。

这日,前线斥候来报,说马纵横派出的三千先锋军,已杀到了城外数十里处。刘岱闻言大怒,立召袁遗还有诸将前来议事。

“马家小贼的兵马如今已杀到城外数十里处,而且来兵却也不多,不过三千人罢了。哼哼,想必是小觑我等,自以为单凭这区区三千爪牙,便能令我等折腰胆怯!!为此,我有意在与彼军大战之前,先取下一阵,不知谁敢上阵!?”只见刘岱声色俱厉,满脸怨怒之色。诸将虽对胡车儿的勇名罕有听闻,但庞德的恶名却听得多了。而且鼎鼎大名,甚至还能与那猛张飞斗上五、六十回合不败的赤狮将军,也不过是副将。胡车儿的实力,众人自不敢小觑丝毫。于是诸将都俱而不敢吭声。

刘岱见状不由大怒,扯声喝道:“大敌当前,正需诸位舍生忘死,已保国土家业不失,可诸位未战却已怯敌,莫我汉室真已气数尽耶!?”

在刘岱的喝声之下,诸将不由纷纷惭愧地低下了头,皆不敢与刘岱的目光对视。王彧见了,不由轻叹了一声,走出道:“主公,我看要破彼军,非袁太守麾下精锐不可。”

袁遗闻言,面色顿是寒沉了几分,眯眼瞟了王彧几眼,正见刘岱目光投来,忙把神色一震,拱手道:“主公,眼下局势不明,且是以稳为上,切莫不可贸然举动。”

“袁伯业!我可听说,昔年你率兵前往助战豫州时,凡袁公路之令,先当全力以赴,从不推脱。但见有战事发生,也必处处争先,不落人后,赢得袁公路部署上上下下无不尊重。这下,怎回到了山阳,却不见了在豫州时的威风!?”刘岱语气里暗含妒恨,说着说着,面容还显出了几分狰狞。

“哼,这王彧果然用的是驱狼斗虎之计!他想要让我想和马家小儿的大军先杀个两败俱伤,然后又挟持我来逼得李、乐、雷、陈等四将就范,如此一来,兖州则能保存兵力,以防事变。

这计谋倒也不错,我果然太小觑这王彧了!而且眼下刘岱对我疑心颇重,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不过幸好来的只有三千兵士,凭我麾下精兵,也无需畏惧,若是斗将,我也有‘单挑王’张胜在此!!”

袁遗脑念电转,想罢,立刻震色,拱手领命:“主公发令,臣下焉敢不从,愿即刻引兵,先取首捷!!”

刘岱闻言,不由大喜,很是兴奋、激动地笑道:“哈哈哈,好!!那我就在城内,静候佳音了!!”

于是,袁遗领命退出,迅速便点出精兵三千,望城外西南方向的敌兵杀气腾腾地扑杀而去。

却说当日,胡车儿眼见昌邑就在不远,也不敢太过冒进,便就在数十里外,扎军而屯。忽然,斥候来报,说有三千敌兵正往扑来,军中旌旗,乃黑面白字,大书一个‘袁’字!

“袁?看来来的是那袁遗!这可是新货色!”庞德听了,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巴,眼里还闪烁出两道如同野兽一般的光芒,笑了起来。

“这人据说乃山阳太守,听闻早前因与刘岱不和,离开了山阳,前往投靠了袁术。不过,这回兖州有难,刘岱却又把他召了回来。依程参谋的话,刘岱这回是引狼入室,自取灭亡。”胡车儿也跟着咧嘴一笑,眼里也尽是野兽的神色。

“而且程参谋也说了,刘岱也是很笨,且麾下也不乏王彧、王肱这样的智士,到时一定会使驱狼斗虎之计,想要这袁遗与我军斗个两败俱伤,他则趁机保存实力,以等候时机。”

“哼,狼与虎斗,若是这头狼拼死搏命,或者还能伤得猛虎几分。但来的这头狼,奸诈阴险,哪敢拼命?而且,我们这头猛虎可也不是一般的凶猛!”胡车儿说罢,一对凶目赫然瞪大,周围将士都看得心惊胆跳。

“所以说,以将军的意思,我等眼下的任务,就是尽管与这头奸诈阴险的狼厮杀?”庞德却也兴奋起来,狮眸里更是精光愈胜。

“那是当然,如果可以,我也不介意是把他一嘴吞下!”胡车儿说罢,便也不再废话,一拍奏案,猛地起身,便向诸将各发号令,准备引兵出战。

少时,在一处平地之上,两军各往而来,遂各自摆开阵势对峙。袁遗见其部装备精良,各个将士、兵卒,精神高昂,尤甚其军,不由心头一惊,还未回过神来,便听其阵,擂鼓大作,一员乱发蓬松,颇有狮威,手提双戟的将领,奔马杀出,大声喝道:“我乃东郡太守马纵横麾下赤狮上庞德是也!尔等鼠辈,谁敢前来一战!?”

只听庞德喝声一起,如雷震荡,袁遗军中不少将士纷纷变色。袁遗也不由神色一紧,向身旁一员身材高大,眼光阴鸷的将领问道:“此人素有勇名,张胜你可有把握?”

“哼,战场厮杀,也不是单凭匹夫之勇便是能无往不利。昔年不少威名天下的名将,还不是死在了我张胜的手下?主公不必多虑,此等匹夫,但我出战,须臾之间便能取他狗命!”那将领正是有着‘单挑王’之称的张胜,这几句话说得是嚣张高傲。

袁遗听了不由心头一震,笑道:“张将军从来都未曾令我失望,这一阵就交给你了,若能取胜,必有重赏!”

袁遗话音一落,那张胜立刻拍马挺刀,骤然杀出,更扯声喝道:“单挑王张胜在此,鼠辈快来受死!!”

“无名小辈,休得放肆!!”庞德听了,轰然大怒,立即驰马迎上。电光火石之间,两人须臾捧上,长刀铁戟赫然碰撞一起,发出一声暴响,却见长刀荡去,铁戟如虹,势不可挡。

“哇~!!”人马飞过之间,张胜惨叫一声,右手竟是满是血液,适才那一交锋,庞德一戟之劲,便已震得他虎口爆裂。

“他娘的,这是哪里来的怪物,竟有如斯力气!!”张胜忙把战马勒回,双眸尽是惊悚怒恨之色,死死地盯着庞德。

“哼!就这般实力,也敢称为单挑王,真是找死!!三合取你小命!”庞德冷哼一声,话音一落,立是纵马杀出。张胜面色阴鸷狰狞,见庞德杀来,立刻把左手伸进怀内,竟挑出了一柄颇长的匕首,眼见庞德凶神恶煞地杀来,哪敢怠慢,忙就把匕首飞出。

“小贼,竟敢用暗器!!?”庞德一瞪眼,见得寒光一道,急就挪身。张胜见庞德空挡大开,激动不已,立即舞刀就向庞德劈去,更状若疯狂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赤脸小儿,这回你可没辙了!!”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张胜的长刀眼看就要劈到庞德的身上时,庞德身体骤地一挪,张胜一刀劈空,顿时把眼瞪得斗大,仿佛无法相信眼前的光景一般。

并无熟悉的血肉飞横的画面,也无那含着无尽怨恨的骂声,他无往不利的制胜一招,犹如三岁孩儿的把戏,竟然如此应轻易地被人躲过了!

“雕虫小技,也敢使来献丑!”庞德狮眸一瞪,背后瞬间暴发出一面赤毛如炎,威悍巨大的模糊雄狮相势,张胜吓得顿如魂飞魄散,紧接便见眼前飞虹一道,便再无知觉。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太快了!

正在观战的袁遗军,都以为张胜能和以往一般,取下此阵,可没想到的是,众人见得他的头颅忽然爆开,血肉、肉酱迸飞炸开,死相恐怖至极!

那个沐浴在血色之下的男人,就像正吞食着猎物的雄师一般,袁遗部无不惊悚,无不畏惧!

“是享用美味的时候了!”胡车儿看得眼切,一对牛般的大目,射出两道精光,一声令下,全军出动,先头千人骑兵,倏地奔起,快得惊人。

同时,阵后擂鼓声、号角声一齐响起,喊杀声惊天动地,宛如天颤地摇。

“不好了!!敌兵要杀来了~~!!”袁遗麾下一员部将惊呼起来,若是以往,却也不见这般懦弱,实在张胜的死去太过突然,敌军的扑击也太过迅疾了,令他一时手足无措,阵脚大乱。

“别慌!!稳住阵脚,盾兵立刻压上,以防备阵势应敌!!”袁遗强震神色,扯声喝道。其麾下将领听罢,忙纷纷呼应,左右两翼盾兵正要压上时,忽听一阵阵蹄声骤响,如潮洪涌,乍眼一看,那些骑兵竟已奔杀过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