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硬汉胡车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好快!!这些骑兵怎这般快就杀了过来!?”袁遗军一员将领惊恐而又不可思议地大喊起来。顶点小说。这下,就连袁遗也慌乱起来。诸将连忙赶到,把袁遗掩护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骑兵阵中,胡车儿手提一对镔铁怒兽锤,为首当场,慨然奔杀先到,迎上一个将领,怒吼一声,挥锤就砸。‘嘭’的一声,铁锤砸在那人胸膛之上,顿把他击飞而出。正往来救的袁遗军将士,看得目瞪口呆,惊为鬼人!!

“别挡老子的路!!”胡车儿一声怒吼,如有鬼吼之威,更主动飞马杀向那些将士,骤地提着双锤杀入人丛,一对镔铁怒兽锤挥舞间,夹带着阵阵狂烈的飓风,凡是击中时,都会发出骇人的震响,紧接着便看见人丛里,人仰马翻,四处犯散。须臾,胡车儿驰马从人丛突破而出,又遇上一队截杀过来的敌兵,又吼一声,双眸瞪得斗大,立是挥舞双锤,乱敲猛打,凶悍至极。

与此同时,千人骑兵一齐杀到,一个个突杀宛若疾风迅雷,摆成骑阵,屡破袁遗军。霎时间,袁遗军便是乱作一团。各军将士纷纷前往阵前,竭斯底里地叫吼着,想要稳住阵脚。

“杀~~!!!”就在此时,又见一员悍将斜刺里冲突杀来,而且速度极快,手中一对赤狮追星戟舞得密不透风,左突右冲,须臾之间,便又连杀数将,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好可怕的将领,好可怕的军队!!”袁遗眼看自己引以为傲的精锐部队,竟然被杀得毫无还手之力,吓得是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其实,两军相差却也不是如此悬殊。一者,在早前两军斗将,袁遗军上下皆看好张胜能延续单挑王的威风力挫庞德。可最终的结果,却是庞德大获全胜。袁遗军士气瞬间大受打击。二者,胡车儿又是能够把握住时机,在袁遗军因张胜之死而士气一落千丈之时,果断出兵。三者,配备上新型的马镫马鞍的骑队,有着极快的奔驰速度,又杀了袁遗军一个措手不及。最后一点,自是马纵横这支先锋军,拥有着胡车儿、庞德这两员悍将,能够冲锋陷阵,而袁遗军却又无能够抵住这两人的猛将。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胡车儿和庞德各是杀入袁遗军腹地,各部兵马纷纷随着两人身后冲突。这时,在袁遗疾声指挥之下,后方的长枪队伍猝然发起了袭击。

先看左边那处,冲突甚快的胡车儿身边并无多少从骑能够跟上,袭击而来的长枪兵瞬间就把胡车儿身边的从骑杀退,迅速将胡车儿围住。胡车儿急舞双锤,几番欲要突破,却都被四周密布如林的长枪逼了回来。

“他娘的!!想把老子围住,找死~!!”胡车儿大喝一声,又欲突破时,后方忽听几声怒喝。胡车儿暗叫不好,急想回头时,眼前敌兵又纷纷持枪杀来,哪敢怠慢,连忙应战。混战中,后面的长枪兵倏地杀到,一连七八根长枪赫然刺入了胡车儿坐下战马,其马惨叫一声,立是翻倒。胡车儿忙是飞身跃起,坠落时,身下早已堆满敌兵,各是拧枪搠来。

“将军勿慌,赤鬼儿来也!!”电光火石之间,却听一声宛若狮吼般的咆哮,立刻便见围拥的人丛里,一角陡而迅速地混乱起来,正见庞德引着一队骑兵飞突而入,人丛立即拥挤起来,一些反应不及的人,都被撞翻冲倒。

胡车儿见是混乱,立刻强震精神,拧起双锤扑向人丛,虽中数枪,却反而更显亢奋,挥舞着双锤,连声咆哮,悍威盖世,杀得那些长枪兵无不心寒胆怯。

不一阵后,随着庞德冲杀来到,长枪兵的队伍大半兵士已然撤去,留下的人也不恋战,纷纷撤走。与此同时,袁遗的大部队却也早早撤去了。

“给老子追上,降者不杀,胆敢反抗,无需留情!!”庞德大喝一声,骑兵队伍立即奔杀而去。

随即,庞德忙是翻身落马向血迹斑斑地胡车儿,急声谓道:“老胡你身上伤势不轻,快快上马!”

“无碍,这般小伤,不足挂齿!”胡车儿倒是灿然一笑,似乎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势。

一个时辰后,胡车儿、庞德整顿好大军,清扫完战场,前往追袭的骑兵部,押着数百俘虏赶回。胡车儿遂是下令撤军。

于是,这日战事到此结束。凭着庞德的骁勇,还有胡车儿对于时机把握的果断,以及全军将士、兵卒的奋勇厮杀,先取下这场首胜,歼敌近五、六百人,擒得俘虏数百余,折了今日来战的袁遗军近三分之一的兵力,可谓是一场大胜。

却说待袁遗回到昌邑城时,已是黄昏时候。刘岱早就听说斥候来报,特地来到城上来看,眼见袁遗军各个灰头土脸,旌旗散乱,队伍不齐,狼狈不堪的样子。

刘岱反而有些窃喜,暗暗冷笑。

少时,在城门之下。正见刘岱一脸惊骇之状,瞪眼喝道:“伯业,你军怎会这般模样,莫非败了给那马羲麾下不成!?”

袁遗听了,连忙下马,单膝跪下,一副惶恐神态地答道:“主公恕罪,但因那张胜不自量力,不肯听我劝说,强硬出阵,却败给了那庞德,以致三军士气一落千丈,敌军又是狡诈,趁机发起突击,故有此败!”

“原来如此,那可怪不得伯业。这张胜目无君主,以下犯上,简直死有余辜。死得好,死得好啊!!伯业快起,快起!”却见刘岱脸上神色几番变化,时而愤怒,时而狰狞,时而又是一副仁慈样子,话语里更似若有所指。

在被刘岱扶起的时候,袁遗与他的目光有过几番接触,只觉心头发麻,仿佛感觉到一股恐怖浓烈的怨恨。

“这刘公山对我如此恨之入骨,恐怕认定我回来山阳是要趁火打劫。我得小心一点,否侧就怕阴沟里翻船!”想到此,袁遗也是眼露寒光,不过一闪而过,很快就消逝不见了。

到了次日,天色刚亮,昨日刚取一胜的马军先锋部队乘胜追击,直逼昌邑西门。刘岱听闻敌兵来犯,雷霆震怒,即命诸将前来商议,又准备要教袁遗出战,哪知袁遗托病不来,一问,更得知他府宅里全都是兵士在把守,好似唯恐刘岱派人破门而入似的。

“哼哼,这袁遗以为他诈病,我就没辙了!?”刘岱暗暗冷笑,遂教王肱到袁遗部署中传令,说袁遗病犯,不能出战,城中正需英勇将士,但敢出战的,立即迁升三阶,以表彰其勇,若能击退敌兵,更可封为千户侯,赏百两黄金。

这号令一出,就算袁遗早前,先向军中几个统将打了招呼,但许多中低阶将领却是不知,纷纷蜂拥应战,那几个统将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了,更何况刘岱也是狡诈,特地派人来监视他们一举一动,他们根本走不开通知麾下将士。

于是,王肱迅速又调集了三千兵马,封一名叫陈海的将领为骑都尉,立即率兵出城迎战。陈海领命,遂立整大军,因左右都有王肱的人马在监视,那些统将苦于并无机会传达,也只能干看着着急。

约是两柱香后,正见在昌邑西门城外。扎着一条条小辫子的胡人发式的胡车儿,向庞德笑道:“赤鬼儿,听说你已成了赤狮上,还真没给我西凉人丢脸。我也知道,你今非昔比,更是一个军团之首。只是主公却怕我一人难以成事,这回倒是委屈你了。”

虽然胡车儿身为胡人,但因生长在西凉,又因跟随了马纵横的关系,所以更喜欢称自己是西凉人,也引此为傲。

“胡大哥说什么话,你最早追随主公,一直以来最是拼命的是你,最是努力的也是你,无论日后如何,你也是我所敬仰的大哥!!”庞德也罕有地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哈哈哈哈~~!!好兄弟!!”胡车儿听了,心头一动,不由纵声大笑。周边的将士见了,无不感动,都觉得心头里莫名地多了一股神奇的力量。

与此同时,猝然城门大开,正见一部大军汹涌而出,卷起片片风尘。城上,擂鼓大作,一众兵士振臂高呼,嘶声喝叫,杀声惊天动地。

“看来敌兵士气不低,胡大哥你这回怕是打错了算盘。”庞德眼看着敌兵士气如虹,不由笑道。

“徒有其表,虚张声势罢了。”胡车儿闻言,却也一笑,一对牛般的大目发着阵阵精光,这些年跟在马纵横身边,他为人笨拙,但做事却很是努力认真,因此累积了许多的经验,但他却又不知道。

就像当下,他就能一眼看出这是敌军虚张声势,而且胸有成竹。但要他说出个理由,恐怕半天也组织不起语言起来。

外话且不多说,就在此时,陈海拍马而出,怒声喝道:“尔等鼠辈身为汉臣,如今社稷正乱,天子蒙羞,当应讨贼救君。可尔等却为图私利,造反抢掠,四处侵犯,又与禽兽何异!?”

陈海话音一落,其后大军一齐怒骂,城上的兵士也立即呼应,顿时骂声冲天。胡车儿麾下军队不少人当场纷纷变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