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鬼神撼定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主公,这距离城池不远,我军在这立营,但一敌兵来袭,该当若何?”

“哼,敌军上下都被我吓破了胆,不必多虑,加快设营就是!今夜之内,务必都把营帐立好。()”

“可需派兵士在前方驻守,以防万一?”

“不必,就算我大开空门,小贼也不敢来犯!”

王小虎眼见马纵横如此信誓旦旦的样子,却不知为何也充满了信心,立刻领命退下。

而正如马纵横所说的那般,陈兰听说马纵横军就在城外十数里处设营,更兼不在前添兵驻守,自以为是计。雷薄却也怯于马纵横之威,不敢轻举妄动。

到了次日,陈兰、雷薄听闻,马纵横军一夜都在赶设营帐,后悔不及。陈兰又是心惊不已,认为马纵横不但有着鬼神之勇,而且狡诈如狐,心里越加小心。

却说刚到晌午时候,马纵横又率兵前来搦战,陈兰坚守不出,任由马纵横和其部下叫骂。

“尔等以为死守城池,负隅顽抗,我就不能攻破这定陶城耶!?”马纵横纵马飞到城下,高举龙刃,指着城上站在一起的陈兰、雷薄喝道。

雷薄一听,瞪大牛般的大目,扯声喝道:“马家小儿,休要在这虚张声势,你倒试试来攻城啊!!”

“哼,不知所谓的鼠辈!”马纵横冷哼一声。蓦然间,后方大阵中擂鼓大震,只听杀声起处,一阵阵巨大骇人的滚动声响起,城上兵士连忙纷纷眺眼望去,待看得那一个个恐怖的身影时,无不面色大变。

却见数十架冲车在一队队步兵掩护下,正往驶来。说来,马纵横一直对于军事的投入是毫不吝啬,聘请各地的名匠,也不乏深通墨家(古代最善于制造、改良军器、战具的派系)之术的高手。这些墨家高手,对原本的冲车做出了不少的改造,以虎头钢柱为进攻点,车身本是八轮,加至十二轮,速度更快,却又因对车身特别做了稳固,因此并不影响冲车的稳定性。再者冲车周身皆加以铁皮防护,因此防御性也提高了许多。研制出来后,特别请马纵横为之命名,马纵横特命为白虎战车。

“这些冲车,莫非都经过改良!?”陈兰瞪大了眼,一脸的惊愕、不可置信,眼看那数十架冲车移动极快,跟着扑来的大军飞快冲来,虽未来到,也已不禁心惊胆跳了。

却说马纵横杀往定陶时,一路火速进军,其余大型军器倒也难以跟上,所以马纵横便只带上这数十具白虎战车。这些白虎战车移动极快,若是操作得当,甚至比人全力奔跑的速度还要快上不少。

“快!!弓弩手快快准备!!”雷薄也是看得眼切,立刻扯声大吼了起来。

眼看马纵横的军队冲驰愈快,与定陶城快只接近数百丈之时。随着马纵横一声令下,前头兵士全都奋而举盾,嘶声大喝,奔跑压上,同时更有一架架威武的白虎战车。

“给我射~~!!!”陈兰只觉自己整个心都揪在一起,更且有些慌乱,他也全然没想到马纵横竟然第二日便对定陶城发起进攻,这下只是强震神色。

随着陈兰令声一下,城上弓弩齐射,如同滂沱大雨,漫天盖来。马军冲出的盾牌手,立刻纷纷举起盾牌,抵住了乱箭的袭击,速度顿是慢了下来,不过那数十具白虎战车因有铁皮护身,却不惧乱箭,在车后的兵士也因有战车掩护,丝毫不惧,忿然压上。

“快!!准备木桩、石块!!!”陈兰眼见那数十架白虎战车在乱箭袭击之下,依旧奔飞冲来,面色不禁又是一变,疾声喝道。城上军队却是被马军这雷厉风行的攻势,给惊得大乱,兼之不少又是新丁,一下子各个都变作了无头的苍蝇,四处搅成一团,急呼乱叫,此起彼伏。陈兰见状,怒得忙大声喝叱,教各自将士迅速安稳其部。

蓦然,随着连阵恐怖的轰响巨鸣暴起,宛如天颤地抖,整座城池仿佛都摇晃起来,数十个兵士更因站不住脚跟,猛地摔落了城下,摔个粉身碎骨!

雷薄急是稳住身形后,冲到城墙一看,又见十数架白虎战车撞来,吓得下意识地抱头缩在城墙,忙是大喊:“小心~~!!”

就在雷薄喊声一落,那一道道轰响巨鸣声又是接连暴发,整座城池又似在摇晃起来,城上沙石坠落。贴在城墙边上射箭的弓弩手更是倒翻大半。

“把白虎战车收回,盾兵压上,弓弩手迅速前往准备!!”马纵横目光寒澈,连道令声落下,先见一队队的盾兵迅速赶到城下,同时又听一阵阵叫喝声,却是那些战车队的兵士,从白虎战车后面撤出一条又长又大的铁链,正往后收回。很快各有骑兵赶到,那些战车队的兵士又拉出两条小铁链,扣住战马,在战马的拉扯下,速度立刻快了许多。

这时,刚是起来观望的雷薄,眼见城下的白虎战车欲撤,唯恐这些战车发起下一轮攻势,连忙嘶声大吼,命兵士以落石毁坏,不过等他的麾下投落落石时,那数十架白虎冲车早就去远,更兼马军的弓弩手已然到位,随着令声一落,乱箭齐齐望城上飞扑射去,城上兵士不少躲避不及,中箭而倒,一些又是摔落在下,惨叫不绝。

“他娘的!!马家小儿不但军队精锐,而且又有如此攻城利器,如此下去,就怕定陶城难以把守多久!!”陈兰面色黑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不过眼下却也容不得他想再多,忙教麾下乱箭射下,射退敌兵。不过马军的盾牌手早有准备,乱箭大多挡下,弓弩手就躲在盾牌手的掩护之内,等城上乱箭一停,立即又发袭击,攻守转换迅疾,而且时机把握得极好。占据城池之利的守军,竟然还死伤愈多,城上士气自愈是低下。

“白虎战车准备,再发一轮攻势!”马纵横宛如一个冷酷的帝王,藐视地望着城上负隅顽抗地敌兵,一声令下,那一阵阵骇人的车轮滚动声又是响起,战车队伍的兵士一齐奋力推起。同时又听号角鸣动以作示意,城下的盾牌手、弓弩手听得号角声起也迅疾让开了道路。

“不好,那些冲车又要攻来了~~!!”雷薄大喊一声后,眼看几架白虎战车突近,吓得又是缩到了城墙下,在城墙旁的弓弩手也吓得忙纷纷缩在城墙下躲避。

轰隆隆隆~~!!!

一连阵强震之后,城上兵士又是倒翻一片又是一片。城下弓弩手趁机以乱箭袭击,只见一根根乱箭密集如雨,飞出一道道又高又快的抛物线,城上顿又惨叫迭起。陈兰更是在混乱中,躲避不及,被一根流矢射中肩膀,痛得惨叫起来。雷薄看得眼切,连忙命人把陈兰扶入敌楼,一员将士得令,忙领着数十兵士掩护着陈兰退入敌楼之内。

如此,就在马军强烈的攻势之下,城上的守军几乎一直都被压着来打,死伤不计其数,城下堆满的多是守军摔得粉碎,面目全非的尸体。

黄昏日下,一阵凉风拂过,颇显萧瑟。随着马纵横发令撤下,攻方的声势方才缓缓歇止。

另一边,在敌楼之内,陈兰拔出了箭矢,刚敷好了药。雷薄一脸阴沉之色,咬着牙的走了进来。

“马家小儿撤兵了?”陈兰面色一变,双眸不禁眯了起来,问道。

“撤是撤了,不过恐怕明天还会再来!彼军的攻势太可怕了,而且又有攻城利器,今日一役,我方伤亡惨重,近千余人死去,就连我军的精锐也死去了二百余人。如此下去,恐怕李丰他们的援兵未到,定陶就被攻破了!早知如此,就听袁涣说的,不该来趟这浑水的!!”雷薄呐声叫道,面上不禁有些悔色。原来当初袁术听闻刘岱有意召袁遗回去山阳救援时,想兖州正乱,这不正是夺下兖州的大好机会?自是大喜不已,立命麾下一干谋臣前来商议。众人都以为这是难得的好时机,更乃天助袁氏得之大业。唯独只有袁涣反对,说他夜观星象,见泰山之顶处,时而星光璀璨,时而昏黑无光,看星象更呈神魔鬼佛戏天弄月之势,正好应对兖州时日会乱事屡起不断,各方牛鬼蛇神、诸强豪杰都会来插上一手,

最好不要趟这浑水。

袁术听说,却是大怒不已,认为这是鬼神之说,缥缈虚幻,自不可信,遂令袁遗迅速赶回山阳,还特令他麾下李、乐、雷、陈四大战将一同前往协助。

外话且不多说。这下,陈兰听雷薄这般一说,心里也不禁有些后悔和急躁,强震神色道:“先别说这般丧气话。听闻那马家小儿待百姓素来仁义,如此我倒有一计可施。”

“何计!?”雷薄闻言,不由大喜,连忙问道。陈兰遂教雷薄附耳来听,说到如此如此。雷薄一听,顿是变色,惊呼叫道:“此举有失人道,但若日后传出,恐怕有损主公声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