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快斩陈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旁正与马纵横逼来的部下对峙的数十人中,两个魁梧大汉听了,连忙应下,纷纷各呈上一柄足有百斤重的大锤,两柄锤子上,更雕有龙虎之相,大小刚好,一看便知是一对。

可这对加起来足足两百斤的龙虎大锤,陈兰却是一手抓住一个,轻而易举地拿住了。

定陶军不少将士见了都暗暗变色,马纵横却是面色依旧,翻身下马,其麾下迅速围了起来。

陈兰眯起了眼,心中倒是在暗道:“那马家小儿深不可测,我绝非对手,要想赢下,不使些手段绝无可能!”

就在陈兰念头刚是闪过,马纵横冷道一声:“来吧!”

“那小的可就得罪了!!”陈兰闻言,双眸一瞪,宛如一头发怒的野兽,提起双锤忿然冲去。马纵横却还是一副平淡样子,眼看陈兰杀到,双锤挥动砸来,马纵横方才拧刀挥动,与陈兰暴砸打来的双锤撞在一起,一一拦下。

却听一道道轰鸣暴响,响不绝耳。陈兰扯声连阵暴喝,双眸发红,不愧有着‘大力金刚’之名,连阵猛攻暴砸,竟丝毫不见有力竭之势,反而越攻越猛。

“你就只有这般本事吗?”猝然,马纵横的冷声一起,陈兰面色顿变,反应过来,只见龙刃骤飞而来,眼看势大力沉,哪敢怠慢,忙是举双锤迎住。

‘嘭’的一声,陈兰嘶吼一声,整个人立即暴退数步。马纵横快步赶上,猛地拧刀当头就劈,陈兰吓得忙就挪身,险险避过。马纵横一声冷哼,转刀便就回砍。

“他娘的,老子跟你拼了!!”陈兰大吼一声,忽然左手抛出重锤向马纵横砸去。马纵横眼眸一睁,微微一惊,立挥刀挡住投来重锤,‘啪’的一声,重锤刚是落地。陈兰双手抓着一锤,整个人高高跃起,朝着马纵横凶狠砸下。

眼看时势危急,马纵横麾下不少将领也是变色,有些人更不禁大喊小心。电光火石之间,却见陈兰身体还在半空,马纵横的身体却早已窜起,随即见血光一道,陈兰的身体猝是裂开两半,出刀之快,根本无一人能够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鲜血狂喷,很快就形成了一个血泊。周围噤如寒蝉,无人敢是做声,望向马纵横的眼里,或是敬畏或是惊悚。

须臾,却见马纵横走到了被压制在地雷薄身前。雷薄满脸都是怨恨气忿之色,一对眼瞪得快要迸裂,竭斯底里地骂道:“马家小儿,有种你把老子也杀了!!老子皱半个眉头,就不是好汉!”

马纵横听了,却是冷笑一声,双眸发光,如有慑人心神的魔力,道:“你主来救兖州,本就打着趁火打劫的歹心。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可服气!?”

“要老子对你服气,老子宁愿去死!!”雷薄怒声骂道。四周马纵横的部下听了,无不大怒,纷纷喝骂。马纵横猛一举手,骂声顿止,雷薄何曾见过如此威风的君主,一时不禁也闭上了嘴,死死地望着马纵横。

“如今不但是乱世天下,更是武人智士的舞台,数百年难有的时代。你若甘愿就此埋名于此。我也不吝多一具首级。降,或是死!”马纵横语言中就似有莫名的魔力,听得雷薄面色连变。

马纵横却不说话,就是与他对视。

须臾,雷薄低下了头,不得不说,在马纵横那一番话后,他确是动摇了,他不想就此一事无成的死去,不甘心背负着昏庸无能的败将之名!

“我!降了!!”雷薄就是从口缝里蹦出的话来。马纵横一听,嘴角一翘,倒也是颇为赏识这面粗心细的莽夫,何况日后他得了兖州,自是需要大量的人才,来稳定局势。这雷薄虽然只是二流武将,但自也有其可用之处。

却说,就在马纵横攻破定陶的同时。另一边,却说李丰、乐就整顿好大军后,正要往昌邑营救,忽闻马纵横率大军前往袭击济阴,不由大惊。两人商议好之后,皆决定速援济阴,到时与雷薄、陈兰合兵一处,再往昌邑救援。

于是,李丰命乐就领兵在前,其押后军在后,分部而发,以防万一时,也可互相接应。如此一看,李丰不愧是这四大战将之首,倒也是一员将才。

哪知乐就急功近利,欲速解济阴之危,再因当年曾与马纵横在洛阳时有过过节,急欲复仇。原来当时在洛阳时,乐就被胡车儿打成重伤,几乎残疾。袁术更因此轻贱他,让他回乡养病。还好回到南阳后,天下第一神医张机对乐就施以救助,其妙手回春的医术,竟把乐就给治好了,更传授乐就一套复健强身之术。

于是,乐就每日勤奋操练,更以当年的仇恨作为动力,鲜有歇息,武艺因此突飞猛进,在四大战将也仅次于李丰。

“马家小儿,还有那该死的胡人,老子绝不会轻饶你俩,不把你俩碎尸万段,老子这些年来受的屈辱,吃的苦,岂不都白费了!!?”想起昔年往事,乐就不禁面色狰狞起来,更咬牙切齿地呐呐而道。旁边的将士见乐就浑身散发的气势,阴沉可怕,都不敢接近。

就在此时,忽有一员驿将飞马赶来,传令道:“乐副将,李将军有令,教你放缓行军速度,以免两军相隔太远,一旦遭到敌袭,也无法相互救援!”

“哼,又是这碍事的李丰!!论资历他还不如我,若非当年我回了乡里,哪轮到他做这四大战将之首的位置!!”乐就一听,面色不由一沉,却又没有发作,反而震色道:“还是李将军谨慎啊,我看诸将士战意正高,正想趁势杀往,杀敌一个措手不及。却忘了李将军的吩咐。好,我明白了。你回去通报吧。”

那驿将听闻,忙一震色,拱手领命后,遂转马而去。眼见那驿将离开,乐就立即面色阴沉起来,道:“传我号令,诸军再加紧行程,今夜之内,定要赶到济阴边境!”

“将军,这李将军不是!?”

“闭嘴!那李丰不知兵贵神速,何况陈兰连番派人前来催促,代表眼下定陶的战事定是十分危急。但有万一,主公怪罪下来,岂是那李丰担当得起,恐怕连我们都要遭到连累!!”乐就此言一出,诸将不由纷纷变色,一些本是想劝的人,立刻也闭起了嘴来,唯恐遭到连累。

“可是,这距离博海城不过百里,听闻马羲在那驻守了不少兵马,以防后撤和调拨所用。但若发觉我等,派兵来袭那又如何?”这时,又有一名将领问道。

乐就一听,立一瞪眼,扯声就骂:“蠢货!!你也知博海城距离这里足有百里,除非博海城的人早有预料,否则哪里发现得到我们行踪!?莫他们的细作,还要打探到这百里之外的地方!?”

乐就这般一骂,诸将自不敢再是出声,连忙纷纷闭上嘴巴。

于是,乐就不但没有减缓行兵速度,反而加紧几分,渐渐和李丰军拉开数十里距离。李丰得知,又惊又怒,连忙又派自己心腹将领前往通告。

却说这时,乐就刚到一处谷口,正皱眉细望,沉疑不定。原来不久前,前部队伍来报,说前方有一谷口,地势险峻,通道狭窄,而且谷上有树林可以埋伏,恐怕会有伏兵,便请乐就前来一望。乐就听了,却也不敢大意,令大军停下,来到前部一看。

“他娘的,怎么会来到这鬼地方,看这周围地势,一旦谷上真有伏兵,四下难以逃命,恐怕要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乐就心中暗道后,神色越紧。

在他身旁的一员将领,也怕埋有伏兵,不由劝道:“将军依我看,此处甚险,不如绕过山去,以免中伏。”

乐就一听,心里却也有此意,忽然叫道:“把领路的叫来!”

乐就一声令下,很快一个小吏便被推出。乐就面色一冷,张嘴就喝:“此乃何处,你怎把大军带到这鬼地方!?”

那小吏吓得连忙跪下,忙道:“回禀将军,此处因四下幽静,连野兽也极其罕见,故称为无声谷。而要往济阴,此乃最快的路,否则要绕过这无声谷,起码要花费一天一夜的时间!”

“他娘的,竟要耗费一天一夜!?”

“还有,绕去一带,猛禽野兽极多,而且路也不好走,小的见将军进军火速,就怕影响了行程,才选择走这无声谷,还望将军恕罪!”

说罢,那小吏好似唯恐遭到责罚一般,跪下急是求饶。

乐就见这人胆小如鼠,倒也不怕他动鬼主意,冷哼一声,摆手道:“够了,滚下去吧!”

那小吏听了,连忙拜谢,好似脚底抹油似地,急急退了回去。

“这里距离博海甚远,而且沿路又有斥候先往探路,除非彼军早就埋伏定了,否则绝不可能在这里设伏。都放心吧,快快过了此谷!”乐就一声令下,其前部遂又开始进发。乐就则转回军后,率部而进。

随着大军犹如长龙般徐徐扎入内谷道之内,本是狭窄的谷道渐渐被塞满。或者四周实在太过安静,乐就军皆显得小心谨慎,不敢过于冒进,连声音少有发出,一匹匹战马也低鸣起来。

“乐副将,且慢~~!!”就在乐就刚进入谷道不久,李丰派来的心腹将领赶到,叫喝几声,都听无人回应,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里更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位大人,乐将军进去谷道里去了,怕是听不了你的喊话,要不你随大军一齐进去,等出了这谷道,自然能找到乐将军。”这时,乐就麾下一员将领向李丰的心腹将领喊道。

就在此时,蓦然间,号角猝起,杀声大作,谷上两边山林内,忽然又响起阵阵弓弦震动的暴响,旋即便见两边一齐下起了箭雨,在谷道内的乐就军被吓得慌乱不已,又因谷道狭窄,哪里躲避得开,纷纷中箭惨叫,响不绝耳。那些还未进谷的部队,见谷道瞬间被血色染红,随着箭林矢雨扑来,鲜血迸射,瞬间满地都是尸体,不知死了多少人,吓得连忙往后慌忙逃命,纷纷嘶声急呼。

“不好了,敌袭敌袭!!”

“谷上有伏兵,快退后,快退后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