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马纵横来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忽听几道惨厉痛鸣,庞德这一阵吼声,竟把七、八匹正冲来的战马活活给惊死,随着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又因统将之死,正被吓得走神,猛地撞上,顿是人仰马翻,乱成一团。本文由首发

“他娘的!!又是这庞德小儿,你尽管给我负隅顽抗,待会被我抓到,我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袁遗眼看自己又一员猛将死在庞德戟下,而且刚是盛起的士气,立又被庞德给压下去了,自是大怒不已。

“听我号令,盾兵全面压逼,枪兵在后接应,弓弩手乱箭扰击!!我就不信,杀不进去!!”袁遗这一下也被逼出了脾气,竭斯底里地吼道。

于是,只见袁遗部盾兵各持盾牌大举压上,枪兵在后持枪突击,弓弩手也纷纷赶出,拽弓往上高射,无数箭矢抛入营内,庞德军刹时动乱起来。

“别慌!!稳住阵脚,骑兵都给我下马,前往助战。盾兵压住门前,绝不可让贼子冲入!!”庞德怒声大喝,先是翻身下马。随着他号令落下,其军盾兵也不怠慢,纷纷持盾压上,两方盾兵,盾牌撞击,发出阵阵暴响。袁遗军的枪手见势来突,先是杀开,眼看就要突进。庞德手提双戟,健步如飞,领兵杀到,立将之杀退回去。两军互为纠缠,战事甚为剧烈。

与此同时,又看左门处,胡车儿手提镔铁怒兽锤,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拦在门口,刘岱军几番冲突都被胡车儿率兵杀退,更有数将饮恨在其大锤之下。

“这胡人好生威猛,马羲那小儿麾下真是猛将如云啊!”刘岱咬牙切齿,冷声呐道。这时,他又生一计,双眸一亮,立令两员将士各引部队,绕往右门助战。

“将军,不好了!!刘岱好似调军往右门那去了!!”右边辕门下,一员将领急与胡车儿谓道。

胡车儿面容不由怒色一闪,当即喝道:“你速令两百兵士前往右门接应!”

“可这!!”

“不必废话,快照我的话去做!!”胡车儿一听那将犹豫,立刻瞪大了牛眼大般的恶目喝道。那将领闻说,不敢再有怠慢,即是引兵赶往。

另一边,刘岱看得眼切,不由阴阴地笑了起来道:“蛮夷之人就是蛮夷之人,这一下立刻就是中计了,我看你有多少兵马可调!!”

说罢,刘岱又令来两将,调拨去两部军队。胡车儿见之,面色连变,一员牙门将看出其中端倪,急道:“将军,刘岱兵多,如果我军随着他屡番调拨,恐怕只会中了他的削兵之计!!”

胡车儿一听,不禁面容紧绷,咬着牙沉吟一阵,还是喝道:“再往右门调去两百兵士!!”

“将军!!如此一来我军只剩下五百人,如何抵挡得住刘岱近四千大军!!”那牙门将闻言,面色大变,不由急声喝道。

原来一开始,刘岱兵力莫约五千,而胡车儿却有九百余人,双方相差大约五倍。但守军有胡车儿这员猛将坐镇,再加上据营而守,倒还能稳住局势。但随着刘岱屡番调去千人兵马,胡车儿也被逼把部署调往,若是这下再去两百,就剩下五百余人,与刘岱军相差足足八倍之多!!

“主公待我情深义重,我胡车儿万死难报,今日就算葬身于此,亦无悔也!!如果诸位兄弟抵挡不住,自有我胡车儿的血躯抵上!!”胡车儿震色怒喝,字字铿锵,掷地有声,更如在众人心头激荡起来。那在场的所有人,不由纷纷变色,感受到胡车儿的死志之后,只觉浑身如是热血沸腾,各个似有用不尽的力量!!

“我等愿随将军拼死到底!!!”

吼声骤喝,震荡天地。一员将领,满脸慨然之色,一拱手后,又率两百人离去。

却说刘岱先是被胡车儿军的声势吓了一跳,却见胡车儿还是中计,把兵马调走,立刻振奋起来,纵声笑道:“哈哈哈哈哈~~!!无谋蛮夷,又中我计,今番必教你死无葬身之地!!!全军听令,一齐扑杀,率先杀入营地者,赏黄金百两,取那胡人首级者,官迁三阶,赏三百零黄金!!”

刘岱此令一出,顿令其部士气大震,战意飙升,各是争先恐后,扑涌杀去。一时声势之大,甚至盖过其他两处厮杀之地。

“来吧!!老子在此~~!!!”胡车儿屹立辕门之下,猛敲大锤,瞪眼怒喝叫道。

说时迟那时快,刘岱军风风火火地盖然杀到,胡车儿率领一众将士拼死拦住,两方都是战意高昂,杀气腾腾,混杀一起,随着死伤愈烈,各个都杀红了眼。

另外,右门那处,连得援兵来助的王彧,也下令发起猛攻。胡车儿麾下那数员勇士,引兵死守,在王彧军屡番的冲击之下,一人先是死去,另外两人听说胡车儿之志,依旧死守不退。胡车儿调来的那四百兵众慨然突前,各个却都不怕死。王彧见之,不由惊异,屡叹死忠烈士。

于此,三方混战,战事惨烈,血肉滋润着大地,杀声充斥着苍穹。如此,一直混杀到天色开始昏暗,快到黄昏时候。

再看,营地前满堆尸首,庞德军剩三百余人,把守右门的只剩下五百人,胡车儿派去的三员勇士,死剩下一个。胡车儿军,战至至今剩下百人。

敌方却也伤亡惨重,袁遗军折去一千数百余人,只剩下不到三千的兵马,将士又是死去七、八个。刘岱军也折损近千人,但将士死伤却足足有数十之多。右门的王彧军折损颇少,死伤只有五百余人,兵力尚有五千余众,足足是守方的十倍之多。

与此同时,王彧已暗教人发去通知,断言若无意外,夜黑之前,其部能率先攻破营地,未免胡、庞前往救援,还请刘、袁两人继续做强攻之势。

正门。

“尔等鼠辈尽管来呀!!老子力气多得是,来多少杀多少!!”

一身血迹斑斑,兵甲、战袍皆显残破,手提双戟的庞德扯声喝道。

“赢下这一战真是艰难啊。这马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物,竟能让如此多烈士甘愿为之送死?不过,一切也到此为止了。”袁遗长吁一声,遂轻一挥手。

于是杀声骤起,袁遗军再发冲击。

左门。

“蛮夷之辈,你给我听着,眼下大局已定,你再是负隅顽抗,只会造成无辜牺牲!!我谅在你颇有几分武勇,若愿投之,老夫或者还能让你当个将校!!”

“我呸!!我主不久将到,刘岱你项上首级快要不保,还敢在这大放厥词!?”

“不知死活的蛮夷,临死还敢如此放肆!!给我乱刀砍死他!!”

随着刘岱号令落下,其部瞬间杀声提起,各往涌上。

而就在正门、左门再次发起攻势时。右门处,随着王彧一声令下,其军却也发起了攻势。王彧更把其军分成五部,连番突击,部部紧逼压上,攻势雷厉不休,丝毫不给右门守军歇息的机会。

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时候,在王彧军连番猛攻之下,胡车儿所派的最后一位勇士也英勇牺牲,右门守军死剩不到二百余人,瞬间混乱,眼见就要溃散而败。

蓦然,就像是天降神兵,西面猝起杀声,其声之烈,如霹雳连环骤劈不断,杀声扬处,风尘遽起,铺天盖地,人喊马鸣,忽为争先,杀气之浓,又如从地狱而来的九幽之兵!

眼看胜利在即的王彧,顿如遭晴天霹雳,急转望过去,正见西面兵涌如流,成片如洪,其势之盛,如要吞天灭地,恐怖至极,由其前首,还有一股极其恐怖的凶煞威凛之气不断逼来,而且速度之快,令人不禁心惊胆跳。

“诸位兄弟但管坚持少时,马纵横来也~~!!!”一声惊天暴喝,如有鬼神之威,威名一起,王彧军无不色变,再看其军来势之盛,竟一时全都忘了冲突。

电光火石之间,斜阳之下,只见一员身穿满布血迹的黄麟日月重铠,犹如鬼神一般的男人,提着一柄赤色龙刃,纵马飞驰,快若流光飞电,倏地横撞扎入人丛之内,龙刃狂舞挥动,如同狂龙游荡,急转砍劈,杀人如同破瓦,碎了一个又是一个。血肉横飞,王彧军犹如波开浪裂间,一条横向血道渐显,随即又被跟来的骑兵,杀的阔然扩大,瞬间竟就把王彧军截杀两半。

“尔等先杀入营内,保住一干弟兄,绝不容许他们再有无辜牺牲!!”马纵横忽一拨马,疾声喝道。数将立即领命,遂朝营内突击而去。

马纵横则立领一部骑队,转往杀向王彧军后,大战至今,王彧军皆以筋疲力尽,眼看马纵横杀来,其部大多无胆拦击,那些忿而拼死的,却又不敌马纵横,纷纷被马纵横迅杀死去。

“王将军不好了,那马羲~!!那马羲杀来了~~!!”一员将士,急急赶到王彧处,满脸惊恐失色地喊道。王彧听了,刚好望到正在人丛里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的马纵横,浑身煞气汹腾,奔杀过来,两人眼神正好对视。

王彧立吓得魂魄如飞!

“王彧!!还不过来受死!?”在昏阳照射下,马纵横双眸如有血光射出,猛一拍打赤乌,赤乌嘶鸣一声,立又加速飞起。几员将士前来死挡,马纵横刀劈急砍,须臾冲过,那几个将士身体随即纷纷裂开,血液暴溅,恐怖至极。

“哇~!”王彧看得眼切,吓得怪叫一声后,连忙转马就逃。马纵横急追跟上,却看赤乌实在太快,王彧的将士根本截杀不住,而且一些又惧怕马纵横,而纷纷让开。

于是,很快便见王彧逃出军后,马纵横倏地也是冲出,又把几个来截的将士砍死,无人能挡,紧追王彧。

滴滴答答~~!!蹄声疾起,风尘急扬,王彧部已然望尘莫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