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攻陷昌邑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看是~是云梯车,可~可为什么这么庞大~~!!!”

“快看,车上还建有箭塔,上面好像有人!!”

“完了,完了~~!!这般攻城利器若是逼到城下,我等必死无疑啊~~!!”一阵阵充满惊悚的叫呼声纷纷响起。顶点小说....。刘岱也看得瞠目结舌,不过素来贪财的他,第一时间想的却是这般利器,到底要耗费多少银子才能打造出来啊!?

答案是足足三百两黄金!!这几乎够一支数千人大军数年的花费了!!

马纵横出手之阔绰,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但有投资必有回报。一个昌邑城的价值,就足以让马纵横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这也全因马纵横有着来自后世的思想,在后世中,军器的使用和等级,往往决定了整个战事胜负的走向,甚至很多时候都会演变成一场屠杀。熟读大中华历史的马纵横,自然也知道大中华曾有一段极为黑暗的时代,正是因为军器的落后,才会受尽耻辱,死伤无数!

于是,随着云霄战车不断压上,城上刘岱军越加恐惧慌乱,城下的弓弩手趁机发起猛攻,使得彼军死伤愈多。

终于这数架云霄战车,先后逼近,战车上的弓弩手纷纷急射,随着一具具巨大的梯子靠上。听着那一声声巨响,城上的刘岱军又受惊吓,忙欲推开,却遭到战车上的乱箭袭击,根本靠近不得。

“杀呐~~!!!”在中央一处云霄战车上,庞德大声一吼,手提双戟,健步如飞,便是踏着云梯冲突而去。

“不好,是那赤狮庞德!!弓弩手快快射击,绝不能让此人登上城头!!”一个将领看得眼切,连忙扯声喝道。

须臾,乱箭飙飞。庞德狮眸圆瞪,双戟飞动,舞得密不透风,冒着箭雨强硬突去,电光火石之间,纵身一跃,竟就落到城上,四周的刘岱军兵士反应过来,急是迎上围住。

“哈哈哈哈~~!!就凭尔等鼠辈,如何挡得了我~~!!”庞德纵声狂笑,双戟一动,劈砍飞窜,杀入人丛,顿是血光连连,惨叫不断,其后部署也纷纷踏着云梯杀到。与此同时,杀声又起,其他云霄战车上的兵士也纷纷杀突而去。城上刘岱军被杀得措手不及,随着形势愈乱,更是显得毫无还手之力。

“刘岱何在,快来送死~~!!”只见庞德旋戟飞荡,立把身边敌兵杀开,配上那一头蓬松乱发,和他那魁梧的身躯,浑身狮威骇人,无人赶上靠近。

“主公,那赤狮庞德快要杀过来了,末将等护你先去!!”这时,不远处一道喊声骤起。庞德眼疾,很快就看在满脸慌色的刘岱,在几个将士拥护下逃去。

“哈哈哈~~!!刘岱你这老匹夫原来在此,快纳命来~~!!”庞德不由兴奋地大喊起来,拧起双戟又是突破。刘岱军几个将士,领兵拼死抵挡,不过随着庞德的部署赶到接应,很快纷纷都被杀破。

与此同时,城下的兵众也不断乘着云霄战车,纷纷欲杀往城头。马纵横也是看得跃跃欲试,若非怕无人指挥战局,早就前往厮杀了。

如此混杀一个时辰后,毕竟刘岱军占有城池之利,且是城上布兵极多,方才勉强重新站稳阵脚,正欲反攻之时。马纵横却不与之硬战,立下号令,鸣金收兵。刘岱军不少兵士还未回过神来,眼见彼军开始迅速撤离,才知赶去厮杀,庞德引数将还有一队兵士负责断后,将追来的刘岱军屡番杀退后,趁着云霄战车上的弓弩手发射乱箭接应,很快也趁机退下。

到了这时,竟又是黄昏时候。这一日,唯独西门有了战事,两军伤亡相差悬殊,据城而守的刘岱军,因被马纵横军的攻城利器压制,死伤近千人以上,而马纵横军却不过伤亡了百余人,更兼马纵横军的英勇还有其军器的犀利,在西门所有刘岱军的心中,就如挥之不散的梦魇一般。

当夜,负责把守北门的王肱听完心腹所报,本就略显苍白的面色,又是白了几分,不由摇头叹道:“彼军兵精将强,又有如此犀利的攻城利器,大势已去也。刘公山啊,刘公山,你觉悟得实在太晚了!!”

“主子,眼下局势再跟着那刘公山,无疑是自取灭亡。不知主子有何打算?”

“诶,我身为人臣,本不该叛主倒戈,怎奈家中家眷恐怕如今都落入马羲之手。而且,若是刘公山肯听我所劝,割地让予袁绍,请得强援,袭击东郡。那马羲前后难以兼顾,自是必败无疑。这一切或者都是天意啊!”王肱神情落寞,还带着几分怨气。

这时,忽有来请,说刘岱召他前往,有要事商量。王肱一听,暗暗心头一惊,他那心腹也是连阵变色。王肱先是不动声色,答应下来,等刘岱的人离去后,立是震色,从怀中掏出一份密书,说道:“自昌邑局势变得危急之后,那刘公山疑心愈重,恐怕也怀疑到我身上来。我这里有一封密书,可救回我的家眷,只要那马羲答应,明晚三更时候,便把北门给献了。若是我今夜就遭不测,那就事不宜迟,今夜立开城门。如此一来,起码能减少城中军民的无辜牺牲!”

“小人明白!”

“好。”王肱重重一点头,轻叹一声后,遂转身离去。

少时,王肱来到了殿堂,正见刘岱披头散发,神态略有疯癫,眼神尽是怨恨之色,见了王肱便道:“我视你如同心腹,此下有一事交予你去办,事成之后,我会赏黄金一百两,你领了赏金,速离昌邑,另投新主也好,至此隐居也好,全都由你!”

王肱一听,不由眼睛一瞪,一丝不祥预感,遂从心里升起,连忙拱手道:“不知主公要吩咐何事?”

“今夜立刻派人暗中在城中各处,多藏硫黄焰硝引火之物。这昌邑城是我祖上基业,我就算毁了它,也不会给其他外姓之人得到!!”刘岱忽地面容变得极其狰狞可怕,咬牙切齿地说道。

王肱一听,顿时吓得打了个激灵,连忙又问:“那城中百姓和军队那又怎么办?”

刘岱一听,立一瞪眼,喝道:“这就无需你来管了,即管做你的事就好!!退下吧!!”

王肱闻言,犹豫几阵,但还是忍住了,心中叹了一口气,对刘岱再无一丝忠心,有的只是怜悯,拜下一礼后,遂是退下。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过了明日,这昌邑城就将化作一片火海,谁也不能从我刘公山手上抢走!!哈哈哈哈~~!!!”

夜里二更。南门敌楼之内,袁遗脸色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几分忿怒,咬牙喝道:“那刘公山真要把整个昌邑城都给烧了!?”

“没错!那刘公山眼看那马羲兵强马壮,又有极其可怕的攻城利器,心知昌邑难保,便欲毁之!而且更是可恶的是,他还要城中的军民,与他一起陪葬!!真是可恨至极!!”

“传我号令,立即命诸部人马收拾行装,三更从南门离开,不得有误!!同时,你再派些细作,把刘公山欲要火焚昌邑之事,四处传报,造成混乱,如此一来,我军趁乱离开,也是更加轻易!!”

那将士一听,微微变色,却知袁遗心善,此举也是为了救昌邑的军民,暗暗敬佩,立是领命退下。

与此同时,在马纵横的虎帐之中。马纵横看完王肱的密书后,面色一沉,与诸将谓道:“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刘公山无义,最终还是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啊。”

诸将闻言,默然,心中都各有领悟。

“我家主子以表诚心,不知他的家眷?”

“放心吧,祸不及家人,就算是死敌,我也无伤害他人家眷的意思。”马纵横凝声而道。那王肱心腹听了,不由大喜,忙是谢过,又言其主不久前被刘岱召去,若是遭到不测,今夜会在北门以火号招示,即时可趁机杀入昌邑城中。

马纵横闻言不禁面色大震,重赏一番后,速令各将调领精锐,望北门屯集。

时值三更,南门处忽然城门大开,城内一片混乱,却是忽有谣言,说刘岱欲纵火烧城,城中百姓急是收拾行装,欲要连夜逃出。城内兵士闻说,又惊又怒,也是乱成一团。

“什么!!竟有人传出谣言,说我要纵火烧城!!?此事只有我和王肱知道,莫非连他也造反了!!?”刘岱寝室内,只见他一脸暴怒疯狂之色,扯声怒喝。

他麾下一员心腹将士,正单膝跪下,急道:“如今城内一片混乱,百姓皆欲强闯出城,不少将士闻说也是大怒,一些要投降马羲,一些更领兵正往州府这里杀来!”

这将士话音刚落,忽然门外又有一员将士急是赶入,连忙报道:“大事不好了,袁遗率兵从南门逃去了!!”

刘岱一听,顿时色变,咬牙切齿道:“这该死的袁伯业,我就知道他迟早会弃我而去,尔等立即派人前往追杀,我不得好死,他也别想留下全尸!!”

“可眼下城内一片混乱,而且各部兵士纷纷造反,怕是!!”

“主公,你还是快点逃吧!!”

刘岱一听,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立刻暴跳如雷,扯声吼道:“这是我的昌邑城,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这里!!我哪里都不会去!!”

“主公!你这…又是何必呢!?”

“是呐,你毕竟是汉室宗亲,只要留住性命,无论是幽州的刘虞亦或是荆州的刘表,看在同是皇亲的份上,一定肯接纳主公!他日卷土重来、东山再起,也是可以啊!”

“哈哈?”刘岱听了,却是忽然疯笑,而且笑声愈大,最后简直就像是疯了似的:“哈哈哈哈哈~~!!!什么卷土重来!?什么东山再起!!?我家眷被擒,基业不保,声望尽失,天下人只会视我刘公山如丧家之犬!!我有何颜面再活下去,尔等跟着我也是如孤魂野鬼,滚吧,都给我滚吧~~!!”

说罢,刘岱拾起桌上酒瓶就砸,酒瓶立刻暴裂,酒水洒满地上。那两个将士皆是悲痛之色,各是叩了三个响头,遂才离开。

却见北门之处,火光冲天。很快北门外便有了呼应,只听擂鼓震鸣,号角齐响,杀声动荡。王肱听闻杀声起时,凄然的面色中,反而多了几分解脱,淡淡道:“这天下本该就是属于英雄人物的,刘公山啊,你也只不过是这乱世中的一个身份显赫的过客罢了。打开城门吧!”

随着王肱一声令下,须臾城门大开,城上兵士齐呼喊道:“刘公山不仁不义,轻贱百姓军士,我等愿降~~!!”

夜色之下,火光犹如飞虹,战马奔驰。只见正往昌邑北门杀奔而去的军队里,为首一将,手提龙刃,雄伟魁梧的身姿,犹如鬼神降世,气势威凛。

此人,正是伏波马援之后,马羲是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