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酣斗恶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番盛怒而来的巨汉,好像非要从马纵横身上拿回刚才是去的颜面不可,狂攻猛打不停,招式接连施出。马纵横却是任由巨汉强攻,只顾防守,眼见两人又战了二十余合。两人身上铠甲、战袍不断地碎裂、破开,血色飞扬。但却丝毫不减厮杀的激情,甚至是越战越是兴奋。

“嗷嗷嗷哦~~!!鬼神马羲吃我一招,雷虎万钧~~!!!”蓦然巨汉狂声吼起,其后三眼雷霆虎兽相势猝地冲腾而起,更大张血口,随着巨汉挥出的虎噬宝刀一起扑来。

马纵横面色一变,拧剑急挡,那劈来的虎噬宝刀如似真有万钧之劲,把马纵横整个人都给震退而去,退了也是丈余。巨汉却是得势不饶人,又是一招雷虎万钧,暴劈而来。马纵横急挪身就退,巨汉一刀破空,砸在地上,暴响作动时,顿是尘土飞扬。

“哇~!!马羲是英雄的就别给老子躲!!”巨汉似乎杀得兴起,虎眸发红,提刀便又杀来。马纵横转身拖剑就走,巨汉不肯放弃,急追过去。

“看我的鬼神戏龙~!!”

蓦然一道犹如九天玄雷般的吼声炸开,就在此时,只见马纵横浑身气势盖然爆发,那血色鬼神相势不知何时手上更多了一柄龙刃,随着马纵横做出相同的动作,回身飞刃,如神龙摆尾,倏地砍向了巨汉。

巨汉一时料之不及,反应过来,只能慌乱拧刀去挡,幸好及时挡住,才幸免被马纵横拦腰砍死,整个人立即随着剑势横向飞去,金属轰鸣的同时,也听得一声‘跨啦’的声音,巨汉忍痛一吼,滚落在地。随他而来的那些魁梧大汉,看得心惊肉跳,连忙大喝急吼,奔马去救。庞德也大喝一声,提戟杀上,这时恰巧马纵横的麾下纷纷蜂拥从地道里赶出,一看情况不妙,立马也赶上助战。

须臾之际,巨汉带来的人马还是先是赶到,庞德领着兵士也赶到马纵横身边。两方人马正是对峙。

却见巨汉喝退那些欲把他扶起的手下,面寒如霜的徐徐站起,抓住自己的肩膀一抓一扣,又听一声‘跨啦’的声响,听的人都觉一阵心凉,可巨汉却像是无事一样。

原来马纵横刚才一剑之威,把巨汉震得整条臂膀都脱了臼,若是换了其他人,早就痛得滚地痛叫了,再看巨汉的手上滴血不断,整只手掌血红一片。

“想俺就此束手就擒,那你就妄想了。不过俺却不会逃,尽管再来战吧!!”巨汉说罢,大吼一声,那三眼雷霆虎兽的相势立又展现而出,竟有不死不休的态势。

“真豪杰也!”马纵横看得不由心里暗叫了一声,同时又想到能够与自己打成平手的人物,绝非一般,想必就算在历史之中,也是数一数二,名列前茅的悍将。

马纵横一眯眼,虽然知留下他一命,恐怕日后会成为后患也说不定,但还是心有不忍,决定冒险搏上一回。

“罢了,我也累了,打下去也不知孰胜孰败,此战就以平手而论好了。”马纵横不等巨汉回应,便把剑一收。

“你!”巨汉一瞪眼,却见马纵横眼里已无战意,反而多处了几分敬色,不由心头一揪,神色遂是收敛起来,旋即双手持刀,刀锋往下,拱手拜道:“鬼神之勇,俺算是领教了!”

“君勇风盖世,不屈不饶,可谓豪杰,实令人敬服!”马纵横也一拱手,笑着答道。

“与你相比,俺差远了。若是无事,俺便先去了。”

“哼~~!!在我主面前撒了野,就想如此轻易离去,你倒是想得美!!”庞德一听,不由冷哼一声,狮眸怒火腾腾,巨汉虎目一瞪,两人互相瞪视,犹有狮虎对峙之威。巨汉身边的魁梧大汉不由都纷纷变色,紧张起来,这些人也看出了庞德的厉害,如今他们的少主受了不轻的伤势,而且还有威若鬼神的马纵横和一干兵士在场,若是厮杀起来,恐怕是凶多吉少。

“够了。赤鬼儿,放他们走吧。”哪知,马纵横却一摆手,淡淡说道。

巨汉听了,不禁露出几分诧异,看了马纵横一阵,道:“此番恩情俺会记下,日后必定奉还。”

“这倒也不必,我正好缺几匹马,若是好汉不介意的话,让几匹马给我回去。”马纵横露出一个淡淡地笑容。

巨汉闻言,却又是感激几分。世上的强者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傲气,巨汉也是一样。若是他欠了马纵横的恩情,心里埋下了心结,对他也是个不少的打击。

但马纵横却用一些琐碎的小事,不但保住了巨汉的面子,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巨汉心知马纵横是有意为之,向马纵横笑了笑,遂令一些汉子下马,和其他人共骑一骑,让出了七、八匹好马。

少时,巨汉整顿好队伍,临走前,向马纵横重重一拱手,震色道:“谢过了。”

“但愿下回你我相见,不再为敌。”马纵横笑了笑,显得有些期盼地说道。

“哈哈~!”巨汉听了,只是一笑,遂把马一拨,领着手下便拨马离去了。

“这就怪了。刘公山麾下若有这般悍将,为何一早不派出来?否则我等要攻下这昌邑城,恐怕还没这般轻易。”庞德眼看巨汉离去,不由呐呐而道。

这时,马纵横早已上了马,望向庞德道:“他不是刘公山的人,走吧,我们去看看谁才是幕后黑手。”

庞德一听,不由神色一变,这才明白为何明明有地道捷径可走,马纵横却要向那巨汉取来马匹,连忙喊道:“不可!主公你自昨夜起就无歇息,刚才又和那巨汉恶斗了近六、七十回合,若是遇到危险,那可如何是好?”

“赤鬼儿,你何时变得如此拖沓,去是不去?”马纵横一皱眉头,瞪眼喝道。庞德闻言,就怕马纵横强迫自己,连忙又想劝时。

马纵横一甩马鞭,便就奔飞赶去了。庞德见了,不由大急,连忙挑了一些精锐,上马赶去,同时还不忘教人速速经地道回去通报胡车儿派人前来,以防万一。

却说巨汉一行人马赶了一阵路后,来到了一条河畔旁。巨汉回头一望,不由咧嘴笑了笑,呐呐道:“这马羲还真来了。”

随即,巨汉下了马,领着几个手下,赶往了停泊在河畔的一艘打造颇为豪华、威武,船身左右更各雕有正受风雨吹刮的楼阁画像的大船。

一阵后,巨汉上了船,船上虽大,却显得空旷,四处都不见有人的踪影。这时,一个人身形健硕,锐目长眉的男人迎出,面无表情,见了巨汉,冷声道:“许家少主,大楼主等你许久了。”

巨汉听了,又是露出标志性的不羁笑容,道:“还望三楼主莫要见怪,那马羲确是挺厉害的,因此有些耽搁了。”

“哼。”那被称为‘三楼主’的汉子冷哼一声后,便不再理会。巨汉遂向身边几个手下示以眼色,他那些手下都是会意,留了下来。旋即巨汉从那‘三楼主’身边走过,快到船头时,听得一阵琴声响起,正见船头上,有一身材曼妙,身穿紫绸飞雀裙子,身上散发着一股高贵尊华,无与伦比的气质,未见面容,就知道是一定是个绝色美女。可惜此女却头戴面纱,恰恰遮住了那沉鱼落雁的面容。

同时,又见此女对面,有一看应该年纪不大的少年,正坐着观望河景,耳听琴声,摇头晃脑,时不时还敲着酒杯,悠然得意,听得欢快时,还会不禁叫好。

巨汉挑了挑眉头,带着几分戏谑地味道,笑着说道:“都说新上任的风雨楼大楼主冷血无情,计算天下,算无遗漏,堪称绝世奇才。想不到竟也有如此雅致,在这听琴喝酒。”

“哈哈,仲康你可来了,快坐,快坐!”那少年一听声音,好像很是兴奋,立刻大笑了起来。只见他一头平肩长发,眉似龙游,目聚星辉,长得俊俏潇洒,一看就知是个聪明人,但却又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让人不觉想要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却见少年伸手所指之处,早就准备好一席。巨汉也不客气,坐了下来,喝了一杯酒后,望向了那弹琴的女子,道:“俺说大楼主你可真不解风情,像二楼主这般绝色美人,你却终日要她蒙脸见人,把人都弄得心痒痒的。可真不够意思!”

“呵呵,我家二妹的绝世娇容,可不是寻常人能够承受得了。给仲康一看也不是不可以,只怕你无福消受!”

巨汉一听,瞪了瞪眼,却似乎有些忌惮,因为面前这个人,邪异得很,说过的话,无一不应中!

少年见巨汉不说话,笑了笑,忽地双眸精光一射,又道:“话说回来,马羲此人如何?”

“盖世之勇,善谋多计,更能查人心思,胸襟亦能容天下也!”巨汉沉了沉色,一连说道,掷地有声。

少年听了,却是心满意足地笑得更是灿烂:“难怪刘公山不是他的敌手!”

“哼,像是这种自私自利,丧心病狂的人,大楼主救他又有何用?”巨汉一听,不由冷哼一声,眼里更露出几分鄙夷之色。

“不可说,不可说。”少年听了,故作神秘地摇头说道。

巨汉倒也不期待他会把计划说出来,道:“反正大楼主从来就不作亏本的生意,俺也不必替你忧心。好了,你我约定的事情,我已完成使命,还望大楼主兑现早前的承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