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风满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呵呵,我两日前已命人调去五百担粮食,还有铠甲、兵器各三千具,还有三万箭矢。待你回去时,想必这一干物资都已到了。”少年笑容可掬,不紧不慢地说道。

“看来大楼主对俺还真是信任有加,令俺受宠若惊。有了这些物资,我就不怕那葛陂恶贼。我县数万百姓亦能得以保存。还请大楼主,受我一拜。”巨汉说罢,叹了一口气,遂是站起,向少年重重一拜。

少年却从巨汉的动作了,看出了几分端倪,皱了皱眉头,道:“看来这马羲还真不简单,没想到连仲康你也对付不了他啊!”

巨汉闻言,不由微微变色,道:“大楼主此言何意?”

这时,那本是弹琴的女子,忽地停下了手上动作,琴声一止。巨汉只觉船上气氛顿是不同,也是知道这艘船里定埋伏不少杀手,眼神不由变得凝重起来。

“哈哈。”忽然少年一笑,杀气顿去,琴声又起。少年默默站起,昂首望着远处,道:“看在你我两家多年的交情上,我不妨教你一计。如今天下大乱,以葛陂为首的一干黄巾余孽,势力在汝南一带根深蒂固,又占山为王,就连袁公路也对他忌惮三分。你真要除了此人,还需依仗一位当世枭雄!”

巨汉闻言,不由神色一震,连忙问道:“不知此人是谁?”

“陈留,曹操!”少年淡淡而道,说起这个名字时,双眸精光闪烁,笑容灿烂。

“曹操!?”巨汉听了,低吟了一声后,遂是震色,拱手谢道:“我知道了,谢大楼主指教之恩。”

“呵呵,你知道我从来做事都是事出有因,教你计策,自早有预定好回报,所以你不必谢我。我待会还有客人要来,就不送仲康你了。”少年说话倒是开门见山,毫不遮掩。巨汉闻言,脸色变了变,本想提醒少年,马羲将来一事,但犹豫一阵后,想着以少年的本事,马羲恐怕还伤不了他,多说了还难免遭他怀疑,故而并无说出,遂起身离开。

一阵后,巨汉带着一干手下策马离去。少年在船上看着,呐呐道:“这许褚力大无穷,武艺惊人,我本还以为这天下自吕布死后,除了那‘古之恶来’典韦外,就无人是他敌手。没想到那马羲竟然如此了得,就连许褚也被他击败了!好,很好!看来我要重新估量此人的潜力了。”

却说那巨汉乃谯国谯人,其家族乃是世家大户,其居住城县长乌城,满城上下几乎都是许家的家业,其中百姓多数都是在许家做事,因此长乌城也被人称为许家城。这许褚正是许家的少主,不但天生神力,且善武,好侠义,乃是许家城极富盛名的豪士。

却说少年话音刚落,这时那锐目长眉,被许褚称为是‘三楼主’的男子快步赶来,见了少年,低声便道:“大楼主,我们有客人来了。”

“呵呵,来得正好。我也正想见识一下这马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少年淡淡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须臾,在河岸边一队人马奔飞赶到,为首一将正是马纵横也。这时,却见停靠在河上的大船忽然启动起来。马纵横不由面色一寒,心里有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总觉得船上有一个十分不得了的人物,此人还将成为自己这一辈子的死敌,恨不得立即铲除。

“船上的人休走!!”于是,马纵横不由地大喝一声,一甩马鞭,其坐下战马嘶鸣一声,速度又快了几分,奔飞朝着大船追去。其身后的骑兵也纷纷跟着,一时蹄声迭起,沙尘飞扬。

忽然,船头上传了一阵琴声,琴声激昂高亢,倒让人有一种兵戈铁马的感觉。

“好厉害的琴艺!这弹琴的人绝不简单!”马纵横面色一变,听着这琴声,忽然只觉船上犹如有千军万马,心中多了几分急躁,眼看大船快要驶到河中,扯声又喝道:“把刘公山交出来,否则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把你们抓住!!”

马纵横怒声一吼,那血色鬼神相势更随之爆发而出,犹如雷轰乍起,天地如在晃动。

在船头上,一个少年正双眸发光地紧紧望着,见马纵横威势盖天,喝声惊人,不由叹道:“古史上曾有不少例子,说那些威猛绝伦的悍将,一声大吼,便能把人吓得肝胆欲裂,生生死去。我本还以为不过是那些记载史记的文吏,有心献媚,或是帝王为显其将士雄威,以赫其尊,特意教之。今日一见,这世上果然是有能仅靠声威就把人活活吓死的人物啊!”

少年心惊胆跳,但很快就是平复,换而之的是满脸的笑容。

与此同时,马纵横已策马来到河岸边上,一边追着大船,一边眺望,正好看到船上有一个少年,不过两人距离甚远,加上河上又有一些雾气围绕。马纵横只看得少年的身影,却看不清少年的模样。

而同样如此,少年也看不清马纵横的模样,但却能感受到从他那犹如鬼神一般的躯体上散发的凶煞威凛之气。

琴声愈加高亢,使得听者不由热血沸腾,杀意顿增。琴声里,那正对视的两个人,各是发出了声音。

“呵呵,鬼神马羲,我终于见到你了。”

“你是谁!?”

就在马纵横喝声一落,猝然‘咻’的一声,只见弥漫着的一团雾气里,赫然被一根飙飞的箭矢射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了马纵横。

马纵横却不躲不闪,双眸一瞪,心里忽有一股极其强大的自信,下意识地伸手就抓。

‘啪’,那飞去的箭矢猝地在马纵横眉心处停住,箭头还闪动着阵阵寒光。

“好身手!不,三楼主的箭艺起码能够排上天下前十,你却能空手抓住,应该已经可以说是神乎其技了!”少年先是赞了一声,然后觉得不够,又重新给出了更高的评价。

马纵横面色一寒,可惜这下并无弓箭可用,否则他就可以以牙还牙!

这时从后追来的庞德似乎猜到了马纵横的心思一样,从一个兵士手上抢来一柄长枪,急抛而去,大声喊道:“主公!!接住!!”

马纵横闻声一喜,听得后面传来的破空声响,也无需去看,单凭感觉,一手抓住。

“大楼主,这马羲非寻常之辈,还请回到船内一避。”

此时,船上少年旁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那男子把少年往后一拖。

马纵横看得眼切,张口大喝一声‘着’,随即手中长枪犹如长虹飞电一般迸射而出,冲散一大片的雾气。可惜的是,在那一瞬间,马纵横却只能看到了少年的背影。

不过,他抛出的长枪,却正好朝着少年的背影冲刺而去。

“嗷嗷嗷~~!!休想伤大楼主一根汗毛!!”

琴声忽止,只见一男子快步赶到,同时斜刺里一连几柄飞镖射了过来,打在正飞行的长枪上,不过却不能将长枪打下,反而纷纷荡开。不过饶是如此,在这几柄飞镖的冲击之下,长枪的速度也变得缓慢了一些。最终赫然撞向了那男子横摆的刀刃上,发出阵阵绚丽的火花。

“哇啊啊啊~~!!”男子怪叫起来,挡不住飞枪的恐怖力劲,整个人往后倒退,随即摔倒,长枪一飞而过,‘啪’地射在了船的一根立柱上。

“啊!”那弹琴的女子,不由轻捂着嘴巴,似乎有些惊异,加上她那曼妙绝伦的身姿,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也足以让人臆想连连。

那正往船内走入的少年,也不禁回过头来一看,双眸睁大了起来,见得倒地的男子,和刺入立柱上还在晃动的长枪,一丝说不出的恐惧游荡在心头,让他不禁想道。

“莫非,这回我真的惹上了不该惹的敌人?马羲,此人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而在少年转念间,又听几道破空暴响,原来马纵横又开始抛枪射来,只不过这一回马纵横似乎大失准度,抛出的三根长枪,只有一根射到了船上,其余两根都抛过头了,坠入了河内。

“他娘的!!!”马纵横眼看大船徐徐驶远而去,不由骂了一声,后面的庞德和一干兵士也被马纵横差得有些离谱的准头给吓到了。马纵横回头一看众人眼色,老脸不由一红,立刻一拔马,冷喝道:“且先饶这小人一命,下一回再见到,必取他项上首级不可!!”

说罢,马纵横不等众人回应,策马就回。庞德反应过来,心头暗暗一笑,遂也领兵赶追过去。

斜阳落下,映射在河面之上,把河水也染成了充满神秘的昏黄色,不知不觉中,又是黄昏时候。

船厢内。少年罕见地露出了严肃之色,一对犹如星辰的明亮大目,闪烁发光,道:“时机已到。文则,你从今日便脱离风满楼,与风满楼上下再无关系,等船只靠了岸,你就该是时候启程了。”

在少年对面的男子,名叫于禁,字文则,出生不明,乃是一个孤儿,也赫然正是风满楼的三楼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