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平复兖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却说此时在距离州府不远,刘岱购置的另一处大府宅内。顶点小说因昨夜大火,州府尚不能用,马纵横便把这大府宅当做了临时办事和歇息的地方。

大厅内,马纵横金刀跨马地坐在高堂之上,胡车儿、庞德还有王彧、王肱等文武都在两边坐定。马纵横先是对一干有功之士各做封赏,众人谢过后。

马纵横一沉色道:“刘岱逃去,如今兖州尚未平稳,不知诸位可有计策?”

马纵横此言一出,王彧起身作礼,遂是答道:“刘岱虽是逃去,但一时半会他是恐怕不敢现身了。主公在兖州声威盛大,若主公不嫌弃,我愿前往其他郡县,为主公安抚人心,说明刘岱罪状,说服一干太守、县令来降。”

王彧此言一出,胡车儿和庞德都是微微变色。倒是马纵横不假思索,颔首便道:“好!如今兖州局势尚未安稳,为提防有人暗中捣鬼,煽动人心,此事还需尽快。景文你几时可以出发?”

王彧闻言,心头一震,暗道马纵横行事雷厉风行,且能看出利害,最令他敬服和感动的是他能够用人不疑,比起刘岱不知好上多少倍!

“蒙上天眷顾,我王景文能侍如此贤君,实在三生之幸也!”王彧不禁在心中暗道,这下是充满动力要辅佐马纵横建立一番基业,也好让自己攀龙附凤,留名于青史!

另一边,王肱也是极为兴奋,也不甘落后,立刻起身,拱手说道:“如今兖州将近大半土地都落在主公之手,以主公的威风和声望,另外其余郡县的太守、县令怕也不敢螳臂挡车,反抗主公。再有王别驾前往,一切自是水到渠成。不过有一人却是例外。”

马纵横听了,神色一凝,立刻问道:“是谁?”

“正是泰山太守王朗是也。此人本名王严,字景兴,师从前太尉杨赐,因通晓经籍而被拜为郎中。后因杨赐去世而弃官回乡,后来被举孝廉,但王朗却不应命。不过此人一直忠于朝廷,前些年泰山贼匪横行,刘岱无力讨伐,我劝他举荐王朗为泰山太守,便可保泰山平安。刘岱听我之计,可王朗嫌刘岱心胸狭窄,且并无救国之心,故而拒之。刘岱也因而大怒,本要把王朗治罪,收监入狱,哪知泰山贼人臧霸与孙观、尹礼联合一起,其势力更大。刘岱畏之,方才听我劝说,上奏朝廷。当时天子尚在洛阳,而董卓亦有心卖刘岱人情,便让天子亲立文书,传予王朗。王朗方而领命,果然不久后,王朗不但治服了臧霸,还赢得泰山贼的敬重,两方至此相安无事,泰山郡在王朗治理之下,这些年来也是风调雨顺,百姓都能安居乐业。”

“嗯,看来这王朗本领不少。”马纵横听罢,重重地点了点头,脑里却是很快翻出有关这王朗的记忆。说来此人曾先侍孙策,后又被曹操以朝廷名义所召,成了谏议大夫。曹丕建立魏国后,又成了三公之一的司空,历任魏国数朝,皆受重用。而且据历史记载,此人忠义严明,善于治理国政内务。不过比起他的成就,世人却更熟悉他的女儿王元姬,也就是司马昭的妻子,在后来一统天下建立大晋王朝的晋武大帝司马炎!

“这司马家日后肯定会成为我的死敌,我倒先把王朗抢过来,这王元姬将来自然也跑不了。没有了王元姬,就没有了司马炎,我就不信这司马家还能一统天下!!”

马纵横在脑念电转,不由邪邪地笑了起来。王彧、王肱看了,不禁有些不知所以然,暗暗对视。

这时,马纵横神色一震,抖数精神,立望向王肱,笑得极为灿烂,道:“安生竟然提起了这王朗,肯定另有深意,请说。”

王肱听了,也是打起精神,很快答道:“此人脾性怪癖,而且事事皆以忠义为先,不久前还收纳了鲍信麾下一干余部,势力大增,加上又有泰山贼臧霸在背后支持,要想收复泰山一郡,恐怕并非易事。所以我想主公倒无需急功近利,先通与书信试探,待把兖州其他郡县安稳之后,若这王朗不识时务,再起兵对付也是不迟。”

“你计甚好,那就如你所言!”马纵横闻言,面色一震,遂是答应下来,同时又不忘令胡车儿、庞德两人迅速收编降军,整顿大军。众人纷纷慨然领命,皆有乘胜追击,再接再厉,创造一番大业的决心!

数日后,马纵横攻破昌邑的消息,已传遍了整个中原一带。消息传到了袁绍处,袁绍不由大惊失色,这下又因在准备陈留战事,分不过身来。同时又见孙坚迟迟未有动作,心里急躁不已,几番派人到袁术那催促,反而引起了袁术的反感,随后兄弟两人以书信大闹一场,于是这场有关陈留的战役,便胎死腹中,最终以闹剧收场。

这时,袁术却又听说曹操和孙坚暗中联盟的消息,正是雷霆震怒,但很快又得知,孙策转往濮阳也想和马纵横结下同盟时,竟被马纵横给囚禁下来,不禁暗暗窃喜。本以为孙坚得知之后,肯定会不惜一切地攻往兖州,逼迫马纵横归还其子。

为谋求更大的利益,袁术装作并不知道孙、曹联盟之事,就等孙坚进军。而就在此时,孙坚竟然不顾其子生死,忽然与曹操联手,向袁术的领地发起了袭击。

其中,曹操遣典韦为先锋大将,领精兵三千,曹仁率军一万为接应,攻打梁郡。同时,孙坚又亲领奇兵,袭击了从兖州而归的纪灵军。

在兖州与沛郡的边境的一处平原上,正见两军搅成一团,一军进攻猛若狂雷,疾烈无比,一军则被杀得节节败退,混乱不休。

“杀呐~~!!!都跟老子冲起来~~!!谁敢给老子慢下来,老子取他狗命!!”

攻方负责突袭犹如枪头般存在的前部人马中,韩当手提大刀,嘶声大吼,声厉震天,威猛如兽,纵马在前,狂砍乱劈,一将来迎,被他一刀砍中,立翻马下。韩当麾下见了,无不大喜,振臂高呼,随着韩当一齐杀上!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身穿缳甲,手挺吞天唐猊金枪,英姿飒爽的少年纵马杀出,敌兵来挡,即飞枪舞动,力大无穷,凡事被他金枪击中者,无不暴飞倒散。须臾之际,少年郎倏地冲过韩当,杀到最前,几员将士看得眼切,不由纷纷喝骂。

“小儿休得放肆,看老子取你首级!!”

“哪家来的野猴,竟敢前来闯阵,真是找死!!”

“哈哈哈,金枪缳甲,长发扎鞭,是那江东猛虎孙坚的膝下小儿孙策!!是大功是我的了!!”

那少年郎正是孙策,只见他目带凶光,面色冷酷,似心中有火,正要找地方发泄。

那几员将士眼看孙策杀到,却只觉他年幼无知,又因兵家时常都用虚张声势的手段,来大肆宣扬自军的重要任务,达到怯敌奋军的目的,所以这几人倒也不信小小年纪的孙策,能有霸王项羽之威。

不过很快这些人就后悔了!

“他娘的!!小爷正是一肚子的晦气,谁来谁不要命!!”孙策一声怒吼,身后瞬间展现一头蓝毛如火,如猛虎雄狮一般的唐猊身手,正大张血嘴,似要把天地一切吞噬进去。

一将先到,兵器还未提起,便被孙策这一吼,吓得肝胆欲裂,手头一慢,便被孙策一枪扎破了头颅。电光火石之间,孙策飞马冲起,一枪把一人生生从马上扫飞,同时还隐约听到骨头暴裂的声音,那人惨叫声响起时,人已奔飞而去。

最后一员将领,眼看孙策须臾连败两人,才恍然知道后悔,急欲转马逃去时,孙策盖然杀到,双眸圆瞪,凶光毕露,飞枪倏地刺破了那人铠甲,还硬生生地连着铠甲贯穿了整个身体。

鲜血溅射,洒了孙策一脸。

“哇~~!!这简直就是怪物啊,老子不玩呐~~!!”一员正领兵准备来助战的将领,看得目瞪口呆,反应过来时,下意识地惨叫一声,拔马就逃。

孙策一把抹去脸上的血液,双眸又是瞪大,一拍马匹,骤飞而去,周边兵士扑上拦住。孙策大吼一声,奋而击之,那些兵士坚持不到一阵,就已被孙策杀破。

不过当孙策再次寻找刚才那员将领时,正好看到有一个虎背熊腰,身材魁梧的巨汉,手提三尖两刃刀冲了过去,不等那人答话,手提刀落,便把那人砍开两半。

“孙家~!你们选了一条灭族死路!!”那魁梧巨汉,猛地望了过来,见得孙策,那瞪得斗大的凶目,尽是腾腾杀气,咬牙喝道。

“哼,纪灵匹夫,休要大放厥词,小爷取你首级,就如囊中探物!!”孙策冷喝一声,战意更烈,浑身气势爆发的同时,那蓝毛唐猊神兽相势又显壮大。

另一边,正在后方急于混杀的韩当,见孙策已杀入敌军腹地,气得暴眼喝道:“孙策你这混小子,又给老子乱来,你若有半根汗毛损失,老子可就惨了!!”

不过孙策似乎听不到韩当竭斯底里地怒声声一样,而且就在韩当吼声震起的刹那,他和纪灵几乎同时拍马飞起,互为杀来。

与此同时,在孙坚军中军阵内。黄盖听闻孙策冲去了前部,气得怒发冲冠,喝道:“这教人不省心的小混蛋,我这回非揍他一顿不可!”

说罢,黄盖一提手上铁鞭,就要冲去救援。此时,背后却有人伸手按住了他。黄盖急回头一看,正见一个满脸胡渣,虎眉虎目,国字大脸,一身浩荡刚烈之气的英雄人物。

此人正是江东猛虎—孙坚。

“这年纪的孩子,刚是情窦初开,就遇到挫择,打击自然是大。加上这孽子心高气傲,你就让他发泄一下吧。”孙坚露出一抹豪爽的笑容,就像用过来人的身份,淡淡说道。

“主公!你这!”黄盖闻言,不由面色一变,见孙坚不见丝毫急色,忙道:“主公,这可是在战场上,刀剑无眼,若是小混蛋发了疯,难免受伤!!”

“些许皮肉之伤,受了就受,有什么大惊小怪!”孙坚一瞪虎目,黄盖一见,顿连忙收敛起来,心中却是在暗暗叹了一声,想起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